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穿越民國:我抗戰14年 > 第153章 軍心所向

第153章 軍心所向

作品:穿越民國:我抗戰14年 作者:訓羌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341 更新時間:21-10-13 16:5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穿越民國:我抗戰14年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當兵吃響,那也是應該的!說的是那麼高尚為了國家與百姓,這條命是在部隊養著呢。

在馬化武執行了軍法後,他讓王勇把一箱大洋抬過來發放軍餉。

有錢拿是出乎義勇軍大隊的弟兄們的預料的,也明白從一名普通人脫變為士兵的不同,軍隊就要有軍隊的章程!更不是平白無故的聽指揮打仗去送命的。

一人一塊大洋月響在這個時代已經很好的待遇了,窮苦人家一年到頭也見不得一塊大洋在手裡。

一塊大洋能買什麼?在縣城能吃一頓全羊火鍋還能十個碟子八個碗,在鄉下那是足夠一家五口半個多月的生活開銷了。

軍隊裡當兵拿了軍餉就等同於賣命,這就是軍隊的不同!馬化武承諾弟兄們一個月一個大洋的軍餉,陣亡有5個大洋的撫卹金。

雖然撫卹金不多,可弟兄們都是當初自願參加義勇軍打鬼子的,除了捨棄了這條命為親人報仇,其他的回報根本沒有想過。

五個大洋一條命,這也讓弟兄們沒有了後顧之憂!至少自己戰死後還能給家裡人留下一筆錢,雖然不多但也能解燃眉之急留著能過上一段好日子了。

一獎一罰馬化武用的相當益章,也徹底征服了軍心!這讓旁邊站著看著這一切的王勇,內心十分的敬服。

說實話現在讓王勇把自己這個隊長的職務讓給馬化武,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的讓賢。

訓練繼續,弟兄們得到一塊大洋的軍餉後隊訓練更加的有激情,無論訓練的再艱苦,每天都仿若脫了一層皮一般也都咬牙堅持下來。

軍隊就是軍隊,沒有玩笑可言!訓練又過了一個月之後,整個義勇隊士兵的面貌煥然一新,踏著整齊的步伐在訓練場接受馬化武的檢閱。

三個月的艱苦集訓,該是到了收穫成果的時候了!馬化武看著不弱於前世新兵集訓後佇列陣容,內心十分的欣慰。

在檢閱下義勇軍士兵,開始了他們的演習對抗!一個個具有天賦而厲害的戰士脫穎而出,成為各個分隊的佼佼者,也成為了讓士兵敬佩的人物。

部隊裡永遠以實力講話,不管是個人的勇武還是指揮的才能!只要你夠強就是士兵們尊敬的物件,也奠定了自己在部隊中應有的地位。

成果是顯而易見的,在叢林戰鬥的對抗中每個班都精誠團結,相互依託性命各種弄死敵人的手段層出不窮。

他們足夠優秀,優秀到讓馬化武看到復甦的馬耳山救國軍獨立大隊,甚至於戰鬥力更強。

畢竟這五百多弟兄,可都是手底下有功夫的!以武術為基礎他們的身體素質上升不是一兩個檔次。

各個渾身肌肉,膀大腰圓的,虎背熊腰的在高強度訓練下走過來,脫變了氣質,擺脫了因為營養不良而凸顯的面黃肌瘦一一不見了蹤影。

這是一支強軍,列隊方陣看著氣勢逼人!各個都不是好惹的柱子,那種只有軍人才有的氣質在他們身上完全的體現了出來。

檢閱部隊之後,經歷了三天的軍事技能對抗比拼!針對於義勇軍士兵的集訓圓滿結束。

當夜舉行了慶功宴,好酒好菜在訓練長擺著!讓弟兄們喝了個盡興。

“我說武兄弟啊我算是服了,一群歪瓜裂棗看著就是一群散兵遊勇,愣是被您訓練成了真正計程車兵。

我簡直都不敢相信,如今我王家集鎮能有如此精銳的部隊。

別人我不敢說,可我王勇這一輩子就服您一個人。

要是您不嫌棄,我這大隊長的位置讓給您!想來也是軍心所向,沒有誰敢說一個不字。”王勇舉著酒碗走到馬化武的面前,一本正經的說完後一飲而盡。

坐在主位上的王開忠,並沒有吭聲!面無表情十分沉著的看著馬化武。

馬化武微微一笑,端起酒碗站起來一飲而盡說道:“我只是一名訓練士兵的教官,帶兵打仗我就不夠資格了。

如今能把弟兄們訓練出來,把義勇軍真正訓練成軍隊對於我來說已經功德圓滿。

大隊長這個位置還是由您來做,而我要做的就是與您王勇團結一致,相互配合共同打鬼子。”

“武兄弟有資格坐在大隊長的位置上,指揮部隊打仗王勇還差了點,現在的義勇軍不同以往了。

現在的義勇軍是軍隊,真正的軍隊。

也只有懂得軍隊的人才能帶領,真正打過仗的人才能帶好。

從今天開始武兄弟就是大隊長,王勇給你做副手。”王開忠此刻開口說話道。

看去此刻三人在談話,桌面上五個分隊長都沒有開口!然而他們不開口不帶表沒有想法。

在訓練結束後五個分隊長都已經認為,義勇軍今非昔比也不是王勇這個半吊子能夠指揮的了的。

所以都在等著今天讓馬化武擔任大隊長的命令,這樣弟兄們心裡面才有底氣。

不單單是他們,現在所有計程車兵都是如此!所謂有能者居上,你不下來也要下來。

顯而易見的是,如今馬化武在義勇軍的威信已經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而王開忠即使不想用,也要用馬化武帶領這個部隊!更何況在這次義勇軍脫變訓練中,錢是馬化武出的,武器是馬化武出的。

更讓王開忠看的清楚的是,馬化武擁有著王勇甚至於自己都比不上的軍事才能。

即使馬化武曾經帶兵打仗打沒了兩個親手訓練出來的軍隊,那也是雖敗猶榮,知兵才會用兵就是馬化武指揮作戰再爛,也筆他們強。

王開忠唯一要做的就是順水推舟,雖然內心有些不情緣自己組建起來的隊伍,被人給摘了桃子。可想著自己與王勇跟馬化武一樣黨員的身份,他就放棄了個人主義的想法。

“這不合適吧!?”馬化武起身說道。

接著飯桌上的五個分隊長都站了起來,一個個舉起酒碗沒有更多的話語,只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大隊長,幹了!”

五個分隊長一口悶掉了酒碗的酒,接著一直坐在飯桌前聽候命令才能開飯計程車兵們,也都陡然站起來舉起酒碗喊道:“大隊長,幹了!”

這一刻連馬化武都嚇了一跳,自己這是把自己抬了起來想要下來已經很難的地步。

馬化武看著軍心在自己這裡,也不敢那麼多了舉起酒喝乾淨之後,酒碗往桌子上一放吼道:“好!從今天氣我馬化武就當了這個大隊長了。”

沒有人任何弟兄反駁,在馬化武放下酒碗後弟兄們才跟著阿布酒碗放下來。

王開忠嘴角抽了抽,如今他能感受的到在這五百多號弟兄的心中,馬化武的威望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

雖然心裡有那麼一點不舒服,可內心不得不十分佩服馬化武的手段與才能。

這是陽謀,一點不做作憑著自己的本事贏得尊重也贏得了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