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 第1639章

第1639章

作品: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作者:半枝雪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251 更新時間:19-10-22 23:43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夏渝花了足足半小時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以前……他是不太喜歡夏如卿的。

畢竟一個堂堂董事長,要娶一個沒什麼背景的孤女,他總覺得門不當戶不對。

說不定就是這姑娘使了什麼狐媚手段勾引了董事長。

不然一個有錢的公子哥,他又不傻。為什麼非要娶這種條件的女人?

可現在……

他再想起夏如卿那張臉,就有種說不出的意味了。

原來……那是自己的女兒?

怪不得總覺得這張臉莫名有些熟悉呢。

夏渝嘆了口氣,淡淡地問。

“婉寧她……知道嗎?”

趙君堯搖了搖頭。

“還不知道!”

“不過,我要向你鄭重說一聲對不起!”

夏渝有些茫然。

“跟我說對不起做什麼?”

“因為……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卿卿她自己也知道,只是她不願意和你們相認!”

“至於原因,你們知道的!”

“她恨你們!”

夏渝有些心痛。

猛地閉上眼,感受來自內心一波又一波的鈍痛打擊。

他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可是那又怎樣?

既然她是他的女兒,哪怕再恨,他這個做父親的也終究不怎樣。

她哪怕再恨,他也還是想相認。

那是他唯一的女兒啊1!

沉默半晌,他忽然睜開眼。

“沒關係!”

“如果她實在勉強,我可以裝作不知道!”

“我只要知道她好好的,快快樂樂的就行了!”

趙君堯點頭。

“你放心,以後她會好好的,我會讓她幸福的!”

夏渝這才反應過來。

眼前這個優秀的,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年輕人,即將成為自己的女婿。

而就在前一秒。

他還嫌棄人家娶的是個孤女。

那是自己的閨女啊,而且她孤女的身份還是自己造成的。

這麼一想。

他越發臉上滾燙,面色不自在起來。

“什麼都別說了,咱們快想想怎麼救她出來吧!”

趙君堯不動聲色轉移話題。

夏渝也適時點頭。

“好!”

這下他積極多了,也心甘情願多了。

趙君堯沒再多說。

他想:這所謂的用人之道,投其所好,還真是管用。

……

此時此刻,城郊

看著眼前陌生的破房子,夏如卿有些絕望。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帶我來這兒做什麼?”

因為是人質,夏如卿並沒有怎麼被虐待,只是被綁在了椅子上限制了自由而已。

對面幾個彪形大漢凶神惡煞地嚇唬她。

“別亂動!安靜點兒!”

“惹惱了老子一刀捅死你!”

說著就亮出了陰森森的刀具。

夏如卿不敢再說什麼,閉了嘴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

這個地方像是某個工廠廢棄的倉庫。

周圍荒涼極了,透過破破爛爛的窗戶隱約能看見雜草叢生。

她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心裡很慌,腦子裡很亂。

半晌她苦澀一笑:

真是沒想到啊,電視劇裡的狗血橋段,居然被自己撞見!

她不過一個孤女而已,從小沒什麼錢,窮的要死。

好容易生活好一些,老天爺又要和她開玩笑麼?

思來想去,對方八成是圖財,想拿自己要挾趙君堯。

她閉上眼默默祈禱。

希望趙君堯不要上當,也希望他能早點兒找到這裡。

……

夏家老宅。

趙君堯和夏渝匆匆趕到的時候,並未看見夏如卿。

只看見了施月淑一個。

她搬了塊墊子,坐在早已涼透的土炕上,像是在等什麼人。

見到他兩個的時候,施月淑嘴角高高勾起。

“哎呦,終於來了!”

她從身邊的檔案袋裡拿出一份協議,緩緩放在烏漆墨黑的小炕桌上。

燦爛地笑著招呼。

“既然你們兩個一塊兒來了,想必已經知道了那丫頭的身世!”

“夏先生,這個地方……您是不是很熟悉?”

施月淑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著夏渝。

夏渝早已將周圍的環境摸了個透,心裡也是鈍痛。

‘怎麼可能不熟悉,這不就是婉寧從小長大的地方?他來過不止一次!’

‘後來……’

“我女兒呢,她在哪兒?你不是說她在這兒?”抽離回憶,夏渝怒目而視,瞪著施月淑。

施月淑捂著嘴唇咯咯直笑。

“哎呀呀,彆著急啊!”

“先讓董事長把這份協議簽了,不出半小時,我保證夏如卿活蹦亂跳地回家!”

“如果你們要是不籤!那可抱歉了!”

“誰知道……會不會出什麼意外呢?哎呀,我這個當繼婆婆的可真是擔憂呢!”

夏渝氣了個半死。

倒是趙君堯毫不猶豫地拿起了那份協議。

“慢著!”

夏渝十分心痛地阻止了趙君堯。

“你可知道,你這一簽代表什麼?”

趙君堯什麼也顧不得,只是道。

“代表著卿卿能立刻安全回家!”

夏渝有些古板,還有些恨鐵不成鋼。

“哎呀,我是說你的事業!”

“你這一簽,趙家所有的一切都和你沒關係了,也就是說除了私產,你以後一分錢都沒了!”

“貧賤夫妻百事哀!你要三思啊!”

長輩考慮的終究都是這些!

趙君堯眯著眼看著他,略帶諷刺道。

“所以,你當初和徐夫人離婚就是因為這個?”

這是趙君堯第一次覺得夏渝很古板。

也是他第一次以這種諷刺的語氣說話。

但沒辦法,他實在無法苟同他的想法。

“我不管那麼多,我只要卿卿能好好的,他能平平安安的!”

不顧阻攔,他提起筆就要簽字。

施月淑也正笑得燦爛。

‘籤吧籤吧!只要一簽字,以後趙家的一切就是自己和兒子的了!’

‘哈哈哈……’

正當一切都馬上要成為定局的時候。

徐婉寧淚流滿面地從外面跌跌撞撞進來。

“慢著!”

她手裡也拿著一份協議。

和趙君堯轉讓股權的協議不同,她的這份是‘同意娶施婉心進門’的協議。

只要她簽了名。

以後施婉心就是徐家的兒媳婦,還是不能離婚的那種。

愛子如命的她,絕不可能讓兒子受這種恥辱。

可趙鈞其忽然告訴她。

如果不籤,她失散多年的女兒就要喪命!

天啊!

徐婉寧幾乎崩潰。

她看了看夏渝,又看了看趙君堯,湊上前恍惚地問。

“你……真的要簽了嗎?犧牲這一切?”

趙君堯同時眯眼看她。

“怎麼?你不願意?”

徐婉寧一臉痛苦。

“我有什麼不願意的?為了我的女兒,我去死都行!”

“可是……”

兒子他又有什麼錯?他的一生還長,就要和一個不愛的人糾纏一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