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重生之這個養女有馬甲 > 第191章 比我做假還過分

第191章 比我做假還過分

作品:重生之這個養女有馬甲 作者:蓁蓁妖妖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21 更新時間:21-04-25 21:43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這個養女有馬甲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叔叔,你……”

聽著自己叔叔猖狂的話語,再一看著被一群壯漢圍在中間朱倩,是那麼地瘦弱那麼地好欺負,林志忍不住上前想要幫忙求下情,可是,看見叔叔冷峻的臉,又訕訕地閉上了嘴。

“林二叔,這是我想要救下來的人,還望你不要過分,看在任家的面子上,放了人。”

心中滿是清風朗月的任魚聽了王父同林長官的這些對話之後,心中生出了濃濃的厭惡感,看著那油頭大腦,挺著大肚指揮著人圍堵朱倩的林長官和披著一層斯文儒雅外皮的王父,忍不住嗆聲道。

“別怕,我會保護你的。”

說話的時候,任魚走到朱倩的面前,同宮羽一起護著朱倩。

“倩倩,我讓你跑的啊!”

聽了剛才王父和林長官囂張的話語,本來還心存一絲僥倖的朱菊眼睛都急紅了,也一臉焦急地圍在朱倩的身旁,就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那些壯漢就撲上來抓自己。

“你等會兒朝後門跑,那裡有輛車。”

朱菊大哥朱傑冷著一張臉走到朱倩身旁,低聲道。看那握拳的姿勢,似乎是想同這些個圍上來的公安大戰一場。

“林長官,我沒說錯吧,這就是個狐媚子,你看看,勾搭得這些個男人為了她竟然敢和公安作對。”

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朱倩,王父心中暗爽:這是死到臨頭了吧。

“你眼瞎啊,沒看見還有女生嘛!”

本就討厭王家和朱茉莉的朱菊聽了王父的話,忍不住打著哭腔大吼了回去。

“任家侄兒,你整天沉迷於畫畫,不知道這女人得罪的是誰,我可給你說,她得罪的是京都的宮家,我想,如果你知道她得罪的是這人,你肯定不會幫她的,對不對?”

都是沾親帶故的,林長官自然是知道林志家的這門親戚——任家,在京都也算得上是厲害的人家。

“林二叔,這人我保定了,你就說,你要什麼條件,只要我們任家能夠做到的,我都答應。”

握了握拳頭,任魚往朱倩的方向又靠近了幾步,一副勢必要護住朱倩的架勢。

“宮家?”

旁邊的朱菊則是聽了林長官的話之後忍不住脫口而出,一臉疑惑地看向宮羽和朱倩,只見後者對自己眨了眨眼睛,便又閉上了嘴。

“任家侄子,你這就任性了,我想你們任家是不會為了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得罪宮家的。”

饒是任魚求得真切,可是,林長官卻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說道。

“我會,今天,你們要是想要抓她,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

張開雙臂,任魚將朱倩護在身後,一臉堅定地說道。

少年白皙的臉頰因為激動已經變得漲紅,額頭上青筋暴起,看向朱倩的眼神裡滿是深情,一雙清澈的眼睛裡竟有濃濃的悔意:似乎是在遺憾往日的自己不夠勇敢,只能等到這個時候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思。

看著那高高的後背護著自己,餘光瞟到同樣護在自己身邊的幾人,要不是場合不對,朱倩都想大哭一場:自己總算不是孤獨一人來面對這個世界的狂風暴雨,有那麼幾個人,為了自己願意同權勢作對。

而林志看著一副赴死模樣的任魚,心中明白自己輸了,任魚為了那女人竟然可以豁出命去,可是,自己竟然連求情都不怎麼敢。

“任家侄子,那就別怪當叔叔的不客氣了,我想,就算是傷著了你,你們任家也不會怪我的,相反,他們還會感謝我。畢竟,我可是幫著他們解決了一個狐狸精,有了這樣的女人,你們任家還怎麼安寧?”

聽了任魚的話,林長官心中有些氣憤,覺得自己的權威被挑釁了。

“所以,你堂堂一個長官,就是為了巴結京都的宮家,便幫著王家做假證來陷害我?”

被幾人圍在中間保護著的朱倩吸了吸酸酸的鼻子,忍住了哭意,對著那林長官問道。

“是又如何?”

聽見林長官回答完了之後,王父得瑟地笑著:“誰讓你沒那個命,成不了宮家的外孫女呢?你嫉妒茉莉,那又有什麼辦法,她就是天生比你高貴。”

“我看你們是眼瞎。”對著那王父和林長官嘲諷地笑了一下,朱倩指著身旁的宮羽說道:“口口聲聲提到京都的宮家,真正宮家的人出現在你們面前還認不出來。”

“她是宮家的人?你在逗我?隨便拉一個人出來就是宮家的?”

聽了朱倩的話,王父哈哈大笑起來。

“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吧。”

瞧著二人並不相信自己小表妹的話,宮羽從兜裡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證,細長的手臂伸到了林長官的,將手中的證件給了對方看。

本來還不相信的林長官一臉不以為然的模樣看了宮羽手中的證件之後,一副受驚的模樣,臉上閃過慌亂,仔細盯著那證件打量了許久。

看著林長官震驚的模樣,王父的心中生出一些不安,趕忙問道:“林長官,怎麼啦?肯定是假證啊!”

“你真是宮家的?”

沒理會王父,林長官抬起頭,打量著面前瘦高的宮羽,問道。

畢竟他在鑑別身份證真假方面可是專家,自然認得出對方手中的就是真的。

“你說呢?”

一向對外人面癱臉的宮羽難得衝著林長官冷笑了一下,收回手中的身份證,指了指朱倩,語氣頗為平淡地說道:“順便說一句,那個朱茉莉可不是我們宮家的外孫女,她才是我的小表妹。”

“哈哈,我就說假的吧,這個死丫頭可是打小就生活在朱家村,怎麼可能是宮家的外孫女?你們兩個造假也有個限度,簡直比我做的假證據還過分。”

本來看見林長官的面色變得嚴肅起來,生怕有什麼差錯的王父在聽了宮羽的話之後又放心了下來,指著宮羽朱倩二人嘲諷道。

“是真是假,我想林長官比我清楚吧。”

不理會王父的嘲諷,宮羽朝著林長官說道。

”林長官,你別信她們的,這兩個丫頭片子最會騙人了,她們在我兒子的婚禮上就把王老給騙走了。“

看著林長官眉頭緊皺,王父生怕對方相信了宮羽的話,跳著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