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重生野性時代 > 第724章 後記之一·小六子的報復

第724章 後記之一·小六子的報復

作品:重生野性時代 作者:王梓鈞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4293 更新時間:20-01-10 19:3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野性時代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2024年,盛夏。

倫敦,希斯羅國際機場。

宋景行揹著一個大旅行包,左手插在褲兜裡,右手拖著行李箱,慢慢悠悠走進候機室。他舉目四望,足足找了好幾分鐘,終於看到遠處那個熟悉的身影。

咂嘴,微笑,然後一臉平靜,坐下耐心等待航班。

飛機晚點,一個半小時之後,宋景行才起身繼續前行。

蘇妍剛剛放好行李,還沒來得及坐下,就聽後面傳來熟悉的聲音:“抱歉,請讓一下。”

“景行!”蘇妍轉身確認,露出吃驚的表情。

“好巧啊。”宋景行笑了笑。

蘇妍也露出笑容,只不過笑得有點尷尬:“是啊,很巧,沒想到我們坐同一架班機回國。你不留在英國找工作嗎?”

宋景行說:“英國自脫歐之後,經濟越來越不景氣,哪有那麼好找工作。”

“也對,找工作還是得回國,”蘇妍側身讓宋景行進去就座,問道,“我已經拿到了盛海一家公司的Offer,這次回去就入職,你呢?”

宋景行說:“差不多吧。對了,你男朋友呢?”

蘇妍頓時無奈苦笑:“早分手了。他的畢業論文出了些問題,暫時無法畢業,具體還要等學校的處理意見。”

“無法畢業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宋景行一臉惋惜,“當初我們三個還是一起來英國留學的,現在只有兩個人回去,希望他能夠順利拿到學位吧。”

蘇妍一陣沉默,突然說:“景行,對不起。”

宋景行淡然笑道:“早過去了,說什麼對不起,咱們可是大學四年、留學一年的老朋友。”突然,他陰陽怪氣的說,“喲,你這表是他送的吧,百達翡麗,怎麼也要好幾萬英鎊,這小子夠大方啊。果然是土豪,我就送不起這麼貴的。”

蘇妍瞬間表情冰冷,不復剛才的溫婉形象:“宋景行,咱們能不提這個事情嗎?我知道當初是我不對,但感情的事不能勉強。你我都是成年人,選擇戀愛或者分手都屬於個人自由。我當初只是跟你談戀愛,不是跟你結婚,就算結婚了還能離婚呢!”

“你說得對。”宋景行再次露出微笑,白牙森森。

飛機已經啟動,蘇妍靠在座位上,面無表情的閉眼說:“我很累了,先睡一覺!”

曾經大學時代的一對戀人,就這樣話不投機,各自閉嘴飛到了盛海。

蘇妍渾身名牌,連行李箱都是驢牌的。大學裡那個清純的妹子,已經一去不復返,搖身變成時尚麗人,優雅、嫵媚且性感十足,踩著高跟鞋走在機場大廳吸引來無數目光。

宋景行則是一身雜牌子,在英國隨便買的,但原產地是中國。除了腳上的鞋稍微好些,其他行頭撐死了幾十英鎊一件,但簡單搭配在一起依舊帥氣十足。

蘇妍的行李箱特別多,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搬上飛機的。艱難拖行幾米遠,蘇妍回頭對慢悠悠踱步的宋景行說:“你就沒點紳士風度嗎?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宋景行順手接過兩隻箱子,笑道:“你在飛機上都不跟我說話,我要是貿然幫你拿箱子,怕惹你不高興嘛。”

“怎麼會,做不成戀人還能做朋友啊。”蘇妍笑靨如花。

宋景行挑挑眉,微笑中帶著若有若無的譏諷。

來到停車場,蘇妍說:“好像你家就在盛海吧,不如我們打一輛出租回去。”

得,連打車錢都想省下來,順便還有個免費勞動力,可以幫她搬箱子送去酒店客房。

宋景行把箱子放在那兒,笑呵呵說:“不用了,我坐地鐵。”

蘇妍抱怨道:“你這人就是摳,有錢去英國留學,還沒錢坐計程車?你是倫敦商學院的金融碩士,好不容易留學歸國,你居然擠地鐵回去,你就不覺得Low啊?”

