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最強神醫混都市 > 第5689章 浮出水面

第5689章 浮出水面

作品:最強神醫混都市 作者:九歌 分類:武俠仙俠 字數:3882 更新時間:21-06-06 22: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最強神醫混都市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

“還剩下三次機會。”

楊雲帆感覺到,形式有一些嚴峻起來。

如果一開始,他只是將這個【卡片世界】當成是某種簡單的歷練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然將這個【卡片世界】當成是一種強大的考驗。

【造化玉蝶】出品,果然不凡。

不過,這也與他直接進入【阿佛洛狄忒】家族古堡有關係。

那個古堡,可是一位【主神】家族的核心之地。

而今夜的宴會,更是十分隆重,吸引了十二主神一半以上的家族,前來參加。

【主神】,在那個世界,幾乎相當於是洪荒仙域的造化境強者。

而作為主神家族的後裔們,手裡拿出一件造化級別的寶物,並不奇怪……事後這麼分析,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在當時那一刻,楊雲帆確實沒有想到,一個看起來只是略微有些性感漂亮的貴婦人,竟然會拿出致命的造化魔鏡。

失算了。

那個【卡片世界】,似乎比洪荒仙域這邊要危險許多。

或者說,楊雲帆錯誤的估計【阿佛洛狄忒】古堡的情況……現在看來,那個古堡的危險度,不輸給太古時代,有著【東皇太一】坐鎮的妖族天庭。

“如果有機會,我應該先下手為強!”

“那些人的實力,最多也就是聖階左右,單對單,我並不弱於任何人。只是,他們手裡的寶器,邪異無比,目前的我,根本無法抗衡。”

楊雲帆回憶著,第二次進入【卡片世界】,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

那些人當中,實力最強的,仍舊是那一位金髮女戰神,疑似為【雅典娜】的後裔。這個女人,給楊雲帆的壓力最大,估計真正的實力,換算過來,大約在聖階第五重以上。

如果正面遇到了,他那一具靈魂之力幻化的分身,肯定是必死的結局。

“所以,速度要快。”

“只要找到了【鳳凰骨】,一路奪命而逃,才會機會,活著離開這個卡片世界。”

楊雲帆經過了一番思考,總結經驗之後,決定在一個小時之後,靈魂狀態恢復的差不多了,再次進入那個世界。

這一次,他決定,不再小心翼翼的東躲西藏,而是走暴力路線。

畢竟,這張【卡片】上,可是寫著【劍聖】二字,而並非什麼【偽裝者】【間諜】之類的文字……或許,一開始,他就走錯了路線。

……

一個小時之後,靈魂的震盪感,逐漸平靜下去。

楊雲帆感覺,自己的狀態又恢復到了巔峰。

“開始吧。”

“第三次挑戰。”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神識一動,從自己的體內,又擠出了十分之一的靈魂之力。

這一下,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頭腦,開始昏昏沉沉了起來。

“果然啊,靈魂之力耗費太大,會影響到本尊的狀態。頂多損耗一半的靈魂之力,可能就會影響到自身的根基了。”楊雲帆心中暗暗計算了一下,發現【造化玉蝶】此前的提醒,並不是故弄玄虛。

“不過,若是我放棄了這個【挑戰】,想必,造化玉蝶不會再給我下一次的機會了。”楊雲帆隱隱的將這【卡片世界】,當成是造化玉蝶對他的考核。

只有通過了這個考核,造化玉蝶才會將他當成是【鴻鈞聖人】的傳承者,正式為他服務。

“本座,真武劍聖,從不畏懼挑戰!”

