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最強戰神 > 第111章 星月之殤!

第111章 星月之殤!

作品:最強戰神 作者:烈焰滔滔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3545 更新時間:21-11-25 11: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最強戰神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對於黎秋水的問題,林然不置可否,他聳了聳肩,說道:“我對卡門監獄那邊的事情,其實不是很瞭解,據說他們的監獄長是個甩手掌櫃,平時根本不插手監獄的管理。”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並不關心這酒的真正價格。”黎秋水看著林然,眸光有些深邃,說道,“各國軍部都在尋找那一篇關於源力槍械論文的作者,但是,找來找去,卻發現,這個人已經被卡門監獄給抓了。”

林然嘴裡的那口葡萄酒差點沒從鼻孔裡噴出來。

“在卡門監獄?這不可能吧?”他連忙抽出紙巾擦了擦嘴。

卡門監獄什麼事胡對囚徒們這麼好了,還能提供上網發表論文的服務?

“所以,我得拜託你打聽一下。”黎秋水微笑著說道。

“可我和卡門監獄又有什麼關係?”林然看似有些無奈。

這可是一個剛剛還罵自己缺德的狠人。

“梁家高層被重創的那一晚,據說,卡門監獄四大天王之一的晴王親自出現在了寧州,這在世家圈子裡可不是什麼秘密。”黎秋水直視著林然,眸光間已然有了答案,“別人或許聯想不到卡門監獄高層現身的真正原因,但是,我身為當事人,如果連這都猜不到的話,也就白和你並肩作戰一場了。”

林然知道在聰慧的黎秋水面前也隱藏不了什麼,於是只能說道:“好吧,我回頭問問這事兒。”

“多謝你了。”黎秋水嫣然一笑,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說完,她又倒了一杯:“這杯酒,我敬你。”

“因為卡門監獄?”林然挑了挑眉毛。

“不,因為你給寧州大學帶來了很多的改變。”黎秋水深深凝望著林然,眼光和語氣之中都充滿了由衷的感覺:“林然,或許你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你是個天生的好老師,你就該留在校園裡。”

說到這裡,黎秋水的眼眸之中似乎有著晶瑩的光芒閃動著……她似乎有些動情了。

當然,這個動情,只是對“林然是個天生的老師”這個事實而已,應該並不是對林然本人動情。

說完這句話,黎秋水把這滿滿一大杯葡萄酒一飲而盡。

由於喝得有些急,一縷紅色的酒液順著嘴角流到了脖頸,眼看著就要流淌至浴袍的領口,卻被黎秋水及時發現,順手擦掉了。

林然的心裡本能地冒出了一些遺憾。

曾經發生在慕沐身上的場景,並沒有在黎秋水的身上重演。

林然也把這杯酒給幹掉了,隨後說道:“曾經有人說過,我天生是個戰士,就該永遠留在戰場上。”

停頓了一下,他似笑非笑地看著黎秋水:“對了,說這話的人,是喊你小姨的那個元帥。”

“立場不同吧,”黎秋水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你是個好老師,但不妨礙你是個好戰士。”

“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林然問道:“你見過你那個外甥女兒長得是什麼樣子嗎?”

黎秋水聽到這個問題,眼中閃過了一抹極難發現的微黯之光,她說道:“很長時間沒見過了。”

停頓了一下,她低聲補充道:“確實很久了。”

“為什麼?”林然的眉頭一皺,一種不太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星月的臉受過傷。”黎秋水的聲音之中透著一股心疼的感覺,“她的黑色口罩,就是為了遮擋這傷痕。”

林然並沒有質疑這句話,而是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她成為星辰已經好幾年了,這臉部受傷又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很早以前,紫羅蘭戰隊曾經受過一次重創,幾乎被打散了建制,後來又被她親自重建了。”黎秋水說道,“這件事情,你不知道吧?”

林然的神情看起來有點凝固了。

他沉默地喝了一口酒,沒有多說什麼。

過了大概十幾分鍾,林然才把思緒從回憶中抽離出來,回到了現實中,說道:“你說的那個時候,她還不是星辰吧?”

上官星月是這世界上最年輕的星辰級,但是,她並不是一開始就那麼強的,是有一個成長的過程的。

而如果沒有她數次力挽狂瀾,屢建奇功,也不會如火箭一般躥升到如今這個位置上。

林然雖然在很多時候不太喜歡上官星月的處事方式,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如今,似乎沒有誰,比上官星月更適合呆在那個元帥之位上。

“你今天晚上過來,只是為了讓我找那個論文作者嗎?”林然又問道。

黎秋水欲言又止地看了林然一眼,紅唇翕動了幾下,但是終究還是沒說出什麼話來。

林然看穿了她的想法,道:“咱們關係那麼親近,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

真的很親近嗎?怎麼就親近了啊。

黎秋水話還沒出口呢,俏臉就先紅了一些。

隨後,她站起身來,搖了搖頭:“我沒事了,先回去睡覺了。”

說完,秋水小姐姐便帶著滿身馨香離開了林然的房間。

只是,她的腳步似乎是有些匆忙。

…………

“唉,最近睡眠不好,上次在林然旁邊,卻睡得出奇的香……”回到房間之後,黎秋水在床上翻來覆去,卻全無睡意,自言自語地說道:“剛剛真該厚著臉皮留下來睡一覺的。”

