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農女當家帶著系統來種田 > 第422章 年夜飯提前

第422章 年夜飯提前

作品:農女當家帶著系統來種田 作者:唐悅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041 更新時間:22-05-13 00:1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農女當家帶著系統來種田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江翎雪和闞凡塵之間的誤會由此而生,她認為他小題大做了,只是親一下,不用他負責,他則認為她心裡想著的人是五哥,所以才不需要他負責。

悶悶不樂的回到家時天已經晚了,小玲一見他們進了院子就趕忙跑進屋裡跟汐顏郡主彙報了,汐顏郡主聽了嗤笑一聲,道:“沒想到她竟然勾搭上了六皇子,難怪年哥哥會來這裡過年了,都知道年哥哥最是心疼六皇子,肯定是她纏著六皇子,年哥哥又為了陪這六皇子才勉為其難的決定在這裡過年的。”

小玲點頭,“嗯,小姐說的對,奴婢也是這樣想的,不過奴婢還有一點想不明白,六皇子即便再不受寵,可六皇子的身份也是在那裡擺著的,怎麼也不是一個鄉下丫頭能左右的吧?難道說六皇子看上那她了?”

“哎?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有些道理。”汐顏郡主面色一喜,道,“這下可要熱鬧了,皇上本就不喜六皇子,這六皇子不努力找個門當戶對的也就罷了,竟然看上了個農家女,這要是傳到宮裡去,你說皇上會如何?”

主僕兩人相視一笑,心中所想不謀而合。

闞時年站在屋門口,瞥了一眼才回來的兩人,嘖了一聲什麼都沒說。

十六七煮好了晚飯,招呼大家吃飯,機器人依舊不上桌,其餘的人剛好圍著一桌坐滿,飯菜比平時要豐盛許多,江翎雪怕他們又會像上次一樣趁夜不辭而別,所以今晚這餐就當是提前吃了年夜飯了。

也幸虧是家裡不缺吃食,年貨準備的也充足,這一點就連汐顏郡主和小玲都有些詫異了,不是說有些鄉下人飯都吃不上的嗎?怎麼她家能每餐都能大雨大肉的?

糖醋魚,紅燒排骨,醬豬蹄,油燜豆腐,肥雞白菜,野鴨酸菜,蘑菇菜心,還有幾道她們念不出名兒來的菜,還有兩大盤餃子,總之豐盛的很。

最喜歡他們家的飯後水果,圍著火盆吃那不知名的紅果子,哦,對了,她們說是叫西紅柿,反正入口酸酸甜甜的很是好吃。

這東西宮裡都沒有,她在京城都沒見過,這山裡竟然有。

一時間,汐顏郡主覺得鄉下也不是傳說中的那般不濟,但,除此之外,她對江翎雪一家人依舊是看不起的。

闞時年看著醬豬蹄,想起在現代時他們兄妹來最喜歡吃的就是這道菜,唇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隨手就給江翎雪夾了一塊,說道:“給,某隻小饞貓最喜歡吃的。”

以前因為籌集醫藥費家裡根本沒閒錢買醬豬蹄吃,偶爾趕上超市打折的時候會買一個,兄妹倆分著吃,他是哥哥,好吃的總會讓著妹妹,一塊又一塊的往她碗裡夾,邊夾邊說上這麼一句。

江翎雪笑了,也夾了一塊給他。

然後兩人低頭肯豬蹄,氣氛融洽的不得了,如果當做其他人都不存在的話。

這一幕江盈盈和江元明是早習慣了的,只要闞時年在,每次吃飯他都會給大姐夾菜,而大姐又會給他們夾菜,這在他們心裡就是很正常是事。

然而其他人就不淡定了,闞凡塵一如往常的冰塊臉讓人看不出什麼變化來,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憂傷無人察覺。

汐顏郡主和小玲主僕兩人肺都要氣炸了,明明很好吃的飯菜,硬是吃不下去了,碗筷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道:“年哥哥,她有手有腳的,怎麼總讓你幫她夾菜?”

語氣很是不滿。

融洽的氣氛一下子消散了,闞時年瞥了她一眼,“你不也有手有腳的,不也別人為你佈菜的?”

“那,那怎麼能一樣?”小玲是她的丫鬟,天生伺候她的命,為她佈菜是最基本的事,而江翎雪又是什麼身份,一個農女,年哥哥怎麼能拿一個農女來跟她相比呢?

“怎麼不一樣了?是你比她多長了一張嘴?”闞時年不屑道。

最是瞭解京城這些所謂的貴女,任性、跋扈,一個比一個會裝。

“年哥哥!”汐顏郡主嗲嗲的喊了一聲,真是的,年哥哥怎麼能這麼說她。

闞時年嗤了一聲,繼續吃飯,至於別人,他權當他們都不存在,嗯,就連闞凡塵他也當他不存在,得連夜趕路,所以這頓飯的意義很大,權當是年夜飯提前了,兄妹異世中的第一個年夜飯。

各人個心思,飯菜還是那些,但有人吃的開心有人吃的鬱悶,不管是何種心情,也總有吃完的時候。

江翎雪長嘆一聲,“十六七,讓人把這些都收了吧,給盈盈和元明準備點西紅柿,晚飯沒少吃,吃點酸的消消食,讓江念燒些熱水,等會兒讓大家都洗洗,晚上早些休息。”

“是。”

十六七領了命令忙碌去了,林老太稱自己年紀大了熬不住,要早睡,放下碗筷溜溜達達的就回了自己房間,臨出堂屋時還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像是有話要說,不過到最後啥也沒說出來。

入夜,闞時年正收拾行囊,看了一眼已經收拾妥當的闞凡塵,說道:“下午時都跟她說了什麼?怎麼回來時看她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闞凡塵還以為五哥不會問的,最後還是問了,答非所問的說道:“沒說什麼。”

闞時年斜眼看他,“你當你五哥是傻的?沒說什麼出去了那麼久,難道你倆去大山裡數螞蟻了?”

闞凡塵一頓,不知要怎麼回答,就聽闞時年又說道:“老六,你在想什麼我知道,我只能告訴你,如果喜歡就直說,別的什麼都不用顧慮。”

闞時年以為是他介意身份地位之類的問題,皇子的婚事不是自己能做主的,怕是有開始沒結果。

不過有他在呢,他將來說什麼也都是要給自己妹妹謀個好地位。

“五哥,對不起。”

一向冰冷的六弟突然道歉,這可把闞時年給驚住了,正收拾行囊的手一顫,噼裡啪啦裡面東西掉了一地,“你,你這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