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葉先生的蝕骨蜜寵 > 第369章 威震八方

第369章 威震八方

作品:葉先生的蝕骨蜜寵 作者:野性蒲公英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3033 更新時間:21-11-25 11: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葉先生的蝕骨蜜寵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付鳳儀點了點頭,從手包裡拿出手機,給葉子墨打了過去.

春晴日暖,和煦的陽光照耀著整個世界,葉子墨和夏一涵兩個人自訂婚後更加的如膠似漆,幾乎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一切看起來都是很美好的樣子,絲毫也看不出他們的人生將在這一天發生巨大的變化,而這變化只是緣起於某個女人腹中的一個正在孕育中的小生命。

付鳳儀和海夫人與宋婉婷肖小麗“偶遇”的日子是週日,夏一涵做了葉少夫人後給宅子裡一項大福利,但凡週末,可以有三分之一的工人休息。

她和葉子墨兩人會一起下廚,共享難得的休閒時光。

下午,不冷不熱,夏一涵午休以後,葉子墨要拉著她出去逛街,陪她採購當季的新衣服。

夏一涵總捉摸不透,為什麼同樣做了那麼傷身體的事,他好像精力更充沛了,而她就只想睡覺,哪裡都不想去。

“不去也行,別浪費了這麼好的春光,我陪你去盪鞦韆吧。”葉子墨把夏一涵從床哄起來,怕她白天睡的太多,晚上會睡不著。

“好。”夏一涵痛快答應,飛快起床,生怕晚了一步,他就要獸性大發。

葉子墨比以前明顯溫柔多了,即使不會主動說多肉麻的話,尤其是我愛你,只在訂婚時他說過幾遍,後來夏一涵再怎麼撒嬌抵賴,他都不肯說了。

他的溫柔基本都是在行動上,夏一涵越來越感慨,一個男人要真是疼一個女人,他可以很細心,很細緻。

從她的吃飯穿著,到她的運動作息,再到她的工作,他好像全方位多角度都會考慮周全,往往她沒想到的事,他就先替她想到了。

她還記得訂婚宴回來的那天,恩愛過後,他帶她去看了嬰兒房。

藍色房間留給男孩子,粉色房間留給女孩兒,她仰頭看著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問他:“你怎麼知道我們會生一兒一女?我夢見過很多次了,每次都是夢見我們有一兒一女。我們依偎在一顆很高大的樹底下,面前是草坪,我們的兩個孩子在草坪上追逐打鬧。”

“你還做過這樣的夢?怎麼沒聽你說過。”葉子墨的眉頭動了動,對她的知情不報表示小小的不滿。

“你以前多可惡啊,我哪裡敢說,弄不好你又說我是處心積慮。”想起那段被他懷疑的日子,夏一涵就覺得此時的幸福就想做夢一樣難得。

她忍不住伸出手緊緊抓住葉子墨的大手,低聲說:“我有點兒怕。”

他低頭審視著她的眼睛,隨後輕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

“怕什麼,我已經給了你承諾了。放心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懷疑你了。”

“可我還是怕,我總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是不是我太幸福了,所以才覺得不真實,沒有安全感?”夏一涵說完後,輕輕嘆息了一聲。

他伸出雙臂,緊緊抱住了她。

“這回會不會多些安全感?”他輕聲問。

聽到他的心跳聲,她似乎安穩了很多。他在她身邊,她清晰地感覺得到他的溫度,她不該懷疑的。

她悶在他懷中,有些不好意思地問他:“我這樣是不是很討厭?就像林妹妹似的,總是傷春悲秋,你會不會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累?”

“你只是從小就沒有安全感,需要比一般人更多的疼愛,放心吧,安穩的時間長了,你的安全感也就建立起來了。”他緊了緊懷抱,夏一涵的眼中又因為他的話而蓄起了淚水。

或許他是對的,她需要對美好生活有更多的信心。要是他做的這麼好,她還總是懷疑,就太對不起他了。

那次對話以後,夏一涵努力讓自己更放鬆,也更加在意葉子墨的情緒和心情。

她開始給自己做好時間規劃,把工作時間安排好,儘量把晚上和週末的時間都用來和葉子墨共度。

所以週日,她在跟葉子墨散步盪鞦韆的時候,什麼都不想,就是享受當下。

依然是她坐在鞦韆上,他推著她蕩起來,清風吹拂著她的頭髮,每當飛到最高的時候,她都會忍不住笑兩聲。

他一臉寵溺地看著她笑,心滿意足。

正在她飛到高處時,葉子墨的手機響了,是母親的專用鈴聲,他把鞦韆繩抓住,把夏一涵穩住,待她完全停下來,他才接起對她說:“我接個電話。”

“媽!”

