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閉關十年的我重啟人生 > 第64章 有點道理(求追讀,求推廣)

第64章 有點道理(求追讀,求推廣)

作品:閉關十年的我重啟人生 作者:任鳥飛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347 更新時間:21-11-25 11:0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閉關十年的我重啟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湊個手?”

徐開搖搖頭:“你們玩吧,我不喜歡賭博。”

“誒~什麼賭博,這就是朋友之間消遣一下,總不能人家在那邊唱大戲,咱們幾個像傻子一樣在這裡乾等著吧?”季兆德勸道。

“對呀,這算什麼賭博,小賭怡情,大賭傷身,咱玩的又不大,就圖一樂。”潘小偉竟然也幫著季兆德勸起徐開來。

徐開沒看季兆德,而是大有深意的看了潘小偉一眼,問:“你真要賭?”

“咱這說是賭,其實也就是一個玩,我都跟你說了,小賭怡情,大賭才傷身吶,人生在世不就圖一樂嘛。”

潘小偉看向董妮:“詩詩你說是不是?”

潘小偉覺得他此時特別有種,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該死的男人魅力,董妮肯定會被他這種灑脫淡然迷得五迷三道。

殊不知,在心裡暗暗算了下這場鬥地主可能造成的輸贏,連10萬塊錢都沒見過的董妮暗暗咋舌。

有心勸潘小偉別玩了,可董妮也知道,潘小偉家裡有錢,而有錢人的世界和想法她這個窮人根本不懂。

而且,這場鬥地主是《逃離》的一哥季兆德攢落的。

“我別因為亂說話,惹季兆德不高興了,然後給我穿小鞋。”

這麼一想,董妮乾脆就把嘴巴閉上了。

見一向盛氣凌人的董妮都不說話了,潘小偉更來勁了,他繼續勸徐開:“咱們就陪兆德哥玩玩,圖個開心,有什麼大不了的。”

季兆德也說:“是呀,就圖個開心,小余,你不會是想不合群吧?”

話都讓季兆德和潘小偉給說成這樣了,徐開還能說什麼,他問:“1萬,還是123萬的?”

“別玩那麼大,咱們就是消磨消磨時間,1萬一口叫。”季兆德說。

“帶踢的嗎?”徐開問。

“不帶踢的叫鬥地主嗎?”季兆德說。

“帶反踢的嗎?”徐開又問。

“都一口叫死了,當然得帶反踢的。”季兆德說。

“那三家都不要,是升抬變2萬,還是比調?”徐開問。

“我們平時都玩比調,你要是想玩升抬的,也可以,我都沒問題。”季兆德說。

潘小偉插話說:“比調吧,抬的不好記。”

這其實是潘小偉的藉口,他這是怕玩得太大了。

是。

潘小偉是個富二代。

但富二代也是分等級的。

而像潘小偉這種級別的富二代,也就是個入門級別的富二代,他手上是有幾百萬零花錢,但也沒到了把幾十萬輸贏都不放在眼裡的地步。

徐開點點頭,接著問:“那調相同,算誰輸?”

“當然是先叫的輸了。”

潘小偉覺得他剛剛的氣勢有些弱了,因此又補充了一句:“比調算炸,調多的人自己手上的炸不算,另外兩家手上有幾炸就翻幾倍。”

“那……”

見徐開還要問東問西,潘小偉有些不耐煩了:“鬥地主的規矩都差不多,沒什麼複雜的,就是真有什麼爭議,咱們也可以邊玩邊說,別在這浪費時間了。”

徐開不在意的笑笑:“那行,聽你的,咱們邊玩邊說。”

“咱們去哪玩?”潘小偉扭頭問季兆德。

“去我房車裡玩吧,咱們畢竟是明星,被別人看見咱們聚在一起玩鬥地主不好。”季兆德說。

徐開和潘小偉都沒有意見,於是四人就去了季兆德的房車。

季兆德的房車是C型房車,從外面看並不算誇張,只能算是中規中矩的一輛房車。

可進到裡面,徐開等人才發現,其內飾裝潢相當豪華,整車採用紅木製作,猶如一座豪華的宮殿。

季兆德拉開茶几上的抽屜,裡面竟然有幾十副撲克牌,還有專業的籌碼。

由此可見,季兆德應該是經常在這裡玩牌。

季兆德給他自己、徐開和潘小偉一人分了一百萬籌碼,然後也不等徐開和潘小偉問是抓牌還是發牌,季兆德就開啟一幅撲克牌邊洗牌、邊說:“發牌吧,快,咱們誰先發?”

“你先發吧。”潘小偉想都沒想,就說。

看了一眼季兆德洗牌的動作,徐開嘴角一翹,什麼都沒說。

季兆德發完牌。

徐開把自己的牌抓起來一看,一個小王,兩張2,三調,下面的牌不算好,但也勉強可以賭一下底牌。

翻開的那張代表先要的牌被潘小偉拿到了,這把是潘小偉先要,然後是季兆德要,最後是徐開要。

誰想,潘小偉抓起牌以後,眼中立即浮現出猶豫不決之色!

想了好一會,潘小偉才說:“過。”

季兆德笑著說:“手上一調都沒有,我肯定是要不了了,下一個。”

徐開隨便擺了擺牌,然後把牌扔在桌子上,說:“比吧,我認賠了,一個小王兩個2,下面沒7也沒9,亂糟糟的,要起來也肯定是輸,還是節約點時間,打下一把吧。”

說話間,徐開就把底牌給翻開了。

底牌是J、Q、K。

徐開好似不在意的問:“你們都幾調啊?”

徐開又扭頭問季兆德:“季先生不會真一調都沒有吧,我可是因為你說的這話,才拼底牌也一調都沒有的。”

“他真一調沒有,另外三調都在我這。”

潘小偉有些懊惱的說:“早知道是這樣,我就要了,雖然我牌不好,但我至少還能搏一搏。”

“兆德哥,你手上有炸嗎?”潘小偉問季兆德。

“有,幸虧你沒要,否則我肯定會踢你。”

季兆德有些狐疑的看了徐開一眼,然後亮出了四個4、四個7、四個9三炸,同時不動聲色的將手上剩餘的五個牌混在了徐開的牌中。

徐開都不用去看,也知道季兆德混的那五張牌是10、J、Q、K、A。

其實,徐開心明鏡似的,季兆德這把不是在算計潘小偉,而是在算計自己。

他故意給張小偉發了一把不能要的牌,而給最後要的自己發了一把很容易被比到又勉強能要的牌。

他打的主意就是逼自己要地主,然後他踢一腳,自己肯定輸3炸一踢,一人16萬,一把就輸掉32萬。

可季兆德哪裡知道,監獄裡最不缺的就是賭術高手,而徐開又是出了名的喜歡學習。

關鍵,季兆德所用的完美洗牌,只是入門級別,哪是徐開這個打敗了監獄裡所有賭術高手的高手中的高手能比得了的。

所以,只是隨便禍水東引了一下,徐開就化解了自己的麻煩。

見季兆德亮出來了三炸,潘小偉的臉頓時就垮了,他一邊給徐開和季兆德一人8個籌碼、一邊埋怨季兆德:“兆德哥,你也太壞了,手上有三炸,都不要,這不是坑我呢嘛。”

季兆德笑著說:“我是有三炸,可我一調都沒有,萬一上三張廢牌,我不肯定輸了嘛,與其這樣,我用這三炸鬥地主,它不香嗎?”

“有點道理。”

潘小偉如是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