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暗金年代 > 第86章

第86章

作品:暗金年代 作者:楚楓楠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4170 更新時間:21-11-25 11:0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暗金年代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在賭場的VIP包廂內夏炎楓提議代玲姐玩幾把後者則是欣然接受了,隨後又讓吳湘源上臺協助。二人一打一檔恍如昨日在大廳包間內的情形,但今天的形勢明顯好於昨日。手上的籌碼都不是自己的所以心態自然也好了不少。

玩了一場下來非但將之前玲姐輸掉的都補了回來還多贏了三十七萬。事後夏炎楓也知道見好就收起身示意之下三人便走到一邊的休息廳內。

看在吳湘源裝出一副面色坦然但是眼神之中卻是流露出焦急的樣子,玲姐也不囉嗦直接拿了三枚萬元籌碼交給了他。

自然吳湘源是來者不拒但起碼的禮貌還是有的,接過三枚萬元籌碼後連連道謝。至於夏炎楓則是絲毫不在意,反正心裡也是打定了主意。

稍後只見玲姐轉過頭來目光掠過自己開口問道:“小楓啊,聽說金運的少東是你同學是麼?”

“哦,玲姐說的是金運來吧,昨晚我在船上和他見過面,他請我到四樓吃了頓海鮮大餐,”夏炎楓毫不避諱的回道。

“啊,小子原來你去吃海鮮都不叫上我,”吳湘源卻是面露不滿之色的叫道。

“你那時不是在私人劇場內high著麼,再說我打傳呼機聯絡你不都聽到你正玩的高興所以也沒有打擾你,”夏炎楓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再說你和金運來一直不對路子,兩個人湊在一起準沒好事。”

“說的也是,他那德行我就是看不慣,”吳湘源說起這臉色卻是露出絲絲不屑。

玲姐則是急忙打斷二人的對話道:“那你應該也見到了石家兄弟吧?”

“一起吃過飯,”夏炎楓說道:“其實我當時在四樓差點撞見了霍錦榮和Carson,無意間進入到一家海鮮餐廳後才遇見金運來的。”

“那就對了,”玲姐笑道:“石家兄弟這是出門遇貴人,不過我從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會有這本事。小吳那邊和你配合的不錯,應該都是練過得吧。”

“玲姐你說的什麼啊,吳湘源那裡是憑真本事贏錢的,”夏炎楓卻是淡淡的回道,實則心中卻是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沒想到玲姐會看出二人之間的手勢和暗號,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橫著拿起籌碼就是pass,豎著就是要牌,”玲姐則是面露笑意的說道:“左手拿被子就是分牌,摸杯蓋就是double,我說的對不對。”

夏炎楓面色愕然,連得吳湘源坐在一旁也都身體僵直一臉驚訝的盯著玲姐滿嘴張大露出詫異之色。

修整了下心情夏炎楓還是裝作鎮定的模樣淡淡說道:“這些都是我的習慣性動作罷了。”

“小楓你比吳湘源要沉著多了,看看他是不是已經把你出賣了,”玲姐卻是不懷好意的笑道。

目光轉向吳湘源只見他此時拿著籌碼的手指不由得抖動了起來,聽過二人的對話後見目光掠過一不留神有個籌碼從指尖掉落至桌面上。

不用再解釋了他的表現已經是間接承認了事實。夏炎楓也是心中頗感無奈但臉上卻還是強行裝作硬氣口氣道:“大姐你的觀察力非常細緻,沒想到可以捕捉到我的細微動作。”

“你放心了我不會說出去的,”玲姐則是露出一個得意的神色道:“其實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樣子的事情了,你們玩的都是我朋友當年玩剩下來的東西了。”

“是麼,”夏炎楓眼中不經意間閃過一絲震驚之色,玲姐肯定和歷雲嶺有著密切的關係。自己這幾招完全都是從歷雲嶺的筆記之中學來的,料想荷官都沒有發現這問題沒想到她卻能找到其中關鍵。

想罷則是故作鎮定的道:“行了,差不多我們要下船了吧。”

見自己這般顧左右而言他,玲姐也不惱淡淡效果後就此捷過道:“小楓啊,想到你今天幫我扳回來那麼多,這點錢就拿去自己話吧。”

