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休閒的我竟成了老祖 > 第99章 099章額外魂源,春來果紅

第99章 099章額外魂源,春來果紅

作品:休閒的我竟成了老祖 作者:冰原三雅 分類:武俠仙俠 字數:4204 更新時間:21-11-25 11: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休閒的我竟成了老祖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走正規儀式,立神牌時間都是“專業人士”的熊婆婆說了算。

焚香,起儺,跳儺,請山神化身,神農老仙歸位,然後才是立牌。

這時也到了二月十八,宜祭祀、移徙、修造、動土,熊家村在這日正式將代表神農的神牌放進了選好的凹坑中。

在熊婆婆的干涉下,神牌並沒有寫什麼山神之類的“職位”,而是用了熊老爹提議的,那個白燈籠上的“農”字。

他為什麼認識?因為灌頂的技能裡有“農學”,就跟小滿拿葵花真經認字一樣,熊家人自也可以。

那燈籠事後大家感覺神奇無比,深夜裡既亮又穩定,範圍如此廣,根本不是正常燈籠該有的效果。

那個“農”字也有幾人認識,一寫出來大家連連點頭:“對對對,這就是老神仙燈籠上的標誌。”

至此,神牌上的名號敲定為“農”,無人有異議。

立起神牌後,村長和幾位村老依次上香。

山村裡的香很貴,這些還是熊婆婆自制的,也只提供全村祭祀時的這點。

村民再按照地位和備份高低,輪流上前,在神牌前下拜,送上感謝之詞。

祭祀結束後,眾村民散去。

熊老爹一家最後離開前,對著那神牌,再度恭恭敬敬地拱手躬身行禮,方才轉身而去。

兩個月過去,熊老爹早已徹底康復。

不光如此,他體內血氣充盈,很是和熊王氏做了點傳宗接代,開枝散葉的大事。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每天夜與兩個傻兒子一起練起了黑煞掌和推山掌。

三月三播種節快到了,家中田裡正需好好除草翻土,劈柴推石。

紫麥要種,但第一批種子數量不多,總不能讓餘下的地空著,所以還得種上其它雜糧。

希望卻比往年更加簡單,且觸手可及。

不光熊家,其它家也在忙活。

大家心照不宣地將紫麥種在了村西邊,通往深山的偏僻田地處,而沒有種在村子東邊。

如此外村人來了,也很難發現紫麥的存在。

讓熊老爹羨慕的是,熊大熊二這兩個半月日日修煉黑煞掌推山掌,力氣漸大不說,還變得皮糙肉厚。

雙掌視普通荊棘雜草如無物,碎石沙土也不傷面板,百斤大石一掌就能推得打個滾。

膚色還是那麼黑,但仔細看去隱隱有些光滑,不像之前那麼粗糙。

熊王氏的面板變化更明顯,腰身手腿更是瘦了一圈,隱約竟有一兩分少女時的模樣。

也難怪熊老爹把持不住,很是老夫聊發少年狂了幾次。

要是沒有掐捏人更疼這個壞處,而只是輕輕撫摩,那就更好了。

熊老爹如今不羨慕面板好身材苗條,他只想變得皮糙肉厚一點,免得挨掐時太疼。

另一方面,熊大熊二仗著入門的黑煞掌和推山掌,已經在小夥伴們裡嶄露鋒芒。

從以前的青年帶頭人之二,變成了唯二的青年帶頭人。

別小看這一點,過個五到十年,上一輩老去,二十多歲的熊大熊二就能成為全村的話事人之一,就像如今熊老爹在村裡的地位一樣。

僅此一點,他們倆就不愁找不到老婆,起碼最近的幾個村子願意把姑娘嫁來。

在階級固化,嚴重內卷的古代山村,能讓兩個兒子早早娶上婆娘,足以告慰祖宗了。

光是如此,熊老爹就已對神農感激無比。

等傷勢徹底恢復後,他才練了一個月出頭的武,就感覺自己的實力不斷拔高,竟隱隱有晉升入門武夫的趨勢。

作為牛大壯的“死敵”,熊老爹對入門武夫有些瞭解。

可惜受限於資源,養家餬口下沒有足夠的糧食充盈血氣,年輕時錯過了機會。

身為一個深山村民,成為入門武夫的機會渺茫。

誰知被顧恪用補血丸救回老命後,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補血丸剩餘的藥性依舊強大,硬生生將他開始衰退的身體補得有些過頭。

有兩門完整詳細的系統武學,很快將這些多餘的血氣用對了地方,點亮心竅,開啟第一輪近在眼前。

想到自己以後就是村裡唯二的入門武夫,兩個年齡還沒“過期”的兒子也有這可能,熊老爹對神農只能打心底尊敬了。

……

也就在熊老爹一家行禮離去後,顧恪這邊收到了系統提示,熊家村祭拜提供了1單位魂源。

這讓他驚詫無比,又欣喜莫名:居然這樣也能得到魂源?