已經不是少女時期了,黎校長每天思慮極重,要操心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睡眠質量越來越低。

尤其是,一旦半夜醒來上個衛生間,回來之後就基本睡不著了,只能睜著眼睛直到天亮。

現在這睡眠質量,弄得黎秋水在睡覺前都不敢多喝水了。

那種在林然身邊、一覺安心睡到大天亮的感覺,著實太讓人迷戀了。

…………

第二天一早,黎秋水敲響了林然的門。

昨夜就睡著了兩個多小時,黎秋水的俏臉之上有著淡淡的黑眼圈,還好,用遮瑕的粉底可以蓋住。

“走吧,吃飯,上班。”她隔著門說道。

此刻的秋水小姐姐,莫名有種在喊老公起床的感覺。

林然睡眼惺忪地拉開了房門,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道:“為什麼要讓我起那麼早啊,我這兩天可都沒有課。”

他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回了房間:“而且,昨天晚上我就睡了兩個多小時……”

“你也失眠?”

聽了這話,黎秋水不禁有點自責了。

自己為什麼非要喊他起床呢?

難道只是因為想和他一起面對面地吃個早餐?

“倒不是失眠,就是練到太晚了,光是深蹲和俯臥撐,就練了倆小時。”林然坐在沙發上,揉了揉眼睛。

黎秋水笑了起來:“到你這個實力級別,深蹲和俯臥撐能產生一丁點的鍛鍊效果嗎?”

林然聽了這一句,竟是莫名來精神了,他笑著看了黎秋水一眼:“你不懂,練這個很有用的。”

黎秋水笑了笑,伸手捶了林然一下:“誰知道你昨天晚上忙什麼去了,說不定跟哪個小姑娘約會去了。”

這個捶林然的動作,看起來相當自然。

黎秋水也是捶完了才發現,這個動作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曖昧。

打情罵俏嗎?

一想到這一點,秋水校長的俏臉有一點點紅。

其實,林然確實是騙了黎秋水。

他沒有做俯臥撐,而是開了半夜的會。

黑海洲的時差,和大夏這邊正好是完全反過來的。

某個傢伙雖然是甩手掌櫃,但還是對於自己組織的一些大方向的發展,還是得把控一下的。

比如,在昨夜會議之後,因扎利的另外一個著名品牌的葡萄酒,也即將被卡門監獄高價買斷了。

這行為也還是挺缺德的。

如果說選出卡門監獄歷史上最奇葩的一個監獄長,那麼,真的非林然莫屬了。

在很多人看來,這位年輕的監獄長大人只想著賺錢,對於爭霸黑海似乎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卡門監獄的年盈利達到有史以來最高點的時候,組織的勢力規模和影響力,竟然也攀升到了歷史巔峰!

…………

當黎秋水和林然並肩走出酒店的時候,發現有一臺豪華轎車已經等在門口了。

一個身穿精緻定製西裝的男人,正靠在車門上抽著煙。

在看到林然之後,他把煙掐滅了,然後徑直走了過來。

林家,林凱歌!

林然搖了搖頭,神情淡淡地問道:“一大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對方雖然上次在林然和梁家白家發生衝突的時候出手相助,但那更多的是基於維護林家的面子,並不是真的要保護林然。

林凱歌看了黎秋水一眼,隨後微笑著說道:“沒想到黎校長和我弟弟的關係這麼熟。”

這一男一女,能夠大早上的一起走出酒店,的確容易讓人多想。

當然,林凱歌自然也沒不識趣的提起,上一次在餐廳見到林然“女朋友”的事情。

“林先生,早上好。”黎秋水淡淡地打了個招呼,並沒有出言解釋自己和林然的關係。

也許是解釋不清,也許是不想解釋。

由於林子衿的關係,黎秋水之前是和林凱歌見過幾面的,對於這位未來的林家主事人,黎秋水並沒有多少想要刻意結交的意思。

“嗯,我來找林然。”林凱歌看著黎秋水要走開,於是笑道,“黎校長不用迴避,都是自己人。”

林然沒好氣地看了看自己的堂哥:“別亂講,你和我們可不是自己人。還有,有話直說便是,別兜圈子。”

“今天晚上,去家裡吃頓飯吧。”林凱歌說道。

“不去。”林然直截了當地拒絕了,神情也很冷淡:“去你們林家吃什麼飯?”

“畢竟是從小長大的地方,回去看看,總是好的。”林凱歌說道,“我知道你心裡有結,但是,那些事情都過去了。”

“在我這兒,過不去。”林然笑了笑,道,“我的好哥哥,你上次還不是這樣講的呢。”

上一次,林然在和慕沐一起吃飯的時候,林凱歌還特意走過來試探了一番,在得知林然對於迴歸林家不感興趣之後,他還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情況不同。”林凱歌也不覺得這樣被駁斥會讓自己沒面子,甚至還很耐心地解釋道:“我覺得,不管怎麼說,是我林家對不起你。”

我林家。

林然嘲諷地笑了笑:“好,讓我回去吃飯也行,先讓林超越來給我磕個頭,道個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