說完從籌碼盒中取出了十枚萬元籌碼輕輕推了過來。夏炎楓見罷卻是沒有絲毫伸手的意思,想了下才道:“無功不受祿,再說這次用的都是大姐的錢,我不過是上去玩了幾把而已。”

“那也要有本事才能贏得到啊,”玲姐則是笑道:“要想賺錢,需要有兩個要素,有本事和有本錢缺一不可。”

“那這樣吧,這次的錢還是大姐你幫我收著吧,反正上船來我已經拿了一萬花旗幣近期也夠花了,”夏炎楓還是繼續推辭道。

聽罷玲姐卻是露出會意的神色道:“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幫你先收著。一會到時間了下船你先去,遊艇會在這裡停泊三十分鐘左右,你們上了船到後倉室的大廳內去坐。”

“會不會再遇見霍錦榮和Carson?”夏炎楓眉頭微皺問道。

“不會我們是走另外的通道,去二樓的包廂,”玲姐說道:“知道你們心裡還是有點懸著的,放心上船時你們走船尾的過道就行,我和霍錦榮都是走船頭那邊的走廊。”

“好的,那到了碼頭後我們怎麼回去呢?”夏炎楓追問道。

“你們兩個下船後去遊輪碼頭的停車場,我會派人在那裡等著一會送你們直接回家的,”玲姐說罷便指指出口處道:“差不多還有半小時左右,你們兩個先去逛逛,順帶著應該還要去次銀行吧。”

吳湘源聽罷急忙點頭附和,他自然是要將手上的籌碼兌換成現金才是。至於夏炎楓則無所謂,反正玲姐也把下船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自己照做便是。

十分鐘後二人從VIP包廂大門走出,吳湘源面露欣喜之色催著自己快點。到賭場櫃檯處將手上的籌碼都兌換成現金支票後,二人再次一路疾跑上了三樓再次來到花旗銀行的特約辦事處。取出了銀行卡和現金支票吳湘源將三萬花旗幣兌入卡中,稍後才轉過身來道:“夏少你真是我的福星,一個週末竟然有五萬五花旗幣的收入。”

“行了,這樣子的橫財還是不要經常來才是,”夏炎楓嘆了口氣道:“我們和大姐的糾葛越來越深,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嗨,這事我說是福不是禍,再說你現在打心底裡也是認了這個乾姐姐了,”吳湘源調侃道。

“其實玲姐做人也不錯,單論她這段時間對我們也是照顧有加的,”夏炎楓卻是面色一正道:“其實要不是你無緣無故扯上這些干係,我們也不會有今天吧。”

吳湘源聽罷面色微微沉下,隨即無奈的點頭回道:“行了,你說的我也明瞭,是我把你扯進來的。”

“沒事,只要事情朝著有利的情況發展下去就可以了,”夏炎楓笑道:“走吧,趁這個時間我們先趕到下客點去,爭取不要與霍錦榮和Carson遇見才是。”

說到這吳湘源卻是面色淡然道:“放心霍錦榮肯定走的是前端通道,算算現在距離遊艇靠上還有不到半小時,我們還有時間觀光下面的奢侈品店。”

夏炎楓眉頭微微皺起道:“那現在還有心思去那種地方,要是遇見了熟人怎麼辦?”

“放心了,我們下至二樓也要路過,而且那幾家店都是順路的,”吳湘源不以為意道:“而且這次老兄你挑我發了財我無論如何都要表示表示的。”

聽到這夏炎楓則是來勁了,這次吳湘源平白無故拿了五萬五花旗幣的進賬。粗粗折算來也有三十多萬本幣,這樣的話差不多是他兩年的收入了。

既然他說要謝自己那必定不會吝嗇了,隨即二人晃晃悠悠從四樓電梯直下至二樓那邊。出了電梯門拐過兩個彎便來到了一連排的商鋪長廊通道處。吳湘源直接帶著走到那亨達利鐘錶店內,隨即跑到了勞力士的專櫃前打量了起來。三分鐘後便讓營業員取出了一隻日誌型金錶戴在手上試了試。

夏炎楓目光掃過看看價格頓時頭皮就有點發麻了,這上面寫著$15000,摺合要差不多九萬多。隨後只聽吳湘源開口道:“這個表給我來兩隻。”

那營業員面色微微一愣隨隨後卻直接回道:“這個式樣的目前只有一隻,先生要不你先下個訂單,一週後可以來取。”

“只有一隻啊,可一週後我也未必會來,”吳湘源聽罷卻是面色一黯回道。

“老吳看你的樣子很喜歡這隻‘金勞’啊,”夏炎楓打趣的道:“說實在的我對這個還是不太感冒,難道成功人士就一定要帶個勞力士才行麼?”

