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七零年代小確幸 > 第七百五十章 小確幸(完結)

第七百五十章 小確幸(完結)

作品:七零年代小確幸 作者:無冬無夏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3181 更新時間:20-10-12 14:5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七零年代小確幸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那是肯定的了。”許忠軍點頭說道。

“你能不能讓你朋友幫幫忙,在抄家的時候,把我師父祖傳的趙氏針法給找出來,還給我師父。”謝小念開口問道。

這麼重要的書籍,她相信程戰肯定是不捨得燒燬,一定是在家裡的某個地方放著。

“行,沒問題,到時候我和我朋友說說,讓他幫忙留意一下,而且這東西本來就是你師父的,還回去也算是物歸原主。”許忠軍很是爽快的應道。

警方抄家主要是抄他貪的那些財物,對於這種書籍並不是特別重視的,而且這也是他非法佔有的別人的東西,想要找回去不難。

謝小念得到了許忠軍肯定的答覆,也很是高興,不過這件事她並沒有立即告訴她師父,想著到時候給她師父個驚喜。

既然決定做了,那就越快越好,所以許忠軍第2天就把自己的蒐集罪證,透過朋友給遞交了上去。

而程戰也在當天,直接被派出所的人從醫院給帶走了。

因為事發比較突然,打了程戰一個措手不及,所以程戰連應付和找人的時間都沒有。

因著證據確鑿,再加上在他家搜出了不少與他實際收入不符的資產,所以程戰被判的也很快。

但這時候謝小念和許忠軍一家人,已經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車,還並不知道此情況。

還好許忠軍他朋友比較給力,在許忠軍提前的授意之下,把趙毅家的趙氏針法當成程戰貪墨的別人的贓物,物歸原主,還給了趙毅。

而對於這件事的前因後果,許忠軍的朋友也給趙毅說了,知道是謝小念一家幫的忙,趙毅忍不住的感嘆自己真是遇到了貴人。

趙毅收到被歸還的祖傳的書籍,忍不住的熱淚盈眶。

等許忠軍朋友走了之後,趙毅一個60多歲的老人,哭得像個孩子一樣。

把家傳的東西找回來了,他也就有臉去地下見他的那些列祖列宗了。

“忠軍,你覺得我開個中藥鋪怎麼樣?”謝小念在火車上一邊啃著蘋果,一邊對許忠軍說道

“你怎麼想起來開中藥鋪了?”許忠軍疑惑的問道。

“你看我實習的地方,那麼大的醫院,程戰都能用劣質的藥品代替好藥品,甚至用假藥牟利,那其他地方的情況,肯定也好不到哪兒去,我就想著開個中藥鋪,買一些貨真價實的藥材,再生產一些藥丸來賣,讓大家能夠有個放心買藥的地方。”謝小念解釋道。

“你不是說你們學校有意讓你留下來當老師嗎?難道你不願意留下來?”許忠軍問道。

“願意當然是願意了,不過大學裡的課程也不多,不耽誤我開藥鋪的。而且這藥鋪也不是說開就能開起來的,就光弄資質,選門面,找各種藥材的供應商,就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好的,我現在只是初步有這個想法,要真正開起來,還得個一年半年的呢。”謝小念說道。

在大學裡面當老師還是很輕鬆的,而且也穩定,謝小念也願意留下來,但這並不妨礙她發展其他的事業。

謝小念決定和自己師父合作開這個藥鋪,畢竟她師父在首都的名氣還是很大的,相信有了她師父,能夠事半功倍,也能讓她師父家多個收入來源。

“那你忙的過來嗎?”許忠軍擔心的問道。

“你放心吧,肯定忙的過來。咱老家那邊兒,很是適合藥材的生長,我想這次回去,儘量讓鄉親們把種糧食的土地和山地開闢一部分出來種上藥材,這樣到時候我收購藥材就有了地方,鄉親們也能用此來發家致富。”謝小念接著說道。

“土地剛分到大家手裡不久,想讓他們放棄填飽肚子的糧食,而去種藥材,恐怕不太容易。”許忠軍不太看好的說道。

“我也沒說讓他們所有人都立即去種,只是儘量讓大家去種,只要前面的人掙了錢,咱不用說什麼,村民們就會跟著種了。”