雖然只有1單位,可意外之喜就跟白撿的感覺差不多,誰會嫌棄呢。

詢問了系統寶寶,反饋而來的資訊卻是——請玩家升級小茅屋,獲得更多許可權。

顧恪無語,就當自己沒問過。

顯然這又是一個很貴的系統功能,肯定比啟用路邊攤的100單位魂源更貴。

想想也是,這種一次出手,長期收益的事哪兒有那麼容易。

系統提示裡也說了,是熊家村正式給神農立起神牌,集體祭拜。

只有幾個人在心裡記得神農的好處,未必能提供魂源。

短期而言,這只是一個努力的方向,實際作用沒那麼大。

嗯,但願這世界懂得感恩的人更多一點吧。顧恪如此想到,也決定以後出攤得注意。

有句話叫神恩如海,神威如獄,通俗點就是恩威並重。

這不是裝比,而是人性如此。

高興過後,顧恪單獨找柏素清說了這事。

柏姐姐聽得眼神閃爍,表情莫名,讓他有點不自在:“為何如此看我,莫非是我又俊了?”

對著他黑色盡褪,百分百的小白臉,柏素清無法說違心話,只得斜眼微嗔:“莫要說笑,你這……也是那甚仙家手段?”

顧恪一直將系統說成仙家,那她這話確實無錯,便點頭到:“正是。”

即便逐漸習慣“仙家”各種匪夷所思的能力,柏素清也沉默了好一陣,方才輕聲到:“此事只能我們這幾人知曉,切記不能與他人談及。”

“這幾人”當然就是顧恪、她、兩小了。

顧恪燦然一笑:“自該如此,我們才是一家人嘛。”

柏素清這次沒扔白眼,只是略微側頭,不去看他。

“不過,這事真的要說與小滿聽麼?”他突然想起一事。

柏素清疑惑:“為何不能?”

只要他提醒一句,僱工契約會讓她們潛意識不對他人談起這事,不怕小滿說漏嘴。

顧恪嘆了口氣:“說了她不是更想念父母兄長,她年齡還小,與我簽了契約,短時間內怕是很難再回去探親……”

柏素清聽的無語。片刻開口問到:“你知道梅蘭竹菊何時離家,成為大小姐侍女的麼?”

“菊琴好像說過,她們都是三五歲時被帶進烈陽宗的。”顧恪隨口答到,旋即詫異:“她們不是孤兒?”

柏素清不禁以手扶額:“人家爹孃活得好好的,每年還能收到她們寄回去的一些銀錢……嗯,至少在她們跟著大小姐一起倒黴前是如此,你怎會以為是孤兒……”

說到這裡,她面色微動,閉口不言,視線落到他身上。

顧恪秒懂,連忙搖頭:“我長大後父母才因病故去,可不算孤兒啊。”

你現在有十四歲麼?也能叫長大?柏素清如此想著,卻識趣地沒有繼續,話鋒一轉:“給你當僱工,與當大小姐的貼身侍女差不太多。這種情形一般會允許親人數年一次,上門見上一面。想回家探親就要等三五年,或者一二十年的事了。”

頓了頓,她繼續到:“規矩嚴苛者,終生不得與親人見面,也不是沒有。”

顧恪想起上一世看的某些歷史小說里老宮女的下場,恍然點頭:“一入豪門深似海,從此親人是路人。”

咦,你這人居然還會念詩?柏素清心中詫異,但這兩句算是應景:“不錯,所以小滿這才去熊家村見過家人,你又解決了她家裡的生計,三五年內不用擔心她思鄉情切。”

顧恪一想也是,三五年後秦白二女或許都能帶人出谷了,自己沒必要擔心如此遙遠的問題。

果然,柏素清晚上與小滿一說,小丫頭興高采烈,絲毫沒有他擔心的思鄉之情。

特別是聽到熊家村祭拜,可以提供魂源,這小丫頭雙眼亮晶晶:“啊,那他們天天拜,我們不就可以多修點房子了?”