宋景行抬頭望著天空,神在在道:“有位叔叔對我說,行走坐立,吃喝拉撒,皆為修行。一切奢侈與窮困,都是障眼表象,能求得真意即可心安,享受人生之瀟灑自在。坐地鐵跟坐計程車,其實沒有分別。就像你的百達翡麗,跟我的手機一樣,都可以用來看時間。我滿身雜牌子,你一身名牌,都能蔽體保暖,而且我還不用每個月焦愁於還貸款。”

“有病!”蘇妍的臉色很不好看。

宋景行笑道:“當然,我也不用擠地鐵,剛才只是開個玩笑。因為,家裡有車來接我。”

“哥!”

蘇妍正在尋找出租車,突然看見一個小姑娘跑過來,猛地躍起撲到宋景行懷裡。

緊接著,又有一老一少兩個男人走來,一個去宋景行的箱子,一個去接宋景行的揹包。

宋景行問候道:“洪叔好,鄧哥好!”

洪偉國其實已經退休了,但新招進來的保鏢和司機,都由他手把手調教。這傢伙還開了家格鬥俱樂部,宋維揚投資佔股70%,專門培養UFC、K1、拳擊等職業運動員。

“小景,一年不見,又長帥了啊,”洪偉國朝著宋景行胸膛來一拳,點頭道,“嗯,也長壯了!”

被宋景行稱呼為“鄧哥”的年輕保鏢問:“少爺,你這包是放後備箱還是車座上?”

“隨便。”宋景行道。

洪偉國一巴掌拍過去,教訓道:“少你個鬼,都說了別叫少爺!”

“嘿嘿。”年輕保鏢捂著腦門跑開。

蘇妍在旁邊看得全程懵逼,又見宋景行被簇擁著上了一輛豪車。那款車她是知道的,2022年上市的第二代“薩博·里程碑”,頂配落地價好像接近1000萬。

突然,蘇妍扔掉行李箱追上去,露出誠懇的微笑:“景行,你回國之後手機號換不換?”

“肯定要換啊。”宋景行說。

蘇妍連忙拿出手機:“那個,我加你微信,有空出來一起聚聚。”

宋景行非常堅定的搖頭:“既然已經互刪好友,又何必再加?有些事情,過去了也就過去了。”

“……”蘇妍欲言又止。

年輕保鏢幫忙拉開車門,宋景行在上車之前突然回頭:“你的男朋友,嗯,應該叫前男友,估計是拿不到學位證了。論文抄襲是很卑劣的行為,更何況他還被查出藏毒,估計得交不少的保釋金吧。”

“你怎麼知道?”蘇妍只感覺背心發冷。

“呵呵,你自己慢慢想吧。”宋景行抬步上車,非常乾脆利索的關閉車門。

蘇妍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等車子開始啟動了。她突然想要追上去,追了幾步猛的砸出名牌包,衝著車屁股大喊:“你他媽有病啊,富家公子裝窮很好玩嗎?”

宋景行真沒有裝窮,從小到大,父母都不給他買名牌,穿的全是國內二流牌子,他對此早就已經習慣了。至於自己的身份,有必要對女朋友說嗎?他不想給女朋友壓力,有些話等談婚論嫁的時候再說也不遲。

而且宋景行也不是太摳,聖誕節什麼的,也會花錢給女朋友買禮物。這些禮物雖然並不奢侈,但也不會太便宜,已經超出普通留學生的消費能力。

可宋景行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女朋友,拿全額獎學金出國的學霸,那麼清純可愛、那麼通情達理,居然會是一個拜金女!

那個情敵,是他們出國時在機場認識的,因為同是前往英國讀研的留學生,還沒登機就已經聊成了朋友。

僅僅過了兩個月,宋景行就發現女朋友開始穿戴名牌,並熱衷於高檔化妝品。

如果只是普通的橫刀奪愛,宋景行都沒那麼憤怒。他真把那個傢伙當朋友了,等於是好兄弟暗中勾引大嫂,甚至連他去年過生日,這對狗男女都是先去開房,打完炮再來給他慶生聚餐。

雙重背叛,宛如狗血連續劇!

小姑娘扭頭看向氣急敗壞的蘇妍,問道:“哥,這就是你大學時交的女朋友?”

宋景行拍她腦袋說:“小孩子別多問,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你明年就該中考了!”

