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 第1640章

第1640章

作品: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作者:半枝雪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160 更新時間:19-10-23 23: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徐婉寧真的猶豫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用自己的命,換兒女一生的幸福。

可對方好像不稀罕她的命,就盯著她的一雙兒女。

怎麼辦?怎麼辦?

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個她都不想犧牲。

正僵持的時候。

施婉心忽然出現了,和趙鈞其一同出現的。

“哎呦!”

“我說夫人怎麼突然離開,原來是跑到這兒討主意了!”

她笑盈盈地上前要去扶徐婉寧,不料被一把甩開。

“別碰我!”

“早就知道你們是一夥的,現在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徐婉寧眯著眼冷冷地看施婉心。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施婉心捂著嘴咯咯一笑。

“哎呀!”

“死什麼心啊!”

“您可是我未來的婆婆,我死什麼心吶!”

徐婉寧扭過頭懶得再看她,只是直直地盯著施月淑母子。

“你們早就知道她是我女兒了,是吧!”

“你們也一早就計劃好用這樣的招數對付我們了是吧!”

“你們真是卑鄙!”

她恨之入骨,卻偏偏又沒什麼辦法,心裡火燒火燎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得意。

施月淑忽然大笑起來,笑得張狂肆意,花枝亂顫。

“哈哈哈哈……”

“你居然還有臉說這些!”

“我當初多給你臉啊!你只要乖乖地把婉心娶進門,乖乖幫我們把兒子推上董事長的位置,我們就還是好盟友!”

“到時候你兒子想尋找幸福,誰還會不同意?”

“可是呢?你不願意啊,是你把我們逼到這一步上的!”

“都是你!”

施月淑笑著笑著忽然癲狂起來,目光又狠辣又犀利,語氣歇斯底里。

“如果不是你不配合,這個男人早就被我踩在腳下了,我又何至於這樣?”

“都是你這個賤人害的!”

說著,她揚手狠狠扇了徐婉寧一個耳光。

徐婉寧捂著臉,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施月淑。

“你居然敢動手!”

施月淑咬牙切齒。

“我動手又如何,有本事你也動手打我啊!”

“來啊來啊!你敢動我一個手指頭,我就敢讓你女兒喪命!”

“你來啊!來啊!”

她幾近癲狂,憋在心裡許久的怨氣怒氣和窩囊氣,終於找到了突破口。

她像發了瘋一樣挑釁,一樣口不擇言。

然,不等她說完下一句話。

夏渝一個健步上前,同樣給了她一個結結實實的耳光!

“你不是找打嗎,成全你!”

施月淑捂著臉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趙鈞其坐不住了。

他面色一沉上前就要揍夏渝。

他長得人高馬大,看他的架勢如果真的揍下去,上了年紀的夏渝必定吃不消。

說時遲那時快,趙君堯迎頭就擋了上去,穩穩地接下那一腳,連眉頭都未皺一下。

就在趙鈞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趙君堯又以最奇特的姿勢狠狠給了他一個漂亮的反擊。

趙鈞其趴在地上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就只聽趙君堯的低沉的聲音從天而降。

“想謀權篡位,你還嫩了點兒!”

趙鈞其:“……”

全身都好疼啊,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男人是鬼嗎?

……

看著兒子被打趴下,夏渝和趙君堯兩人虎視眈眈,徐婉寧也雙眸充血死死地盯著自己。

施月淑有些害怕了。

但想到兒子還僱了一幫保鏢,她又重新有了勇氣,開始抖了起來。

“你們再厲害又如何!”

“夏如卿還在我手裡!”

“總之,你們想讓她活著,就好好地聽我指揮,把這些協議都簽了!”

“從此以後,咱們兩不相欠!”

施婉心捧著肚子在一旁得意洋洋地幫腔。

“是啊!”

“未來的準婆婆,您是不準備要您孫子了嗎?”

“不管這孩子究竟是誰的,我生下來的,他就只能姓徐,這也差不多嘛!”

她一副‘我已經很對得起你們’了的模樣。

這個模樣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

真想上前扇她一耳光。

但徐婉寧忍住了。

倒是趙君堯忽然開了口。

“好啊!”

“籤協議可以!”

“既然簽完了我們各不相欠,那有些問題,我就不得不弄明白了!”

“還請你們如實回答!”

施婉心洋洋得意。

“你問吧!”

“問完立刻籤協議!”

趙君堯毫不猶豫開了口。

“我當初出車禍的事,是你們做的嗎?”

施月淑看了兒子一眼,幾乎想也沒想就應了。

“是又怎樣?沒有證據你照樣拿我們沒辦法!”

趙君堯沒有接話只是繼續問。

“那夏如卿出車禍的事……”

施月淑又看了施婉心一眼。

“是婉心不小心弄的,不過你也別記仇!”

後面這句她是對著徐夫人說的。

“那時候婉心這孩子沒輕沒重,你女兒不是也沒死麼,以後你們就是一家人了,千萬別為這點兒事傷了和氣!”

徐婉寧聽見這話就只想吐血,好在她忍住了。

趙君堯又問。

“最後一個問題!”

“當初我街頭遇到醉酒女,差點兒被當成流氓的事,也是你們乾的吧!”

施月淑一聽是最後一個問題,趕緊忙不迭回答。

“是是是!”

“那是鈞其乾的,哎其實他也不是故意的……”

她還在忘我地羅裡吧嗦的時候,趙君堯已經拿起了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喂!可以了,帶進來吧!”

說完就掛了電話。

施月淑這才停下來,定定望著趙君堯。

“誰?誰要過來?”

趙鈞其察覺不對勁,一把撲上來想要搶奪他的手機。

可趙君堯是誰?一身武藝的他豈會讓這廢物得逞?

他當即側身一個閃躲,猝不及防的趙鈞其又摔了個狗啃泥。

“你叫了誰?”

趙君堯一邊從領口卸下隱形攝像頭,一邊漫不經心雲淡風輕道。

“也沒叫誰啊?”

“只是把徐靖鈺叫進來了而已!”

施月淑和趙鈞其剛想鬆口氣,卻聽趙君堯又道。

“哦對了,他好像叫了警察!”

“不過你們放心,人數不算多,也就幾輛車的武裝警察而已!”

“你們可千萬別害怕哦!”

施月淑和趙鈞其愣了幾秒。

內心極度崩潰,他們突然發起來狠。

“不是說了不讓報警?”

“既然這樣,那也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