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黃金瞳 > 第1221章 【後記!】

第1221章 【後記!】

作品:黃金瞳 作者:打眼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4619 更新時間:12-02-22 19:59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黃金瞳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2012年6月的第一個星期,北京人民大會堂萬人大禮堂。

在嘹亮的《歌唱祖國》的歌聲中,兩年一次的中國科學院與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在人民大會堂拉開了帷幕。

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了這次會議並發表了重要講話,對兩院在科學技術等領域所發揮的重要作用給予的肯定,並且對兩院在歷史新時期的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領導講話完畢,會議進行到了新增兩院院士的程序,52名新增的兩院院士,在萬人大禮堂那熱烈的掌聲中,走到了主席臺前。

這52名增選院士,代表了中國當代科技發展的最高水平,無一不是國內科學技術或者重大工程專案中的頂尖人物,在不同的科學領域內,對國家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此次增選院士的平均年齡為68歲,年齡最大的為78歲,而年齡最小的一個院士,則是隻有34歲,這也是兩院制度建立以來最年輕的一位中國科學院院士。

站在一群白髮蒼蒼的老人中間,莊睿是那樣的顯眼,場內幾乎有一半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雖然是此次增選院士中最年輕的一個,但莊睿的當選,卻是最為順利的。

在評選初期,曾經有人質疑過莊睿的年齡,認為如此年輕的科學家,不足以服眾,但是當莊睿的科考成績擺出來之後,所有持懷疑態度的人,均是閉上了嘴巴。

東漢第一個皇帝陵墓的發掘,成吉思汗陵的出土,宋代沉船的順利打撈,敦煌文化的重大發現,北京人頭蓋骨的重現於世,在過去的幾年中,這些發現一次次帶給世人以驚喜。

這些僅僅是莊睿在國內的科考成就,而海盜島的發現,非洲叢林中所羅門遺址的修復,黃金船隊的打撈,更是讓莊睿在國際上名聲大噪,成為眾所公認的當代最傑出的探險家和科考專家。

這其中的任何一項成就,都足以載入史冊,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一位科考界只要能做到其中的一件事情,都可以讓他成為相關領域的權威人士。

而當這些成就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時,更是奠定了莊睿在當代科考界領軍人物的地位,在進行院士評選的時候,幾乎是所有人都一致通過了對莊睿的事蹟稽核。

相比這些科考成績,莊睿的收藏家和古玩玉石鑑定專家的身份,也是被人津津樂道的。

就在這兩院會議召開的前一個月,在莊睿堅決不接受玉石協會會長這一職務的情況下,中國玉石協會透過一項決議,授予了莊睿玉石學會終身榮譽會長的證書,這也是繼古老爺子之後,玉石協會的第二位終身榮譽會長。

“我的爺爺,是李四光先生的學生,是一位地質學家,而我今天能站在這裡,心情也是十分激動,在今後的日子裡,我將會國家的科考事業,做出新的貢獻!”

莊睿簡短的演說,讓會場的所有人都站起身來,一時間掌聲雷動,莊睿用那一項項震驚世人的成就,贏得了屬於他的榮耀。

……

2013年2月,僅在當選為兩院院士的八個月後,莊睿就帶領京大考古隊在河南安陽地區,發掘出一座東漢大墓。

在這座東漢末年的墓葬內,出土了金器、銀器、銅器、鐵器、玉器、骨器、漆器、瓷器、釉陶器、陶器等大量器物,另外還有愷甲、劍、鏈、削等兵器,總計約1萬多件。

而最讓莊睿等人激動的是,在墓葬的主墓室內發現一具男性屍骨,並且在主墓室前的甬道地下,發掘出了一個墓碑,上面寫明,這就是東漢曹操墓。

經過對墓葬內屍骨的DNA鑑定,最終考古隊向外界宣佈,這座位於安陽的東漢末年大墓,就是數千年來一直有七十二疑冢之說的曹操墓。

這個發現在國內學術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雖然有不少人提出了質疑,但是在確鑿的證據面前,這些懷疑的聲音紛紛消失掉了,莊睿也用事實證明,他的中科院院士,是當之無愧的。

……

2015年8月,歐陽罡逝世,享年一百零三歲。

雖然在歐陽罡逝世前的一段時間,莊睿不間斷的用靈氣梳理著老爺子的身體,但歐陽罡大限已到,莊睿也是迴天乏力,只能接受了這個事實。

在安撫了母親之後,莊睿投入到了工作當中,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不斷髮掘出了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古代名人墓葬,搶救了一大批珍貴的國家文物。

