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重生後我靠砸錢讓夫君對我死心塌地 > 第一百三十六章:出事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出事了

作品:重生後我靠砸錢讓夫君對我死心塌地 作者:封七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247 更新時間:21-04-25 00:5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後我靠砸錢讓夫君對我死心塌地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出事了?

元昭寧和祁玄齊齊一驚。

“出什麼事了?”祁玄問。

姚熊撓撓頭,像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今早開始,有好幾個兄弟都開始發熱,而且還上吐下瀉的——”

“我問他們昨天都吃了什麼,他們也說不太清楚,反正和我吃的也都差不多,也不可能是吃壞了東西導致的……”

然後他突然想起來什麼,指了指另一邊,“那邊那幾個商隊裡,好像也有人是這樣,不知道是中毒了還是怎麼了!”

元昭寧聽到這裡,心下詫異。

昨日篝火大會上提供的酒肉等物,都是有專人準備的,幾乎每一個參加篝火大會的人,多多少少都吃了一些,應該不能是這些東西的問題……

“他們喝酒了?”她忽然問。

昨天祁玄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千萬不能喝酒,哪怕被人勸酒,也一定要推辭掉,但也難保有人抹不開面子,實在是抵不住勸,喝酒了。

姚熊卻堅定的搖了搖頭,“沒有,而且這種時候,他們也沒必要說謊。”

“那些商隊裡的人,可有喝酒?”祁玄又問。

姚熊這次連五官都糾在一起,“所以我就說這事兒奇怪,我們的人沒有喝酒,卻發熱上吐下瀉;那些商隊裡的人可什麼都吃什麼都喝,他們也和我們染上了一樣的毛病,你說這是不是很奇怪?”

祁玄聽到這裡,沉思了片刻。

他起身往外走,“帶我出去看看。”

元昭寧本來也想跟著去,卻被祁玄按下。

“夫人,你先待在屋子裡,若是有什麼事,我會回來與你說。”

元昭寧點了點頭,待在屋子裡等。

祁玄出去沒多久,雲清走了進來,她也將外面發生的事情稟報了一遍,但又多了一條姚熊不知道的。

“公主,今日城中的醫館個個爆滿,好像大部分都是發了熱、上吐下瀉的人。”

元昭寧的神色越發凝重起來。

如果說只有他們這個客棧裡的人才會這樣,或許能查一查源頭,也許是客棧裡的水質不好,或是食物變了質;

但如果全城都是這個情況……

這不對勁!

而按照以往的經驗,出現這種情況,大多數就只有一個解釋——

瘟疫!

一場瘟疫,足以毀去一座城池。

而瘟疫帶來的影響可大可小,前朝曾經就發生過一場瘟疫,當時那一片區域很快就淪為地獄,甚至還發生了無數起,直接將染了瘟疫的人活活燒死的事。

她將結果想到最壞,同時在腦中回憶,上一世是不是爆發過瘟疫。

答案是沒有。

上一世澇災旱災甚至蝗災都有,但就是沒有瘟疫!

她沒辦法從已經發生過的事件中,尋找解決之法,只能想個辦法,先將陽羨城封住,不讓瘟疫蔓延。

===

一塊寫著“真命”二字的石頭,被人從河裡打撈上來。

旁邊剛好有一位算命老道路過,那老道看到石頭以後,就地起卦。

眾目睽睽之下,就見那塊石頭在卦陣中熊熊燃燒起來,很快就從一塊寫了字的石頭,變成了一小塊金子。

圍觀之人紛紛稱奇,而那老道在留下幾句話以後,飄然而去。

沒多久,這事兒就在街頭巷尾傳開了。

“你聽說沒?從河裡撈出來的那個寫著‘真命’倆字的石頭,被老道煉成金子了!”

“嗨!豈止是聽說啊,我親眼看見的!那老道還說了,這石頭就代表著咱們整個陽羨城,說城裡的人個個都帶著機緣,只要這幾日閉門修煉,等到財運降臨的時候,任是誰擋都擋不住!”

“這麼神嗎?”

“試試唄,我這就回去閉門修煉,誰也別想阻止我發財!”

“好!我也回去修煉!我也要發財!”

===

在城中眾人紛紛做起發財夢的時候,陽羨城的杜縣令,也收到了一封信。

他已經將那封信反反覆覆看了三遍,最後他把信遞給師爺,“這信上說,城裡有許多人都染了瘟疫,讓我儘早封鎖陽羨城。”

這事兒實在是離譜,誰不知道,陽縣城耕地少,也不臨河靠海,稅賦大部分都來自於這些往來的客商上繳的稅銀。

如今只憑這麼一張子虛烏有的信,就讓他將城池封鎖,那不是胡扯麼?

師爺卻沒有立即開口,他想了又想,還是將心中的猜測,對杜縣令說了,“大人,在下以為,如今城中的情況,的確有些不對勁。”

自從篝火大會之後,城中的病人急劇增加,之前只是發熱和腹瀉,後來又陸續有人手腳潰爛。

大夫們開了方子,病人們按著方子抓了不少藥,卻絲毫不見成效。

“再看幾天。”

杜縣令捏著那封信,又叫了人進來,讓他們挨家走訪,看看那些生了病的人,有沒有好轉。

===

祁玄回來的時候,元昭寧正在計算剩餘的物資。

“怎麼樣?那些人可有好轉?”

祁玄搖了搖頭,“我按著夫人說的,將病了的兄弟安排在一處,又讓照顧他們的人都在臉上蒙了面巾。

但他們吃了藥,卻始終不見好轉,有些嚴重的,手腳也都開始潰爛了。”

“還有……”

祁玄眉頭緊鎖,“這病似乎傳染性極強,有些人是在照顧了他們之後,才開始發熱的。”

聽完祁玄的描述,元昭寧在心中大致確定,這就是瘟疫。

想來城中的大夫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現在給病人服用的藥,已經開始按著治瘟疫的方子調配了。

“縣令還沒有下令關城門,城裡的人雖然已經有意識的防範起來,但這樣下去,那些外來的人若是被感染,再擴散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我去辦。”祁玄當即決定,又看向元昭寧,問,“夫人見多識廣,可否替我想一想,有什麼聽上去職位很高、一聽就感覺是能做主的官兒?”

封鎖城池這樣大的事,如果縣令下不了決心,倒是的確可以出現一位能替他“擔起責任”的大官來拍板。

但這個官兒不僅僅要官職大,還要讓縣令知道,他是當真能拍板作決定的。

如今符合這個標準的,能祭出一個旗號打一打的,恐怕還是挾傀儡皇帝坐鎮京師的胡兆。

元昭寧默默想了想胡兆身邊常用的人,有了主意。

“到時杜縣令若是問起,你就說自己姓胡,其它的,自會有人替你補充。”

祁玄點了點頭,又忍不住好奇,問,“夫人,這個姓胡的,是什麼人?”

“攝政王身邊的紅人,大內胡總管,胡林。”

祁玄:扮最狠的人,當最野的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