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我和七個女神在荒島求生 > 第795章 獵豹的作用

第795章 獵豹的作用

作品:我和七個女神在荒島求生 作者:小萌駒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105 更新時間:21-06-06 10:32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我和七個女神在荒島求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一支支箭從弓弦上面脫離,目標很是明確,直指獵豹。

毫無疑問,還是沒有什麼效果。

倒是其中一個弓箭手很是沉穩,他就是劉冰。

弓弦拉滿之後,並沒有急於射出去,而是在揣摩著獵豹的行動軌跡。

預測它下一步跳在什麼位置,第一支箭射過去,剛好獵豹動了,速度上面慢了一點。

現在的獵豹離我們愈發的近,繼續這麼過去,它肯定會撲過來。

刀盾兵已經做好上去廝殺的準備,然而,就在這時,當獵豹再次跳躍起來的時候。

劉冰拉滿弓弦的箭,脫離而出,目標不是剛剛的位置,而是超前一點。

隨著噗的一聲響,我嘴角微微上揚,這個劉冰還真是很不錯。

預判能力很強,這個作為神射手來培養,絕對很不錯。

獵豹已經中箭,剛好射在它跳躍起來的腹部上。

它落在地上,對著我們齜牙咧嘴,像是非常兇狠一樣。

然而,幾秒鐘之後,它發現不對勁,再次低頭看向腹部。

腹部中箭的位置,肯定是有疼痛感,傳到它整個神經器官。

要不然,也不會像現在才反應過來。

它低吼一聲,有種狂暴的能量氣息。

可是腹部上的疼痛,讓它有種退卻。

剛剛在動的時候,牽動到傷口,讓它很是難受。

它只好原地不動,只是對著我們張嘴怒吼。

對我們非常的痛恨,低吼聲更是不斷。

八個士兵已經看出來,這傢伙已經嚐到滋味。

他們二話不說,再次對著獵豹射過去。

已經受傷的獵豹,行動起來沒有之前那麼敏捷。

行動力度過大,又會牽扯到傷口,引起疼痛感。

面對死亡的危險,即使是疼痛,也得忍著,也得躲避弓箭。

可怕畢竟受傷,在躲避的時候,還是被弓箭射中。

這次,也是有兩支箭射中。

其中一支,把獵豹的後腿上射穿。

開始有血液流出來,把它傷口周圍的毛染紅。

它更是憤怒,那獠牙更是露出來。

我本來是不想殺它,奈何它要這麼跟我們作對。

說不得要它死了。

現在它已經有些退意,緩緩後退,從它的表情就能看出來,它是真的疼痛了。

腹部中一箭,屁股上中一箭,後腿上中一箭。

現在的行動,更是遲緩。

連奔跑都有些困難起來,在我的示意下,他們沒有繼續射殺獵豹。

它對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威脅,現在我們的人,可以隨便殺死它。

四個刀盾兵緩緩跟上,只要獵豹後退,他們就上前。

就這樣跟隨著,讓獵豹產生一種恐懼心理。

它根本不敢調頭退,只能緩緩後退。

不斷地低吼著,像是在召喚它的夥伴,又像是在背痛的掙扎。

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他只能是採取這樣的行為。

鮮血滴落在木橋上,時不時還對著跟上去的四個士兵發狠。

越是到後面,它越是顯得蒼白無力。

我們的人,沒有一個害怕它。

都是想著上前去一刀瞭解它。

在我的默許下,四個刀盾兵一擁而上,每一刀都劈中。

鮮血都噴濺到他們的身上,一股股濃濃的血腥味。

獵豹一命嗚呼,到後面連吼叫聲都沒了,倒在木橋的血泊之中。

有鮮血低落進入河流裡面,我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之前那條水獸再次出現。

在沒有阿古寒的召喚下,它竟然出現。

很顯然是因為獵豹的鮮血,它所在的位置正好是在獵豹所在位置橋下。

“你們快點把它拖過來,橋上不怎麼安全。”

也不知道我的猜想是不是正確,反正現在就是這樣。

水獸的出現,或許還會出現更多的水獸。

獵豹的血液流進河裡,順著河水往下,肯定會把下游的水獸吸引上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河面還是很平靜。

我站在岸邊,朝著下游方向檢視,心裡還是多少有些忐忑。

我不認為會一直這樣平靜,一定還有其他的。

只是現在似乎還缺少一點條件,我掃視一眼他們扛過來的獵豹。

它已經死得不能再死。

“你們把它的血液弄進河流裡面,稍微離橋遠一點點。”

他們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來到河邊,用刀差勁獵豹的胸膛。

一股股鮮血噴湧而出,流進河裡。

濃濃的血腥味,充斥著我們的鼻子。

有些刺鼻,難聞。

我用手在鼻子下面扇了扇,雙眸死死地盯著下游的河流。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大約五分鐘的樣子。

河面有些異常,像是一條條水線一樣,逆流而上。

朝著獵豹血的地方游來,我們已經用藤繩把獵豹捆綁上,放進河流。

把它固定在那裡,很快,我們看見至少有五條水獸。

加上前面一條,那就是六條。

個頭,有的比被我們控制的水獸大,有的,要小一些。

靠近獵豹,對著它不停地用嘴巴去戳。

獵豹的毛,一點點地被水獸用嘴戳掉,漂浮在水面,順著河流而下。

這些傢伙居然那麼喜歡吃獵豹?

剛開始,我還以為它們只是對獵豹的血液感興趣。

看來還是我想錯了,它們最感興趣的是獵豹的肉體。

難怪聞到血腥味就要游上來,我一直在一旁觀察著。

發現水獸其實是有睚眥的,不過,很少露出來。

只有它們在吃東西的時候,我才看見,它們是有牙齒。

“都小心一點,不要被它們傷著。”

我們十個人,要想對付五條水獸,在河流裡面還是很困難。

畢竟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是阿古寒。

他要想在同一時間內,把所有的野獸消滅,太難。

在陸地上,或許我們還能拼一把。

在河流裡面,完全沒有什麼機會。

我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得想辦法。

或者把它們吸引上岸,這個辦法,還是不行。

我已經觀察到,這種水獸,可能適應不了陸地。

即使是我們拖拽著獵豹,想把獵豹拖拽到岸邊。

那些水獸像是明白我們要做什麼一樣。

它們死死地咬住,不管我怎麼使力拖拽,它們就是不放。

這一幕,要是和諧點,就像是兩隊人馬在拔河比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