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重生後我靠砸錢讓夫君對我死心塌地 > 84:還好夫人沒有去(有修改)

84:還好夫人沒有去(有修改)

作品:重生後我靠砸錢讓夫君對我死心塌地 作者:封七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078 更新時間:21-04-02 11: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後我靠砸錢讓夫君對我死心塌地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這可好生嚇人——”

祁玄看著堂下的苟鑫,卻又問道,“只是不知,和苟守將比起來,誰更怕進京告狀呢?”

苟鑫臉色一變。

祁玄向後靠在椅背上,一臉放鬆,“苟守將既然送了證據上來,想來都是精心準備過的,我就不看了;”

“不過……”

祁玄坐起身,隨手從案上夠出來一頁憑據,朝著苟鑫甩了甩,“證據這種東西,只要肯花心思,我也能找出來。”

“啊……就比如,”祁玄說起苟鑫的事,簡直就是信手拈來,“你與鐵伐往來的信件啦……”

“收的那幾塊金子啦……”

“手下親信簽字畫押的口供啦……”

他每多說一條,苟鑫的腰就駝下去一點兒。

說到最後,卻是苟鑫先崩潰了。

“好了!不用說了!”

苟鑫猛地大喝一聲。

把祁玄嚇了一跳。

“祁玄……不、祁將軍、祁大人!”

苟鑫連著改了好幾個稱呼,“我不告狀了,我不告狀了!”

苟鑫說完這話,猛地擤了一下鼻涕。

那就像是一個訊號,在那之後,苟鑫跪坐在公堂上,放聲大哭。

“大人啊——”

“我就富貴這麼一個兒子啊……!”

“求求你看在大家都在一個鎮子上的份兒上……”

“救救我兒吧——!!”

“……救救我家富貴吧——!!!”

苟鑫哭的驚天動地。

一邊哭,一邊把苟富貴從小到大做的給他長臉的事兒唸叨了一通。

直哭得天昏地暗,

日月無光,

光剩下耳朵疼了……

被苟鑫的大嗓門兒震的。

祁玄頭疼地看著苟鑫,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胡縣令那麼聽他的話,他一哭,就發兵攻打大鬍子山了。

以後打仗,沒有苟鑫在前面衝鋒哭“殺”敵人,他都不答應!

===

等苟鑫哭的差不多了,祁玄讓人打了一盆水,給苟鑫洗臉用。

然後他嘆了一聲,一臉動容地道,“苟守將,你的心情,本官能夠理解。”

苟鑫聽他這麼說,知道有門兒,“那大人……”

“悍匪猖狂,令公子又是在我所管轄範圍之內的百姓,如今他深陷賊窩,本官救他出來,義不容辭。”

“那太好了!”苟鑫心花怒放。

“不過一碼事歸一碼事,苟守將方才告狀之事……”

“大人!”苟鑫高聲說道,“下官是一時糊塗,昏了頭,才想了這麼個餿主意!想當初那樣的情況,事急從權,袁夫人這麼做也情有可原;更何況那些人也實在是操蛋,大敵當前,身為朝廷命官自己卻跑了,便是事後追究,也不為過!”

他訕訕地上前去,拿回自己做的那些假證據,胡亂地撕碎。

“我兒一命,全仰仗大人,若此番我兒能平安歸來,大人便是我苟家上下的恩人!”

===

苟鑫告狀一事不了了之。

祁玄回家以後,得知了送禮始末,沉思半晌,問元昭寧。

“夫人以為如何?”

元昭寧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想了想,另外說了一件舊事。

“建安九年,威遠將軍因為判斷失誤,丟了一座南境上的小城。當時城中將士下了死守的決心,城破當日,他們全部殉城。戰後,威遠將軍被押送回京,當時大部分官員都說,要定他的死罪。”

“然而就在他馬上要被下獄斬監候的時候,西境又生動亂,滿朝文武,竟推舉不出一人去平亂。”

“這時威遠將軍主動請命,當時情況危急,他便以戴罪之身,率軍前往西境。”

“後來戰亂平定,不僅西境城池得以解困,還順勢收復了失地,擴充了我大魏疆土。”

“他回京之後,功過相抵,免了死罪;那些枉死南境的將士,也由朝廷出面,發了一筆撫卹金,足夠他們的家人在後半生衣食無憂。”

元昭寧講完這些,看向祁玄,把剛剛祁玄問她的話,又問了回去。

“祁郎以為,如何?”

祁玄長舒了一口氣。

這件事情,當初他略有耳聞。

但那時候都只是道聽途說,就只知道平威將軍在南境打了場敗仗,後來又跑去西境打了一場勝仗。

有次醉酒,他還和姚熊陸宇他們就這件事大肆討論,那時候他說,一將功成萬骨枯,平威將軍一敗一勝,至少他還活著,只是可憐了南境殉城的人。

“那後來呢?”他忽然想求得一個答案,“平威將軍被免了死罪,之後去了何處?”

元昭寧回想了一下,答,“之後他留在了京城,種花釣魚,過起了平靜的日子。偶爾也會去校場走一趟,和新兵們過幾招,練練手。”

“那些因他而死的人的家眷呢?不恨他嗎?”

“也許還是恨的。”

祁玄聽完以後,若有所思。

過了好一會兒,他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之後又說回苟鑫。

苟鑫都告了什麼狀,祁玄只用了一句話帶過,重點全都放在了苟鑫的哭聲上。

“還好夫人沒有去!”

祁玄語氣誇張,“那廝哭得實在是難看,我到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反胃!”

元昭寧有些不信,“有那麼誇張?”

祁玄連連點頭,“不信你問陸宇,當時他也在,苟鑫哭的時候,我偷偷瞧了他一眼,陸宇的臉都聽綠了!”

元昭寧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面。

又聽祁玄接著說道,“不過苟鑫多哭一哭也好,我原本也正琢磨著,要找個什麼理由去平了大鬍子山,如今倒是正好。”

他摩拳擦掌,眼神晶亮亮的看著她,“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是夫人為我打算,等我平了大鬍子山,就將山中財寶,盡數奉給夫人!”

大鬍子山盤踞多年,山中財寶數量可觀,元昭寧大致估算了一番,若是打下來,她之前散出去的錢,差不多能翻回來三番。

攻打大鬍子山勢在必行,因為之前就已經做了許多準備,所以這會兒倒也不顯倉促。

等到了第二日,祁玄拿著一張事先寫好的告示內容,讓師爺謄好了,張貼出去。

自己坐在府衙裡面,等著那些人上門。

那告示貼出去沒多久,就吸引了不少人前來觀看,只是大多數人都面露不解,紛紛疑問:

“這告示是真的嗎?”

“這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什麼叫……‘給我送過禮的,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