“那行,那你自己看著辦吧。”許忠軍點頭應道。

等謝小念回到家,把這件事和她大嫂說了之後,她大嫂很是爽快的就應下了,決定用一部分地來種草藥,她對謝小念可是有著盲目的自信,相信跟著她走絕對沒錯。

而李素心和謝小念出去與大傢伙說了這件事情後,因為沒有看到利益,全村也就大丫娘等少數幾家願意跟著一塊種。

不過謝小念也不氣餒,相信只要有賺錢的,後面的人就會跟著種了。

而謝小念的舅家自然也很是支援謝小念,在謝小念去家裡走親戚,說了這件事之後,就決定按照謝小念說的做。

謝小念二舅也懂種藥這些,到時候不懂的,可以直接問他,不用謝小念太過操心。

而謝小念不知道她此時的一個舉動,讓他們這邊的藥材慢慢的出了名,後來成為了一個很重要的藥材生產和銷售的中轉站,也讓很多村民多了個致富的渠道。

因著今年包產到戶,村民們從秋種開始就是個種個的,秋收的產量都很是不錯,所以幾乎所有的村民都過了一個好年。

但這裡面的人,卻不包括謝小念的孃家。

謝家雖然也豐收了,但因為和小商販跑了的謝小葉,不久就被小商販給拋棄了,一路摸索著回來之後,她原來的丈夫也是堅決不要她了,她只能回到了孃家。

在被別人指指點點了幾天之後,謝小葉實在是在孃家呆不下去,就在一天早上離家出走了,再也沒了訊息。

後來謝小念在一次旅遊時,偶然遇見她,發現她竟然在別的地方做起了皮肉生意,當然這都是幾年後的事情了,此時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訊息。

而因著這件事,謝家在村子裡的名聲就更是差了,讓謝父這個愛面子的人,再也沒有臉抬起頭來。

因為家裡的各種糟心事,再加上謝大寶也不再和家裡來往了,吳梨花也沒有了之前的傲氣,完全變成了一個貧窮的農村小老太太,那一臉蒼老的樣子,讓過年走親戚的謝小念見了,都忍不住的一驚。

現在李芝每天被打個半死,自顧不暇,謝小寶兩口子好吃懶做,家裡窮又是那不孝的人,吳梨花晚年的生活可想而知。

不過謝小念也絲毫沒有同情於她,她的結果是她自己作的,只能說老天有眼,惡人有惡報。

等謝小念一家開開心心的過完年,回到首都的時候,謝小念才知道曲迎秋和趙邵航竟然在一塊兒了。

謝小念本來還以為兩個彆扭的人,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礪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在一塊兒了。

在取笑了一番趙邵航之後,謝小念就和她師父說起開藥鋪的事情,趙毅聽了也是滿口的答應。

因為把家傳的醫書找回來的原因,趙毅對謝小念更是親近了,連趙邵航這個親孫子都要往後排。

而忙碌了一個學期,在畢業典禮舉行完之後,許久沒有上門的李勝利也來到了謝家,和一家人辭行了。

原來過年時他爸看他不小了,而且也快畢業了,就在老家給他介紹了門親事,李勝利現在對愛情是沒有太大的追求的,見女方各方面條件都與他合適,人也不錯,就同意了下來。

而且他在畢業的時候,也主動申請了回老家的縣城工作,這一畢業就要回老家去了。

謝小念雖然覺得老家那地方,有些委屈了李勝利這樣有才華的高材生,但是金子到哪兒都會發光,她相信李勝利肯定不會一輩子都呆在小縣城,遲早會闖出一片天地的。

對於他不在首都發展,謝小念也是有一絲竊喜的,這樣最起碼不用擔心以後會經常碰上而尷尬了。

許忠軍因為有戰功在,之前就進修過,現在又是真真正正的軍校畢業生,在軍校和部隊的表現也很是不錯,所以就直接留在了首都的部隊。

而國安則和李菲菲一起回到了原來所在的部隊,在那邊發展了。

謝小念則成了京大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徹底落戶在了首都。

等把家裡幾個孩子的戶口遷過來,一家人就徹底在這安了家。

謝小念在畢業之後,也正式開了她的第一家中藥鋪,並準備慢慢向連鎖藥鋪發展。

頭花廠和服裝廠現在的生意,在楊雪晴的管理下是越做越大,分紅也是越來越多。

謝小念知道自己不是個經商的材料,所以就沒再發展其他的事業,有錢了就會買上房子,買上鋪子,想著就算以後發展不下去了,也能當個包租婆。

一家人雖然不至於大富大貴,但也比很多人的日子都好過,衣食無憂,其樂融融的,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

對於自己前世的父母,謝小念後來也去找了,但並沒有他們的存在,也只能就此放棄了,畢竟這是異世。

而等許忠軍和謝小念老了,退休了之後,把自己的事業交給孩子們,兩人就帶著小白,全國各地的跑著旅遊了,雖然許忠軍因為身份的限制,不能隨意出國遊玩,但兩口子在國內玩了個遍,也很是瀟灑。

因為謝小念空間產的糧食比較多,所以他們還時不時的匿名捐一些糧食出來,給各個地方吃不飽或遭難了的人,算是物盡其用了。

謝小念也算是在這個時代找到了自己的小確幸,活出了自己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