楊雲帆神識一凝,轟的一下,他的那一股靈魂之力,再次灌入到了【卡片世界】當中。

……

又是那陰雨綿綿的古城角落當中。

前期所有的一切,楊雲帆都按照了上一次的路線,進行了一次重複。

只是,這次,他的心情顯得很不好,所以在進入黃銅車之後,沒有再像上次那樣,溫柔的跟那位可愛的貴族小姐問好,而是直接出手,打昏了對方。

冷酷無比。

而下了黃銅車,他也二話不說,直接擊昏了那一位老管家,帶著邀請函,進入宴會大廳。

……

在宴會大廳當中,他四處遊蕩,想要找到【鳳凰骨】的氣息。

然而,他明明可以感應到,【鳳凰骨】的氣息,就在附近,可這宴會大廳內,似乎有某種力量,干擾著他的靈覺,讓他無法鎖定【鳳凰骨】的具體位置。

“你好,來自遠方的客人。”

忽然間,那一道禮貌而又溫柔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楊雲帆的身後。

又來了!

楊雲帆的身形,瞬間緊繃起來。

“一位陌生的主神級強者,竟然喬裝打扮,出現在這裡,真是令人意外啊。【阿佛洛狄忒】家族,何德何能,可以請到閣下,前來助陣?”

果然,那個神秘的【貴婦人】再一次注意到了楊雲帆。

她的語氣,充滿了驚歎。

沒辦法,楊雲帆身上【鴻蒙紫氣】的氣息,雖然很隱蔽……可是,同樣擁有【秩序之力】的人,則是能夠輕易的感覺到那一股,有別於自身的奇特力量。

她讚歎了幾句,便又開始故技重施,想要拿出那一面魔鏡,來殺死楊雲帆。

“在找你的魔鏡嗎?”

只是這一次,楊雲帆轉過身來,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媽的,一次還不夠,還想玩第二次?

死吧!

那貴婦人的手,已經放在了自己皮包上,隨時準備拿出那一面詭異的魔鏡。

然而,此刻,楊雲帆卻是搶先一步出手了!

“噗!”

他右手抬起,看似要去握那貴婦人的手,做親吻禮,只是忽然間,他的指尖,微弱的劍光一閃,一枚黑色的【劍刃碎片】,便“噗”的一下,射了出去。

“你……”

那貴婦人只覺得手腕傳來劇痛

她下意識的低下頭去,便驚訝的看到,自己的護體罡氣,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就被這劍刃碎片瞬間刺穿……然後,那劍刃碎片,便輕易無比的斬下了她的手。

她微微皺眉。

除了身體的痛楚之外,她更多的是不解。

這個陌生人,怎麼知道她是要去拿魔鏡?

“你以為,我會再次上當?”

楊雲帆似乎知道她的不解來自於什麼,輕蔑一笑,道:“像你這樣的人,堂而皇之的攜帶著【主神器】,混入【阿佛洛狄忒】古堡,想必你背後的人,今晚有著很大的圖謀吧。”

“或許,我該將這裡的一切告訴老城主。”

老城主,指的是【阿佛洛狄忒】家族,這一代的族長。

他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隨時都會死去……只要他死去,屬於【阿佛洛狄忒】家族的【主神格】以及【主神器】都會從他身上剝離出來,尋找下一個血脈相近的傳承者,延續【阿佛洛狄忒】家族的輝煌。

只不過,老族長一日不死,他便依舊擁有著【主神級】的實力,具有強大威懾力。沒有人,可以在【阿佛洛狄忒】古堡內撒野。

“呵呵……”

“你以為抓到了我,【阿佛洛狄忒】古堡,今晚就能免於災難嗎?”

那【貴婦人】淡淡笑了笑,然後看向了某個黑暗的角落裡。

楊雲帆微微皺眉,順著那【貴婦人】的眼神看了過去,只見那角落裡,幾位原本正在說說笑笑的年輕人,忽然點了點頭,然後其中一人,忽然拿出了一面【鏡子】。

又是鏡子!

楊雲帆頓時大感不妙。

“轟!”

