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李自成的明末遊戲 > 第164章 天下無敵啊

第164章 天下無敵啊

作品:李自成的明末遊戲 作者:三院老哥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307 更新時間:21-11-25 11:0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李自成的明末遊戲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李自成原本是跟張宗衡扯閒話,胡亂調侃一下。

不過他說完之後再琢磨,給崇禎當女婿也許真的有一點點可能性?

“老張,大順現在呢實力有限,別人還只當我是個流賊。但你們這些跟我打過交道的應該能想明白,大順的前途是光明的,有盼頭啊。如此,你覺得將來皇上會不會有和親的念頭?”

“開個玩笑就過去了,你還真那麼想啊?怎麼可能?”

“我跟朱由檢聯姻之後雙劍合璧,天下無敵啊。”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張宗衡腹誹了一句。

他又開口道:“臭漢、髒唐、搓比宋,我大明不和親、不納貢、不稱臣。大統領,你還是不要痴心妄想了。”

“我可不覺得,叫門天子那是歷朝歷代獨一份啊!”

“……”

張宗衡一想,那確實夠屈辱的。所謂天子守國門啊……

李自成道:“人的下限遠比你能想象的還低。他老朱家乾的齷齪事還少麼?還是那句話,你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因為我的實力暫時不夠。

國人的性情總是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說在這裡開一個天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願意開天窗了。

老張,你記住一句話,誰掌握了現在,誰就掌握了過去;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

皇帝輪流轉,他朱元璋可以坐天下,我趙德勝為什麼不能?”

張宗衡猶豫道:“說句不中聽的,我朝太祖之功績,你不好比吧?那可是驅逐胡虜,恢復……”

李自成笑,“呵呵,他也就那樣罷了。平時人模狗樣,一旦爬起樹來,半路上就會露出自己紅紅的屁股……”

在給元世祖的祭文中,朱元璋是這樣頌揚元朝的統治——

“惟神昔自朔土來主中國,治安之盛,生養之繁功,被人民者矣。”

“如予父母生於元初定天下之時,彼時法度嚴明,使愚頑畏威懷德,強不凌弱,眾不暴寡,在民則父父子子夫夫婦婦,各安其生,惠莫大焉!”

“朕本農家,樂生於有元之世!”

這舔的好不好?那你為啥子造反作亂呢?

老朱對自己造反的行為辯護——

“昔者朕被妖人(紅巾軍)逼起山野。”

“朕本淮右布衣,暴兵(紅巾軍)忽至,誤入其中。”

“元綱不振乎彼世祖之法,豪傑(起義領袖)何有乎仁良(也沒什麼好東西)。”

“元政不綱,天將更其運祚,而愚民好作亂者興焉。”

朱元璋修編的《元史》,他叫劉福通為妖人,紅巾軍為妖寇,紅巾起兵就是“亂”,“反”,元軍攻打紅巾軍居然為“討”。

果然是屁股決定腦袋!造反成功,當了皇帝后才發現起義軍都是王八蛋,你們沒事幹嘛造反。

最後,朱元璋總結,他認為餓死都比造反強。所以他在《大誥》裡告訴明朝百姓,餓死其實也挺不錯的——

“飢謹並臻,間有缺食而死者,終非兵刃之死。設使被兵所逼,倉惶投崖,趨火赴淵而歿,觀其窘於衣食而死者,豈不優遊自盡者乎?

且昔朕親見豪民若干,中民若干,窘民若干,當是時,恬於從亂。一從兵後,棄撇田園宅舍,失玩桑棗榆槐,挈家就軍,老幼盡行,隨軍營於野外……

與官軍拒,朝出則父子兄弟同行,暮歸則四喪其三二者有之……

飲食不節,老幼悲啼,思歸故里,不可得而歸。不半年、不周歲男子俱亡者有之,幼兒父母亦喪者有之,如此身家滅者甚多矣。”

總的來說,明太祖朱元璋完全的詮釋了一個合格的帝王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一個合格的帝王是不會被什麼條條框框所束縛住的。

我造反成功了,但是你們可不能造反啊,餓死都比作亂好。

朱元璋的一切行為的根本目的只有一個:如何讓自己的江山社稷千秋萬代。

李自成給張宗衡擺事實講道理,最後說道:“世間上哪個豪傑,不經過無名小卒這個階段?老張,我大順的正策你是知道的,直可說千古未有。我的本事嘛,自認為也還行。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俱往矣,數風流人物,就坐在你面前。”

“……”

張宗衡想了想,說道:“要我現在投賊……”

李自成打斷道:“如果給你個機會,你願不願意投朱元璋?”

“……”張宗衡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

李自成又說道:“明白的告訴你,鄧玘、梁甫、王樸、盧象升、祝萬齡、樊尚燝等人都已經被我殺敗了……”

“……”張宗衡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只用了十五天!至於你們這些人,尤世祿、曹文詔、左良玉、許鼎臣等等,如果我願意,一個月內剿滅你們完全沒問題。”

李自成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不信可以試試!”

“……”張宗衡沉默了。

李自成站起身,“走,吃飽喝足了跟我去遛一遛彎。”

兩人來到了縣衙,這裡是臨時指揮部。

當廳中間的地上擺放著一個巨大的軍事沙盤。

“老張,見過這玩意兒沒有?”

“這……”張宗衡驚了。

山川地理仿造的惟妙惟肖,敵我雙方形態一目瞭然。

李自成拿起跟棍子指點,“這裡,這裡,這裡,看到小紅旗沒有?這一線山頭我埋伏了三千多人,真要斷你糧道,你頂得住?”

“那藍旗就是官軍?”

“是啊!你看看這方圓百里的形勢,要吞掉你們真不是難事。”

張宗衡摸著鬍鬚,“你不是剛到垣曲嗎?這個東西是早就做好的?”

李自成道:“當然,我麾下每個將領都會弄這玩意兒。”

張宗衡嘆口氣,“一舉一動盡在掌握,這仗還怎麼打?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開眼了!”

李自成轉頭一指,“看看這邊牆上掛的圖。這是縣誌裡的圖,這是我們做的圖……”

軍事地圖上面有地形、地物、山的高度,經緯度更不用說了。甚至會有獨立樹、獨立墳包等標識。

李自成詳細的給土包子解釋了比例尺和等高線,張宗衡嘖嘖稱奇。

“大統領,張某不得不拜服了。”

張宗衡真正想不到還能這樣打仗。

地圖的重要性他當然懂,但是絕不能想到大順軍的地圖如此犀利。

明軍別說有詳細地圖了,連粗略地圖都很難找到,所以他們往往只能沿著官道走。侷限性很大。

你想啊,客軍前來哪敢瞎走,抄個近路吧,誰知道前面有沒有河流有沒有深溝,能不能走車?

反觀大順軍,一圖在手,可以從任何方向出擊撤退。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