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貼身家丁 > 第2872章 跑不了的獵物

第2872章 跑不了的獵物

作品:貼身家丁 作者:紫微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189 更新時間:21-11-25 11: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貼身家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所有人都亂成一團。

一片吵吵嚷嚷。

黎高先是自保,隨後意識到了什麼,大吼一聲:“般若,般若耍我。”

他急忙衝向般若的方向,雖然看不見,但卻雙掌齊出,轟砸巨石。

但卻一無所獲。

許久。

煙霧方才漸漸消散。

黎高望著周圍一片斷壁殘垣,哪裡有般若的身影。

他怒火萬丈:“般若,我竟然信了你的花言巧語,你耍我,你竟然耍我。”

“阮大兄,阮大兄何在。”

阮大兄急忙衝過來:“國師有何吩咐?”

黎高道:“命令鐵騎搜查周遭二十里,搜到般若,格殺勿論。”

“是!”

阮大兄立刻吩咐御林軍奔跑搜尋。

黎高心情分外沮喪。

所有大臣都被嚇懵了,躲在一邊,驚魂未定。

一群建造師藏匿在岩石後面,瑟瑟發抖。

當然,也包括嚇得‘破了膽’的燕七。

許久。

阮大兄回來彙報:“屬下無能,沒有搜到般若,請國師責罰。”

黎高心裡早有這個預期。

般若什麼身手?

既然他逃了,還是在瀕死時刻玩命的逃,阮大兄怎麼可能找得到?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縱然般若受重傷,那也是無敵的存在啊。

黎高眯著眼睛,心事重重,問阮大兄:“剛才那煙霧從何而來?你可知道?”

阮大兄道:“此乃煙霧彈,我聽說,是燕七密令大華工部科學院研製,乃是相當珍貴、相當厲害的武器。燕七曾經在北疆用過,效果顯著。國師,我懷疑,般若與燕七聯合,圖謀對國師不利。”

黎高緩緩點頭:“我也是這個意思。怪不得般若做掉了陳有徳,原來,他是與燕七聯手了。好啊,般若後臺的手深得也太長了吧?竟然伸入了我的地盤?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

黎高見識到了燕七的獨門暗器——煙霧彈,更加篤定,般若與燕七聯手了。

這也坐實了般若殺掉陳有徳的動機。

這一下,般若頭上那頂兇手的帽子,再也摘不掉了。

黎高怒不可赦。

他對阮大兄說:“立刻吩咐國情局,嚴查燕七行蹤。說不定,燕七的勢力已經充斥於安南國各個角落。此事,務必重視。”

“是,我一定嚴查。”

阮大兄急忙應和。

心裡卻想:燕大人這一招真高的。

非同一般的高。

佩服!

黎高畢竟是大人物,很快就鎮定下來。

他安慰群臣:“大家不必慌亂,小小的燕七,在河郡之中,能颳起什麼風浪?你們回去休息吧。”

“是!”

群臣急忙散去。

黎高又看向一眾建造師。

大家都嚇得臉色蒼白,驚魂未定。

燕七也是一副嚇得破了膽的表情,蜷縮在大樹後面,身體哆嗦,目光都直了。

黎高看了想笑。

“各位建造師,讓你們受驚了,很是抱歉。”

“你們請回吧,三日之後,我會在禮部進行復試,確定最終人選。”

“是!”

建造師們慌里慌張答應一聲,急匆匆離開這是非之地。

……

燕七返回城裡,沒有回家,而是一頭扎進了胭脂樓,尋找安慰。

那幾個建造師也跟著進了胭脂樓,尋找心靈的港灣。

燕七進了胭脂樓,不過是掩人耳目。

實際上,他換了一副面具,出了胭脂樓。

凡塵真仙偽裝成小丫鬟,跟著後面。

兩人出了城。

天空中發出陣陣鷹嘯之聲。

燕七道:“跟著它們走,般若跑不了。”

一切瞞不過鷹的眼睛。

這就是定格在天空中的攝像頭,無論般若深藏何處,也不可能避開鷹眼的搜尋。

燕七和凡塵真仙跟著飛鷹一路飛奔,進了大山。

大山中密林叢叢。

燕七和凡塵真仙在樹梢上飛奔。

燕七不甚嫻熟,腳步稍慢。

凡塵真仙橫了燕七一眼:“空有一身好內功,卻用不出來,基礎太差。”

燕七撇撇嘴:“我是個人,在地上走的,你是個鳥人,才會在天上飛。”

凡塵真仙氣笑了:“誰是鳥人?你才是鳥人呢。討厭。”

她一把攬住燕七的腰身,縱身前行。

燕七頓感來去如風:“我也成鳥人了。”

“滾!”

“仙子姐姐,此情此景,我突然想到了一句成語,形容我們非常貼切。”

“什麼成語?”

“雙宿雙.飛。”

“壞東西,誰和你雙宿雙.飛,不要臉。”

“哈哈哈,我一向不要臉,仙子姐姐怎麼才知道?”

……

兩人凌波微步,遊走於樹梢之上,那真叫一個快。

飛鷹盤旋在前方,不停畫著圈子。

燕七道:“般若就藏身在這裡,咱們下去。嘻嘻,咱們換回面具,給般若一個驚喜,氣死他。”

……

一處山洞中。

般若正在呼哧呼哧喘氣,休養生息。

他中了黎高一掌,功力大減,胸腹疼痛。

不過,能僥倖逃過一劫,堪稱大難不死。

難道,我還有後福?

般若能死裡逃生,心情十分愉悅。

他能逃到這裡,就是天高任鳥飛了。

縱然黎高再厲害,也不可能找到這裡來。

般若打坐,修復內傷。

同時在想,突然暴起的大霧從何而來呢?

從天而降?

難道,我是聖人,老天都不讓我死?

哈哈哈!

般若想到興奮處,哈哈大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沒聽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嗎?”

外面突然傳來不和諧的聲音。

般若立刻緊張起來:“誰?誰在外面?”

笑聲清晰傳來:“還能是誰?當然是讓你大難不死的人。”

嗖!

般若飛身跳出。

眼前之人,竟然是魯天,還有他的小媳婦。

“哇呀呀。”

般若狂怒:“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魯天,你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蠢貨,註定要死在我的手中。”

燕七撲哧一笑:“你也不用那鏽逗的腦瓜子想一想,我若是手無縛雞之力,能找到這裡來嗎?”

“啊,這個……”

般若聽了燕七的話,笑容戛然而止,突然回過味來,盯著燕七:“你……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燕七撇撇嘴:“我是獵人啊,當然是追逐獵物而來。”

般若問:“獵物呢?在哪?在哪?”

燕七上下打量般若:“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啊,你說什麼?魯天,你找死。”

般若運足了氣力,衝向燕七。

雙掌齊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