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穿成三個大佬的惡毒嬸孃 > 第372章 蔣金海也看出來了

第372章 蔣金海也看出來了

作品:穿成三個大佬的惡毒嬸孃 作者:今時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4055 更新時間:22-01-14 11:3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穿成三個大佬的惡毒嬸孃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聽到羅夢雨說要給他們夫妻倆診脈,林夫人高興得不行。

因為她的年齡真不算小了,高齡懷孕對於母體來說,那還真的挺危險的,所以對於她來說,能夠儘早懷孕,那就儘早懷孕,孩子早點出生了,將來也能夠早點協助家裡的姐姐守住家產。

林夫人就趕忙拉著自己的丈夫林崇平在羅夢雨跟前坐下。

關於羅夢雨能夠幫助人調理身體,順利懷上孩子的事情,林崇平在家裡的時候,那就已經聽林夫人說過了。

自然了,也聽林夫人說過,要想讓羅夢雨看這生育問題的事情,得要夫妻倆人一起來找羅夢雨。

對此,林崇平是絲毫沒有任何的異樣,羅夢雨讓他伸手,他就伸手,讓他張嘴,他就張嘴,配合度非常的高,可比那些扭扭捏捏來找羅夢雨看生育問題的男人好上不少,這是因為林崇平作為商人,最看重的那就是利益,最後的利益。

只要他最終得到了他自己想要的利益,這經過是怎麼樣的,他是不在乎的。

羅夢雨看林崇平配合度這麼的高,也不由對在旁邊等待著的林夫人說了,“你家相公是我最看過的最省心的了。”

即使是之前的餘子燁,別看他也是乖乖配合的,嘴上並沒有說些反駁的話,可羅夢雨還是從他的眼神裡看出了微微的抗拒和不自然。

林夫人聽了,她就不由笑著說道:“我家相公是決定要得到什麼了,也確定了最終會得到什麼,那不管經過是怎麼樣的,他都會坦然面對。”說著,林夫人又有些著急地詢問著羅夢雨,“怎麼樣,我家相公的身體還好嗎?”

羅夢雨從林崇平的手腕上收回手指。

隨後,她笑著對林夫人說道:“你家相公的身體非常康健,只要你按時吃著我給你配好的藥,你會順利懷上孩子的。”

“太好了!”林夫人高興得不行。

林崇平也高興。

羅夢雨拿著毛筆在宣紙上寫方子,然後將寫好的方子交給了林夫人,讓她去找藥櫃後面的常山抓藥。

等這對夫妻倆走了之後,後面排隊著的病患又立馬接了上去。

忙碌了一會兒,羅夢雨只覺得渾身都僵硬了起來。

她就趁著喝水的空檔站了起來,活動活動下筋骨。

這個時候,江蘺捧著碗剛好可以入口的藥茶過來,讓她喝下去,“這是安神助眠的藥茶。”

一回到德濟堂裡,江蘺就立馬抽空給羅夢雨熬煮藥茶,另外他還做了幾個能夠鎮定心神,安神助眠的香包來,這香包的小包包,德濟堂向來都是備著的,倒是不用江蘺再一針一線地重新做幾個香包,主需要從藥櫃裡將配好的藥材塞進香包裡就可以。

“這是……”羅夢雨低頭凝望著江蘺手中端著的藥茶,一臉的疑惑。

不過,在回想到來縣城路上,她在牛車上睡著的事情,羅夢雨就瞬間恍然了。

估計是三個孩子擔憂她的身體健康,然後看江蘺又是從小跟著蔣金海學醫術的,他們又難得一起坐在牛車裡,三個孩子就請江蘺趁她睡覺的時候給她診脈診脈了,然後江蘺就在回德濟堂的時候給她配了藥茶出來。

這是三個孩子,還有江蘺的好意。

羅夢雨沒有拒絕,利索地從江蘺手中接過藥茶,爽快地咕嚕咕嚕喝了下去。

等喝完之後,羅夢雨還向江蘺道謝著,“真是太麻煩你了,而且這藥茶配得也特別很好,一點都不苦,也不澀,味道挺不錯的。”

“那就好。”江蘺笑著,還從懷裡掏出幾個他做好的香包,遞給了羅夢雨,“你隨身攜帶著。”

羅夢雨主需要聞一聞香包,她立馬就知道香包裡都放了哪些藥材,有磁石、酸棗仁、合歡皮、琥珀等等,而為了能夠掩蓋住濃重的藥材味道,裡面又添加了分量不少的幹百合花,這幹百合花同樣也是能夠幫助人入睡,睡覺時候少夢的。

