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未來 > 星河紀年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記者和媒體

第一百二十一章 記者和媒體

作品:星河紀年 作者:醉酒之徒 分類:科幻未來 字數:3113 更新時間:21-04-24 08:5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河紀年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南印度洋,塔斯馬尼亞島外海,夏威夷艦。

一間軍官艙裡,林黛.卡羅爾來回地在艙裡走動著,一遍遍在心裡默唸著那些早已經準備好的臺詞,以防止遺漏的出現,尤其是那些關鍵詞語的遺漏。

這不是卡羅爾的第一次採訪。

作為一名在CNN幹了十餘年的資深一線記者,連卡羅爾自己都不清楚她已經多少次去面對鏡頭,又多少次面對鏡頭向那些被採訪的物件提出一些尖酸刻薄的問題,以及為一些無辜的人和事去增加一些充滿惡意的旁白。

尖酸也好,惡意惡毒也罷,這些對卡羅爾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因為她是CNN的一員,這世界還有誰不知道CNN是良心的代言人——有CNN為她撐腰,她還有什麼好畏懼的?

就算被人揭穿真相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連一個致歉宣告都不用。如果CNN都需要道歉——還要新聞幹什麼?還要記者來幹什麼?還要CNN來幹什麼?!

新聞自由嘛,即便是子虛烏有的造謠與抹黑,那也是一種自由,要不怎麼會叫無冕之王。

但這一次不同!

就算沒有“老頭”的再三提醒,從業十餘年,卡羅爾要是還意識不到即將開始的這次追蹤報道,所面對事件的後果,她這記者也就白當了。

現在不是一百多年前,不是那個可以去發生“南海撞機”的年代,更不是那個可以讓“銀河號”停下來接受羞辱性檢查的年代,現在是公元的2157年!

一而再,再而三!

卡羅爾知道東方大國的這句話的含義——三是底線,不可觸碰!

而現在,她要去採訪的這起即將開始的行動,就是“三”,就是這個東方大國的底線。

此次行動的行動代號——知更鳥!

一切都已被預謀,就像卡羅爾正在默唸著的那些臺詞。

臺詞是“老頭”親手交給她的。

“記住了,這上面的每一個字你都要記清楚,絕對不能錯,聽明白了嗎?”

臺詞交給她的時候,“老頭”的神情和聲音都非常的鄭重,那樣的語氣和表情,卡羅爾現在都記憶猶新,在此之前,卡羅爾從來沒有在“老頭”的臉上看到過。

如此表現,卡羅爾就是不用腦袋去猜,都知道臺詞來自哪裡。

它來自最高層!來自主宰著合眾國億萬民眾的那一小部分人之手,甚至,那幾個人之手!一旦在鏡頭面前說錯了話,等待她卡羅爾的就將是死亡,非常漫長的死亡,身敗名裂之後才會有的死亡。

這就是遊戲規則,勝利者升入天堂,失敗者墜入地獄!如同合眾國那遮人耳目的贏者通吃的總統大選一樣。

一個單詞就可能掉入地獄的事情,卡羅爾哪敢去掉以輕心。

這時,艙室裡的廣播裡響起一個聲音來,“卡羅爾小姐,你的電話——警告,這是保密電話,艙裡如果有別的人員,請你立即離開。”

廣播裡的聲音隨即發出了警告。

艙室裡現在沒有別人,只有卡羅爾。

“艙裡只有我一個人。”卡羅爾應上一句。

稍待,廣播裡的聲音再次響起,“保密通話現在開始。”

話音落,冰冷的金屬牆壁上突然現出一個熒光閃爍的、書本大小的介面來,介面上面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卡羅爾走了過去,把手按在了介面上。

只是一眨眼,介面一邊的牆壁就變成了一塊銀屏,銀屏上,一個年過七十的老人躺在浴缸裡,手裡端著一杯紅酒,眼看前方,神情顯得很是愜意。

看到螢幕上的這個人,卡羅爾心頭一沉,可臉上卻不敢表露出分毫來。因為這個人就是把她送到這裡來的“老頭”,CNN的實際掌舵人裡克.查爾斯。沒有他,她卡羅爾今天就不可能站在這裡,讓自己成為這次或許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事件的現場報道人。

“很高興見到您先生。”卡羅爾用盈盈的笑臉對銀屏上的老人說道。

銀屏上,浴缸裡的老人搖動著手裡的紅酒,眼神充滿了異常的貪婪。

“美人,有沒有想我?”老人很是放肆地問道。

按捺住內心的厭惡,卡羅爾展現出一臉的笑容,用很是愉快的聲音說道:“哦是的先生,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您。”

“哦,能聽到你這樣說我真的很高興。謝謝卡羅爾,謝謝你。”

“先生,找我有事嗎?”卡羅爾岔開了話題。

“親愛的,沒事我就不能來看你了嗎?”

