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寶藏獵人 > 第185章

第185章

作品:寶藏獵人 作者:厄夜怪客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3032 更新時間:21-04-25 01: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寶藏獵人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客棧的燈光熄滅。三道身影從的窗戶竄出,輕盈的落在地上,而後向著各方散開。

江憲身影穿過街道,來到白天黃老頭家院牆外,輕輕一躍,如同狸貓一般一步踏了上去。

身形沒有絲毫的停頓,他連續三腳踏在牆壁之上,隨後手掌按在牆壁上猛一發力,身形一提,輕盈的落在了圍牆之上。整個動作行雲流水。

目光掃過院落屋內,只見一片漆黑的光景,沒有半分光亮與響動。他的身體如同泥鰍一般,順著牆壁緩緩滑落,沒有半點聲響。

就在腳掌觸碰地面的同時,他身上寒毛猛地一豎,渾身肌肉下意識的行動起來,直接向著左前方翻滾出去。也在同時,一股凌厲的勁風帶著一陣尖嘯襲來,險之又險的從他身邊劃過。

啪!撞擊磚石的聲音響起,一串火星在夜晚閃現,一根菸袋鍋的影像浮現在門口的牆壁邊上。

宛若毒蛇捕食,一擊不中,菸袋鍋化作幻影,直刺江憲渾身要害。江憲頭也不回,左手向後方一甩,玲瓏骰頓時如飛矢一般破空而去,和纖細的菸袋鍋碰撞!

清脆的撞擊聲響起,一串火光閃過,橫掃的菸袋鍋被玲瓏骰的一擊盪開。

江憲瞬間起身,左手再次一抖,玲瓏骰以更快的速度迴旋而來,在剎那間纏繞在對方的菸袋鍋上,並猛然向後拽去!

黑暗中,一道身影被他硬生生拽了出來。他手中握著一隻菸袋鍋,中央一根細絲連到江憲手中。雙方於黑暗中拼比著力量,手臂都在微微顫抖。

無聲的對決,數秒後,雙方同時撤力,剛剛分開,下一秒,又如同捕食獵豹一般疾衝而上。

砰砰砰!拳腳在瞬息激烈碰撞,一股股勁力在兩人身軀間爆發,數秒內連碰數次。又幾乎同時分開。

只是,分開之時,響起了一聲蒼老的喘息,對方退了三步,江憲卻一步不退。

電光火石之間,江憲踏步上前,身如利箭,手腕一翻,黑暗中秋水亮起,短劍如風,掠影追魂。直指對方咽喉。對方身影倒抽一口涼氣,手猛然放入衣帶。但下一秒,一聲清脆的卡擦聲響起黑暗。

萬籟俱寂。

足足過了數秒,白天黃老頭蒼老的聲音響起:“槍?”

回答他的,是一聲子彈上膛聲。

“年輕人不講武德啊……”黃老頭嘆了口氣,轉身朝屋子走去:“來吧,不過得輕點,我兒子孫女都睡了……”

隨著他在前方走,不斷摁亮開光。整個院子終於亮堂起來。

這是一棟老式木屋,還秉承著清朝民國時期得風格。兩層,三進三出。院子裡種滿了樹,燈光照耀下,老黃佝僂的身影慢慢往裡走去,絲毫看不出是剛才和江憲動手的人。

帶著江憲進入二樓,木屋極大,二樓空間視野極其廣闊,可以俯瞰村莊正前方,包括入口。那些茂密的樹枝彷彿有靈性一般避開了視窗,村門口的風光一覽無餘。

“這是……”江憲輕輕撫摸著木料,輕輕敲了敲,發出沉悶的咚咚聲。他驚訝得看向木料,再次肯定,這是鐵樺樹。

“鐵樺樹。”黃老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端上了兩杯茶。他坐到了桌旁搖椅上,沉沉抽了口菸袋。

菸袋刺鼻的氣味和茶香在屋內混合,江憲微微皺了皺眉:“哪來的?”

鐵樺樹……這是世界上最堅硬的木材,比橡樹硬三倍,比普通的鋼硬一倍,。人們把它用作金屬的代用品。蘇聯曾經用鐵樺樹製造滾球、軸承,用在快艇上。鐵樺樹還有一些奇妙的特性,由於它質地極為緻密,所以一放到水裡就往下沉;即使把它長期浸泡在水裡,它的內部仍能保持乾燥。

用鐵樺樹打造的房屋難以損毀。而且……這個角度,顯然是個碉堡!

黃老頭身份不低。

聽到江憲的疑問,黃老頭笑了,滿臉皺紋舒展開,露出沒幾顆的牙:“就是從你想的地方來的。”

鐵樺樹的產區,只在華國和朝鮮!這是“下南洋”的路線!

他用力抽了口菸袋,吐出青藍色的煙霧,嘆氣道:“你們不該來的。”

江憲情不自禁接了一句:“可我已經來了。”

老黃:???

