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八一物流譽滿全球 > 六七九 以寡擊眾 5

六七九 以寡擊眾 5

作品:八一物流譽滿全球 作者:流光飛舞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3197 更新時間:21-01-18 21:5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八一物流譽滿全球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現在的河內火車站已經變得人山人海,海量的兵員、車車、火炮、戰車、汽油,都往這裡彙集,雖然忙亂,卻不嘈雜,大批德籍僱傭兵排著整齊的隊伍上車,都是些身經百戰的老兵,一舉一動都透著軍旅特有的肅殺之氣。軍列一列接著一列轟鳴著駛出車站,照著南方風馳電掣,而在軍列頭頂上方,不時有戰機呼嘯而來,這是金雕航空戰鬥隊在為他們保駕護航,那場面,當真稱得上是氣勢恢弘,讓每一個目睹這一幕的越南人都目瞪口呆。

河內到榮市撐死也就兩三百公里,一切順利的話五個小時就到了。但這只是理論數字,法國空軍的戰機不斷轟炸鐵路,金雕航空戰鬥隊正在與他們激戰,鐵路不時遭到破壞,然後又被鐵道部隊以最快速度修好,雙方就是在對耗,看是你破壞快還是我修復快。法軍攻勢凌厲,而鍾瑋從容應對,雙方的交手,從一開始就是火花四濺!

現在鍾瑋就在火車站,他要親自到第一線去指揮。只不過現在他還不能走,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他做,於是整個車站都能聽到他的怒吼:

“車皮數量不夠!範參謀長,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就算砸鍋賣鐵去湊,也在在六個小時之內將車皮給我湊夠!”

“130自行加農炮團怎麼還沒有到火車站?催催他們,讓他們趕緊!沒有130加農炮打什麼仗,開玩笑!”

“彈藥少了!再給我調一千噸!什麼?你們說不到一萬人用幾千噸彈藥太誇張了?我去你的,你還想讓我們打三槍然後白刃衝鋒啊?八號到十一號倉庫,給我搬空了!”

“支前民兵呢?怎麼還沒有組織好?告訴負責人,如果十二個小時之內還沒有把支前民兵組織好,就提腦袋來見我好了!軍情如火,他以為老子在跟他開玩笑?”

“野戰醫院的人員和器械都裝車了沒有?還沒有?快點!醫療保障力量不到位打什麼仗?你他媽在逗我玩嗎!?”

少將大人都有點怒火沖天了。他不滿意,非常不滿意!在他看來,越盟那幫人與其說是在幫忙,還不如說是在添亂,讓他們組織民兵,調運彈藥和醫療物資,解決部隊抵達榮市之後的住宿,這些事情應該很簡單的,可他們硬能弄得一團糟,如果他不盯緊一點馬上就出亂子,真的把他給氣得七竅生煙!而越盟的軍官則讓他支使得跟陀螺似的團團亂轉,找不著東南西北,被當場罵哭的都有好幾個。他們原以為幫忙搞後勤無非就是組織點人手幫忙搬點東西,誰知道居然這麼複雜!

確實很複雜。首先,這次南下的部隊兵力不算太多,一個裝甲戰鬥隊,一個摩步化戰鬥隊,兩個機步化戰鬥隊,一個130自行加農炮團,還有一個工兵戰鬥隊負責保障和維修,總共也就9600人左右。然而當鍾瑋把這不到一萬人所需的裝備和物資列出來後,大家全都傻了!

坦克不少於一百二十輛!

裝甲車多達兩百輛!

汽車、摩托車以及工程車輛超過五百輛!

SU-100突擊炮四十輛!

130自行加農炮三十六輛!

122毫米車載榴彈炮三十六輛!

122毫米自行火箭炮十八輛!

82毫米車載速射迫擊炮八十輛!

彈藥三千多噸!

食品、藥品、鞋襪、衣物、被服、醫療器械、帳蓬……

別提了,反正那長長一串清單看得越盟軍官發自內心的想哭,這份清單讓他們見識了什麼叫拔根腿毛比腰粗!這哪裡是打仗,這分明就是拿彈藥去埋敵人!光是搬運這麼多彈藥所需的人手和運力就已經夠嚇人了,最嚇人的是,鍾瑋表示為了保障部隊的戰鬥力,必須有大批支前民兵分擔諸如修路、營地建設、收容俘虜、傷員後送、鞏固被收復的地盤等等任務,否則再精銳的部隊一旦分攤到這些雜務中來,也很難再發揮出一成的戰鬥力了。這一點越盟倒是可以理解,部隊機械化程度越高對後勤就越依賴嘛,越南的交通狀況比中國還差,沒有支前民兵幫忙的話,就他們這麼點人手,全拿來搞後勤都不大夠,需要多少支前民兵?給個數吧!

鍾瑋給出的數字是:20000人。

當即就嚇尿了一大片!

你老人家這不是去解救被圍困的部隊,而是去跟法軍決戰的對吧?

