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風華絕代美猴王 > 第77章 捲簾含怨拜猴王,天蓬懷恨謀月尊!(上)

第77章 捲簾含怨拜猴王,天蓬懷恨謀月尊!(上)

作品:風華絕代美猴王 作者:吳蝦米 分類:武俠仙俠 字數:2128 更新時間:21-02-23 07:32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風華絕代美猴王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自在王佛離開了金山寺。

因為佛門與龍族有舊,她才在百忙中親自出面帶小白龍上門。

作為發出有求必應大誓願者,自在王佛堪稱靈山最忙的大能,平素連自家道場水月庵都很少回,就連教導小貞、小青修行,一般都是由嫦娥和何仙姑二女代勞。

待王佛離去,孫侯也走出方丈室,來到了大雄寶殿。

大雄寶殿內,許仙正在和新入門的小白龍大眼瞪小眼,許仙一副怒氣衝衝的表情,小白龍滿臉都是委屈,金蟬則是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模樣。

孫侯走了過去:“怎麼回事?”

“師父!”

許仙氣呼呼的指著小白龍,咬牙切齒道:“當年就是這條龍撒了我一身龍溺,如今他卻說已經成了我的師弟,這種站在我頭上撒潑的人,我怎麼可能和他稱兄道弟?”

孫侯聞言蹙眉,這都什麼破事,不由沒好氣的瞪了許仙一眼:“你這草兒,怎麼說也是他造就了你,你不和他稱兄道弟,難道要叫他爸爸?”

許仙一聽,頓時傻眼。

金蟬則哈哈大笑,指著許仙嚷嚷道:“師父說的沒錯,要是沒他那泡龍溺,哪有你這個植物人?他造出了你,你確實應該叫他爹才行。”

小白龍則是滿臉心虛,訕訕朝許仙道:“二師兄,小龍我當年真的是不小心才造出了你,不過是一次意外,怎麼好意思當你的父親呢?”

金蟬道:“怎麼你還不認賬?”

“我……我認還不行嗎?”

小白龍不敢得罪金蟬,只能順著他的話艱難點頭。

另一側,許仙的臉都黑了,惡狠狠的瞪了金蟬和小白龍一眼,哭喪般朝孫侯道:“師父,我看我還是和他稱兄道弟好了。”

“嗯,如此甚好。”

孫侯點了點頭,看向三個徒弟道:“為師最早收的蟬兒,取名為法海,前日收的草兒,取名為法二,今日又收了龍兒,嗯……我看你就叫法虛好了,取法心虛靈、照而常寂之意。”

“小龍多謝師父賜名。”

小白龍頓首拜謝。

至此,三個徒弟各有法號,取經團隊初成規模。

由於小白龍此來是做腳力的,再加上他羞於見人的個性,孫侯乾脆就讓他提前化成白龍馬養在了金山寺後山。

小白龍很願意為孫侯效力,孫侯也覺得這麼一個真仙只是拿來騎有些浪費,所以,他和小白龍約定了暗號,關鍵時刻,只要孫侯喊出暗號,小白龍就會作為奇兵化身真龍攻擊敵人。

安置了小白龍,金山寺正式開業。

孫侯要儘快積累聲望,想辦法名震朝野,為西行取經進一步造勢。

然而。

幾天下來。

除了每天看著對面的水月庵人山人海,金山寺這邊卻是門可羅雀,來燒香拜佛的幾乎半個沒有,香客全都跑去了水月庵。

對此,許仙和金蟬分外的不理解。

孫侯卻表現的非常淡然。

這一日,許仙和金蟬終於忍不住向孫侯抱怨起來。

“師父,同樣是普度眾生的買賣,為什麼她們生意那麼好,我們金山寺卻無人問津?”

“我們是會送兒子,還是會牽姻緣,還是長得漂亮?”

“呃……”

“這不就得了,你們既然說普度眾生是買賣,核心競爭力不如人,又有什麼可抱怨的?”

“那我們金山寺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

“為師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師父你可要快點想,小貞、小青她們都嘲笑我們了,說我們金山寺不如他們水月庵,說師父你鬥不過妙善、妙月、妙緣三位師太。”

“少跟為師用激將法,說白了你們就是為了泡妞。怎麼樣?最近見你們總往水月庵跑,追上了那兩個丫頭沒有?”

“我們找她們只是交流而已。”

“沒追上就說是交流,很好,看來為師教你們的辯證法沒白學。”

“師父你別轉移話題,你說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壓過她們水月庵的風頭?”

“不要急,為師在等兩個人,等這支取經隊伍湊齊,咱們就可以展開行動,和她們乃至大唐道門爭一爭鋒芒了!”

“師父要等的是誰?”

“兩個刺頭。”

……

有的人就是不禁唸叨,就在金山寺內師徒敘話之時,寺外妖風颯起,飛來了一胖一瘦兩個怪模怪樣的身影。

“這座破廟就是大士讓我們來的金山寺?我看連高老莊都不如,難道我們以後要在這種破地方陪那猴子吃齋唸佛?”

“是啊,灑家以前住的可是凌霄寶殿,吃的可是山珍海味,就算到了那流沙河,下面也有大天尊私下建的瓊宮別府,偶爾還能抓兩個人來嚐嚐鮮。”

“老沙,你不都是每天被萬劍穿心嗎?”

“叫兩聲應應景的事,給那位正宮娘娘去去心火而已。這諸天三界,就算眾位天尊當面,也要稱一聲沙公公來聽,誰還真敢拿劍穿灑家不成?”

“也對,當年你聖眷正隆,要不是這猴子生事,你堂堂玉皇天后庭大總管,權傾朝野,怎麼可能來遭這出罪?”

“天蓬兄,你不也是如此?要說跟腳背景,這諸天三界,又有誰能比的上你?還不是因這猴子惡了月尊吃了掛麵?”

“所以,此次要讓猴子好好孝敬補償我們才行。”

“正是。”

這兩人一個口氣比一個大,絲毫沒有任何顧忌,一邊說著,一邊扯高氣昂的走進了金山寺。

寺外,聲音隆隆。

寺內,金蟬和許仙幾乎氣歪了鼻子,如果不是孫侯沉著臉,他們都想抄傢伙出去拍這兩個混蛋一頓。

哪來的不開眼的夯貨?

堂堂三藏大師,一代大羅金仙,天庭欽定的取經人,豈能被他們一口一個猴子叫著?

他們把金山寺當成了什麼地方?

真當六慾金蟬和草莽英雄不會打人嗎?

正當金蟬和許仙怒目而視之時,寶殿大門無風自啟,兩個醜陋扮相的怪人昂首走了進來。

這兩個怪人,一瘦一胖,一高一矮,一藍一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奇醜無比。

一個高高瘦瘦、面板幽藍、晦氣色臉、赤腳筋軀,眼光閃爍,紅髮蓬鬆,長得猶如孫侯前世電影裡看到的外星人,要多醜有多醜,簡直堪稱諸天三界第一醜怪。

另一個,恩,就是一頭豬,一頭直立起來的黑皮野豬,肥頭大耳、長嘴獠牙,偏偏還豬眼上翻,一副自我感覺良好的模樣。

正是捲簾與天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