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 第1636章

第1636章

作品: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作者:半枝雪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173 更新時間:19-10-21 23:5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我到底該怎麼辦?”

夏如卿眼角泛紅,眸中有淚。

腦子裡的那道聲音依舊不斷地在重複,她十分崩潰,乾脆蹲在地上大哭。

“到底是怎麼了啊!”

趙君堯擔憂地追了上來,他眸色深沉面帶嚴肅地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正色道。

“卿卿,你看著我!”

夏如卿眼淚汪汪地抬頭,眼角赤紅。

“做什麼?”

“你看著我的眼睛!”趙君堯再次鄭重道。

夏如卿沒再說話,而是盯上了他的眼睛。

趙君堯開口問。

“你恨你的母親對嗎?”

夏如卿下意識搖了搖頭,愣了片刻後又拼命點頭。

“對!”

“那你心裡沒有一丁點兒相認的想法,對嗎?”

夏如卿:“……”

她有些慌亂地移開眼,不敢再看。

趙君堯卻深深嘆了口氣。

“你心裡放不下,你心裡明明還想著相認!!”

“卿卿,你別騙你自己了!”

夏如卿哭著搖頭。

“不!”

“我其實不想,我是拒絕的!我沒有那個想法!”

“去吧,聽話!”

“有些事情你不自己去解開,你一定會後悔的!”

夏如卿感覺心裡五味陳雜,那個纏繞在她心裡的疙瘩彷彿一個巨大的漩渦,快要將她淹沒。

“不!”

“我不去!”

“當初是她不要我的,現在我憑什麼去相認?”

“她現在想起我的好了?來找我了,當初幹什麼去了?哪有那麼好的事!”

“不行,我不能去,是她不要我的!”

她一遍又一遍地去重複強調,像是鑽進了一個牛角尖,死衚衕。

趙君堯無奈,將她狠狠摁在懷裡。

“去吧!”

夏如卿拼命搖頭。

“不去!”

趙君堯:“……”

就這麼僵持著也不是個辦法。

趙君堯索性將她抱了出去,將她放在車裡,小心地駛出城區。

外面天寒地凍,車裡暖氣開得很足。

夏如卿蜷縮在副駕駛,明明不冷,身體卻依舊在瑟瑟發抖。

“不想,我不想去!”

趙君堯看了她一眼,嘆了口氣。

“不去就不去!”

半晌又補了一句。

“你別亂動,我剛剛學了駕照,技術並不好!”

話題轉移,夏如卿總算感覺好了些許。

她有些驚訝地盯著他。

“你什麼時候考的駕照?我怎麼不知道?”

趙君堯淡淡勾唇。

“花了很大力氣,捱了許多罵!”

“這種鐵馬車還真是神奇,既不用馬,還能跑這麼快!”

以前他不會開車,只能一直用司機。

但他覺得不夠浪漫,所以抽空去學了駕照。

還別說,雖然受了許多的罪,但最終結果是好的,還挺值。

聽完他的複述,夏如卿心情放鬆了些許,臉上勾起一絲勉強的笑。

“那可真是難為你了!”

說完便不再說話,任由趙君堯將她帶到城郊的別墅。

兩個人,一個在專心開車,一個在閉目養神。

誰都沒發現,背後有輛車在悄悄地跟著他們。

……

別墅很快到了。

夏如卿看著精緻漂亮,頗具田園風格的歐式小別墅,心情突然變得好起來。

“這裡可真好看!”

“雖然冬天還有些荒涼,但……還是好看!”

趙君堯也笑。

“如果再下一場雪,就更好看了!”

夏如卿笑了笑沒再多說,興奮地跑了進去。

裡面的裝潢挺簡單的,不像電視劇裡那樣動不動就歐式豪華。

其實這種簡單的最好看,看起來更加的溫馨。

她在屋子裡轉了一圈,眼角眉梢就都是笑意。

“這是我們的婚房嗎?”

趙君堯點點頭。

“是!”

“這是我們的城堡,好看嗎?”

“好看,我很喜歡!”

夏如卿興奮地點頭。

“不如你就在這兒住一段時間放鬆放鬆!”

“以後……就別上班了!”

“啊?”

夏如卿睜大眼睛。

“這不是結了婚才能住的嗎?我現在住進來幹嘛?”

“還有,我不上班怎麼辦,難道你養我啊!”

趙君堯眯了眯眼。

“難道,我養不起?”

夏如卿訕笑。

“也不是這個意思,就是……我不上班我能幹嘛,我很無聊的啊!”

趙君堯想了想,繃著臉道出幾個字。

“去上學!”

“不是一直都想念書嗎?我給你聯絡好學校,你想念到什麼時候就唸到什麼時候!”

夏如卿的眼睛果然就亮了,她嘻嘻笑著調侃他。

“原來……”

“你喜歡學生妹啊!”

趙君堯半天才反應過來,一把掐住她纖細的腰肢,欺身上前危險道。

“我不喜歡學生妹,我只喜歡你!”

“離婚期還有一個多月,你可千萬不要招惹我,不然……”

“不然你就怎麼樣,你總不能……”夏如卿故意理所當然道。

然不等她話音落,對方就吻了上去,將她的嘴堵了個嚴嚴實實。

“唔……”

混蛋!流氓!

……

心情不好的夏如卿果然就沒再去上班。

在小別墅裡住了下來,日子過得悠閒自在。

而醫院裡的施婉心此刻就慘多了。

徐婉寧取過證據後就沒再管她。

施月淑正忙著和兒子商議別的事,也沒空管她。

她一個人就挺著肚子住在醫院裡,沒人管沒人問,像被遺棄的孤兒一般。

這天。

等了不知道多久的施婉心,終於等到了施月淑來看她。

“姑媽,您怎麼才來!”

對於自己唯一的希望,施婉心儘管不耐煩也不敢用什麼壞語氣。

施月淑看了看她養的紅潤的臉色,有些沒好氣道。

“自然是有別的事情要忙!”

她想了半天,還是將真相告訴了施婉心。

“對方已經知道你懷的不是徐靖鈺的孩子!差點兒就以詐騙罪給咱們發律師函了!”

施婉心嚇了一跳。

“啊?”

“怎麼會這樣!”

“姑媽,那咱們怎麼辦?”

施月淑冷冷笑著看向她。

“你還問我怎麼辦?沒用的東西!”

“我們母子差點兒被你害死了知道嗎?”

“要不是我想出辦法,現在連我也不會管你!”

施婉心十分委屈。

“姑媽,我知道您當初是想讓我直接懷徐靖鈺的孩子,您嫌我沒懷上!”

“可是……徐靖鈺此人實在是陰險狡詐!”

“不管我怎麼引誘他喝酒,他都沒喝多!”

“我們的人把他弄到酒店的時候,他整個人就已經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