“你真的是太用心了。”羅夢雨對江蘺很是的感激。

江蘺擺擺手,說道:“也不過是順手的事情,不過你在平時的時候,還是得要多多注意身體的,只有你好了,你家的三個孩子才能夠有安穩日子可以過。你不知道,在回縣城的路上,你在睡著的時候,你家的三個孩子有多麼的擔心,一邊擔心著怕吵醒你,不能夠讓你好好睡覺休息,一邊又擔心著你深陷噩夢裡,在夢境裡被欺負了,他們卻完全沒有辦法進入夢境裡搭救你。”

聽到江蘺這麼的說,羅夢雨心中很是的慚愧。

明明是該由她好好照顧三個孩子的,可現在總是讓三個孩子照顧著她。

羅夢雨就對江蘺說道:“我真的是個不太稱職的嬸孃,讓三個孩子這麼的憂心著我,本來他們三個應該有無憂無慮的童年的。”

然而,江蘺卻不這麼的認為。

因為在他們這個世道里,能夠過上無憂無慮童年的小孩子,那是幾乎沒有的。

生長在窮苦人家裡的小孩子,那是每天為要今天吃什麼才能夠填飽肚子而發愁,生活在富裕的家庭裡呢,即使不用犯愁填飽肚子的事情,可富裕的家庭也有著的煩惱,好比家裡兄弟姐妹多了,各種的爭搶、競爭等等。

總而言之,只要人活著,那就沒有無憂無慮的時候,大部分都不過是忙裡偷閒,忙中取樂寬慰自己而已。

江蘺將他心中的話跟羅夢雨這麼的說。

羅夢雨仔細一回味,感覺還真的是這個道理,“可能這就是做人的樂趣了,得要在人世間品嚐各種的酸甜苦辣鹹。”

江蘺點點頭,認同著羅夢雨的話,“所以這就是人生了,所以你也別太過自責,你已經很厲害了。”

羅夢雨被江蘺給誇得怪不好意思的,臉頰不由微微有些發紅。

外面剛好有溫煦的陽光透過窗戶紙落在羅夢雨身上,使得羅夢雨全身彷彿被籠罩了層淡淡的金光那般,顯得特別的仙,又特別的美,而羅夢雨那微微通紅的臉頰,在溫煦陽光下更顯細膩光滑,連一根根的細小絨毛都能夠看得一清二楚,看著格外的可愛。

江蘺不由有些看呆了,喉嚨微微有些發緊。

可是想到,他這樣直愣愣看著羅夢雨,未免也太過失禮了一些,趕忙微微低頭,眼神也從羅夢雨的臉龐上移開。

只是一移開,江蘺雙眸中的光亮就瞬間黯淡了下去,彷彿羅夢雨就是耀眼的太陽,江蘺就是那吸光的月亮,只有吸收了羅夢雨身上的亮光,江蘺的雙眸才會重放光彩,閃閃發亮,並且在江蘺垂下眼眸沒有多久,他的雙眼完全不受大腦控制那般,又再次落在了羅夢雨身上,那眼神黏糊糊的,就好像那最黏糊的漿糊那般,恨不得永遠都黏在羅夢雨身上才好。

羅夢雨、江蘺就站在蔣金海的斜對面。

只要蔣金海這麼的一微微抬頭,瞬間就能夠將羅夢雨、江蘺此時的臉上表情給盡收眼底。

然後,蔣金海在歇息的時候,一抬頭就看到了江蘺望著羅夢雨的痴痴眼神。

也在此刻,蔣金海也終於明白了江蘺的心意,知道了江蘺這是對羅夢雨動心了。

蔣金海不是那種老古板的人,覺得羅夢雨這樣嫁過人的寡婦不適合嫁給自己的徒弟,反而還非常欣賞羅夢雨,欣賞羅夢雨的能幹,欣賞羅夢雨的善良,欣賞羅夢雨的果斷……總而言之,蔣金海是覺得羅夢雨哪兒哪兒都好,值得這世間所有的好男兒都呵護羅夢雨。

只不過……

蔣金海微微嘆著氣。

羅夢雨家裡的事情,蔣金海多多少少也是知道的。

夫君陸衍之在他們倆人成親沒有多久,因為某次上山打獵的時候失蹤了,家裡留下陸映雪、陸子林、陸子楊這三個孩子,而這三個孩子呢,蔣金海都是見過的,那都是各個乖巧,懂禮貌,被羅夢雨給教導得非常好。

