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一胎三寶:錦鯉孃親美又颯 > 第342章 易容出山7

第342章 易容出山7

作品:一胎三寶:錦鯉孃親美又颯 作者:慕芙蓉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104 更新時間:21-04-25 13:2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一胎三寶:錦鯉孃親美又颯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朱深吃驚的原因是,國師大人很少吃宵夜,更沒有在路邊攤吃過……這種!所以他愣了一會,才抬腳走到油酥餅的攤位前,買了一個油酥餅,不一會兒,老闆就用油紙包著冒著熱氣兒的油酥餅,遞給了朱深。朱深拿著酥油餅,轉身恭敬的遞到了厲若玄的手上。

厲若玄接過油酥餅後,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那個平平無奇的小姑娘,小姑娘眼睛亮亮的,黑黑的,在路邊的燈火輝映下,小臉滿是滿足。

厲若玄摸著熱乎乎的油酥餅,咬了一口,吃起來酥鬆可口,油而不膩,味道確實不錯。

厲若玄走到青羊湖畔,看著湖面,沉默的吃著油酥餅。

齊青杳已經把油酥餅吃完了,舔了舔手指,又叫似錦那邊再買幾個炸糖糕,似錦的目光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那個斯文乾淨的年輕男人,隨後就叫齊青杳一塊起身,帶著她一塊去炸糖糕的攤位前,齊青杳雖然好奇,卻知道似錦謹慎。

買了三份炸糖糕後,齊青杳走回來,將一份站在那裡孤單吃油酥餅的年輕男人。

厲若玄微微一怔。

“請你的!”齊青杳指了指自己手中還有兩份呢。

朱深下意識的就想拒絕掉。

因為來路不明的東西,萬一……下毒了怎麼辦。

厲若玄已經伸手,愣愣的接過。

他沒遇到過這種事,以前在京城時,很少一個人出門,基本上出門不是坐轎子,就是來去匆匆跟著好多人……

齊青杳坐回了石臺上,笑眯眯的拿著炸糖糕,高高興興又特滿足的吃起來。

外表炸的非常酥,咬一口,裡頭的糖汁流出來,簡直甜到了心裡。

似錦也覺得蠻好吃的。

厲若玄吃完油酥餅,拿起圓圓的炸糖糕也吃了一口,這東西對於他一個大男人來說,就是有點太甜了,是厲若玄平時很少吃的東西,但今天,站在冰冷的青羊湖畔,吹著寒風,吃這炸糖糕,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倒也沒那麼抗拒。

齊青杳一邊吃,還問著站在一邊吃糖糕的年輕男人:“是不是挺好吃呀。”

厲若玄沒應聲,卻是微微頷首,笑了笑。

他平時很少跟陌生人打招呼。

齊青杳打量著年輕男人站在湖畔,那個下屬站在旁邊斜後方,一臉堅毅沉肅的姿態,沉默不語。

她想,這人該不會是哪家少爺吧!

但看氣質,沉默又冷漠,想來應該不是青州城那些傲慢的貴族公子……

齊青杳覺得這人真侷促,她只是喜歡有好吃的一塊給識貨的人分享下,想了想,他問道:“你是外地人吧。”

厲若玄笑著頷首。

繼續吃著炸糖糕。

齊青杳吃的格外滿足,“青州城是個不錯的地方。你肯定是來拜錦鯉廟的吧!”

雖然他的目的不是,但厲若玄仍然道:“很明顯嗎?”

齊青杳得意的點頭:“來青州城的人,一般都是來拜錦鯉廟的!”

厲若玄沒有正面回答,又咬了一口炸糖糕,說道:“這個炸糖糕,確實不錯。”

齊青杳也覺得炸糖糕不錯。

吃完了自己那份,轉頭髮現似錦就吃了一個……

齊青杳拿過來,慢慢的將剩下的糖糕都吃完……

隨後起身,對著這個懂得欣賞美食的年輕男子揮手作別:“我吃飽了,就先回去啦,拜拜,老兄!”

揚起的小手有一種爽快中帶著天真無邪的感覺。

叫厲若玄怔怔的片刻。

她已經和旁邊的少年走遠了。

厲若玄才看著沒吃完的炸糖糕失笑:“真是一個自來熟的小傢伙。”

朱深感覺很詭異的抿了抿嘴角:“……”

心想,平時外頭自來熟的人不少,怎麼國師大人今兒就變了性了,竟然和這個路邊的普通人寒暄了起來。

還接了人家送的一份炸糖糕。

這事情,怎麼想,怎麼詭異!

厲若玄從岸邊走到了剛才小姑娘坐著的石臺邊,從她的方位看著湖面,再緩緩的吃著炸糖糕,他忽然感覺……整個世界很寧謐。

他想,大概是以前從來沒這麼悠閒過……

……

……

齊青杳跟似錦走了好幾條街後,似錦終於忍不住了,提醒道:“姐姐,剛才那個人,是九品的。”

哈!

齊青杳一個激靈,感覺頭皮都掃過一陣涼意,說道:“你不早說。”

“……”他倒是想說,但九品啊,耳力驚人,只要說出口就會被聽到……他不敢冒險。

齊青杳摸著下巴無奈的自言自語道:“怎麼青州城的九品高手這麼多嗎?隨隨便便吃個油酥餅都能在青羊湖邊碰到一個!”莫非九品真是大白菜?

似錦想了想,嘀咕著道:“或許是姐姐運氣太好的緣故。”

齊青杳:“……??”

不敢相信!

這叫運氣好。

你怎麼不乾脆說我衰到家了!

似錦問齊青杳還要玩嗎?齊青杳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說著回家回家立刻回家!

這一晚上,先是在醉仙居看了一場熱鬧,又差點被一個黑店給坑了,坐在路邊吃個油酥餅和炸糖糕,都能遇到一個九品!

齊青杳很懷疑她在呆下去,指不定又要出什麼么蛾子了。

她膽小!!

還是趕緊回家比較安全。

兩個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到家後,齊青杳從窗戶回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睡著的三個小傢伙,她嘴角溢位了一抹笑,脫掉外袍後,鑽到了被窩!摟著三隻小傢伙進入夢鄉。

……

……

厲若玄吃完炸糖糕後,又在青羊湖畔坐了許久時間,才起身。

朱深看著神情似乎有些放鬆的國師大人。

“大人,咱們要回嗎?”

“回。”

厲若玄轉身往回走時,吩咐了下。

“明天早上,給齊府遞上一份邀請函。”

“寫什麼?”

“就寫,國師厲若玄,邀請齊青杳去春江樓吃頓飯。”

“遵命,大人。”

朱深知道,國師大人要主動出擊了。

既然那個齊姑娘一副深居簡出的模樣,那他們家大人……當然是直接出擊。

因為高高在上的國師大人,從來都不是坐以待斃的那種人。

在睡夢中的齊青杳,還不知道,已經有人給她準備了一個鴻門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