他倒退出去,背後的【天羅傘劍】呼啦啦的從【黑色劍匣】內飛出來,在虛空中快速組成了一柄黑色重劍,然後落在楊雲帆的手中。

“鏡中人,他與你一模一樣,會像你一樣勇猛,睿智,且不懼死亡……”那手握【鏡子】的年輕人,唸唸有詞,將手中的鏡面轉動,直接照向了楊雲帆,然後再一個個將場內所有人,照入這鏡子內。

“呼~~~”

被鏡子照過,楊雲帆猛然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被瞬間抽去了一半。

他的身體一個踉蹌,虛弱無比。

不過,他依舊憑藉著強大的意志力,刺出了一劍。

“轟——”

無數道劍氣,從每一枚【劍刃碎片】之上冒出,然後齊齊共振,螺旋凝聚在一起,宛如是巨浪般,轟的一下,砸在了那個手握【鏡子】的年輕人之上。

“砰!”

對方的肉身,以及防禦罡氣,根本無法抗衡這種聖階級別的攻擊。只是一劍,他的身體,頓時被劍氣攪碎,變成了一片血霧,飄灑開來。

“叮噹叮噹!”

然而,他雖然死亡,可是那一面詭異的【鏡子】落在地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卻仍舊在閃閃發光。

“噗噗噗噗!”

不久之後,光影扭曲,不斷有一個個神情呆滯的人,從鏡子裡走出。

他們的模樣,打扮,以及實力,幾乎都與整個宴會廳內的人,一模一樣。只是,這些【複製體】全都面無表情,出來之後,便追上了與自己長相一樣的人,冷酷殺戮。

“你什麼也阻擋不了。”

那位被楊雲帆斬斷了手臂的【貴婦人】,嗤笑的看向楊雲帆。

“砰!”

楊雲帆才懶得看她囂張的臉龐,左手揮動,轟的一拳,直接將她的腦袋打爆。

一時間,血漿亂飛,而她的屍體更是被巨大的力量轟的帶飛,重重的撞在牆壁上。

“這就是你們的底牌嗎?似乎,也不過如此。”

楊雲帆看到宴會廳內,一片狼藉,剛才還在觥籌交錯的各大勢力的人物,紛紛都被自己的【複製體】纏上攻擊了,慘遭一面倒的屠殺。

楊雲帆也知道,自己的【複製體】馬上將從鏡子內走出。

看其他人的樣子就知道,這些【複製體】的實力,和自身幾乎一模一樣,就連各種法器和秘術,都沒有區別……而人是有弱點的,也會疲倦,精神狀態也有起伏,想要戰勝殺戮機器一般的【複製體】,在這種慌亂狀態下,幾乎不可能。

楊雲帆也明白,他的這一次嘗試,多半也要失敗。

不過,他還想再看一看,這夥人,到底還有多少底牌?

就算是他這一次註定要失敗,也要為自己創造出最大的價值,打探出最有用的情報……下一次,他相信自己,必然會成功!

“【雅典娜】【波塞冬】那些人呢?”

“從一開始,他們那些人都不見了。只是讓你們這個小嘍囉,拿著寶器,在這裡製造混亂?”

楊雲帆環顧四周,並沒有看到,他第一次進入這個世界時,在街道上遇到的那些聖階強者。不出意外,那些人,可能正在與【阿佛洛狄忒】家族的核心人物交戰。

他大致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宴會陰謀。

十二主神家族的其他人,似乎對於【阿佛洛狄忒】家族的【主神之位】,十分感興趣。

畢竟,這十二主神家族,並非是鐵板一塊。

【阿佛洛狄忒】家族這一代的族長要死了,正常來說,繼承人應該是他這一脈的嫡系子孫,可是,這些人當中,似乎沒有特別強大的存在……

所以,其他的主神家族,覺得有機可乘,想要在今天的宴會當中,殺死【阿佛洛狄忒】家族剩餘的核心成員。

然後,從他們自己家族內,挑選合適血脈的人,來繼承【阿佛洛狄忒】家族的【主神】之位。

至於血脈限制?

呵呵,十二主神家族,本身就是沾親帶故的。

殺光了【阿佛洛狄忒】家族嫡系血脈,他們這些家族代表的旁系血脈,自然也有資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