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 第1635章

第1635章

作品: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作者:半枝雪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136 更新時間:19-10-20 23:2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施月淑目光閃爍,隱隱浮動著恨意。

半晌,她才終於把滿腔的怒火和恨意壓制了下去。

只不過,面上淡定下來,心裡卻依舊慌亂。

這個時候任何外人都不頂用,她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兒子。

趙鈞其匆匆忙忙被她叫了回來。

一進門,趙鈞其就看見老媽臉色發白地坐在沙發上,整個人魂不守舍。

“媽你怎麼了?”

“怎麼突然叫我回來?”

施月淑顧不上許多,連忙把情況說了一遍,最後慌亂道。

“怎麼辦?”

“咱們本來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如果對方發律師函,這件事傳出去咱們母子就全完了!”

“兒子,現在咱們怎麼辦?”

趙鈞其聞言也十分震驚。

“怎麼會這樣?”

“徐夫人她到底想幹嘛?”

施月淑想了想,嘴一撇冷笑諷刺道。

“還能想幹嘛,不就是想找女兒麼!”

“她開了條件,只要我們兩個月內幫她找到女兒,這件事她就能不追究!”

趙鈞其聞言,眸底忽然閃過一片陰鷙。

“哦?”

“都找了這麼久了,她不是已經放棄了嗎?”

“還想找女兒?”

施月淑忽然陰陽怪氣道。

“那可不是?”

“所謂可憐天下父母心,哼!她也是可憐!”

“兒子,這件事如果處理得好,沒準兒咱們還能翻身!”

趙鈞其面露為難。

“媽,這可是咱們手裡最後一張王牌了!”

“而且婉心一心想嫁入徐家!”

“如果徐夫人知道了夏如卿就是她女兒,知道趙君堯就是她的準女婿,咱們還有什麼翻身之地?”

“被說婉心,就連咱們也會受到牽連!”

以前做的那些事,徐夫人恐怕早就知道了!

施月淑忽然陰森一笑。

“兒子,這你可就不懂了!”

“這個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

“咱們就是一直怕這個,所以才一直逃避!”

“如果我們換一種角度去想呢!”

“你仔細想想!”

“既然夏如卿她身份那麼重要,那你說……趙君堯會為了美人一擲千金吧!”

“而徐夫人,作為她的親生母親,為了救女兒答應些條件,也不過分吧!”

“等協議一簽,一切就都塵埃落定了!!”

“到時候,就不是他們向我們遞律師函,而是我們向他們投遞律師函了!”

趙鈞其凝眉思索了良久,臉上的表情時而陰鷙,時而毒辣,但很快消失,最終轉為欣喜。

“媽!我覺得這個可行!”

施月淑臉上笑容放大了幾分,盯著兒子。

“那是當然,你媽我可是經歷過風雨的!什麼世面沒見過,這點兒消失還能難得倒我?”

趙鈞其面露得意。

“還是媽你說得對!”

“以前我們只考慮過後果,沒有把過程考慮進去!”

“我們居然沒想到籤協議這一說!”

“幸好媽你想得周全!”

施月淑被兒子誇得重新高興了起來,她伸手給兒子撫了撫西裝上的褶皺,嘆著氣笑道。

“誰叫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呢!”

“說起來,你那個後爹一點兒都不為你考慮!”

“如果我再不管你,我的兒子可不就成了野草了?”

趙鈞其不太喜歡聽母親說這些。

含糊著應了兩句,打著哈哈就轉移了話題。

“媽,你還有錢吧!”

“如果安排這件事的話,恐怕錢不太夠!”

施月淑臉色為難了起來。

“錢?咱們的錢不都在你那兒?”

趙鈞其有些無奈,咬著牙低頭沉聲道。

“都投進去了,本來想給趙君堯扣下一個屎盆子,結果對方不接招!”

“錢也沒少花,媽,都是我的錯!”

施月淑聞言一臉的肉疼。

嘟囔了半天,才轉身不甘不願地回了自己房間,又過了一會兒,只見她拿著一張銀行卡從裡面出來。

“給!”

“這是最後一筆錢了!”

“一共一百萬,是當初你後爹還在世的時候,給我買首飾的錢!”

“全在這兒了!”

“成與不成就看這一次了!如果成了,咱們孃兒倆享盡榮華富貴!”

“如果不成,咱們可真是要傾家蕩產了啊!”

趙鈞其成竹一笑。

“媽你放心吧!”

“這次絕對萬無一失,您就等著重新當上這個家的夫人,盡享清福吧!”

施月淑嗔怪。

“就你會說,那我可就等著了!”

……

那天從施月淑那回來以後,徐婉寧的心情一直都不怎麼好。

確切地說是,不安中夾雜著一點兒忐忑。

工作不忙的時候,徐靖鈺也會勸她。

“媽!你放心吧!”

“能找到的啊!”

徐婉寧苦笑搖頭。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是這孩子不願意和我相認!”

要不然就這麼個大小的城市,天羅地網都撒了好幾遍了,不可能顆粒無收。

所以……她可以判斷是這孩子故意躲著她。

當然還有一種最壞的可能是孩子已經不在人世或者已經遠離這裡,被拐賣或者什麼的。

但很顯然,徐婉寧並不願意相信後者。

她還是相信,是自己的孩子躲著她。

對此她很惆悵,在心底暗暗發誓。

‘女兒啊,如果我能找到你,我願意為你付出我的一切!’

‘閨女,求求你了,如果我們母女連心,你有心靈感應的話……就快快來見媽媽吧!’

……

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奇妙。

在徐婉寧祈禱的時候,夏如卿的心臟果然狠狠地驟停了一下。

猛地一抽搐,狠狠一疼。

她當下皺了眉,面色發白。

“怎麼了?”

趙君堯關切地問。

夏如卿搖搖頭,艱難道。

“不知道,就是感覺心裡很疼!腦子裡……”

不對,腦子裡為什麼一直浮現出徐夫人的畫面。

可仔細看看,又不像啊,她的模樣明顯年輕好多。

咦?她身邊的小女孩兒挺可愛的哈,白白胖胖,嫩呼呼的。

等等!!!

這個畫面怎麼這麼熟悉,難道說……是自己的記憶?

夏如卿:“!!!”

短暫的震驚過後,她捂著慌亂砰砰直跳的心跑了出去。

一邊跑,耳邊還一直有個人在拼命不斷地說:

去看看她吧,你們是母女!

去看看她吧,不然你會後悔!

去看看她吧,她是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