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 第1641章

第1641章

作品: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作者:半枝雪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591 更新時間:19-10-23 23: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施月淑要打電話的時候。

突然發現手機一點兒訊號都沒有!

趙鈞其這才發現,房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裝了一隻訊號遮蔽儀,也是隱形的。

“你們……”

“果然還是你們卑鄙!”

母子兩人慌了。

施婉心有些不知所措。

她偷偷摸摸往房間門口移動,想找個機會溜之大吉,卻突然被徐夫人發現,且攔了下來。

“往哪兒去啊,未來的兒媳婦?”

施婉心訕笑。

“哪有哪有,我就是覺得屋裡有點兒悶,我想去院子裡透透氣而已,你們知道的,我是孕婦!”

徐婉寧笑了笑,拉著她在冰涼的炕上坐下來。

“既然是孕婦,那更不能胡亂走動!”

“還是應該坐在這裡好好休息!”

施婉心:“……”有點兒後悔怎麼辦?

阿堯,還是你好,我好後悔啊!

……

房間裡的氣氛陷入僵持。

剛才囂張的幾個人,突然偃旗息鼓。

另外幾人也懶得和他們說話,就這麼安靜地等了有幾分鐘。

外面警車轟鳴聲就傳了過來。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當然,不包括施月淑一夥。

徐靖鈺帶著警官從外面進來,看見屋子裡的人已經來齊。

他環顧一週,走到趙君堯面前。

“證據呢?”

趙君堯將剛才的隱形裝置拿出來交給了警官。

“就是她們,綁架人質,敲詐勒索!”

那位警官生的人高馬大,一身凜然的正氣從烏黑明亮的眼珠子透了出來。

他面色嚴肅地簡單看了下裝置,又指揮手下將桌子上那些協議收集起來。

左右翻看了一遍,然後就拿出了明晃晃的手銬。

“接到群眾報警,你們一夥人涉嫌詐騙、謀殺、綁架、恐嚇等多重嫌疑,現依法對你進行逮捕!”

一句話沒說完,明晃晃的手銬就牢牢地扣在了母子二人的手腕上。

至於施婉心,因為她是孕婦,受到了格外優待。

兩名女警官一左一右把她架了出去。

三人離開的模樣很是心不甘情不願。

施月淑甚至不知道說點兒什麼好。

倒是趙鈞其,他用最陰狠的目光死死地瞪著趙君堯。

但那又如何?

趙君堯用優雅而閒適的目光反擊了回去。

“小樣!就憑你!”

……

病房裡。

受了驚嚇的夏如卿面色蒼白地縮在被子裡。

趙君堯就坐在她身邊,替她剝橘子。

一瓣又一瓣的橘子入口酸甜,夏如卿臉色終於恢復了些許。

趙君堯輕輕開口。

“他們都在外面等著呢,還是不見嗎?”

“你的爸爸,媽媽,弟弟!都在!”

夏如卿猶豫了一下,還是搖頭。

“不知道怎麼面對!”

“你讓他們回去吧,好不好?”

曾經無數次想過,如果哪一天重新見到父母,她一定要問問你們為什麼不要我!

可是現在,終於見到了,卻再也沒了當時的心境。

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現在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可憐。

所以,他們又來做什麼?

“好!”

趙君堯不想勉強她。

他起身出門,對外面焦急等待的三個人搖了搖頭。

“先回去吧!”

徐婉寧眼裡的光瞬間黯淡下來。

夏渝也一臉落寞,

徐靖鈺倒沒什麼感覺。

他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如果換做自己,也不想見吧。

……

夏如卿本身也沒受什麼傷,在醫院休養了幾天就出院。

之後就一直住在郊外的公寓裡,再也沒有胡亂出門。

一來是外面太冷,二來是,心情不好。

某一天,趙君堯回來後忽然告訴她。

“他們母子判刑了,十八年!”

“啊?”

夏如卿整個人都鎮住了。

“時間好長啊!”

出來都老了吧,一輩子都毀了,不過這也怨不得別人,都是自作孽呢。

趙君堯笑了笑,順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心軟了?”

