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總裁夫人她能掐會算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幕後人

第五百三十一章 幕後人

作品:總裁夫人她能掐會算 作者:明月二兩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77 更新時間:21-04-25 12: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總裁夫人她能掐會算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就在接連推開了十幾道門後終於其中一扇客房門地上施法佈置著一個陣法,等待著許然的上鉤。

可是許然其實這麼輕而易舉就能對付,反應迅速同樣運用著更高階層的法力,不出一會就破開了地面上的陣法。

破出陣法後許然第一時間就在房間搜尋施法者的蹤跡,既然在客房佈置了陣法她肯定就還在房間裡。

果不其然搜尋了一圈後最終在客房的櫃子裡尋找到了一個女人的身影,拉開櫃子的頃刻間女人見自己行蹤暴露試圖想要逃跑。

好在許然反應迅速,立刻施咒束縛住了她,女子被施咒動彈不得,站在原地搖晃身子奮力掙扎著。

“別耗費體力了,你掙脫不開的。”許然見狀慢悠悠的開口說道。

女子掙扎無果,裝作毫不知情的詢問著她:“你是誰,闖進我房間來做什麼?”

許然冷哼一聲,迴應著:“我做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她緩緩走到了女子的面前,“那個服務員身上下的傀儡符是你動的手腳吧?”

“你..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提起傀儡符,女人的表情露出些許緊張,聲音吞吞吐吐。

“別裝了,你要是真的不知道,你看見我跑那麼快做什麼?”

許然將她束縛之後聞澤以及陸昱軒等人隨之一同趕來客房,看著被束縛在原地的女人,指著詢問著:“就是她?”

“嗯,我剛剛施展的法術指引我來這裡,應該不會找錯人的。”

幾個人怒目圓瞪的站在女人的面前質問著她:“說吧,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不管許然怎麼質問,面前的女人就是故作不知,說什麼也不開口承認。

失去耐心的許然聲音陰沉了許多:“我看你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說完她揮手施展了一個法術,這是玄門中的真言術,被施展的人會毫無保留的告知自己真實情況。

施展咒語後女人一五一十承認了自己的所作所為,“沒錯,服務生就是我用的傀儡符,怎麼了?”

聽見女人承認後許然輕擰著眉,反問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女子嘴角勾起一抹譏諷,指著站在房間的童清月嘶吼道:“就憑她不配嫁給聞澤,聞澤這樣高高在上的人多少女人追捧他?憑什麼就能讓她輕而易舉的得到?”

“我沒有你這樣的粉絲,我寧可你不喜歡我。”沉默許久的聞澤終於開口,憤怒的指責著面前的人,他萬萬沒想到一路支援自己的粉絲居然會因為這個婚姻試圖毀掉童清月的容貌。

女人見聞澤一同到來,看見自己喜歡仰慕許久的人竟然會穿越螢幕站在自己的面前,瞬間緊張的有些結巴,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愛意:“聞澤,我..你知道我喜歡你多久了嗎?你的所有作品以及周邊我都會去追求,我真的好愛你。”

“你這根本不是愛。”許然抿著唇反駁,“如果你真的愛聞澤,那麼你就會祝他幸福。”

“我不需要你教我怎麼做,這是我自己的想法。”即使被束縛,女人仍然覺得自己沒有做錯,扭頭又重新看向身旁的聞澤,雙眸盡是欣喜:“聞澤,我總算是見到你的真人了,我原來只能隔著手機看見你,你不知道我想見你想了多久。”

眾人看著女人對聞澤痴迷的程度感到無語,聞澤也發現自己的憤怒在她面前毫無作用,這個女人只知道表達自己有多麼愛他。

許然繞著她打量了一圈,上下端詳了一會,開口詢問:“看你的模樣應該不是哪個門派的人,一個凡人又怎麼使用法術?你是怎麼學會怎麼使用傀儡符的?”

“這個符咒是我以前在小巷中遇見的一個江湖術士,這些陣法都是他教我的,原先我對這些陣法也不怎麼感興趣,可是當我知道聞澤要結婚後我也是特意學習對付童清月的。”

聞言,許然有些急不可耐的追問著,“那個江湖術士是誰?”

“我也不認識,我只是無意間在一個小巷裡遇見的。”女人茫然的搖了搖頭。

幾個人聽完互相注視著對方,一瞬間陷入了沉默,沒想到竟然還會有江湖術士專門教人咒法,既然江湖術士能教她這種歪門邪道的法術,看來那個江湖術士也不簡單。

“小然,你別和她廢話了,先送她去警察局控制住,有什麼事情交給警察處理吧。”因為這個女人導致許然受傷,陸昱軒的語氣極其不佳,甚至都不願聽她的辯解。

“彆著急。”她拉扯著他的衣袖拒絕,“她口中的江湖術士我們還不知道是誰,萬一以後他再去教授其他人這種歪門邪道的符咒,那麼受傷害的人只會更多。”

“那怎麼辦?”

許然抿唇沉思了一會,啟唇出聲:“這樣吧,軒,你先將她暫時控制在房間裡,等到婚禮結束後我們在回來問話也不遲,今天的來賓過多,童清月的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不能耽誤她們的時間。”

他覺得她說的有些道理,頷首點頭,同樣施展了一個束縛法術將女人困在房間裡,再佈置了一個結界陣法讓她不能逃脫,並且吩咐了兩名保安再次看守著,這個女人就算是有再大的本領也插翅難逃。

處理完這個女人後童清月她們又重新回到了化妝間整理著自己的形象,而陸昱軒則是心疼的拉著許然的胳膊打量著傷口。

“不用看了,真的沒事。”

“不行,我這就帶你去上點藥。”陸昱軒端詳了一會傷口,還是放心不下。

許然有些哭笑不得,傷口早已不再流血,而且也不是特別大的口子,估計再過段時間就會結疤,上藥簡直是多此一舉的事情,“這裡是酒店,你帶我去哪上藥?”

“酒店有處理傷口的房間,我剛剛問過服務員了。”

她挑眉,沒想到陸昱軒對自己受傷的事情這麼上心,“可是,童清月的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現在去上藥肯定會耽誤的。”

“你放心好了,童清月她現在不也在整理妝容嗎?你就只是上個藥耽誤不了多久時間。”

執拗不過陸昱軒,許然只得乖乖跟隨著他前去上藥,簡單的上完藥之後重新回到了化妝間內,這邊童清月也整理好了自己的著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