“這你就不懂了,如果買個勞力士綠水鬼說明還是童心未泯的人,”吳湘源卻是侃侃而談道:“像我們這樣子的以後有的是機會出去和人談,如果沒有一隻上檔次的手錶充門面只怕還會被人看低一眼。你不看那個Carson不也這樣麼。”

夏炎楓聽罷面露訝色,自己從未有想過這樣子的事情。哭笑連連搖搖頭道:“行了,我倒是不喜歡這些,你自己買吧。手錶我是不需要了,先去隔壁看看。”

說完便直接轉身出了店門,走過既不確實發現有一家萬寶龍的專賣店。自己倒是聽說過這個品牌,其書寫工具算得上是世界頂級豪華的產品。推開門走了進去卻是見到二十平米的店鋪內冷冷清清沒有什麼顧客,單自己一個人還有兩個營業員在。

見到有客上門店裡的營業員急忙站起身來走上前來問道:“先生有需要服務的嗎?這裡都是萬寶龍系列的各種產品專適合您這種成功人士了。”

夏炎楓聽罷面色微變自己到了這裡突然變成了成功人士,細想之下瞬間就明白了。能夠上這艘船的人都是有背景有來頭的,所以營業員這般稱呼也是非常恰當。點了點頭後夏炎楓也不多話圍著四周逛了圈,最後腳步停留在一出櫃檯前打量了起來。

這櫃檯內放著一隻單獨的鋼筆,呈黑褐色。一旁的介紹明細寫著筆頭有鍍白金處理,型號是大文豪系列致敬阿瑟·柯南·道爾爵士限量版墨水筆,全球只有1902支。沒想到在這裡竟然可以看到有現貨,但當目光落到下面的價格上時夏炎楓也是眉頭急挑了下。只見標價寫著$6000的字樣,要說一支鋼筆三萬六本幣那算起來是自己這輩子用過的文具總和還要翻上十幾倍了。

見罷夏炎楓當即苦笑的搖搖頭,隨後張嘴說道:“這支筆不錯,但價格太高了,有沒有打折活動?”

“先生您真有眼光,這支大文豪系列致敬阿瑟·柯南·道爾爵士限量版墨水筆是我們店裡最好的鋼筆了,但近期沒有打折活動,”營業員微笑的說道:“不過今天如果您買的話我們可以附贈萬寶龍專用的墨水兩瓶,這可是與鋼筆配套的墨水,在外單買也要500一瓶。”

“500花旗幣麼?”夏炎楓臉皮子抖了抖問道。

“是的。”

得到了肯定答覆後夏炎楓隨即便準備起身離開,突然身後響起道聲音:“這支筆買下了,麻煩小姐你幫我包個禮盒附帶墨水一起給我朋友。”

說話之人正是吳湘源,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從隔壁店裡出來了。夏炎楓轉過身來目光掃過只見此時他左手手腕處已經戴上了一隻勞力士的金錶,連得標籤都沒有拆下來。

“老吳不用你破費了,這東西不實惠,”夏炎楓急忙辯解道。

“什麼實不實惠的,你好歹也是未來頂尖的操盤手連這點行頭都沒有怎麼行,”吳湘源急忙否決道:“剛才手錶你不喜歡,那這東西應該是你中意的吧。夏少你也要給兄弟一個機會表表心意吧。”

聽到這夏炎楓知道也是推辭不過,想罷也只能預設地點點頭示意了下。

吳湘源快步走上前來掏出了花旗銀行的銀行卡直接遞給了營業員。幾分鐘後刷卡簽名一氣呵成,接著那營業員梨花帶笑的帶好了白色塑膠手套打開了櫥櫃後的玻璃門將那支大文豪系列致敬阿瑟·柯南·道爾爵士限量版墨水筆都取了出來。

隨後又取出了一份禮盒包裝,裡面有附帶兩瓶專用墨水。細心包裝好後才將禮盒裝入袋子笑著遞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