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帶著空間快穿 > 第 204 章

第 204 章

作品:帶著空間快穿 作者:彎鉤一月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4274 更新時間:21-05-21 00:4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帶著空間快穿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從上莊回來以後, 沈凌就把處理好的田鼠肉割下來一塊, 做了一道紅燒鼠肉。

徐寬和呂雲龍因為第一次吃鼠肉, 開始的有些不敢下筷, 後來發現這道紅燒鼠肉不僅好吃而且吃下去以後腹中還有一股暖流, 便你爭我搶將整盤紅燒鼠肉吃的精光。

後來徐寬和呂雲龍的身體反應果真如沈凌猜想一樣, 這變異後的田鼠肉果真可以給異能者提供能量。

為了知道這鼠肉普通人能不能吃, 吃了又有什麼功效,沈凌特地割了一小塊鼠肉,給自己做了碗肉羹。

一碗肉羹下肚, 她的感覺和徐寬兩人一樣,都覺得胃裡暖融融的,但是不到一會兒功夫, 她就感覺周身多了一股熱流, 在自己的身體裡竄來竄去,全身經脈因為這股熱流的亂竄, 出現了一種撕裂般的疼痛。

這股熱流應該就是變異鼠肉提供的能量, 沈凌試著用內力疏導它, 讓它像真氣一樣在體內有規律的執行, 起初它並不馴服, 沈凌用丹田內的內力一點點的安撫它,終於成功將它收服, 開始按照真氣原本的路線在身體內執行。

這股熱流在沈凌體內執行兩個周天後,沈凌就感覺到丹田內的真氣大有增長, 等她將這股熱流完全吸納殆盡, 就覺丹田內的真氣達到了一個從未有過的高度,比她在武俠世界裡練到寒月功法的最後一層還要厲害的多。

有些像是練氣期一層的感覺。但又比練氣期一層少了些東西,比如她還是無法釋放出法術,只感覺身體變得更強悍,力氣也更大了一些。

有這樣的結果,沈凌已經很滿足了。

不過那鼠肉她卻是不敢拿來給普通人直接吃了,若是她沒有修煉內功,只怕遲早要被那股熱流灼傷經脈,普通人應該完全不能承受住這股力量,也不知道如何疏導它。

於是那鼠肉便被她留下來給自己和徐寬呂雲龍加餐,而他們從地裡收來的玉米則作為了現在的主食之一。

秦剛吃早飯的時候,一邊啃餅子一邊問沈凌,是不是該拔白菜了。

沈凌被他這麼一提醒,才想起問他菜地裡如今還有多少棵白菜。

秦剛喝了口米粥潤喉,“就剩下十幾棵白菜了,雖然有些少,但是長得都挺好。”

菜地裡那十幾棵沒被夜間低溫凍死的白菜的確如秦剛所說長得很好,不僅個頭比一般的白菜大,而且看上去水靈的很。

沈凌有心要知道這白菜是不是和那鼠肉一樣,只能給異能者吃,便試著拔了一棵,晚上的時候不僅炒了道鼠肉絲還加了道醋溜白菜,作為他們三人的夜宵。

徐寬和呂雲龍自從吃過鼠肉以後,晚上便有了吃夜宵的習慣。如今看到那道醋溜白菜,兩人好久都沒有吃過些新鮮的綠葉蔬菜了,先後挾了兩大筷子。

沈凌也吃了不少醋溜白菜,她很快就發現,白菜雖然也能提供一部分能量,但是比起鼠肉來卻少的很,而且相對來說也更溫和,普通人應該也能吸收。

於是第二天中午,眾人就吃到了新鮮的清炒白菜,只是分量有些少,畢竟白菜只有十幾棵,若是六十多人敞開吃,根本吃不了幾天。

沈凌的本意是覺得既然白菜裡面蘊含的能量比較溫和,那就拿來給大家分享一下,也許有人能用這股能量開發出不一般的能力也不一定。

不過她當時也是想想而已,更多的還是想讓眾人的身體在吸收了這些能量以後,變得更強壯而已。

但是沒想到的是,真的有人因為吃了這蘊含能量的白菜,繼而身體發生了某種變化。

張亮早晨起來以後,就發現身體多了某種變化,他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發現體內好像多了一條綠色的元氣之光,而且這元氣之光在自主執行,不斷從外界吸納一些綠色的光點。那些光點被他吸納的越多,張亮越覺得身體輕爽,感覺渾身上下都充滿力量一樣。

張亮不知道這變化其他人有沒有,他想了想,決定找徐寬問一問,畢竟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徐寬,對方又是異能者。

可惜就連徐寬都不知道張亮這是怎麼了,他們最後只能去問沈凌。沈凌聽了張亮的描述,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她讓兩人等等,回房間拿來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石頭,讓張亮將手放上去。

