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權傾天下王妃狠絕色 > 第九百二十五章徐芙流產?跑了?

第九百二十五章徐芙流產?跑了?

作品:權傾天下王妃狠絕色 作者:一蓑煙雨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417 更新時間:21-11-25 11: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權傾天下王妃狠絕色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上官珏停下腳步,扶著他的蕭清雅則回頭瞪了眼上官雨蘭。

“上官夫人,你不好好守著裡面的人,叫我相公作甚!”

這個女人,要是再敢刺激鳳珏,她非要她好看!

上官雨蘭的衣服上全都是血。

她繞到鳳珏面前,眼神悲悽。

向來淡如水的她,鮮少有這樣的表情。

她兩條腿發顫,一步步靠近鳳珏。

鳳珏沒有後退,站在原地,漠然注視面前的人。

“珏兒……”上官雨蘭兩手發抖,想要撫摸他那張臉。

蕭清雅立馬伸手擋開。

“你別碰!”

她討厭上官雨蘭。

昨日,這個女人差點害死鳳珏。

畢竟那個時候,她們都以為,紫靈玉已經被花九闕給用了。

她明知除了聖域血蓮,再沒有別的希望,還是要搶聖域血蓮。

這對鳳珏公平嗎!

上官雨蘭身體虛弱,蕭清雅只輕輕一推,她踉蹌了幾步才重新站穩。

“珏兒,再去看看你弟弟吧。”上官雨蘭近乎哀求地看著他。

蕭清雅也抬頭看向鳳珏,“你累了吧,我們回屋?”

寧溪站在窗邊,看到院子裡發生的一幕,禁不住喟嘆一聲。

上官珏遲遲不醒,太醫們決定輪流看守。

蕭熠琰也帶著沐芷兮離開了公主府。

府外,一個婆子來回徘徊,看起來鬼鬼祟祟。

侍衛立即將人拿住。

那婆子嚇得趕緊跪下行大禮。

即便不知曉蕭熠琰和沐芷兮的身份,但這從公主府出來的,必定是人上人。

婆子不敢直視帝后,瑟縮著脖子,怯怯地道。

“貴人饒命,民婦是好人吶!”

“你是何人,在此作甚!”翠柳上前一步,滿眼警惕地審視她。

“民婦……民婦是奉差照顧徐姑娘的,來找主家……”

原來,是過來找花九闕的。

巧得很。

這婆子話音剛落,花九闕就從裡面出來了。

寧溪認出那婆子,“你來此處做什麼?”

婆子一看到花九闕,立馬脫口而出。

“出事兒了,徐姑娘出大事兒了!孩子……孩子摔沒了……”

花九闕臉色一沉,“說清楚!”

婆子邊說邊用手比劃。

“姑娘醒來後,非要跑,她這一跑,我可不得追啊。

“誰成想,被石頭這麼一絆,‘咚’的一聲摔地上了,還見了血。

“我一看,這還了得,趕緊去請大夫。

“大夫說,姑娘體弱,孩子就這麼給摔沒了……“

婆子臉上是肉眼可見的慌亂無措。

不過,她這番話說得倒是利索。

沐芷兮招呼翠柳上前,對她耳語了幾句。

翠柳領命,退到一邊,將任務交給了一個侍衛。

蕭熠琰並未將徐芙的事兒放在心上。

他親自扶沐芷兮上馬車,只想回宮補個覺。

後面發生了什麼,沐芷兮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花九闕得知徐芙流產後,黯然的眸中,迅速攀升一抹猩紅,旋即便匆忙離開了。

……

徐芙躺在床榻上,目光空洞地望著上方。

聽到腳步聲,她立馬調整臉上的表情。

砰!