2016年12月,英國一家著名的傳媒集團,統計出了上年度全世界博物館的國外遊客的參觀人數統計。

中國的定光博物館接待外國遊客522萬人次,僅此於美國的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超過了英國的大英博物館和盧浮宮,位於世界第二位。

2017年6月,美國一家權威性的資料統計公司,經過一系列在全世界範圍內的調查和統計後,公佈了上年度世界著名綜合博物館的排名。

在這個排名裡,中國的定光博物館,成功的擠掉了俄羅斯的國立艾爾米塔什博物館,位列與盧浮宮、大英博物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之後,第一次躋身於世界四大博物館的行列之中。

2017年8月,莊睿帶著家人,乘坐“萱睿號”進行了一次歷時半年之久的環球旅遊,並在已經完全修建好了的“萱睿島”上生活了一段時間。

在外人看來,莊睿不過就是進行了一次環球旅行而已,但是沒有人知道,莊睿在這個過程中,詳細記錄下了所有海底沉船的座標。

2018年至2020年,莊睿耗時三年,在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域,進行了大規模打撈行動,總共打撈出英國、美國、西班牙、葡萄牙等國家的沉船六十餘艘。

雖然莊睿從未公佈過沉船打撈上來的物品總價值,但是人們根據定光博物館新開的幾個展館估算得出了一個結論,莊睿此次打撈的財富,最少在200億美元以上。

這一次的沉船打撈行為,也使莊睿坐實了21世紀最偉大的探險家這個名頭,所有聽聞過莊睿事蹟人,都對他的發家經歷津津樂道。

2022年,德叔和古老爺子還有孟教授三位老人相繼去世,莊睿持弟子禮守靈三天,三位對他人生意義中重大的導師的逝世,讓莊睿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想起孟教授臨終前的叮囑,莊睿重新振作了起來,帶領京大考古隊的精幹人員,對秦始皇陵做了全方位的勘測和技術準備。

2025年初,經過國家相關部門的批准後,莊睿斥資數億人民幣,歷時兩年,在秦始皇陵陵的正上方,建造了一個堪稱是世界之最的真空室。

2026年底,秦始皇陵發掘工作正式啟動,在地下埋藏了數千年的千古一帝,終於現於世間。

由於前期準備工作的完善和充分,這一次開採行動,對陵墓內出土的文物沒有造成任何的損壞。

秦始皇陵墓的發掘,堪稱是世界考古工作成功的頂峰,也是世界近代考古史的一個極為重要的轉折點,被稱之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科考事件,沒有之一!

從陵墓內出土文物超過50萬件,每件都是無價之寶,《史記.秦始皇本紀》中所說的“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鍾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宮中。”十二尊金人像的出土,更是震驚了全世界。

莊睿和相關部門花費約三年的時間,耗資近百億,將整個地下皇陵,改造成為了一個宏偉壯觀的博物館。

而莊睿手扶著那尊金人像的鏡頭,也成為考古史上無法超越的經典,秦始皇陵的出土,讓世界上所有的藏品都因之黯然失色,想要徹底研究它們,或許需要幾十甚至上百年的時間。

誰知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莊睿的事業達到了巔峰,一心撲在了工作之中的時候,歐陽婉突發急病,等莊睿聽聞訊息後,從西安趕到北京的時候,母親已經去世了。

歐陽婉的去世,讓莊睿悲痛之餘又自責不已,在料理完母親的後事後,剛知天命的莊睿,召開了新聞釋出會,做出了一個令世界考古學界震驚的決定:他決定退出科考界,把更多的時間留作陪伴家人。

釋出會結束後,莊睿辭去了京大教授以及國內的一切職務,將國內的所有產業交給了已經成年的兒女打理,帶著妻子和已經創造了狗類最長生命記錄的白獅,還有莊園裡的所有夥伴,從國內銷聲匿跡了。

一年之後,定光博物館和京大考古研究所的門前,分別豎起了一尊莊睿的銅刻雕塑。

這是為了表彰莊睿對中國考古學界的重大貢獻,由國家特批修建的,這也是唯一一個在世能享受如此待遇的大師級人物。

不過從此之後,莊睿再沒有在任何一個公共場合露過面,隨著時間的推移,只有在定光博物館和京大研究所的門前,人們才會記起這位21世紀最偉大的考古學家。

……

“咦,木頭,我說你怎麼不見老啊?面板還是這麼好,彭飛這小子也是如此,是不是海外的水土養人啊?”

