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陰陽大神官 > 第336章 儒家正氣的強悍

第336章 儒家正氣的強悍

作品:陰陽大神官 作者:瘋兒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082 更新時間:21-11-25 10:5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陰陽大神官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即便你說話讓我很受用,但是想要讓我放過你還是不可能的,所以還是不要!”

王清遠一邊說著,一邊加大了自己浩然正氣的輸出。

老者看著這一幕不禁暗自後悔,他本來想等著王清遠鬆懈的時候逃脫。

但是沒想到自己的話反倒起了反作用,反倒讓王清遠更加認真地看著他了。

當然,王清遠也是個人精,身經百戰,戰鬥經驗豐富,怎麼會看不出來這人怎麼想的。

“王清遠,你就算殺了我有什麼用,陰陽家的那個小子以後肯定會被我們殺死的!

與其與我東瀛玄門為敵,你還不如放了我,賣我東瀛一個面子。”

那人又拿出東瀛玄門想要的威脅王清遠。

“不過區區彈丸之地的歪門邪道,居然也妄圖與我華夏正統比較,還敢威脅我,難道陰陽家能退你們這些倭寇,我王家就不行嗎?”

王清遠聲若雷霆,怒聲呵斥。

身後聖人影像面貌居然有了一絲變化。

原本那正氣凝聚的聖人虛像是王家的祖先王陽明。

現線上條改變了一些,面相與王清遠相近了一些。

王清遠身為王家的族長,又怎麼可能被區區東瀛邪道嚇唬到。

當然一個不知所謂的東瀛邪道都要威脅他,這也讓他心中怒火中燒。

當年東瀛來華,陰陽家兩人出盡了風頭,王家在其中所做甚少,但是並不意味著王家就弱了。

看來這東瀛人是真不知道王家啊,那今天就讓他們來見識見識吧。

隨著王陽明心思的轉變,他的修為也精進了一絲。

東瀛老者看見這一幕,暗道不好,直接將自己的白蛇護衛身前。

至於那上百英靈,已經在聖人手札的控制之下,那老者一時之間難以召回。

只能夠召喚式神防禦身邊越來越強的浩然正氣。

然後從手中拿出一個詭異的符咒打了出來。

一口精血噴出,噴在了符咒之上。

“謹請泰山府君,蘇生博雅,喼喼如律令。”

只見磅礴鬼氣噴薄而出,逐漸凝結成一個人形,正是泰山府君的相貌。

“同命符!”

躲在角落裡面的黃佔山驚呼。

我聞言心中也是一驚。

同命符,原稱通冥符,但是因為此符需要與持有者性命相連,然後用自己的陽氣餵養鬼神。

在遇到生命危機的時候使用出來將其使出,召出鬼神分身幫助對敵。

當然這符威力巨大,副作用也是極強,只有一些邪門歪道才會留作保命的壓箱底寶貝。

一般使用了這種符咒的人都會修為盡失,然後折損十幾年的陽壽。

“這人瘋了,他現在一心只想要逃出去,已經不想後果了!”

黃佔山平靜下來緩緩的說著。

我點點頭,然後說:“也許他還有一些邪術可以快速恢復。”

這不是瞎掰,而是東瀛人實在在研究這些邪術上有著不一般的造詣。

比如賀茂盛,就能透過採陰補陽快速恢復,甚至吞噬別人的式神來成長。

黃佔山這老傢伙也早就想到了,畢竟這老傢伙還是有著十分深厚的閱歷的。

我們兩個在鬼嬰出現的時候被驚動了。

我當時剛做完活絡操,正在準備一些符咒,準備明天使用。

磅礴的貴氣驚動了我,雖然王清遠在這裡,實力深厚可以給我們當保鏢,我還是不放心自己過來看了一下。

我想到這同命符的作用怕王清遠敵不過,於是開始掐訣唸咒準備幫助王清遠。

畢竟人家是在保護我,現在這種情況我躲在暗處不幫忙的話實在有些不地道了。

“別瞎琢磨了,王清遠還能抵擋,不用你操心。”

黃佔山攔住了我,然後又對我說道:“他現在往半聖的境界去了一步,現在正在體會這一步的力量,被打斷他。”

黃佔山早年間與我爺爺是一輩出來的,見過的玄門強者不知道有多少,他的話我還是十分信服的。

於是我們兩個藏在角落裡面繼續觀摩這二人鬥法。

畢竟高境界的人鬥法對我的幫助還是十分大的。

王清遠此時的面色也變得沉重了起來,沒想到這個一心求生的老東西居然敢這樣拼命。

“去去蠻夷,連自己的的鬼神都沒有嗎?還需要祭祀我華夏鬼神,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儒家是如何驅邪的!”

後面那句話這話像是對那老者說的,也像是對我說的,好像是讓我見見世面的樣子。

說完他體內的浩然正氣如同海浪噴發出來。

儒家人自幼讀書養性,修習六藝,只為了養一口浩然正氣。

儒家人誅邪不需刀劍,只需筆墨,與自己的正氣。

這正氣甚至影響到了我,一時間我只覺自己的身體暖洋洋的,甚至一天的疲勞都不見了。

只見王清遠大手一揮,那龐大的浩然正氣直接化為了一個子“誅”。

這誅字成型,一股肅殺之意迎面而來,直接瞄準了泰山府君,一時間泰山府君的鬼氣都被衝散了幾分。

至於泰山府君身後的老者,此時已經被壓制的呼吸困難。

這浩然正氣對於邪修鬼修本就剋制,如今這正氣被加上了殺氣,這一刻對他來說就是來到了地獄。

泰山府君看狀也凝聚鬼氣,要與王清遠一決高下。

“抱歉了鬼君,他日定當賠罪!”

王清遠大喝一聲,然後將那正氣凝結而出的誅字打了出去。

泰山府君此時鬼氣已經十分薄弱,只接觸了一下就如同浴火的冰雪開始消融。

隨著泰山府君的一點點消失,那老者也受了極大的創傷。

只見那老者氣息一瞬間萎靡,然後開始七竅流血,頭髮迅速脫落。

只十秒不到那個人就已經如同一個披著人皮的骷髏,然後嚥了氣。

王清遠看著這一幕不禁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大口地喘息。

這一戰他也勝得極為艱難,兩人境界差不多。

只不過那老人畢竟是邪術提升的修為,根基不穩,再加上王清遠修為精進和聖人手札才贏得輕鬆。

“小心!”

我剛準備走出去與王清遠打招呼,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