踹門聲,夾雜著憤怒。

寧溪扶著花九闕到床邊,瞥見面色虛弱的徐芙,不禁心生同情。

大夫還沒有離開,見花九闕回來,將徐芙的情況詳細說明。

“……尊夫人的身子本就虛弱,這胎能懷上,不容易。

“她這段時間受了不少驚嚇,胎兒脈象本就不穩。

“今日這一摔,就是個尋常孕婦都遭不住,更何況是夫人這樣的……”

花九闕冷寂的眸子,隔空注視著徐芙。

若非他患上了眼疾,看不到。

徐芙根本不敢直視他。

她放在被子裡的手緊緊地攥著,極力掩飾心虛。

“孩子,沒了。”她弱弱地提醒花九闕這個事實。

咚!

花九闕一拳頭砸在床板上,嚇得她心頭一顫。

那婆子和大夫更是直接抖了一下。

花九闕用力握著拳頭,指節狠狠泛白。

他的眼中遍佈陰霾,彷彿蟄伏於夜間的野獸,犀利兇狠。

他像是在極力壓抑著什麼。

近日本就陰晴不定,今日越發陰沉可怕。

“我讓你好好養胎,你跑什麼。”

他的聲音並不大,卻給人以一種無形的壓迫。

徐芙抿了抿唇,思索片刻後,回答他。

“我想走,想離開這兒。”

她本可以找其他藉口欺騙他,讓她好過些。

但,紙包不住火。

她又不擅長撒謊。

是以,她說了實話。

而實話,往往是不中聽的。

花九闕那俊朗妖孽的臉上,瞬間匯聚了濃濃慍怒。

他的感覺很準,抓著徐芙的胳膊,將她提了起來。

上半身懸空,被子從肩頭滑落,她倒吸了口涼氣。

花九闕一手抓著她胳膊,力氣之大,甚至要將她拖到床下。

耳邊,是他盛怒的聲音。

“想離開這兒是麼,我攔你了嗎?滾,現在就給我滾!”

婆子顧及徐芙的身子,趕緊上前阻攔。

“不得行啊,姑娘沒了孩子,身體正是虛弱的時候啊……”

寧溪是花九闕的護衛,主子做什麼,他是無權左右的。

三人拉扯間,花九闕鬆了手。

徐芙毫無防備地摔回到床上,下意識地護住自己的腰和小腹。

她定了定神,毫不猶豫地開口。

“好,我這就走。你本就是因為這個孩子留下我,現在孩子沒了,我……”

婆子趕緊捂住她的嘴,“哎喲,姑娘啊,你少說幾句吧,孩子沒了。誰心裡都不好受啊。”

花九闕聽到這話,冷笑了聲。

“沒有人不好受。這個孩子,本就不該來。”

說完這話,他冷漠地拂袖而去。

寧溪立馬跟上,擔怕他因看不見路,有個磕磕碰碰。

直到那二人徹底離開自己的視線,徐芙才堪堪鬆了口氣。

婆子和那大夫都嚇得不輕。

徐芙又何嘗不是。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有餘悸。

方才,她很怕花九闕會在盛怒之下殺了自己。

還好,那個男人還算冷靜。

這說明,歸根到底,他就不喜歡這孩子。

婆子和大夫心虛地面面相覷,而後不約而同地看向徐芙。

“姑娘,你讓我們做的事兒已經了了,這酬勞……”

徐芙知道此處不宜久留,她從床底下掏出一個木匣子。

“這些銀子,還有首飾,都給你們,你們分了吧。”

她只給自己留了些碎銀子,趁此機會,走得毫不猶豫。

午間。

花九闕過來時,已是人去屋空。

他冷著眸子,質問護衛。

“人呢!”

護衛互相看了看,小心翼翼回答。

“主子讓徐姑娘滾,徐姑娘就收拾行李離開了。”

寧溪跟了花九闕這麼多年,眼力見還是有的。

他呵斥護衛:“她想走就走?你們為什麼不攔著!”

護衛們甚覺無辜。

這人不是主子讓滾的嗎?

他們有什麼理由攔著?

花九闕心中發悶,怒聲命令。

“去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回來!”

他怒氣難消,身上散發著陣陣戾氣。

不是說好人有好報麼。

都是放屁!

他把紫靈玉讓出去救人。

結果呢?

孩子沒了,女人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