在莊睿的“萱睿島”上,迎來了一批客人,此時距離退出科考界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莊睿中間只回過一次國,但是每一年,老朋友們總是會來他的島嶼小聚一下。

皇甫雲夫婦,劉川兩口子,周瑞和彭飛一家老少,大學的四位鐵桿兄弟,整天喊著人老心不老的歐陽軍,還有早已和莊睿解開了心中疙瘩的苗菲菲,均是把莊睿的萱睿島作為了他們聚會的地點。

不過時光飛逝,這群人也都是五十開外的老頭老太太了,歲月在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留下了印痕,每個人的鬢角都有些花白,不過身體都很硬朗。

但是莊睿和秦萱冰,似乎變化不大,除了眼角不經意間露出的一點皺紋之外,任誰都看不出他們也是五十多歲的老人了。

“早讓你們在這裡定居,一個個的都放不下,現在羨慕了吧?”

莊睿聽到劉川的話後,大聲笑了起來,他是真心希望這些老朋友們都能來到萱睿島居住,不過目前來看,似乎只有彭飛兩口子耐得住寂寞,陪他生活在這世外桃源。

當然,經常被莊睿暗地裡用靈氣梳理身體的彭飛兩口子,看上去也是要比旁人年輕很多,劉川的說法,倒也是不無道理。

“算了吧,我和蕾蕾還準備環遊世界呢,等我們在外面玩煩了,就回來住……”

雖然萱睿島上的生活並不枯燥,而且距離美國這樣繁華都市也不是很遠,但劉川還是住不長久,每次最多呆上一個月,就哭喊著要回去了。

“這裡也是你們的家,隨時歡迎大家來住……”

莊睿微笑著舉起了酒杯,他對現在的生活十分的滿意,而且也已經習慣了加勒比使人慵懶的陽光。

每天和早已不願意走動的老夥計白獅坐在一起曬太陽,是莊睿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

……

時光匆匆,轉眼又過去了二十年,在北京一處已經是存世不多的四合院內,一位白髮老嫗坐在大樹下,手裡拿著一本書,安靜的翻看著。

一個七八歲長得虎頭虎腦的小男孩,從四合院的屋裡跑了出來,調皮的搶過奶奶手裡的書,說道:“奶奶,奶奶你又在看這本書了?給小睿睿再講講莊爺爺的故事吧……”

“去年你不是見到莊爺爺了嗎?”

老嫗坐起了身子,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她的思緒飛到了遠在海外的一處島嶼上,由於各人年齡都大了,一年一次的聚會,變成了五年一次。

劉川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響亮,偉哥仍然開著無傷大雅的笑話,剛剛從一省書記職務上卸任的嶽經兄,因為臉上遺留的那點兒官威,被眾人奚落的哭著喊著要跳海。

慶幸的是,老朋友們全部都在,而兒女子孫們愈發的多了,每次聚會,十分的熱鬧,讓苗菲菲也生出幾分在萱睿島上定居的心思。

“奶奶,奶奶,為什麼莊爺爺長得和爸爸一樣年輕啊,我覺得應該叫叔叔而不是叫爺爺……”七八歲的孩子,已經有了自己的主見,指著手上書籍的扉頁,打斷了老嫗的沉思。

“傻孩子,莊爺爺和普通人不一樣啊……”苗菲菲聞言笑了起來,臉上的皺紋也舒展開來。

“為什麼不一樣啊?是因為他的故事被寫成書了嗎?”小孩子追問道。

“對,也不對,等你看懂了書裡的故事就明白了……”老人笑著摸了摸孩子的頭。

他是一個劃時代的傳奇!

【大結局!】

最後要下免費評價票,還差一百熱度就過萬了,呵呵。

這篇後記修改了很多次,在打眼23號生日之前,總算是寫出來了,加上這篇後記,黃金瞳的故事,全部都完了,也給莊睿的人生,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很多朋友問新書,新書應該在三月二十號的左右釋出。

型別還是都市,題材會和黃金瞳有所不同,不過也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打眼會從另外一個角度,詮釋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希望朋友們到時關注,再次謝謝大家!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