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 > 第428章 你瘋了?殺人要償命的!

第428章 你瘋了?殺人要償命的!

作品: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 作者:餘斯葉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192 更新時間:22-05-13 00:1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她欣賞裴姝兒這個人歸喜歡,但若是要她放棄利益,她又做不到。

是她,低估了裴姝兒了。

當天,醉仙樓也參與了優惠的活動。

而且,醉仙樓的優惠力度是最大的,優惠券的減免達到了一兩銀子。

醉仙樓從開業以來,從來就沒有過優惠,這是第一次。

這也說明了,他們對於裴記酒樓的重視。

許多醉仙樓的老主顧也都十分給臉的去光顧了,但是去吃了後,才發現,這和裴記酒樓的味道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而且,許多人去那裡吃了一口,就吃不下去了。

不是醉仙樓的飲食難以下嚥,而是裴記酒樓將他們的胃口給養叼了。

以前他們覺得醉仙樓無一不精緻。

現在再一看,他們就發現了。

這醉仙樓也就只是虛有其表罷了。

食材沒有裴記的鮮嫩,也沒有裴記的精緻。

就連味道,也跟裴記酒樓沒得比。

這醉仙樓若是不打折扣,那麼去的人還沒有那麼多,可是這優惠力度一大,去那裡的人就多了起來。

以往只有勳貴,現在連平頭百姓咬咬牙,也是可以消費得起的了。

一下子,醉仙樓就跌下了神壇,再也不是人人口中,只能幻想的荊州第一酒樓了。

與此同時,裴記酒樓的價格回到了正常的水平。

以後也不會再打折,去那裡的權貴倒是多了一些。

謝知州現在是恨不得住在裴記酒樓,這裡的飲食,從早到晚都是好吃又鮮美的。

他坐在三樓包廂裡,看著這荊州城的天。

以往他感覺這裡壓抑又煩悶,裡外都是鐵桶一塊。

可是現在,出現了一個攪局者裴姝兒。

將荊州城的水攪的渾了,而且他還覺得,裴記還有更強的攪局能力。

說不定,這荊州城能因為她的攪合,打亂重組。

然後,也就有了他能插手的餘地了。

而不是隻能被迫裝作一條鹹魚。

這荊州城,該亂一亂了。

此刻醉仙樓中。

荊州商會的人此刻幾乎都聚集在了這裡,大家的臉上都帶著煩悶與憋屈。

劉管事咬牙切齒地開口。

“現在荊州的酒樓都聯合起來了,怎麼可能還不是裴記酒樓的對手,那只是一個又新又偏僻的酒樓啊。”

之前他們見裴記買了那樣大的一棟酒樓時,那可是比醉仙樓還要大的酒樓。

他們還暗暗嘲笑裴姝兒的不自量力。

那麼大的酒樓,一樓能夠坐滿也就不錯了。

現在,醉仙樓坐不滿,裴記倒一直都是滿的。

甚至於,等位區還一直有人在等。

“這裴記再不整治一番,恐怕要翻天了。”

仙姐皺眉:“整治?怎麼整治?醉仙樓都降價了,但是來醉仙樓的人反倒是越來越少了。”

“現在醉仙樓除去人工和成本,利潤比以前也薄了。今天,醉仙樓的人更少,若是這樣下去,那麼醉仙樓只會虧本的。”

大家也知道,不能再讓醉仙樓降價了。

劉掌櫃道:“這是荊州整個餐飲業的挑戰,我們做餐飲的得聯合起來,形成天羅地網,圍殺裴記。”

大家深以為然,然後一個更加縝密的計劃就此形成。

首先,整個餐飲業大打折。

無論是做糕點的,還是做酒樓的。

賣菜的,還有那些賣調料的,都將裴記列為了黑名單。

裴記要是想要購買的話,那麼就只能去荊州以外的地方了。

但是,離這裡最近的縣都有30公里,馬車往返兩三個時辰,太陽又大,原材料肯定不新鮮了。

而且,做餐飲的,不可能時時都有食材,要是食材斷貨了,那麼食物供給不上,裴記酒樓就會亂了套。

這簡直就是掐住了裴記的命門了。

殊不知,裴姝兒壓根就不怕這些人的花招的。

她空間裡的食材都堆積如山了,現在愁的不是不夠吃,而是要怎麼處理。

而且,她空間裡有的食材,荊州還不一定有呢。

到時候她駕著馬車去城外轉悠一趟再回來,她更加不會露餡。

當裴姝兒將食材載著回到了荊州的時候,商會暗中盯著她的人都有些奇怪了。

而且,去過裴記酒樓的人知道,這食材,壓根就沒有變過。

商會的人很快就知道了這個,他們皺起了眉頭。

“跟著她。”

劉掌櫃手指叩擊桌面:“裴記有這麼好的味道,跟食譜有關,跟食材也有關。務必將她買食材的地點拿下。”

這次去的,是劉管事以及劉勇。

他們和手下人騎著馬,跟在了裴姝兒的後面。

距離不遠不近,不至於讓裴姝兒發現,但是也不至於跟丟。

裴姝兒此刻是一個人,她起初是沒有發現被人跟蹤的,一直到她轉了一個彎,然後就在彎道附近休息。

就看到了劉管事劉勇和幾個手下出現了。

她當時便知道,自己這是被跟蹤了。

裴姝兒去了臨近的鹽縣,這裡周邊是海水,以盛產鹽聞名。

裴姝兒到了那裡,購買了一些鹽,又隨便買了一些雜七雜八的食材。

劉勇就讓人將裴姝兒買過的食材,統統都買了一遍。

裴姝兒不由的好笑,這人,真的是夠蠢的,也不看看她買的都是些什麼食材。

劉勇看著裴姝兒要回去了,忽然就心生一計。

此刻裴姝兒是一個人,若是她現在死在這荒郊野嶺,那麼裴記酒樓也就倒了,他們哪裡還用這麼發愁?

這想法冒出後,幾乎壓不下去,劉勇咬牙,看了看身邊的手下。

“你們,將裴姝兒殺了。”

劉管事猛地看向了劉勇,彷彿不認識這個後生似的。

“你瘋了?殺人可是要償命的!”

劉勇壓下了對裴姝兒的厭惡。

很快,他又改口:“將她敲暈了帶回去,還得問她菜譜呢。”

劉管事覺得,這樣的處理方式,才是最為妥當的。

他們這次出來,一共帶了十個手下。

而裴姝兒一個都沒有帶,這不是找死嗎?

裴姝兒本來在前方駕著馬車,身後忽然傳來了馬蹄聲。

她轉頭一看,就看到了劉管事劉勇和幾個男子。

他們的臉上,帶著明顯的歹意。

她看到這架勢,哪裡願意停留,狠狠的一抽馬鞭,讓馬加速跑了起來。

可是馬車哪裡有馬跑得快,她很快就被人追上了。

劉勇對著手下使了個眼色,他眼眸中帶著濃濃的嘲諷,還有一些揚眉吐氣。

“明知道跑不掉還要跑,這又是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