“沒有!”

夏如卿習慣性地用腦袋蹭他手心。

然後,兩個人同時愣住了。

熟悉,強烈的熟悉感撲面而來。

他們的腦海裡同時湧現出另一幅畫面。

他穿著龍袍,她穿著宮裝,他們情濃繾綣地在說笑著什麼。

情濃之處,他也是這樣揉她的頭髮。

動作、神態,連嘴角勾起的弧度都一模一樣。

夏如卿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趙君堯也很不解。

“不知道,在那個世界,我不記得有你啊!”

兩人就這樣雙雙對望著,誰也不知道說什麼。

半晌過後。

趙君堯忽然道。

“該不會是,我要離開了吧!我畢竟不是這裡的人!”

夏如卿拼命搖頭。

“不會,那畫面裡還有我呢!”

“如果你要離開,那我呢,我豈不是也要……”

不行,她還沒和父母好好相處,她還沒認真聽弟弟叫過一聲姐姐,她不能走!

她忽然站起來,撈起外套就要出門。

趙君堯連忙追上她。

“你去哪兒?”

“徐家!”

趙君堯心頭忽然一亮,這丫頭,想開了?

好難得啊!

他追上她,親自開車送她過去。

一路上,兩人都對這件事避而不談,和以往一樣說說笑笑。

唯一不同的是,她眼裡的笑容像化開了一樣,笑到了心裡。

這笑容,比以前淡淡美多了。

趙君堯心想。

……

認下父母之後,她的生活並沒有發生多大的改變。

徐婉寧要把所有的財產過戶給她,被拒絕了。

夏渝要給她一筆鉅款,試圖彌補這麼多年來缺失的父愛,也被拒絕了。

夏如卿苦笑。

她缺的是錢嗎?最窮,最沒錢,最活不下去的時候,她還能樂觀開朗地去面對生活,她也一樣快樂。

所以她一點兒都不缺錢,她缺的是愛。

算了,她也不想糾結這些。

知道他們其實是內疚的,是愛自己的,這就足夠了。

多年的心結已結,她終於可以好好生活了。

……

舉行婚禮那天,突如其來下了一場大雪。

婚禮所在的別墅區一望無際的白。

夏如卿穿著最美的潔白拖尾婚紗,緩緩走向趙君堯。

而趙君堯一身莊重帥氣的西裝,手指一束潔白的捧花朝她大步走來。

他眼裡帶著笑,笑裡帶著愛。

在主持人和所有來賓的見證下,他緩緩的、鄭重地、單膝跪地求婚。

“卿卿,你願意嫁給我嗎?”

夏如卿忽然留下了眼淚。

“我願意!”

那一瞬間,兩人的腦海裡也同時席捲過一陣狂風,捲走了所有的迷霧。

那個世界的種種,全部都清晰且一覽無餘地展現在腦海裡。

她入宮,她得寵,她第一次侍寢。

她貪吃,她貪睡,她嬉笑玩耍。

她哭,她笑,她生氣,她生病,她生孩子……

她的每一幀表情都那麼清晰可見。

趙君堯忽然反應過來。

自己不是突然來到這個世界,而是,他已經死了啊!

他們在那個世界,就已經白頭偕老了!

他眼裡帶著震驚,震驚這世界居然這麼奇妙,讓他們在異世界相聚。

他眼裡又帶著釋然和解脫,不用回去了,也挺好,他願意在這裡,在她的故鄉,繼續陪她偕老。

夏如卿忽然淚如雨下。

她接過手捧花,狠狠在趙君堯的胸口揍了一拳,又哭又笑激動道。

“是你!”

“原來是你!”

趙君堯在她面頰吻了一下,輕聲道。

“沒錯,是我!”

……

窗外的雪下的很大。

兩人在雪地裡相互挽著手往前走。

雪花潔白的樣子,像極了婚紗。

六瓣的雪晶瑩剔透,一片片落在兩人頭頂。

他們,一不小心就白了頭。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