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葉先生的蝕骨蜜寵 > 第372章 強行拉住他

第372章 強行拉住他

作品:葉先生的蝕骨蜜寵 作者:野性蒲公英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3000 更新時間:21-11-28 14: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葉先生的蝕骨蜜寵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她這也不像沒事的樣子啊,他們兩個都原地沒動,這時海夫人手機響了,是付鳳儀打來的。

“你們兩個出去吧,我接個電話。”

“好吧,你接。”海晴晴起身,拉著莫小軍的手走出房間,卻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在門口偷偷的聽。

母親講電話時往往聲音很大,她現在擔心的是,她是不是跟葉媽媽鬧矛盾了,兩個人出去逛街時好好的,一回來就這樣,她怎麼能不擔心呢。

“鳳儀?怎麼樣?子墨怎麼說的?宋婉婷那個壞女人,懷的真是他孩子?”

這一句話把海晴晴給說的怔住了,莫小軍更是不自覺地握住了拳。

好個葉子墨!你說要讓她一輩子幸福,你就是這麼讓她幸福的?

海晴晴自然而然地看向莫小軍,見他眉頭皺緊,拳也攥了起來,她的眉就也跟著皺在了一起。

葉子墨處理完了宋婉婷的事就回到別墅,進了他和夏一涵的新臥室,她正在等他。

夏一涵從他走心裡就一直不安,這會兒看到他回來了,手裡還拿著給她帶來的一樣小吃,她的心才放了下來。

“子墨,媽沒事吧?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有什麼事,你那神態很嚇人啊。”

“傻瓜,沒事。”葉子墨摸了摸夏一涵的頭髮,柔聲說,隨後把小吃放在夏一涵手邊的床頭櫃上,他一把抱住了她。

這樣的擁抱,現在每天也不知道會有多少次。

夏一涵並沒有感覺到有多麼不同,在葉子墨,這個擁抱確實有很不同的意義。

對不起,夏一涵,是你男人太笨,才會著了那個女人的道,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永遠都不會讓你知道宋婉婷發生了什麼事。

“吃東西吧,一會兒涼了。”他拉開了她,卻發現小東西的臉上又有淡淡的淚痕。

“真要成林妹妹了。”他感嘆著,柔軟的唇在她臉上有淚痕的地方輕輕吻過。

“才不是呢,不要當林妹妹,寶哥哥後來娶的可是別人。”

“不是,我可不是那個娘娘腔的寶哥哥,我比他強悍多了,是不是?”他抵著她的額頭,輕聲問,夏一涵的小臉一紅,忙推開了他。

“吃東西,一會兒涼了,還是你說的有道理。”

此時的葉子墨哪裡會有親熱的心情,他不過是不想讓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已。

他若無其事地陪著夏一涵吃了小吃後問她:“你要為明天的工作做些準備嗎?我也有些公事要處理,我去書房了。”

“是要忙一下,晚飯見。”夏一涵說完,踮起腳尖在葉子墨的臉上吻了一下後,立即跑開了。

她走後,葉子墨重新恢復了冷漠。

他出了主宅的門,緩緩往醫生辦公室走去,這天只有郝醫生在,另一名醫生休息了。

“葉先生,您來了?請坐請坐!”郝醫生誠惶誠恐的站起身。

自從他受了宋婉婷的威脅,每天都在一種自我否定的沮喪中度過。

好在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沒聽到宋婉婷懷孕的訊息,他就安慰自己說,可能她沒有那麼巧受孕呢。

她想要懷孕,別管吃多少的助孕藥,也得葉先生肯跟她在一起,不然還不是沒用嗎?

最近夏一涵和葉子墨訂婚了,他的心差不多都放在肚子裡了。

這個時候卻見到葉子墨來,他又重新開始擔憂是不是東窗事發了。他一輩子總要求自己做個正直的人,真不想直視自己犯過的錯誤。無數次他想要主動去承認,又怕被宋婉婷報復。

葉子墨什麼都不說,坐下後就冷冷地看著郝醫生,看得他頭皮直髮麻。

“我很信任您!”半天,在郝醫生的臉都有些發白,葉子墨才緩緩說出這五個字。

“謝謝您的信任。”

“沒有其他的想和我說嗎?”葉子墨的表情更顯淡漠了。

他允許人犯錯,尤其是在被脅迫的情況下犯錯,本身算是情有可原。

郝醫生這回確認了葉子墨所指的事,他咬了咬牙,還是決定說出來。

“我做過一件錯事,葉先生,我給宋小姐準備過助孕藥。我不想說什麼迫不得已,您開除我吧。”

