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總裁夫人她能掐會算 > 第五百三十章 偷襲

第五百三十章 偷襲

作品:總裁夫人她能掐會算 作者:明月二兩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69 更新時間:21-04-24 08:0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總裁夫人她能掐會算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他邁著步伐緩緩走到了童清月的面前,端起托盤裡的茶水,童清月低聲道謝後見服務生沒有離開的意思,抬頭望著她:“你可以走了。”

哪知道下一秒服務生迅速從口袋裡抽出一把摺疊刀,迅速朝著她的臉狠狠劃去。

萬萬沒想到服務生竟然會做出如此,許然心裡暗道不好,還好她反應迅速,立即抱著旁邊的人迅速一閃才得以躲過。

童清月提高分貝朝著門外大喊保安,留守在門外的保安聽見了她的呼救,迅速闖進化妝間看見了這一幕,二話不說上前制服了服務生。

許然的手臂也因為剛剛攔著服務生而遭到了劃傷,劃開的傷口流出絲絲血跡。

見服務生被制服後童清月迅速上前察看著許然的傷口,輕輕捏著她的手臂關心著她的傷勢:“許然,你怎麼樣了?手痛不痛?”

“沒事沒事,一點小傷而已。”她看著童清月緊張兮兮的模樣搖頭否認著。

童清月的神情轉為憤怒,望向被保安擒住的服務生,厲聲質問著:“你究竟是誰,來幹什麼?”

服務生的表情逐漸扭曲,神情嫉妒:“要不是你這個女人,聞澤也不可能結婚,都怪你。”她朝著不遠處的童清月吐了一口口水。

童清月迅速躲過,恍然大悟原來是聞澤的粉絲,大概是因為嫉妒自己才會出此下策。

她的聲音同樣有些氣憤:“就算我不認識聞澤,聞澤也絕對不可能娶你這種女人,做夢吧你。”

“你根本配不上聞澤,他值得擁有更好的,你只會毀了他。”

化妝間的事情迅速傳進了聞澤和陸昱軒的耳朵裡,聽說有人試圖傷害童清月,兩人心裡一緊趕忙朝著化妝間趕來,一進門就看見了幾個人站在化妝間內。

許然手臂上流出的血跡刺痛了陸昱軒的雙眼,心情從緊張轉化成了憤怒,一瞬間失去了理智,直接大步流星衝上前掐住了服務生的脖子想要為許然報仇。

沒料到陸昱軒竟然有這麼衝動的時候,她趕忙上前制止他的動作,喊著他的名字:“陸昱軒,我沒事,就只是一道小口子而已,你別衝動。”

在她接連不斷的喊著自己的名字下,陸昱軒這才緩緩鬆開了自己的手掌。

被掐住的服務生像是重獲新生般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小臉也因為剛剛的缺氧而漲紅。

“傷口痛不痛?”逐漸恢復理智的陸昱軒上前關心著她的傷勢,仔細檢視確定只是小傷口這才鬆了口氣。

自己舉行一次婚禮沒想到差點傷害了童清月還導致許然因為這件事情手上,聞澤心裡有些愧疚,站在保安的面前命令著:“將她給我帶到警察局去。”

“等一下。”

在場的目光皆朝著聲音的源頭望去,發現阻止的人竟然是許然。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許然走到了服務生的面前,施了一個法術檢查服務生。

果不其然探察出了一些貓膩,這個服務生的身上被施展了傀儡咒,怪不得剛剛服務生靠近自己的時候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個人身上被施了傀儡咒。”

“什麼?!”

許然的話讓站在的所有人始料未及。

她換了一種法術輕而易舉就將服務生的控制咒語接觸,被解除咒語的服務生視線重新恢復了一點活力,目光逐漸聚焦凝視著周圍的人。

大腦一片茫然的服務生看著左右兩人擒住了自己,再看看整個房間裡的人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你們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裡?”

詢問而出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反而周圍的人神色複雜的注視著自己。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解開符咒後服務生的目光沒有了原來的惡意,許然上前試探問著。

得到的迴應是服務生茫然的搖了搖頭。

“你們先鬆開她吧。”許然命令著兩個保安,鬆開了服務生後解釋著:“你被人施展了法術控制了,我剛剛才幫你解開,你還記得你是怎麼被人控制的嗎?”

許然的這番話讓服務生茫然的大腦似乎有了些許頭緒,記憶彷彿潮水般源源不斷的湧上來。

“我記得我本來是要去雜物間尋找東西的,結果去的途中莫名其妙被人狠狠的打暈了,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等我清醒的時候我已經是現在這裡了。”

聽著服務生的解釋後許然若有所思,站在陸昱軒的身邊說著自己的推斷,“軒,照著服務生這麼說的話那個施展法術的人現在應該還在酒店才對,他如果離開酒店就不可能控制服務生的所作所為了。”

陸昱軒覺得許然說得有些道理,命令著化妝間的保鏢:“現在立馬去封鎖整個酒店,沒有我的命令連一隻螞蟻都不許放出去。”

“是。”

保安迅速離開了化妝間去安排封閉酒店的人員,與此同時只剩下幾個人站在化妝間商討著接下來的對策。

“小然,你先把傷口去處理一下吧?”

許然搖搖頭,“這點小傷沒關係,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到施展法術的那個人,時間越長越難找。”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她低頭不語,思考著如何將那個幕後人揪出來,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服務生身上,腦海突然靈光一現:“我知道了。”她雙手擊掌,“我們可以透過她身上的傀儡符來尋找施法人。”

“這樣真的可以嗎?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會不會施法人隱藏起來難以尋找?”

“不會。”許然施展著法術,嘴裡唸叨著咒語,“只要被施下法術的人還在,就一定會有蛛絲馬跡。”

這一法術是以前在玄門學習的秘術,也不知道過了這麼久還有沒有用處,法術在服務生的身上施展了一會後凝聚成一束光指引著前去的方向。

許然瞳孔驟縮,意識到法術起作用,趕忙跟隨著光束衝出了化妝間。

一路跟隨的法術的指引衝到了酒店的三樓樓層,隨後光束消失在了樓道中,暗示著許然施法者就藏在這其中樓道的客房中。

原本五星級酒店客房就極其眾多,看著這一層望不到盡頭的走廊,許然心生絕望。

來不及怠慢和思考,她推開客房的門一間間尋找著施法者的藏匿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