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神算贅婿 > 第961章 父子密談

第961章 父子密談

作品:神算贅婿 作者:白露丹陽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787 更新時間:21-11-25 11:0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神算贅婿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車子平靜地行駛在公路上。

開車的是雲朝曜,林玉香坐在副駕駛位,雲玥則坐在後邊。

“朝曜你說……清清說的是真的嗎?她那個兒子……真能有她說的那麼大的本事啊?”

林玉香忍不住地問出來。

“我怎麼能知道啊!”

雲朝曜嘆息搖頭,“不管那麼多,既然她讓咱們勸一勸老爺子,咱們只管去把她的原話說給老爺子聽就行了!”

“我相信表哥!”

雲玥忽然在後邊接了一句。

“別表哥表哥的叫得這麼親熱,讓你哥聽見,你們兄妹倆又要吵得不可開交!”

林玉香說,輕嘆了一聲。

雲玥的哥哥雲瑨,是雲朝曜一家四口裡邊最恨雲清清的一個。

因為他堅定地認為,正是這個姑媽離家逃婚二十幾年,才會令他們一家人在雲家的處境格外艱難。

所以雲玥聽她媽這麼一說,也就噘一噘嘴,沒再多說了。

此時在雲家豪宅最裡邊的那棟老宅裡,雲朝陽雲朝升正陪在老太爺身邊談事情。

雲朝陽前兩天被孟浩摔得骨頭差點兒散架,在床上躺了兩天,今天雖然起來了,但還是彆彆扭扭腰伸不直,只能扭腰歪脖坐在沙發上,看著既好笑,還很滑稽。

老太爺陰沉著臉問道:“老三跟老四的傷勢怎麼樣了?”

“老四的喉嚨有點發炎,不過也快要好了,只是老三……醫生說還得觀察幾天,弄不好真會中風!”

雲朝升恭敬回答,“主要是老三太胖了,一下子摔出去十多米,又那麼大年紀了,怎麼可能受得了!”

“那個小野種,我真恨不能拆了他的骨頭去餵狗!”

雲朝陽咬牙切齒地接了一句。

他比雲朝曦年紀更大,但他沒像雲朝曦那樣直接辱罵孟浩父母,所以孟浩手下留情,輕輕把他扔出去,看著嚇人,其實孟浩手底有一股巧勁託著他。

所以他摔得骨頭雖然快要散架,卻不至於像雲朝曦那樣,頻臨中風的邊緣。

但云朝陽那能知道孟浩手下留情?

就算知道他也不會承情。

那個小野種讓他丟了這麼大個人,他是真的恨不能將孟浩生吞活剝。

雲老太爺用手在椅子扶手上重重一拍,同樣咬著牙說道:“這個小野種,絕對不能放過他!……這都兩天了,怎麼凌大師那邊還沒有訊息?”

“徐老宗師常年在花嶺山閉關修煉,要想請他出關,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做到的!不過老爸你放心吧,凌大師自個兒也是一肚子仇恨要發洩,他一定會將徐老宗師請出來的!”

雲老太爺點一點頭,卻又禁不住皺起眉頭。

“我就奇怪了,凌大師何等功力,那小野種小小年紀,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本事,居然將凌大師給打吐血了?我怎麼聽著……這麼難以相信呢?”

“我問過凌大師,凌大師說那小野種可能修煉過什麼巫法之類,再加上身法步法比較精妙,凌大師一時輕敵,這才著了他的道!”

“人說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個凌大師,連個年紀輕輕的小野種都鬥不過,讓人家直接欺負到咱雲家門上來,實在是讓人失望啊!”

雲老太爺一邊說,一邊禁不住連連搖頭。

雲朝陽忍不住插口問道:“那小野種不是說以前是個花花公子,後來帶著他妹遠走南江,還給人當了上門女婿嘛,怎麼會突然有了這麼大的本事?”

“這個我也不知道,實在是沒人去關心那兄妹倆,不過我已經讓人去調查了,應該很快就會有訊息反饋回來!”雲朝升回答。

父子三人正說著話,雲老太爺身邊的老管家進來說五老爺求見。

“他來幹什麼?讓他滾!”

雲老太爺立刻憤憤地吼出一句。

“我看還是讓他進來吧!我聽說今兒丁大小姐親自上門,但卻沒有驚動其他人,直接就去了他們家,後來他們一家人就跟著丁大小姐出門去了!這會兒回來求見老爸,說不定是跟丁大小姐有關係!”雲朝升說。

“丁大小姐?哪個丁大小姐?”