他總算是承認了,葉子墨的表情也稍稍緩和了些。

“她用你家人的生命威脅你?”葉子墨又問,郝醫生沉重地點了點頭,痛苦地說:“就算是這樣,錯了就是錯了。有氣節的大丈夫是威武不能屈,我對您有愧,對自己更有愧。”

“我只是來問問,您該在這裡做還繼續在這裡做。我很感謝您上次幫我母親治癒了多年的病痛,您的好處我都記著。只是以後希望您遇到類似的事,要告訴我,我不會讓您和家人受到傷害。”

郝醫生早知道葉子墨宅心仁厚,卻沒想到他能寬容至此,他久久說不出一句話,只是在心裡暗下決心,他的餘生哪怕別人給再多的薪酬,他都不會離開葉家。

他要幫葉家所有人保住健康,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葉子墨站起身,拍了拍郝醫生的肩膀,輕聲說:“過去的就過去吧,這不是您的錯,這件事的責任在我。”

說完,他在郝醫生感激的注視下邁步離開。

他來只是確認一下而已,並不是來問罪的。

宋婉婷的事,說來說去,還是他自己的錯,他要不跟她上了床,她哪裡來的孩子?

透過這件事,他更體味到,一個人不該放任自己去做衝動的事,哪怕只有一次,懲罰說不定會是一輩子。

即使結果沒出來,他也知道,那個結果幾乎不會有什麼懸念。宋婉婷要透過懷他的孩子達到目的,她不會蠢到弄個別人的孩子安到他頭上,她知道他必然會去確認,作假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回到書房後拿出手機給林大輝打了個電話,問他:“宋婉婷安分嗎?”

“安分,葉先生。”

“不要虧待她的吃喝,在決定孩子的去留之前,不要缺了她的營養。另外,給她個機會讓她往家裡打個電話報平安。”

“是,葉先生。”林大輝真忍不住想要大罵宋婉婷,她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她怎麼能對葉先生這麼好的人用心計?

他也想對葉子墨說一句,他對宋婉婷太仁慈了。

葉子墨只是拿人心比自心,換位思考而已,她被他控制起來,她父母總會擔心的。

“葉先生,這個孩子,如果是您的,您,您是要還是不要?需要我安排醫生嗎?我多一句嘴,我是覺得夏小姐那麼好,您不該要這個孩子。孩子會成為你們兩個人的絆腳石,再說這孩子,他母親的為人這樣,孩子能好嗎?所以……”

“給我聯絡婦幼保健院的主任醫師!”葉子墨打斷了林大輝的話。

“是,葉先生,馬上就叫她給您回電話。”

林大輝但願葉子墨會聽信他的建議,把那個孩子做掉。

沒多久,婦幼保健院的主任醫師就把電話打過來,葉子墨接下後,客氣了兩句,就直入主題:“謝醫生,我想請問您妊娠六個月後做引產手術會有什麼風險。”

“您好!一般妊娠六個月,如果不是胎兒存在明顯的畸形,我們不建議做引產手術。引產手術比流產風險更高,且對母體的傷害很大。尤其是精神層面的,有些女性受不了這種刺激可能會引發產後憂鬱症。您要是一定要做,建議您帶孕婦本人來,我們先做好全面的檢查再幫您給出合理的治療方案。”

“多謝了!”葉子墨放下電話,點燃了一根菸。

正在他抽著煙,在想著宋婉婷肚子裡孩子的去留問題時,管家在走廊揚聲報告:“葉先生,海小姐和莫先生在門口,請進來嗎?”

他們怎麼來了?難道是知道了宋婉婷懷孕的事?葉子墨的摁滅了煙,站起身說:“請他們進來!”

“是,葉先生!”管家答應完,通知門口的安保員給海晴晴和莫小軍放行。

葉子墨扭開門從他的書房出來,問管家:“一涵還在樓上她的書房裡嗎?”

“是,葉先生,她還在那裡。”

“我要和客人單獨談一些事,如果她下樓,你打我手機。”

葉子墨吩咐完,就步行去了主宅門口,等待著海晴晴和莫小軍進來。

聽了海夫人的話,莫小軍幾乎就是要衝出海家的門,還是海晴晴強行拉住他,讓他先平靜一下情緒。

她跟母親打了個招呼,說要跟莫小軍出去吃個晚飯。

離開海家,海晴晴知道莫小軍心急如焚,所以她把車開的飛快。

一路上,她暗暗觀察了他很多次,他的表情從來都沒有變過,始終冷著一張臉,就像暴風雨要來了一樣的凝重。

當然對他來說,今天這個訊息無異於一記晴天霹靂,他最心愛的女人,剛剛獲得一點點的幸福,那個男人就背叛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