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霸道嬌妻天天撩 > 第690章:其實最早心動的是他

第690章:其實最早心動的是他

作品:霸道嬌妻天天撩 作者:三青絲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07 更新時間:22-01-14 11:3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霸道嬌妻天天撩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如果昨晚蘇牧是被滿目星辰震撼的難以入眠,那麼今早絕對是被清晨早餐的香氣誘惑醒的。 傅霆之一身休閒裝,在帳篷外忙著他們的早餐,一碗清粥,兩個小菜,簡簡單單,足矣。

蘇牧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懶懶的伸了伸身子,甜蜜感十足。

她坐起身,便看到了眼前美輪美奐的一幕。

初升的太陽染紅了天空,在雲霧繚繞中,突破一絲絲的光明,空曠的山間,時不時有鳥兒的清脆聲響起,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讓人神清氣爽,不由的讓人感嘆大自然的美好。

“醒了?”傅霆之聲音溫柔,這樣的他讓蘇牧又想到初見時的高冷。

那時的她,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這個男人會為她洗手做羹湯。

蘇牧嗯了一聲,將胳膊直直的伸過頭頂,臉上全是滿足。

“你喜歡的清粥小菜,洗漱下趕緊來吃。”傅霆之如同囑咐一個沒長大孩子。

曾經蘇牧因為親情的缺失,早早的獨立堅強,如個小大人,如今奔三了,卻被這男人寵成了個孩子。

這才是真正的逆生長。

“馬上來!”蘇牧賴床的習慣是有目共睹的,要不是被眼前一切所迷惑,讓她睡到自然,估計得海枯石爛。

“人世間竟有如此美妙的地方。”蘇牧洗漱也不忘讚歎一下這美麗的景色。

她是真心喜歡這裡。

倘若,她任務完成,身上不再肩負著責任,那麼她願意在這呆上一輩子,遠離社會的喧囂和熙熙攘攘的人群。

“老公,我怕我會愛上這裡!”蘇牧和傅霆之對立而坐,兩人的距離剛好能夠清晰的看到彼此。

“還有呢?”傅霆之將小菜夾到了蘇牧的碗中。

蘇牧暗笑,這個男人在她這的存在感不能漏掉一絲一毫,小氣到連誇讚景物都不可以。

她俯身湊到傅霆之面前,吻了一下:“當然這兒得有才,我才愛!”

傅霆之的心突的就像被陽光照耀了一下,瞬間溫暖全身,連帶笑意都柔和了:“喜歡以後就住這兒。”

他這話像是哄她,而當將來的某天,這裡真的成了他們的家,蘇牧才知道這個男人對她從來沒有一句敷衍。

“那怎麼行,我可不想做紅顏禍水的蘇妲己!”蘇牧喝著清粥,吃的香甜。

果然應了那句話,有愛的生活,連涼水都是甜的。

“蘇妲己也得有能力!你以為誰都可以做蘇妲己?”傅霆之這話說的很凡爾賽。

當然是替蘇牧凡爾賽的!

以前,是她不知羞的什麼話都說,如今這男人一點都不輸她。

“對啊,不然怎麼拿下你這個.....優質男?”蘇牧嬌笑著。

傅霆之暗笑,其實有個秘密,他一直都沒告訴她,從第一次見到她,他就被她俘獲了。

那時她一個人坐在吧檯上喝酒,明明看著性感明媚,可是周身卻透出一股子天地不入的孤寂。

當時,他那顆萬年冰封的心就動了一下。

所以,那次在酒吧,她還沒注意他的時候,他早就默默觀察她許久了。

只是後來對她的冰冷,也是因為誤會她是那樣的女孩。

畢竟見第一面就給男人塞那種藥,很讓人誤會的。

“你偷笑什麼?”蘇牧見他不迴應自己的話,嘴角還微揚,好奇的問。

傅霆之回神,“沒什麼。”

蘇青絲皺了下眉頭,“趕緊吃吧,吃完回去,我們出來一天了,三個孩子也不知道在家裡怎麼樣?”

一秒,美好的氣氛被破壞掉。

可是沒有辦法,當父母的人,哪還有完全的二人世界?

“他們有劉姐在照顧,還有育兒嫂,”傅霆之倒是想得開。

這就是當爹和當孃的區別。

蘇牧給了他一個白眼,傅霆之也沒解釋,於他來說,孩子是世界,而她是世界之巔。

孩子長大,會離他們遠去,而只有眼前的這個人,才會陪他到終老。

“你這話要是被蘇七七聽到,偉大的人設就要崩塌嘍!”蘇牧放下手中的碗筷,她已經吃好,整個人處於極度舒適的狀態,“快吃,吃完下山!”

霸妻模式顯現!

傅霆之自然不敢說NO,快速的吃碗了早餐,並收拾了行囊。

而蘇牧就是拈花惹草,享受太陽的沐浴。

收拾妥當,兩個下山,可謂上山容易下山難,事實也真是如此,待兩個人到了山腳下,已經是氣喘吁吁,額頭上也冒起了汗珠。

尤其是傅霆之這一路都牽著蘇牧,一刻都沒鬆手,唯恐她有個什麼閃失。

“累不累?休息會?”傅霆之給她擦了額角的汗,並遞過一瓶水。

蘇牧喝了兩口水,看著頭頂的太陽,想到家裡的孩子們,搖頭,“走吧!”

說完,她拉起傅霆之的手,兩人十指緊扣,相視一笑。

回家的心情是愉悅的,正應了那句話,別處再美,都不及回家的那條路美。

兩人終於來到了停車場,蘇牧正要往他們的車子那走,忽的被傅霆之拉住。

她一愣,就見他衝著車子那噘了下下巴。

蘇牧定睛看去,只見他們的車旁有什麼在動。

這是偷車的?

不對,要是偷,也是偷車上的東西。

車這玩意都帶定位啥的,偷了也是給自己找麻煩,而且傅霆之這車少見,偷出去賣,也沒有幾個人能買得起。

想到可能是偷車上東西的,蘇牧就挫了下牙,然後左右看了看,從一邊地上撿起一根細柳枝條。

她伸手拉了拉柳條,彈韌性很好。

看著她手拿柳條的樣子,傅霆之驀地想起過去蘇牧用細柳枝條教訓人的事。

呵!

看來這次她又要重操舊業了。

不過,她想玩,他就在一邊護著好了。

蘇牧拿著柳條,慢慢的靠近車子,傅霆之不緊不慢的跟著,自然也是小心。

他得配合老婆大人,要是弄出動靜,只怕這柳條得先給他品嚐了。

兩人離車子越來越近,那個縮在車邊的身影也越來越明顯,只是那身影蜷縮著,讓人看不清面容。

蘇牧也不管她是誰,手裡的柳條直接就抽了下去。

隨著啊的一聲慘叫,傅霆之看清了這人的面容,伸手拉住了欲再下手的蘇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