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再世傲魂 > 第740章 眼見為實?

第740章 眼見為實?

作品:再世傲魂 作者:絕辰傲雨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2110 更新時間:21-06-08 06:2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再世傲魂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灸日!”古汐雨突然伸手指向灸日身後,那魔靈趁著灸日的注意力被轉移走時,竟控制著那些死去計程車兵的身體站了起來,斷肢殘臂竟也拎起武器向幾人揮舞了過來。

對著死去的人,灸日自然沒有太多的不忍和同情,但灸日並不想對這些忠義之人的屍身動手。

就在灸日準備釋放結界以退守為應對之策時,胸口卻突地一涼,一抹夾帶著銀色的黑光從胸口射出,待灸日抬眼看去,竟是有些褪色了的嬋君,沾染了獸王的濁氣被染黑了的嬋君終於露出了幾絲本身的顏色,長鞭如黑蛇般從空中甩過,幾個遊走,瞬間將被控制的屍體徹底絞斷。

嬋君鞭所過之處,那些屍體便是徹徹底底的再也站不起來了。

夏家兄妹也是經歷過幾場不小的戰爭的,血和屍體也是見過的,但看了這血雨橫灑的場景,心底也不禁發怵。

“嬋君?”灸日似乎也感受到了嬋君鞭的興奮,錯愕的望著嬋君。

“快來看啊!殺人了!殺人了!”一聲像是被惡意放大的喊叫從後方傳來,竟是幾個揹著籮筐的農夫,一邊指著灸日大喊大叫,一邊衝著灸日看不到的地方大力揮舞著手臂,“快來啊!殺人了!”

莫名其妙的給嬋君背了口鍋,灸日幾乎可以想象那些人看到了什麼。嬋君確實是自己飛出去的,可除了自己誰會信一根鞭子會自己衝出去殺人?

夏晨楓回過頭不悅地皺起了眉,“這些人,怎可如此無禮。”

很快灸日也知道他們喊的是誰了。

“舅舅?”竟是親自出來尋人的納蘭傾語。

“日兒?”納蘭傾語見前方是灸日,竟揮了揮手示意屬下將那幾個大喊大叫的農夫抓起來堵住了嘴。

即便自己的兵在自己的眼前被絞碎,納蘭傾語依舊本能地保護著灸日。

“舅舅別過來!”灸日及時制止了想要靠近的納蘭傾語,一五一十的把魔靈出現到納蘭傾語趕到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和盤托出。

就在這時,索魂槍與嬋君已戲弄夠了那魔靈,徹底將那魔靈粉碎,連一縷魔氣都不曾留下。

夏家兄妹和古汐雨兄妹茫然地望著魔靈消失之處,以及魔靈散去後乖巧的縮回灸日心口的一槍一鞭。

“長輩總說,有靈的兵器,似主人。我今日算是見識到了。”夏晨楓感慨的說道。

古汐雨也贊同的點了點頭,“往日索魂槍再驍勇也是在灸日的手中,如今看來,索魂槍本身就是一把所向披靡的神兵。”

“先不要說那麼些話了,想個辦法,把這些士兵斂了吧。還有就是......”夏晨曦猛地想起有什麼被遺忘了,就見不遠處,魔靈站著的地方,一抹白色正在艱難地蠕動著。

“將軍......將軍......”被魔靈扔到山石上撞暈了過去的趙雲飛,不止被魔靈忽略了,也被灸日幾人遺忘在了腦後。

“快救人!”灸日邊喊著,邊往趙雲飛身邊跑。

夏家兄妹也跟著跑了過去,卻沒有跑過納蘭傾語胯下的戰馬。

“雲飛,你怎麼樣?”納蘭傾語一躍下馬,幾步跑過去,看著灸日蹲下身捉住了趙雲飛的手腕。

趙雲飛使盡了力氣,喊了兩聲吸引了起了注意力就又昏了過去,灸日用原力一探,心下也唏噓不已。“是條漢子。全身的骨頭經脈都被震碎了,竟然還能撐著醒過來。骨頭可以找個醫師過來接,可經脈就......”

納蘭傾語知道外甥沒有說出的話是什麼意思,輕輕地嘆了口氣,道,“不妨事,活著就好。營裡也不是所有的位置都要上戰場打殺。雲飛聰明,不一定非得靠武力。”

聽到舅舅這樣說,灸日暗下來的眸光閃了閃,便把到了嘴邊的話又收了回去。左右他對不起的人已經夠多了,便是再多一次見死不救又何妨。左不過,他日一併償了。

幾人說著話時並沒有感覺時間過得有多快,忽然安靜下來,一股飢餓之感湧上來,灸日才恍然反應過來,早上喝得粥並不怎麼頂餓,怪只怪後世的早餐饅頭包子蒸餃都被做出花來了,只喝了碗粥,對於幾個成年男人確實不怎麼夠看的,何況還有個連米湯都沒撈著的。

“要不,我們去你舅舅那裡再蹭頓午膳?”夏晨睿摸了摸肚子,想著灸日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該餓了。

“說的什麼話,回家吃飯還用蹭的。”納蘭傾語把趙雲飛安置在了屬下的馬上,命其他人去將死去計程車兵的屍身收撿好帶回軍營下葬,翻身坐回戰了馬上。待回頭時,才發現自己的外甥已沉默了許久。摸了摸自己外甥的頭,大手下移到灸日消瘦卻不單薄的肩膀上,一用力便將外甥提到了馬上,坐在了自己身前。“若沒有旁的事,跟舅舅回去待幾個時辰吧。”

“好。”灸日啞著聲音道,而後,又道,“舅舅,把那些農夫放了吧。”

“好,舅舅把人放了。”納蘭傾語笑著摸了摸外甥的頭,心道,自己的外甥真的很善良,這樣的性子,若是不把他保護好,難免要受人欺負。既如此,有些事也便不必做出來讓他知道了。

於是,納蘭傾語回頭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的一個士兵,這人跟了他許久,一個眼神便知自己的將軍想要做什麼。“鄭義,把那些農夫送回家吧。”

那名叫鄭義的人,想了想,沒有直接應下,而是先道,“將軍可要屬下親自去送?”

納蘭傾語頓了片刻,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迴應道,“對,你親自去送。”

“是,屬下去去就回。”鄭義抱了抱拳,而後叫了兩個人向那些被綁起了的農夫走了過去。

夏晨寒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一隻腳已經邁了出去,又默默地收了回去,視線稍稍偏了半寸,自家大哥也是如自己一般。

夏晨楓見弟弟看過來,神色間竟有些焦躁,很少在自己三弟臉上看到這樣豐富的神色,夏晨楓忽然懂了什麼,揚聲道,“納蘭將軍,讓我們兄弟去吧,正好我們也要去附近的農莊看看能否買些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