對於羅夢雨帶著三個孩子的事情,蔣金海也不覺得什麼,反而更能夠襯托出羅夢雨的人品好。

即使這三個孩子只是陸衍之的侄子侄女,羅夢雨也願意將這三個孩子當親生孩子般對待,盡心盡力地撫養著他們,培養著他們。

所以,這三個孩子不是問題,問題主要出在陸衍身上,失蹤了好幾個月的陸衍之。

雖然大家都當羅夢雨是沒有了丈夫的寡婦,可到底陸衍之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在沒有確定陸衍之真的遇難之前,江蘺如果跟羅夢雨來往太過親密,甚至在別人的面前,毫不遮掩地向羅夢雨表露愛慕的心跡,這不管是對於江蘺,還是羅夢雨,那都是不太好的,特別是對於羅夢雨,在這個世道總是對女人特別苛刻一點,別人的幾句話閒言碎語足以能夠淹沒死羅夢雨了。

所以,為了羅夢雨著想,蔣金海就在私底下提醒著江蘺,“江蘺呀,女人的名聲可是非常重要的。”

這話對於江蘺來說,那是有點沒頭沒腦的。

他當然是知道女人的名聲非常重要,但為什麼他的師父要對著他說這些呢?

江蘺就問蔣金海了,“師父,怎麼了?我平時跟那些女病患們是很注意禮節和距離的。”

看江蘺完全沒懂他話裡的意思,蔣金海只好把話給敞開了說,“夢雨在大家的眼裡,雖然是名差不多要確定的寡婦,可到底她的那位丈夫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在沒有明確確定她丈夫已經身亡之前,夢雨就還是家裡有丈夫的女人,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你跟她過於親近了,這不是會給她帶來不少的困擾嗎?江蘺,這對夢雨不好,今後你可得注意點才好。”

聽到蔣金海的話,江蘺知道他的那點小小心思,蔣金海完全給看明白了。

也聽得出來,蔣金海那是完全不反對他跟羅夢雨在一起的,只是現在陸衍之生死未明,倆人之間不好走得太近。

想到這裡,江蘺趕緊欣喜地對蔣金海說道:“師父,夢雨的那位丈夫已經死了,夢雨現在的確是名名副其實的寡婦。”

“啊?陸衍之已經確定死了?”蔣金海並不知道這件事情,“什麼時候確定的?怎麼夢雨也沒有說的?”

如果真的確定了陸衍之的死亡,羅夢雨應該要為陸衍之置辦喪事,也好早點讓陸衍之入土為安的。

江蘺跟蔣金海詳細說了,陸衍之向陸映雪、陸子林、陸子楊託夢的事情,“就昨晚的事情,陸衍之向他家的三個侄子侄女託夢了,說他早就已經在陰曹地府,成為了孤魂野鬼,也因為老家裡沒有給他置辦墳墓,他在陰曹地府那裡過得就不太好,所以特地託夢給三個孩子,讓孩子們告訴夢雨,在老家的村子裡給他立個衣冠冢。夢雨已經將給陸衍之立衣冠冢的事情交給張大娘了,張大娘辦事情特別的利索,估計這幾天就能夠給辦好了,村裡的老老少少呢,也差不多都知道陸衍之已經死了,所以夢雨是個名副其實的寡婦了。”

既然陸衍之已經確定死亡,衣冠冢也在著手去辦了,蔣金海就放心了。

至少在江蘺跟羅夢雨親近的時候,不會有人在背後嘀咕羅夢雨,說她在陸衍之下落不明的時候,跟江蘺過分親近了。

於是乎,蔣金海就對江蘺說道:“既然你對夢雨有意思,那就好好待她,夢雨是個好姑娘,值得你好好對待。”

得到了蔣金海的首肯,江蘺特別的高興,渾身還充滿了不少的幹勁,聲音洪亮地連連應下,“我肯定會好好待夢雨的。”

“嗯,好,那我也就放心了。不過,我看夢雨目前也沒有想再嫁的意思,即使你對夢雨有那幾個意思,可也不要唐突了人家夢雨,讓夢雨的心裡因為你的愛慕而產生了心理負擔,那這不是對夢雨的愛慕了,那這是夢雨的困擾。”蔣金海提醒著江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