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 第3972章 屈辱

第3972章 屈辱

作品: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作者:黃楓雨天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119 更新時間:21-04-02 11:1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噗!

“只有那些沒眼光的才會看上你,要相貌沒相貌,要實力沒實力,你說這話不害躁嗎?”苗紅蓮鄙視。

“你懂什麼,我這是內涵。”

苗紅蓮沒理會她,從身上掏出一顆紅色丹藥,拋了過去,命令:“服下。”

“不服。”

“不服就死。”

葉雄無奈,只得將丹藥吞了下去。

苗紅蓮比他的實力強太多了,他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把身上的東西儲物戒拿出來,交給我。”苗紅蓮繼續命令。

葉雄頓時慌了,儲物戒裡面可是有仙丹啊,那是他捨不得吃的東西,如果被苗紅蓮發現,那就完蛋了。葉雄悔得腸子都青了,如果自己當初把丹藥吃了就好了,現在至少能跟她幹上一場,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儲物器交出來。”苗紅蓮命令。

葉雄無奈,只得將自己身的上儲物器拿出來。

一般的修士都有不少的儲物器,葉雄身上也有三個,他將其中兩個拿了出來,遞了過去,其中一個,就有那顆仙丹。他現在在賭,賭苗紅蓮不認識那顆丹仙。

紅苗蓮將兩個儲物器拿出來,看也沒看,繼續道:“還有呢?”

“沒了,就兩個。”

“把衣服脫掉。”苗紅蓮命令。

“我說你是不是有毛病吧,脫我衣服幹嘛?”葉雄怒道。

“不脫,死。”

葉雄氣得肺都快爆了,胸口激烈地起伏著。

忍,我一定要忍。

他將最後一個儲物戒也遞了過去,說道:“這是我身上最後一個了。”

紅苗蓮妝過,繼續道:“脫。”

“苗紅蓮,你別太過份。”

苗紅蓮一臉微笑地看著他,笑容裡面是濃濃的殺機,葉雄在想,如果自己真的不脫的話,這個女人極有可能真的殺了自己,毀滅魔衛可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

他脫住屈辱,將自己外衣脫了下來,只剩下一條褲叉。

苗紅蓮在他的衣服上搜索了一番,沒翻到東西之後,目光落到他的褲叉上。

好在,這次她沒有讓葉雄脫下最後一條遮羞布。

看完葉雄儲物戒裡面的東西之後,苗紅蓮一遍遍地說垃圾,全都是垃圾。

“真不明白,你實力都這種程度了,還帶那麼多低等靈藥做什麼。”她鄙視。

“我帶給朋友的。”

“階層沒有朋友。咦,這東西還不錯。”

苗紅蓮在他儲物戒中找到了那顆風石,這可是葉雄至今見過最硬的材料,連青麒麟的牙齒都咬不碎。苗紅蓮毫不猶豫地將風石佔為自己有。

終於,她最後的目光落到了那顆仙丹上面。

“這是什麼?”

苗紅蓮用鼻子嗅了嗅,目光上帶著震驚之色。

顯然,她被仙丹上面那濃郁的力量震驚到了。

葉雄心裡慌得一逼,但表面上還是淡定地說道:“是仙丹。”

“這是仙丹,你沒逗我吧?”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無意中遇到,買了下來,那人就說是仙丹。”葉雄繼續道。

買回來的,哪有好東西,苗紅蓮自然不相信。

她將仙丹佔為己有之後,一手提著葉雄,將他打暈。

葉雄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山洞裡面,周圍是濃濃的香氣。

從四下的環境來看,這裡應該是苗紅蓮的秘密修煉之地。

他運用一下元氣,發現體內的元氣根本就運轉不起來,強行運用的話,馬上感覺到頭腦就像炸開一樣,痛得滿地打滾。

“我這毒沒有解藥是解不開的,你不信的話儘可以試試。”苗紅蓮從洞外走了進來,來到自己的床上坐了下來。

“苗紅蓮,你到底想怎麼樣?”葉雄問。

她不殺自己,還把自己帶到這裡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從今天開始,你照顧我的起居飲食,我餓了你給我煮飯,我想洗澡的時候給我打水,總之一句話,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苗紅蓮說道。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還能怎麼樣。

現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再找機會逃走。葉雄心裡暗道。

“給我打盆熱水過來,我要洗腳。”

苗紅蓮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個木盆,扔到他面前。

葉雄拿起木盒,走出房間,利用法術凝聚了一盒熱水,再用火焰法術將熱水燒熱。

雖然元氣被禁錮,但是這種最簡單的法術,他還是能做到的。

葉雄將水端到床前,放到她面前,準備離開。

“站住,我沒讓你離開呢!”苗紅蓮喝道。

葉雄站住了,眼睛上翻。

“不是服氣是不是,我可告訴你,能照顧我是你的福氣。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留在我身邊都不行呢!”苗紅蓮得意地笑道。

“我不是舔狗。”葉雄狠狠道。

“待著,等我洗完腳,幫我把洗腳水倒了。”

苗紅蓮將自己的鞋襪脫下來,露出白玉般細嫩的玉足,然後將玉足放到入水中泡著。

接著,她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包粉末狀的東西,倒入水中,中藥的芳香氣味頓時溢滿整個房間。

苗紅蓮躺下來,閉上眼睛,舒服地享受著。

片刻間,她似乎睡著了。

葉雄懾手懾腳,慢慢朝洞口挪去。

“不想活,你儘可以出去。”

苗紅蓮沒有睜開眼睛,但是那冰冷的聲音傳來。

“我尿急,出去撤泡尿。”葉雄道。

“幫我把腳擦乾淨,再把洗腳水倒了。”

苗紅蓮將腳從水裡提起來,懸浮在半空,水珠往下滴。

葉雄氣得咬牙切齒,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屈辱在心裡無限生長。

媽的,寧死不屈。

他走過去,將洗腳水端起來,直接朝苗紅蓮頭上潑去。

“擦你妹……”

水快要落到苗紅蓮身上的時候,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彈了出來,落到葉雄身上,瞬間將他潑了個落湯雞。

“弱雞成這樣,還想反抗,不想活了。”

苗紅蓮右手平舉,一隻無形手頓時卡住葉雄的脖子,將他平舉在半空。

葉雄臉漲得通紅,但是目光死死瞪著她,毫不畏懼。

砰!

苗紅蓮用力將他砸落到地上,差點將他骨頭都砸碎了。

“這次是警告,還有下次,你必死。”

放了句狠話,苗紅蓮手指一彈,葉雄就被彈飛出山洞,在外面的草地上滾出十幾米,這才停了下來。

直跌得他那是鼻青臉腫,頭暈腦脹。

葉雄坐起來,心裡將苗紅蓮家裡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這才考慮怎麼渡過眼前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