越盟畢竟還沒有經歷過大規模戰爭的洗禮,想讓他們明白“打仗打後勤”真的挺難。鍾瑋只能強硬地表示,必須20000人,少一個都不行。阮總書記是百分之百信任鍾瑋的,下令各部門全力配合,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在執行中理解……總之鐘將軍讓你們做什麼你們都照做就行了!

可即便是照做也並非易事,越盟上下忙得昏天黑地,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還是搞得一團糟。鑑於他們糟糕的表現,被鍾瑋罵得狗血淋頭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這邊一片混亂,而榮市那邊的形勢則還在繼續惡化。作戰參謀每隔半個小時過來報告一次情況,全他娘是壞訊息。也就是十幾個小時,武元甲的部隊已經潰不成軍,而法軍以一個裝甲團正面突擊向越軍施加巨大的壓力,兩個傘兵團從兩翼發動進攻,迂迴包抄,已經對武元甲形成三面合圍之勢;一個傘兵營在越軍後方實施空降,奪取了公路沿線的好幾個高地,截斷了越軍的退路,可以說,那近三萬越軍已經被包圍了。而空戰也打得相當激烈,金雕航空戰鬥隊精銳盡出,而法國空軍也是針鋒相對,P-51野馬和蚊式這兩款飛行速度最快、機動效能最好的戰機在榮市上空打得火花四濺。機體經過強化的蚊式戰機顯示出強大的生存能力,P-51野馬所裝備的M2航空機槍將它打得渾身都是彈孔,它照樣上下翻飛四面開火,最誇張的一架飛回來的時候,身上赫然帶著七十多個彈孔,都給打成篩子了,飛行員居然屁事都沒有!而P-51捱上一兩發23毫米機炮炮彈,基本上就涼了。幾場戰鬥下來,金雕航空戰鬥隊已經擊落了超過十五架P-51,但法國空軍並非魚腩之旅,他們打得異常兇狠、頑強,所以金雕航空戰鬥隊到現在都還沒能奪取制空權。這一堆壞訊息讓鍾瑋都有點兒火大。這個爛攤子,得費多大的勁才能收拾好!

一隊80式自行高射炮駛上站臺,在引導員的引導之下一輛接一輛開上等候在那裡的列車。坦克手經驗豐富,這一高難度的活計他們輕車熟路,這倒讓鍾瑋輕鬆了一點。他又下達了幾道命令,內容嘛……無非就是讓越盟有關部門快點快點再快點,打仗呢,你以為是在郊遊?越盟那一幫軍官在他面前一點脾氣都沒有,點頭如小雞啄米。正訓著,作戰參謀走了過來……這意味著又一個小時過去了。

“第34獨立裝甲營在金雕航空戰鬥隊的配合下已經擊潰了來襲的法軍第25裝甲旅!”他總算報告了一個好訊息。

鍾瑋愣了一下:“什麼?誰被擊潰了?”

參謀說:“從寮國經春蓮地區直插清化的法軍第25裝甲旅,在杜尚農場被第34裝甲旅擊潰,損失慘重,已經放棄了進攻清化的打算,狼狽地逃回了叢林!”

鍾瑋要過電報,首先一目十行地掃過去,只掃了一眼,眼睛便瞪得老大了,然後他繼繼的一行行的看,看完了還是不敢置信:“一個裝甲營打爆了一個裝甲旅?這可是五倍的差距啊,是怎麼做到的?第34裝甲營的營長是哪個?真是個天才!”

參謀哭笑不得:“師長你忘了嗎?第34裝甲營營長是薛劍強同志,你親自任命的啊!”

鍾瑋的眼睛頓時瞪得滾圓:“啥!?”

參謀說:“薛營長說,法軍那個裝甲旅已經崩潰了,他正指揮部隊實施追擊,讓你趕緊派一支部隊跟進,這一仗打得好,還可以順手端掉法軍在寮國的攻擊出發陣地,以免法軍繼續從這個方向發動進攻,威脅清化和河內……”

鍾瑋不等他說完便跳著腳大叫:“讓他回來!讓他馬上給我回來!”

他心裡暗暗叫苦,上頭可是三令五申讓他看緊薛劍強,別讓這傢伙上戰場的,結果他一個不留神,這小子就上戰場去大殺四方了,上頭要是知道了,還不得把他吊起來打上三天三夜!不過話又說回來,鍾瑋必須承認薛劍強這一仗打得非常漂亮,一個營的兵力硬懟一個裝甲旅,居然在短短几個小時之內將對方給打崩潰了,著實是剽悍!等他回來了,一定要向他請教一下這仗是怎麼打的,打得太漂亮了!

請教什麼的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趕緊把這個打瘋了的傢伙給拽回來,不然的話他真敢帶著一個營沿著法軍來時的道路一路攻到寮國去的!

作戰參謀立即去聯絡第34裝甲營,讓薛劍強把指揮權移交給龍勝七,麻溜的滾回來。

鍾瑋是足夠重視了,命令也下達得夠快,都恨不得十二道金牌把人拽回來了。但是……但是的但是,此時的薛劍強和第34獨立裝甲營已經進入炫麥模式,根本就停不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