“不準打我頭!”小姑娘生氣道。

小姑娘叫宋傲雪,冬天出生的,一聽就知道是外公給起的名,林老爺子那水平實在不敢恭維。

回到家裡,宋景行直接被帶去遊戲房。

全球首富宋維揚先生,正在玩一款VR網路遊戲。只見他雙手虛持著空氣,向前劈砍之後,突然側身跳躍,整個人就像在跳舞一樣。

科幻電影中的虛擬網遊,現在已經變成現實,但還有很多問題等待解決。最扯淡的就是UI控制手段,打30分鐘遊戲能累得人滿身大汗,而且需要非常寬闊且柔軟的遊戲場地,否則你很有可能被磕著碰著,直接被救護車送去醫院。

正因如此,電腦遊戲和手機遊戲,在2024年依舊是主流。

宋景行掏出自己的5G手機(6G網路正在鋪設中),對著手機說:“爸,我回來啦。”

宋維揚立即停下來,摘掉身上的VR裝置,擦了一把汗說:“可以啊,都會使手段坑人了。”

宋景行笑道:“都是跟您學的。”

宋維揚扔掉擦汗的毛巾:“你還很自豪?”

宋景行無語道:“我的心得有多大啊,被好朋友給綠了還能自豪?”

宋維揚揉了揉發酸的脖子問:“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嗎?”

宋景行說:“不知道。”

“跪下!”宋維揚厲聲道。

宋景行道:“你總得先說我什麼地方錯了吧。”

宋維揚的臉色非常不好看:“你僱人誘導對方抄襲畢業論文,然後再去舉報,這些我就不說你了。人家好端端一個富二代,而且學習也蠻優秀的,你為什麼要人家沾毒?你在玩火知不知道!”

“那不關我的事,”宋景行辯解說,“我就是找表叔(郭銳)幫忙,在暗網懸賞下單,僱人誘導他吃喝玩樂。這樣他肯定沒精力學習,更沒精力寫畢業論文。然後又僱人寫相關論文發表在中國的二流期刊,誘導他花錢買下這篇論文,他在英國肯定不可能翻牆查重。也就是給他一個教訓而已,讓他無法正常畢業。至於沾毒,是他自己沾上的,我可沒在暗網有過這種指示。”

宋維揚氣道:“費他媽話,在暗網接單的人,能是什麼好東西?你讓他們帶著情敵吃喝玩樂,玩著玩著還不玩毒啊,你把人家一輩子都毀了!為了一個女人,你大費周章的是在幹啥,你僱人搞事的那些錢是從哪兒來的?”

宋景行說:“爺爺給的,一共500萬英鎊,他讓我自己嘗試著做生意。”

宋維揚道:“記住,越是憤怒的時候,就越不能失去理智,否則你遲早要後悔。這種髒事以後別碰,你爹是全球首富,不知有多少人盯著呢!還有你那個女朋友……”

“是前女友。”宋景行糾正道。

宋維揚說:“我早就警告過你,這個女人不簡單。她能在大學裡當學生會長,本身就玲瓏八面,虧你還覺得她單純天真,還為了她跟去英國留學,你的判斷力去哪兒了?”

宋景行嘆氣道:“被愛情衝昏了頭腦唄,誰還沒有年輕過。反正我以後是不相信什麼見鬼的愛情了。”

“你才多大?還扯什麼年輕過,搞得跟個小老頭兒似的,”宋維揚道,“愛情肯定有,值得你愛的女孩子也有,但你以後必須擦亮眼睛。”

宋景行說:“看情況吧。”

宋維揚道:“英國的破碩士只讀九個月,估計你也沒學到什麼東西。你自己選吧,是繼續讀博士,還是去哪家公司上班。”

宋景行說:“我想自己創業。”

“你爺爺給的錢還剩多少?”宋維揚問。

宋景行說:“還剩200多萬英鎊。”

宋維揚氣得發笑:“就那破事兒花了200多萬英鎊?你還真是大方!”

宋景行說:“我怕在暗網接單的人不肯用心辦事,所以懸賞給的很高,而且是分期看結果付賬。”

宋維揚說:“我再給你1000萬,是人民幣。三年之內,隨便你怎麼浪,把錢浪玩了就老老實實進公司。”

宋景行道:“爸,你也太摳門了。人家那誰,當年可是給了兒子5億去創業。”

“那叫創業嗎?”宋維揚說,“有他爸的人脈,5億拿出去做投資,閉著眼睛都能賺錢。我只給你1000萬創業,是不想讓你玩資本遊戲,這種東西根本無法鍛鍊你的能力。”

宋景行撓撓頭:“我能打你的旗號嗎?”

“可以,”宋維揚說,“除了不能招搖撞騙,我的旗號你隨便打,我就看你這1000萬能玩出什麼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