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重生後,二爺他蓄謀已久 > 335 被抓回去

335 被抓回去

作品:重生後,二爺他蓄謀已久 作者:金玉滿堂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44 更新時間:22-05-13 00:1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後,二爺他蓄謀已久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沐念晴腳步頓住,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這群人都是京都有名的紈絝,有人眼尖的發現。

“咦,這個小廝怎麼長得細皮nen肉的,就跟娘們一樣?”

都是在風花雪月場合中廝混的人,目光很是毒辣。

沐念晴這下是真走不了,所有人都看著她、

傅道之也不解釋,直接掉頭回來,拉她上馬:“帶你看看狩獵。嗯,你等會給我提獵物。”

眾人一看明瞭,人家的新寵。

嘖,不過還喜歡這樣玩?

真不錯。

沐念晴不想:“說好的,我要走的。”

“我很感謝你帶我出城。”畢竟是恩人,沐念晴也沒有說的太決然。

傅道之專心看著前面策馬。

“欠我人情不是,我不喜歡人家欠,等會狩獵完,我們回城,你想去哪就去哪。”

這是擔心她走了,以後還不了他人情嗎?

也好。

沐念晴沒有異議。

他的胸膛貼的她難受,特別是知道他的身份之後。

一到地方她馬上就下馬,安靜的降低存在感。

傅道之桃花眼一眯,看出她的不自在。

啖了一聲,沒多說。

幾家貴公子便開始比賽狩獵。

沐念晴在其中忙得團團轉,好幾次跟不上。

這會看著面前沒有蹤跡的樹林。

她知道,自己跟丟了。

周圍只能隱隱聽到馬蹄聲。

她循著最近的馬蹄聲走去。

在這森林可不能迷路,且這是皇家專門圈禁起來的獵場,獵物都是專門飼養的。

要是她落單,很可能就會成為這些獵物的食物。

沐念晴腳步加快,馬蹄聲越來越近。

沐君笙原本已經離去,但是玉佩掉了,只能又回來找。

卻沒想到會見到沐念晴。

沐念晴穿過樹木出來的時候也沒想到會見到沐君笙,她下意識想跑。

幸好這裡是包圍起來的,隔著木欄,沐君笙一時間也抓不到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跑進樹林。

隨從策馬過來:“將軍,玉佩找到了,我們繼續趕路嗎?”

沐君笙的目光直盯著獵場。

“包圍這裡!”

一群公子哥原本玩的很愉快。

有人還在打趣傅道之:“你什麼時候好這口了?看著好小。”

傅道之一笑。

有人又說:“不過把她丟在後面,真的沒關係嗎?這裡前兩年,大皇子還在這裡放養了老虎。”

他們人多,又有跟從,手裡也有武器,自然不怕。

但是一個小姑娘。

傅道之也發現不對勁。

“這麼久?”

他其實故意走遠一點,但沒有要故意丟下她,只是想看她奔波勞累的樣子。

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

忽然林中的鳥兒都撲著翅膀飛走,甚至還夾著一下猛獸的聲音。

“將軍帶人包圍這裡了。”

“將軍?哪個將軍?”

“鎮國大將軍!”

所有人面面相覷。

沐君笙怎麼會包圍這裡?

只有傅道之清楚,他為何而來。

傅道之猛的調轉馬頭,往回走。

沐君笙很快就出現,掃視一圈。

“她呢?”

所有人嚇得不敢噓聲。

“沐念晴呢?”沐君笙拔高聲音。

一夜的擔憂,加上這段時間的睡眠不足,他的火氣很大。

但是誰也不知道沐君笙要找的就是傅道之帶來那個女扮男裝的小廝。

沐君笙見沒人說話,直接拔出刀:“說!”

有人哆嗦道:“將軍,您說的我們都不認識。”

就在這時候,馬蹄聲加快的聲音響起。

有人道:“道之哪去了?是不是回去找那個小丫頭了?”

沐君笙臉色陰沉:“把人抓回來。”

一聽沐君笙居然要抓傅道之,也是有人不怕死:“將軍,雖然你是將軍,也不能抓道之。

這是以下犯上!”

沐君笙冷抬他一眼。

“趙宰相家的大公子?你身為太子伴讀,今日這一行,太子知道嗎?”

趙斌不說話。

很快,傅道之就被抓回來,還有沐念晴。

沐君笙用刀尖指著傅道之:“他帶你走的?”

沐念晴雖然怕,但是也不想連累傅道之:“不關他的事,是我要跟著他的。”

沐君笙冷笑:“昨晚你住哪?”

沐念晴咬唇不語。

傅道之卻掙脫開兩個押著他的人。

“住我那,怎麼?”傅道之的態度在挑釁。

沐君笙直接要揮刀砍過去。

沐念晴上前護在傅道之面前。

“不要!”

沐君笙的動作停下,但目光如深。

忽然他冷笑:“才一個晚上,就護上了?”

他笑容凝住:“把二夫人帶下去。”

在場的人無一不倒吸口氣。

這小丫頭竟然是,是沐君笙的……

沐念晴掙扎,但是她怎麼掙得過兩個男子。

“你不能動他,他是七皇子,他是皇子。”

沐君笙眼神已經嗜血。

“皇子奪臣妻?哼!不是更下頭?”

“來人,將七皇子送回皇宮,請皇上定奪。”

在場的沒人敢說話。

沐念晴震驚之餘是愧疚。

傅道之卻面帶微笑:“不用擔心,他奈何不了我。”

沐君笙跟拎小雞一樣將人一把提上馬。

神色冷峻,不管這群官家子弟,一群人馬浩瀚離去。

他甚至都不需要回去一趟,只將七皇子送回去讓聖上定奪。

他多麼胸有陳竹又孤傲?

篤定皇帝也得給他一個說法?

“我跟他真的沒什麼。”沐念晴低頭。

沐君笙抓著韁繩的手攏緊。

“有什麼,你覺得他還能活著走?”

他冷哼一聲:“放心,皇帝頂多讓他緊閉幾日,不會傷他。”

不會傷他,但他剛剛給他定個奪臣妻,要要了傅道之半條命。

這個時代,名譽極為重要,更別說是堂堂皇子。

浪蕩跟亂臣綱不是一個層面。

但這些,沐念晴不懂。

一聽傅道之不會有大事,才算放心。

沐君笙將她的神色都看在眼中,目光隱晦不明。

忽然加快的速度,讓沐念晴驚呼。

“啊……”

她緊緊的抓住兩側男人的手臂。

難得的,向來不喜苟笑的男人露出一個深深的笑。

只是她沒看到。

一路向北。

沐君笙雖然拿到京都兵權,但是皇帝又委派他另一個任務,跟北夷國殘部會談。

皇帝想要北夷國臣服南國,屈為一個城。

這是明晃晃的羞辱,這對向來好強的北夷國,比殺了他還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