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 第1630章

第1630章

作品: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作者:半枝雪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232 更新時間:19-10-14 22:4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宮嬌寵:皇上,太腹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怎麼到了這個世界就變了呢?

“反正,我不喜歡這麼高調!”

趙君堯又攬過她。

“好吧!”

“既然你不喜歡,我以後不買就是了!”

“可你總得告訴我你喜歡什麼吧!”

夏如卿想了想,有點兒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紅著臉道。

“那要不,什麼時候咱們去逛街?”

趙君堯點頭。

“也好!”

“那走吧!咱們下去吧!”

夏如卿:“……”

“現在去逛街啊,不太好吧,今天可是工作日!”

趙君堯忽然轉頭幽幽地望著她,半晌才輕描淡寫道。

“我什麼時候說現在去了?你又想偷懶?”

說完在她腦門上狠狠敲了一下,板著臉大步離開。

表面上是板著臉,其實一直在憋笑。

夏如卿十分窘迫,捂著腦殼低著頭,臉都紅透了。

這男人,他一定是故意的!

“哼!!”

她一跺腳,也趕緊跟上,離開。

……

求婚儀式過後。

兩人的婚禮就提上了日程。

因為趙君堯父親已經不在人世,他又不想找施月淑做長輩,所以邀請了夏渝。

夏渝作為父親的故交,又是看著‘他’長大。

所以當個主婚人還是可以的。

至於夏如卿這邊,她更簡單,一個親戚都沒有,只有兩個最愛她的伴娘。

她已經想開了,這樣也挺好。

人生大事,自然要甜甜蜜蜜,邀請最愛的人出席。

至於其他人,既然缺席了她的前半生,那她的後半生也繼續缺席下去吧。

不相認了!

她的母親徐婉寧,她的父親夏渝,都通通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大家就當做彼此的陌生人吧。

……

入冬之後,趙君堯一直在籌備婚禮。

徐家也沒閒著。

自從上次施月淑拉著施婉心去道歉,兩家人和解之後。

施婉心就像著了魔一樣,三天兩頭往徐家跑。

今天是想上門做客,明天是想請人逛街。

後天大後天又有別的理由。

總之,著了魔的她像極了一塊牛皮糖。

徐婉寧倒沒表現出什麼,每次她來,還是和以往一樣的笑語盈盈。

而徐靖鈺可算是煩透了。

他不喜歡她,他明確表示過不喜歡她,他更明確表示過,自己只把她當朋友。

可對方好像看不懂聽不見一樣,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還是像一塊甩不掉的膏藥一樣,黏著他貼著他,這讓他噁心至極。

……

這天是入冬過後的第一場雪。

不大,但是降溫厲害,溫度很低,空氣很冷。

他剛剛下班,順著電梯去了地下車庫,本想取車然後回家吃晚飯。

但是……剛一下電梯,對面就迎上來一道女聲。

“阿鈺!你可算下班了,我在這兒等了你好久了!”

施婉心打扮地花枝招展,等候在地下車庫的電梯出口。

她臉色有些微微白,身體也微微發抖,很顯然確實等了挺久了。

徐靖鈺那個無奈啊!他皺著眉。

“這麼冷的天你等在這兒幹什麼?”

“你有什麼事嗎?”

他態度一如既往的淡漠。

施婉心卻毫不在乎,她盈盈一笑上前攬住他的胳膊。

“我等自己的男朋友還有錯啦?”

“再說了,我沒事就不能過來找你啦!”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手裡的圍巾圍到他脖子上。

徐靖鈺趕緊躲開她的胳膊和動作,退後一步凜然道。

“我們可不是男女關係!”

“我也不是你男朋友,還有,這個圍巾我也不能要!”

圍巾有表示相思的意思,是女朋友送給男朋友的經典禮物,他是萬萬不能收。

他趕緊將圍巾取下來,重新放回施婉心手上,轉身大步走向自己的車。

施婉心來不及傷心便蹬蹬蹬踩著高跟鞋小跑著跟了過來。

“阿鈺!”

“這可是我花了三天時間親手織的!”

“你就收下吧!”

徐靖鈺忍著不耐煩淡淡道。

“我不能收!”

“不過你的心意我領了,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送你回去吧!”

說著他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為什麼是副駕駛?

因為如果不是,他更難將這尊大佛請到車上去。

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失敗啊!

看來,長得太帥也是一種錯。

……

施婉心滿意地坐在車上,卻不同意回家。

“阿鈺,我知道一家新開的店石斑魚做得超級好吃!!”

“正好明天是週末,咱們就去吃個飯嘛!”

“你不老說把我當朋友麼?你不會不同意吧!”

徐靖鈺忍著無奈皺起了眉。

他現在真的好想把這女人丟下車!

可老媽叮囑過,人家是女孩子,再無奈也得忍著。

所以他就忍著一肚子氣答應下來。

“好吧!”

“好耶好耶!阿鈺你最好了!”

施婉心歡欣雀躍,甚至一時忘情還在徐靖鈺臉上吻了一下。

“你!”

徐靖鈺又氣又惱,可又不好真的說什麼,只能啟動車子目視前方,好好開車。

……

雪夜的城市又有另一番美景。

徐靖鈺凝起眉聚精會神地開車,身邊的施婉心則興奮地看著窗外。

他面色沉鬱而冰冷,目光極其淡漠,心裡嘆了口氣。

‘這是最後一次了!’

‘以後這個女人他不會再接觸,管她什麼陰謀陽謀,他都不會再忍受!’

‘他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想去追的人,有自己的任何主張,他不需要任何人來安排他的生活!’

此時的施婉心完全不知道對方的想法。

她依舊很興奮,滿腦子都在憧憬未來。

‘聽說前男友趙君堯都要娶那個苦命哈哈的孤兒了!’

‘哼!就那種女人也配當豪門少奶奶,可真是便宜她了!’

‘不過,等自己成功嫁入徐家,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她又能把那孤兒比下去,她還搶走了屬於她的一切!’

‘這樣想想,也不錯!’

……

城市霓虹,大街上車水馬龍。

半小時後,兩人終於到了地方。

“就是這家!”

施婉心跳下車興奮地指著路邊的一家店。

“嗯!”

徐靖鈺看都懶得看一樣,徑直跟著她走了過去。

店員熱情洋溢地迎上來。

兩人點了菜之後,就安安靜靜地坐在位子上。

氣氛突然有一時的尷尬。

“對了阿鈺,這家店老闆聽說釀酒很有一手!有許多種類的酒!”

“你要不要嚐嚐?”

徐靖鈺眼睛都沒抬一下,淡淡道。

“不喝了,我開車!”

施婉心連忙撒嬌。

“我給你叫司機啦!”

“好不好嘛,就嚐嚐吧!難得來一回,是真的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