不是……這對白怎麼這麼耳熟呢……耳熟到不對勁的地步……

數秒後,他才說道:“既然有槍,那之前為什麼要和我動手?”

直接掏槍,我保證安安靜靜。

江憲咧嘴一笑:“因為聽不到真話。”

直接掏槍,那是威壓,威壓之下沒真話。所以,他才選擇了以武服人,最後暴力鎮壓。

“上道。”老黃翹了翹大拇指:“為寶藏來的?”

江憲點了點頭。老黃嘆了口氣,收斂笑容,看向江憲,凝重開口道:“其實,我們也沒找到寶藏。”

江憲不知可否,老黃苦笑道:“不信?是不是聽到外面傳說,這裡有‘大船東遊’?一百零八房?”

“騙人的。”他長嘆一聲,翹起二郎腿,出神得看著外面:“哪來的一百零八房?我們從小到大在這裡長大,邊邊角角都找遍了。什麼都沒有。”

卡擦……上膛聲再次響起,老黃瞳孔一縮,立刻看向江憲。江憲輕輕摸著槍,也不看他,淡淡道:“老爺子,我以為,道上得講誠信。”

“你輸了,就得說實話,這是規矩。”

“我不是不能開槍,而是不想開槍,我希望您能明白。”

不等黃老回答,他站了起來,轉身看向窗外,沉聲道:“鐵樺木的碉樓,下南洋的路線,天地會傳說的總舵,蘭芳共和國最後停留之地……我說得夠不夠多?你難道還要瞞下去?”

這些資料,早就被調查清楚了,方雲野的資料上寫的一清二楚。只是無法確定方位而已。

“我不管你們是守護還是真沒找到。既然你們找不到,那就交給我們來。”

聲音斬釘截鐵。黃老沉吟片刻,道:“你是?”

“攬山海。”江憲幽幽回答。

聽到這三個字,黃老倒抽一口涼氣。也不再開口,而是狠狠抽起菸袋來。足足數分鐘後,彷彿下定決心,抬頭道:“沒找到是真的,但是……是我們不夠聰明,破解不了這裡的謎題。”

他心中的那點僥倖,徹底消失,這種事國家下場,無論有什麼想法,都得安靜待著。

“記不記得白天我說,久走夜路必撞鬼。那不是諺語,只是一個陳述。”

他推開窗戶,外面是漆黑一片的村莊,他嘿然一笑:“是不是特別黑?”

“在村裡,可能很正常,但是,這是旅遊景區!你現在可以去你們旅店門口看看,下面的鐵閘門早就拉下來了。”他靠近了江憲半分,舔了舔乾裂的嘴唇,乾枯的臉色在燈光照耀下如同鬼魅,沙啞道:“這裡……是真的有鬼!”

“這可是洪門的兄弟用生命探出來的結果!”

江憲目光一凝:“船屋這些年死過人?那這些年旅遊怎麼……”

“旅遊怎麼沒受到影響?”老黃嘿然一笑:“自然是因為遊客們旅遊的船屋完全沒出過意外,是一個很安全的旅遊點。我那句話怎麼說的?夜路走多了,難免遇到鬼。”

夜路?

江憲眼中露出恍然之色:“出事的,都是夜晚的船屋?”

“沒錯,出事的,都是夜間。”老黃點頭,吐了口菸圈:“告訴你也無妨,天地會總舵我不清楚是不是在這裡,他們都說是,那就當是。不過,這裡都是洪門後人。”

“前輩們傳了兩句話下來:鐘敲月上,馨息雲歸,非仙島莫非仙島。”

江憲愕然道:“鳥送春來,風吹花去,似人間不是人間?”

黃老點了點頭,江憲卻百思不得其解,這特麼不就是普通的道教對聯嗎?

“沒那麼簡單。”黃老眯起眼睛,看向周圍蒼茫群山:“第一,這裡每七天凌晨三點,會出現一種詭異的現象。黑雲掩月。而此刻,會響起一聲鐘聲。十五分鐘後,黑雲消散。這麼多年年年如此,精確到秒。”

“而黑雲消散之後,村中央的井裡,會看到一座島嶼。那就是所謂仙島。放心,那口井外人根本看不了。就在船屋黃家祠堂之前。”

“但下一句,我們幾百年沒有解開。只是知道,每年四五月份……啊,就是現在,會下一片花雨。純粹的花瓣雨,不知從何而來,我們周圍從來沒有那種花。經過調查,那種花……嘿嘿……”

他乾笑了兩聲,看向江憲:“叫做曼珠沙華。地獄花。”

“全村方圓五十里,沒有這種花,這可是下南洋的路線上才會有的物種。”

江憲沉吟道:“這和鬼有什麼聯絡?”

黃老幹笑道:“鬼……不就在地獄裡嗎?”

“小子,你……聽說過鬼戲嗎?”

老黃聲音壓低,菸袋鍋的火星一閃一閃,在夜裡平添了幾分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