柏素清哭笑不得,打了她一巴掌,讓她快點洗漱睡覺。

後來顧恪得知這話,也不禁莞爾:這算不算大孝女?嗯,好像不算。

孝不孝,還得看實際行動。

小滿打工賺的天符通寶全用來給家人買了好東西,一點都沒心疼的意思。

以前她家那麼苦,不也一樣要拜山神爺爺。

只要家裡日子能好過,拜下顧恪又算得甚。

……

時間進入二月下旬,天氣快速轉暖。

地面積雪在正月結束前就完全化去,重新露出了灰黑為主的地面。

嬌嫩又充滿生機的綠色在山谷各處蔓延,星星點點,煞是喜人。

顧恪能明顯地感受到仙田外的野地裡,草木嫩芽充滿活力,與去年矮小枯槁,死氣沉沉的模樣大為不同。

仙田內的作物也略微加速了生長,成熟時間比之前少了大概半成左右。

即使提升不多,糧食也不緊缺,這依然是個好訊息。

初五移植進仙田的赤柰樹幾天掛上了青色的果子,再變成淺黃,最後變得赤紅,無愧其赤柰之名。

這些赤柰還喜歡三五個扎堆,與灰褐枝幹綠色樹葉湊一塊兒,顏色豔麗得如同油畫。

小滿當仁不讓,早早就品嚐了它們的味道。

嗯,是青色啃到淺黃,直到赤紅的那種“品嚐”。

大家剛好省了工夫,集體圍觀,見她臉皺起的程度,立刻就能得出結論:“嗯,這還青著,肯定很酸。”

“黃的應該熟了些,沒那麼酸了。”

“小滿在笑噯,這赤紅色的肯定能吃了,快摘來嚐嚐。”

小滿壓根不在乎。

吃果子嘛,誰沒被山裡那些亂七八糟的野果酸得靈魂出竅。

這赤柰也就青色時下不了嘴,淺黃時勉強就能嚐出香味了,赤紅這種絕對是最好吃的那一批。

顧恪接過小滿屁顛顛送來的赤柰,這果子直徑兩寸許,陽光下赤紅外皮帶著點熒光,如一顆紅寶石。

系統說明裡還是叫赤柰,品質從低劣變成了普通,這點與其他果樹一樣。

這味道自然也如之前的野桃、李子般,被“修正”過了。

山楂?所有人見小滿臉皺的程度,沒一個敢直接下口,只敢煮進甜湯裡調味。

李子要好不少,成熟後兒拳大小,整體呈現明黃色,甜味尚可,但酸味也重,吃的人也不多。

唯有野桃,長成後個頭大了一圈不說,色澤如少女泛著紅暈的臉頰,所謂桃腮大概便是如此了。

熟透時,其肉質更是綿軟滑膩,香甜多汁,與野桃的生脆艱澀完全不同。

而赤柰的味道嘛,顧恪將其送到嘴邊,咔嚓咬下一口。

酸甜的汁水,帶著爽脆的口感,與上一世的脆蘋果倒是有七八分相似。

不像蜜桃純甜,但也沒有黃李那麼大的酸味,介於兩者之間,味道剛剛好。

再看眾女,更是咔嚓咔嚓啃得起勁,顯然也很滿意這甜多酸少,口感正佳的赤柰。

近日連續好幾日的大晴天,中午到下午時,猛烈的陽光曬得人渾身燥熱,額頭冒汗。

白天最高氣溫足有二十攝氏度,夜裡也在十攝氏度左右,比去年眾人進入山谷時已是熱了不少。

眾女皆練武有成,每日修煉、幹活,忙個不停,於是紛紛褪去厚實的冬衣。

沒有平得如同板甲的冬衣,身著沒有夾層的普通棉麻單衣,顧恪才能真正以雙眼看出她們的身段。

這三個多月所有人都有充足食物進補,練武的時間都在兩個月以上。

唯一身具練武“天負”的顧恪有無相真經狂加體質,身高再長五寸,達到了五尺。

血氣充盈,膚色也再不見絲毫暗沉,而是白皙光潔如玉石雕就。

再配上原主神似廠花的臉,也算得上美男子了。

其它人卻也不差。

當初最瘦小乾癟的小萍兒抽條的同時還圓潤不少,面板雖有些許偏黑,卻光潤滑嫩,泛出健康的紅暈,有了幾分少女模樣。

而其餘人裡最小的小滿都年滿十五,只有臉蛋尚存一抹稚氣,身段卻是窈窕又飽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