“哦不是的先生,先生能來看我,是卡羅爾的榮幸,謝謝先生。非常的感謝!”

“來吧,讓我看看你。”

對著銀屏,卡羅爾很是嫵媚的扭動了幾下身子,擺出了幾個充滿誘惑的動作,“怎麼樣先生,您還滿意嗎?”

丟擲一個媚眼之後,卡羅爾向銀屏裡的老人問道。

老人搖頭,“哦不卡羅爾,你知道的,我要看的不是這個。”

卡羅爾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

她當然知道銀屏上這個叫裡克.查爾斯的老頭想看什麼,因為這正是她的付出,為今天這一天站在這裡、站在這裡做出的付出!

沒有那樣的付出,指不定她現在正站在合眾國一條破落的街道上,面對著鏡頭,為身後那些無名的屍體使勁的擠著眼淚;甚至,暗藏錄音裝置,喬裝打扮的混入匪幫、毒梟的老巢進行暗訪都是有可能的。

儘管知道,並且與老頭實際相隔一萬多公里,可一想到老頭隱藏在泡沫下那鬆弛得可以疊成被子的面板,以及面板上藥物也抑制不住的斑點和膿瘡,卡羅爾仍有一種想吐的衝動。

因為藥物的作用,看上去七十餘歲的裡克.查爾斯實際年齡離百歲已是不遠。

呵呵聲起,裡克.查爾斯的聲音在房間裡響起,帶著嘆息,“看來我的小卡羅爾長大了,不需要人陪伴了……”

“不不不先生,您誤會了,我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您知道的,我一直對您心懷感激……”

卡羅爾趕緊開始向老頭申辯。

老頭的能量有多大卡羅爾再清楚不過,為了今天,她已經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一切,而她付出一切的獲得,不說進入遊戲成為遊戲的參與者,即便只是觀眾,那觀眾席上也沒有她的位置,她得到的,不過是遊戲中一個棋子的角色。

要棄掉遊戲中的一枚棋子,對老頭來說再輕易不過,即便老頭也只是遊戲的參與者而非遊戲的制定者,一樣如此。

查爾斯笑著打斷了卡羅爾的申辯,說道:“既然我的小卡羅爾什麼都知道,那就不要再讓我等下去!卡羅爾,你知道的,我的耐心一向都是有限的。”

查爾斯的笑容在逐漸淡去,到最後,那神情已變得異常的冷漠。

一瞬間,卡羅爾的眼神變得迷離起來,嘴裡也發出陣陣喘息,“先生……想看……是不是這樣……”

說話間,卡羅爾的手撐開了衣服的領口……

……

很久之後,房間裡一切恢復如初,沒有介面,沒有銀屏,似乎這裡真的只是完成了一次保密通話,其它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卡羅爾是一個很懂得調整自己情緒的人,否則,她也不可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早就死在自己的噁心裡了。

調整好心態,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之後,卡羅爾重新拾起了那些臺詞,在心裡默唸起了那些臺詞。

一遍剛唸完,艙室裡突然響起警報聲,跟著,廣播裡傳出聲音,“戰鬥警報!戰鬥警報!艦上所有人員立刻進入戰鬥狀態!重複一次……”

不等廣播播報完第一次,卡羅爾就提著她的裝備向艙門衝去。

艙門卻在這時被開啟,一名上尉軍官帶著卡羅爾的助手、攝像師托馬斯走了進來。

“卡羅爾小姐,你的這次採訪由我負責,請跟我來。”上尉軍官對卡羅爾說道。

“謝謝上尉。”

“我叫鮑勃——”

“謝謝鮑勃。”

“用不著謝卡羅爾小姐。我們這邊走。”

跟著鮑勃上尉,卡羅爾和托馬斯順著走廊來到了艦尾機庫。

機庫裡停著二十五架碟形飛行器,其中的二十四架飛行器裡已經坐滿了士兵。

夏威夷艦屬於合眾國,飛行器裡的這些士兵來自合眾國的海軍陸戰隊,一架飛行器裡坐有兩個八人組共十六人的戰術小隊。

陸戰隊的任務是,從空中對共和國的礦砂船發起突襲,強行登船,先行控制住船上人員,進而取得對礦砂船的控制權。

看到跑過來的卡羅爾,飛行器計程車兵發出了陣陣的唿哨。

卡羅爾沒有客氣,直接向士兵們豎起了她的兩根中指。迴應卡羅爾的是更加猛烈的唿哨聲。

這些合眾國士兵眼中,十餘海里外的那三十五艘來自東方大國的礦砂船,和海里的那些魚蝦沒什麼不同,其難度,還比不上他們任何一次日常訓練。也因此,他們才會表現得這樣輕鬆。

拋開這次事件所產生的的後果,就這次行動來說,卡羅爾的看法和這些士兵沒有什麼不同,完全稱得上輕鬆加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