“葉子墨!”付鳳儀在電話裡連名帶姓的叫他,這說明她很生氣。

葉子墨看了夏一涵一眼,她指了指花園,意思是她先去看花。她很敏感,他只是一個眼神,她也明白了,這個電話他想要單獨接。

“發生了什麼事?”待夏一涵走了,葉子墨才又問母親。

他不是不想要夏一涵聽他和母親對話,他只是知道小東西心思細膩,誰的事都當成是她自己的事,他不想要她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煩惱。

“你是一個人,還是跟一涵在一起?”付鳳儀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這時雖然還是很氣,卻已經能顧慮到所有人了。

“您說吧,我這時是一個人。”

“回家!現在就回來,一個人回來。”付鳳儀的語氣堅決,而且冷淡異常。

不是大事,她不會這樣。

“好,我馬上回來,不管發生了任何事,您別急,我很快就到。”葉子墨沒再多問,他聽得出母親的情緒。

以前也就只有涉及到葉子翰的事,她會這麼激動。

這回她特意問了一句夏一涵在不在,恐怕事情跟葉子翰沒什麼關係。

葉子墨幾大步走到夏一涵身邊,神態如常地摸了摸她的頭髮,“媽讓我回去幫她買一樣東西,我就不帶你去了,你在家裡休息,晚上我想吃你做的紅燒鯽魚。”

“好!”夏一涵點了點頭。

“快去吧,別讓媽久等了。”

葉子墨沒停留,一邊打電話叫管家備車,一邊回主宅快速的換了一套外出的衣服。

夏一涵怔怔的看著葉子墨離開的背影,她看得出葉子墨這次回去,不是單純的給她母親買什麼東西。

他到底是為什麼走,他不想說,她就不會問。

她心裡忽然覺得很慌,是那種彷彿晴空萬里的時候忽然天上飄來一片厚厚的烏雲。會嗎?命運不會再跟她開玩笑了吧?

她要的不多,不需要什麼葉少夫人,不需要什麼太子妃,她只是想跟葉子墨好好的相守相愛而已。

假如老天不給人完美,她願意跟他做一對平凡夫妻,但她不想生活再有太大的磨難和波折。

也許又是她想多了吧,她看著依然碧藍的天空,對自己說,定是想多了。可他到底是去幹什麼了呢?

“少夫人!”酒酒朝她跑過來時叫了她一聲。

“只有我們兩個人,你還這麼叫,不嫌麻煩啊?就叫我一涵吧。”夏一涵輕聲說,酒酒搖了搖頭,極認真地回道:“不行,我現在好歹也是個小小的領導,必須以身作則啊。說不定我這個領導做的好,以後太子爺考慮讓我去集團發展呢。說不定我有一天能當上個高階經理什麼的,哈哈,到時候可真是要威震八方了。”

“你呀!”夏一涵點了點酒酒的頭,問她:“什麼事啊?”

“莫小姐來了,在你衣帽間裡翻騰呢,我來告訴你一聲。”

“走吧,我們去看看。”夏一涵拿這個妹妹是真的沒辦法,訂婚宴過後,莫衛兵和白鍾傑已經回去了,又把莫小濃託付給她。

走之前,白鍾傑對夏一涵和葉子墨連連道歉,還說,小濃一個人在東江他們不放心,她長的漂亮,又是學表演的,走到哪裡都招人喜歡。可她又太單純,容易上當,要是沒個人照應著她,還不知道要鬧出什麼事。

她是不知道莫小濃流產的事,夏一涵卻知道,所以覺得養母的擔憂並不是杞人憂天。

她徵求葉子墨的意思,想要留莫小濃繼續在別墅裡住。

葉家又不會差一個人的地方,也不差一個人吃飯。只不過葉子墨看到莫小濃似有如無地看向他的那種曖昧的目光,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他知道他說出這種想法,夏一涵未必信。在她眼裡,妹妹始終是好的,就算是哪裡做的不好,也只是年輕不懂事。

他除了幫她看著這個不老實的莫小濃,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於是莫小濃繼續住在別墅裡,姐姐的地位上升了,她走到哪裡,任何人都會恭敬地叫她一聲莫小姐。

她很享受這樣的稱呼,當然,要是別人叫她一句葉少夫人,她只怕就徹底滿足了。

母親教導她,要多向夏一涵學習,她是怎麼跟人相處的,怎麼對葉子墨說話,怎麼對待下人。

“你有這種上進心,是好的,就是不能沒心沒肺,還像以前一樣。要會看臉色,先叫他們兩個都高興,哄好了他們你才有前途,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