雲老太爺皺著眉頭問。

“就是丁家最出名的那個會武道功夫的那個呀!我聽說這位小姐年紀輕輕,也已經是宗師境的高手了!”

“她怎麼會突然跟朝曜他們一家掛上勾了,而且趕得這麼巧,不會是跟那個小野種有關吧?”雲朝陽問。

“這個我也有點懷疑,所以還是讓他進來問問吧!”

老管家小心翼翼瞅著老太爺,見老太爺點一點頭,這才轉身走了出去。

一會兒雲朝曜走進來,先叫了一聲:“爸!”

再叫一聲:“大哥二哥!”

那三人都沒有應他,只是冷冷看著他。

老太爺冷笑問道:“聽說今兒丁大小姐親自來雲家拜訪你們夫妻,你們夫妻這面子夠大的呀!”

這話自然頗有嘲諷,雲朝曜無言可辯,只能說道:“是清清拜託丁大小姐過來接我們,出去跟她見了一面兒!”

“清清?那小賤人怎麼能夠認識丁大小姐?”

雲朝陽脫口一問。

雲朝曜面色一沉,說道:“大哥,那是咱妹妹,何況老爸還在這兒坐著,你小賤人小賤人的罵誰呢?”

“她本來就是個賤人,要不然她能跑出去二十幾年,找個野男人還養出一對小野種?”

雲朝陽冷笑迴應。

雲朝曜氣得啞口無言。

雲老太爺本來聽雲朝陽當著他面罵雲清清小賤人,心裡有些不得勁,但聽雲朝陽說起“二十幾年”的話,雲老太爺一肚子氣復又湧上,便只重重哼了一聲。

“行了,別爭這個了,還是說說,清清怎麼認識丁大小姐的吧?”雲朝升說。

“這個問題我也很奇怪!”

雲朝曜木然著臉回答,“但我問過清清,清清說……丁大小姐是她兒子的女朋友!”

“啊?”

那父子三人同時驚詫一聲,雲朝陽首先哈哈哈哈笑起來。

“她以為她兒子是誰呀,居然能勾搭上丁大小姐當女朋友?這也太他媽吹牛了吧?小野種就是小野種,除了一張嘴厲害,也就沒有其他本事了!”

“沒有其他本事嗎?別忘了大哥在床上躺了兩天剛起來!”

雲朝曜冷冷一聲,頓時氣得雲朝陽猛瞪眼睛。

“你……”

“行了大哥,說正事要緊!”

雲朝升截斷雲朝陽的話,再問雲朝曜,“是清清告訴你,丁大小姐是那小野種的女朋友?那你有沒有問她,那小野種在南江不是入贅給人當上門女婿了嘛,難道他已經離婚了?”

“沒離婚,據說……他們夫妻感情還不錯!”

“沒離婚她敢說丁大小姐是她兒子的女朋友?”

“我也奇怪呀!可清清說,丁大小姐不要名分,只想跟她兒子在一起!”

“清清……真這麼說的?”

這一下連雲朝升也忍無可忍,呵呵笑了起來,“他以為他是誰呀,他不就是能打嘛,那可是丁家大小姐,而且是丁家最受寵的一個大小姐!據說眼高過頂二十八九歲了還沒定親,那個小野種何德何能,能夠在給人當了上門女婿的情況下,還能讓丁大小姐倒貼著給他當二奶?就算說笑話,也說不出這樣滑稽的笑話吧?”

“所以我說,這小野種也就是生了一張嘴厲害!”

雲朝陽滿臉鄙夷再接一句。

老太爺更是氣得無話可說,直接憤憤地“呸”了一口。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老管家再次進門,小聲跟老太爺說了一句話。

“你說什麼?這是真的?”

老太爺八十幾歲的人了,差一點從沙發上直接跳起身來。

“怎麼了老爸?”雲朝升忙問。

老太爺呼呼喘著氣,說不出話。

老管家瞅瞅老太爺,小心翼翼回道:“二老爺不是讓人調查姓孟的一舉一動嗎?剛剛有訊息反饋回來,說……那個姓孟的,這兩日是住在皇宮酒店1613號豪華套房,但昨晚……丁家大小姐進了他的房間,一整晚都沒有出來過!”

又是“啊”的一聲,雲朝陽雲朝升同時跳起來。

雲朝陽身上本來還沒好完全,這一跳又扭了脖子崴了腰,禁不住“哎呦”一聲,重新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