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末世從封王開始 > 第611章 長守齋內

第611章 長守齋內

作品:末世從封王開始 作者:飛花逐葉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154 更新時間:21-11-25 11:02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末世從封王開始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趙維隆早就猜測,李氏不會安於現狀。

眼下他在朝堂上,斡旋南北之爭已經很辛苦,不想後宮在起什麼事。

所以殉葬端妃這件事,趙維隆便想著將其壓下,所謂“從長計議”只是個幌子。

但皇宮大內,夜哭太廟這種事根本壓不住。

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得知訊息的朝臣們就陸續趕到。

正月初一,乃是休沐日,朝臣們本該在家裡歇著,會見賓客走親訪友才是。

“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端端的,怎就哭太廟去了?”

有人隨之嘆息道:“國家不寧,歷代先帝神靈不安吶!”

這話引來一陣附和聲音。

朝廷面對喪屍侵襲危機力有未逮,如今不過堪堪穩住局面而已,各地戰線隨時都可能崩掉。

為了加固防線,朝廷不止要維持大批軍隊,還得要抽調大批民夫到前線開挖溝渠。

沒錯,朝廷方面也發現喪屍怕水,所以開外溝渠來穩固防線。

而這也極大消耗著國庫實力,整個國家處於超負荷運轉中,不但朝堂上紛爭不斷,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本以為新帝新氣象,誰知改元的第一天,就發生了夜哭太廟這種事。

“好像是先帝託夢給太皇太后,說自己一個人在天上孤單,想要有人陪著說話……”

“太皇太后說,端太妃最受先帝寵愛,可讓其為先帝殉葬……”

“真有此事?”

“我也是聽監門衛的禁軍在議論,具體情況還是等訊息吧……”

眾人議論之間,訊息傳到了陶陽伯曹嘉盛耳中,這讓他大驚失色。

若此事為真,明顯是劍指端妃。

最要命的是,一但端妃被打倒,他這端妃樹上的枝幹,也得跟著倒黴。

正當曹嘉盛著急時,卻見宮門緩緩開啟,大太監陳長河從裡面走了出來。

“皇上口諭……”

聽到這話,在近百名官員紛紛跪下,準備聆聽皇帝聖訓。

“皇上說……今日太皇太后身體不適,眾愛卿不必驚慌,今日朝儀照舊……”

聽到這話,眾人心裡都嘀咕起來,而有人卻已在心頭冷笑,這件事沒這麼容易罷休。

當然了,表面上一切都很和諧,朝儀也按既定方案開展。

時間很快來到中午,當一切儀式結束之後,曹嘉盛迫不及待出了宮去。

這次既是衝著端妃來的,太皇太后必定是準備充分,狂風驟雨極可能還在後面。

所以在出了宮門後,曹嘉盛直接往皇陵方向去了,這事兒他要第一時間告訴端妃。

平日裡為免讓人以為端妃有弄權之心,曹嘉盛沒有不直接與端妃聯絡,可眼下也顧得不那麼多了。

曹嘉盛是騎馬來的,和幾名小廝縱馬疾馳之下,花費了近一個時辰才趕到了皇陵。

因為陵建從簡,如今陵寢工程已接近尾聲,在所三五個月時間,太安帝也就能入陵安寢。

來到皇陵一側的長守齋,這裡有陵衛守備,大門緊緊關閉著。

來到長守齋外停下,曹嘉盛直接來到大門處。

“誰?”陵衛中有人問道。

曹嘉盛答道:“端太妃胞兄,陶陽伯曹嘉盛,開門……”

“原來是伯爺,只是太妃娘娘清修,伯爺要進怕是……”

說話這人還沒說完,卻比一旁的同伴罵道:“你個死腦筋……伯爺要見太妃,你還要阻攔?”

“可是……”

後者大有深意道:“可是個屁,趕緊開門……咱倆別惹事兒!”

一聽這話,剛開始說話那人頓時愣住,然後也就不多言了。

自己一個小人物,跟這些權貴老爺們較什麼真兒呢!

長守齋的大門被開啟,曹嘉盛在路過幫腔那陵衛時,兩人目光對視了一眼。

待曹嘉盛進了大門,便見裡面清幽寂靜無比,在穿過第二層大門後,才在裡面見到了人。

七八個小尼姑在院裡忙碌著,有人灑掃、有人進香……整體看來很和諧。

但曹嘉盛的到來,卻打破了這份和諧。

一眾小尼姑慌亂間,只聽曹嘉盛道:“稟告太妃娘娘,就說愚兄曹嘉盛拜見!”

院內眾人都望著,卻沒有一個人動,讓曹嘉盛有些不解,難道這些人都是聾子。

還是從廂房裡跑出兩個小尼,徑直往裡面大殿裡去了。

沒一會兒,進去的小尼姑出來了一個,站在臺階上對曹嘉盛喊道:“伯爺……娘娘叫你進去!”

長守齋裡面氣氛有些怪,但眼下曹嘉盛沒多想,而是邁步往大殿內走了去。

在小尼姑的引領下,曹嘉盛進了大殿之中,便聽裡面傳來木魚聲。

來到靜休室外,曹嘉盛大禮參拜道:“臣陶陽伯曹嘉盛,拜見太妃娘娘!”

木魚聲戛然而止,端妃身穿灰色袍子,背對著曹嘉盛,說道:“你怎麼來了?”

“娘娘,大事不好了!”

“若非有大事,你也不會來,說吧……什麼事!”

曹嘉盛低著頭說道:“太皇太后夜哭太廟,說是先帝託夢,先帝一個人在天上太孤單,太皇太后提議說……要讓娘娘為先帝殉葬!”

端妃平靜說道:“終於還是來了!”

端妃反應和曹嘉盛所想不同,等了好幾十秒,也沒聽到端妃多說什麼,曹嘉盛才追問道:“娘娘……該如何應對?”

“如何應對?你說如何應對?左右不過去死罷了!”端妃語氣依舊平靜。

這還是自己拿要強的妹子嗎?難道說修佛半年,當真讓她無慾無求了?

即便端妃看淡生死,但曹嘉盛卻做不到,他還有一大家子人要護著呢!

只聽曹嘉盛沉聲道:“娘娘……即便是死,也不能死得無聲無息!”

終於,端妃轉過身來,看向曹嘉盛問道:“那你說說……該如何是好?”

曹嘉盛抬起頭道:“臣……就是來請娘娘的示!”

兄妹二人對視著,從曹嘉盛的表情端妃知道,自己哥哥確實已被逼得沒法兒了。

端妃冷笑道:“請我的示……我讓你叫人來見我,一兩個月你都沒辦,我的示你還聽嗎?”

端妃幾次跟曹嘉盛傳話,讓他安排劉德過來有事吩咐,可因長守齋被嚴密監視,所以曹嘉盛一直沒有落實。

此刻被端妃點出,倒叫曹嘉盛不知如何辯白。

“娘娘,臣……也是有苦衷的!”曹嘉盛再度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