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戲精嬌妻:總裁限量寵 > 第395章 麻袋

第395章 麻袋

作品:戲精嬌妻:總裁限量寵 作者:小太陽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044 更新時間:20-10-12 12:1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戲精嬌妻:總裁限量寵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你在這裡,我肯定要過來。正好順路送司慕鈞一起來。”霍煜宸面不改色心不跳說著情意綿綿的話,倒讓溥窈葭耳根忍不住發紅。

從霍煜宸的角度看過去,溥窈葭長長的睫毛像一把羽扇,撲閃撲閃的在眼瞼留下一片陰影,映襯得她面如瑩玉,唇似桃花。漂亮得彷彿天邊的月光,溫柔而皎潔,讓他捨不得目光。

溥窈葭能感受到霍煜宸如火般炙熱的目光,頗有些不好意思,趕忙岔開話題問道:“你的事情忙完了嗎,就這麼過來了?”

她也是擔心霍煜宸因為自己,耽誤自己的事情。

這些日子以來,霍煜宸都沒有規矩的在集團裡面待過,經常三天兩頭往外跑,雖然不耽誤他處理公務,可是畢竟沒有在集團裡面效率來的快,這樣也會影響他休息,她看在眼裡雖然沒有說,但也有幾分心疼他。

“我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後面就是徐盛林的事。”說著話霍煜宸不禁露出幾分笑意來,如同打磨好的鑽石熠熠生輝,讓溥窈葭有些晃神。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能和霍煜宸這樣平和的說話了。

但是在這麼好的氣氛當中,溥窈葭也不想壞了霍煜宸的好心情。

“什麼事情,讓你看上去挺高興的,難道又是做成了什麼大買賣?”她笑語盈盈的問著霍煜宸。

對於霍氏集團來說,已經沒有什麼生意能讓霍煜宸過於重視的了,現在不管是多大的買賣,也只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但是看到霍煜宸心情這麼好,但是也是想不到除了生意上的事情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才能這樣的開心。

霍煜宸保持著神秘,“這個事情現在還不是跟你說的時候,不過你放心,很快你就知道了。”

什麼事情,這樣神神秘秘的。

倒讓溥窈葭有了幾分期待。

冬季的晚上不如夏天那樣的熱鬧,這就算是在大街上,也沒有多少人出現,看上去不免有幾分寂寥。

站在路邊上,看著光禿禿的樹幹,讓季寒白的心中更蕭瑟了幾分。

還是找不到,他已經動用了他所有可以尋找的關係,只為能求到蘇佳瑤一絲的訊息,可是確實徒勞無功。

蘇佳瑤整個人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根本就沒有一點線索可以找到她。

可是好端端的一個人,失蹤的前一天晚上,溫柔細語的安慰著他,不要因為父親的去世而過分悲傷,怎麼一轉眼不見了呢?

到底出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才會這樣子?

季寒白自己一個人站在街邊,這邊的路燈昏昏暗暗,就好像有人拿了一層布蒙在了燈上一樣。

他莫名的不想讓自己暴露在燈光之下,於是便把自己隱藏在暗影裡面。

他不想回家,明天就是父親的頭七,他只要回到那個家中,悔恨難過悲傷憤怒,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好像洶湧的海水一樣,要將他吞沒,他在中間完全不能呼吸。

他後悔啊!

為什麼之前要跟父親針鋒相對,為什麼沒有好好的坐下來跟父親說上兩句話,也沒有從一個兒子的角度,去關心父親。

他甚至還不如溥窈葭……

至少溥窈葭在父親生病的時候,一直都盡心盡力,不像他,總是和父親對著幹。

可還是要回去的,明天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而且現在蘇佳瑤又消失不見了,他明天也不能再像這兩天一樣,這樣子四處奔走去找她。

就在季寒白剛要從陰影裡走出來的時候,一輛高大的保姆車停到了他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季寒白想要繞過去,只見保姆車的車門被開啟,有人喊了一聲季寒白的名字,從裡面扔出來一個麻袋,砸到了季寒白的身上。

季寒白沒有防備,和麻袋一起摔倒在地。

“你們這是做什麼!”季寒白罵兩句粗話之後,才站起來衝著保姆車的人生氣的吼道。

從保姆車裡傳來一個平和的笑聲,“呵呵,別生氣,我是給你送禮來了,你給我開啟看看那個袋子裡面裝的是什麼嗎?可是你這兩天來朝思暮想的人。”

聲音有點耳熟,但是季寒白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他整個人都隱藏在保姆車裡面不下了,季寒白也看不到他的具體面容。

“不管你是什麼人也應該面對面的出來說話,這樣躲在黑暗裡面跟那些老鼠臭蟲又有什麼區別。”讓他去看他就去看,他才不吃這種故弄玄虛的圈套。

那個聲音帶著濃濃的嘲諷,說道:“我勸你還是你先看看,再說狠話也不遲。”

季寒白滿心疑慮,還是把手伸向了麻袋,麻袋的的口子沒有紮起來,他把麻袋開啟之後,瞬間僵直在原地。

從麻袋裡還能聞到一股血腥味,但是聽不到一點聲音,所以季寒白一時之間沒有發現,麻袋裡居然是個人。

他手忙腳亂的從麻袋裡把人抱出來,口裡不停的喊著:“佳瑤!佳瑤你醒醒!”

麻袋裡裝著的,原來就是失蹤了兩天的蘇佳瑤。

季寒白驚慌失措的把指頭放到蘇佳瑤的鼻子下,感受到了蘇佳瑤微弱的鼻息,才稍微放下心來。

這才反應過來,咬牙切齒的對保姆車裡的人吼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的妻子!”

“你別胡言亂語的賴人了,這個女人這個樣子,是她咎由自取,跟我沒有半分錢關係,反而你應該感謝我,不然這個女人可就失血過多死了。”保姆車裡的人冷嘲著季寒白。

季寒白渾身顫抖,直打哆嗦,都沒有辦法說話。

保姆車裡的人也不想再廢話,“你的父親,季明然季大師到底是怎麼死的,你應該好好問問你的妻子才對。”

保姆車的車門緩緩合上,季寒白對著車門喊道:“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到底應該讓誰血債血償,你自己用眼睛看看清楚再說說話!”說完這句話,保姆車發動,消失在了夜色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