張亮將手剛放上去,那塊石頭就亮了起來,呈現出一種純正的綠色。

沈凌羨慕的看了一眼張亮,想不到對方吃了白菜以後竟然激發了萬中無一的單靈根資質,雖然是攻擊力不強的木系靈根,但也比雙靈根好太多。

張亮將手從石頭上放下來,不明白石頭為什麼會呈現出綠色來。沈凌將測靈石和靈根詳細給他解釋了一遍,說自己祖上曾有人是修仙者,所以才會有一塊測靈石並知道這麼多。

最後,沈凌又從空間裡拿出一本適合木系靈根者修煉的木系法訣,託詞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功法,讓他好生按照上面的法訣修煉。

不過其他人就沒有張亮那麼好的運氣了,起床的時候只覺得身體輕盈了一些,心情也很不錯。

等到早晨起來,當看到早飯多了一道肉絲白菜湯後,心情就更好了。

沈凌受白菜蘊含的能量能被普通人吸收啟發,覺得白菜之所以能被普通人吸收,應該是蘊含的能量比較少,所以她試著做了一大鍋肉絲白菜湯,裡面的肉絲是用鼠肉做的,分量比較少,普通人吃應該沒多大問題。

也許某些人吃了這鼠肉以後,會和張亮一樣,被激發出某種潛在的能力呢。

不過可惜不是誰都有張亮的運氣,眾人喝了肉絲白菜湯以後,只覺得身體多了一股使不完的勁,倒沒有沈凌期盼的靈根被激發的事情發生。

因著眾人都多了一股使不完的勁,原來種白菜的菜地很快就被眾人耕了一遍,又灑上了一些菜籽。

徐寬和呂雲龍則繼續出去尋找物資,他們自從天天晚上加餐吃鼠肉後,異能增長的越來越快,已經快要進化到二級異能者。

沈凌的內力也增長的越來越快,現在的她差不多已經達到練氣期二層的水平,為了提高自己的實力,沈凌打算等自己達到練氣期三層的水平以後再去市郊一次,多弄一些變異動物回來。

出於這個目的,沈凌現在將農牧組完全交給了秦剛管理,自己天天窩在宿舍裡修煉內功。

只是還沒等到她將內功修煉到練氣期三層的水平,徐寬和呂雲龍就帶回來了一個不好的訊息。

外面的一級喪屍越來越多,而且其中甚至有了二級喪屍。

異能者進化的同時,外面的喪屍也在進化,而且進化速度比異能者還要快一些。

為了防止避免遇到二級喪屍,徐寬和呂雲龍只能暫時停下出去尋找物資的計劃,帶領狩獵組的人幫助農牧組的人開墾荒地種植糧食和蔬菜。

狩獵組的人原本以為避回到大本營就會躲開那些難纏的二級喪屍,哪知不知是哪個小隊的人遭到喪屍的攻擊,且戰且退到了C大這邊。

C大在末世之前一共有南北兩個大門,末世以後,沈凌因為人手不多,只在距離宿舍比較近的南門安排了狩獵組的人值夜。而北門則用圍牆封死。

那天夜晚,天空又飄起了雪花,沈凌正給三人做夜宵的時候,就聽在南門值夜的一個男生在宿舍樓下喊了起來。

徐寬和呂雲龍正等在桌邊準備開飯,不用別人特意去叫,他們聽到喊聲就下樓去了。

南門外面,僅存五人的一個小隊被幾十個喪屍堵到了一個角落,為首的喪屍眼睛已經變成了紅色,這正是二級喪屍的一個特徵,這個二級喪屍的智商已經抵得上十歲的孩童,他指揮喪屍們將五人包圍起來後,就發出桀桀的笑聲,臉上還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五人中為首的隊長是一個金系異能者,不過他體內的異能因為路上一直要解決喪屍,所以已經所剩無幾。而除去他以外,隊員都是普通人,如無意外,他們就要死在這些喪屍手下了。

五人心裡已經存了死志後,一直緊閉的南門忽然開了。

沈凌帶著狩獵組的人開啟南門以後,就看見了那個紅眼睛的二級喪屍。

出於趨利避害的本能,二級喪屍也馬上注意到了其中實力最高的沈凌。

它與沈凌靜靜對視了幾秒,便發出一種奇怪的叫聲。

沈凌覺出這隻喪屍是想讓她莫管閒事,她嘴角揚起一抹諷刺的微笑,想讓她莫管閒事,那是不可能的。

她揚起手中的銀鞭,“徐寬和呂雲龍跟我去對付那些喪屍,其他人掩護好那幾人先退到門內再說。”

沈凌說完,手中的銀鞭便朝著那隻二級喪屍而去,有她牽制這隻二級喪屍,徐寬和呂雲龍對付剩下的普通喪屍應該綽綽有餘。

二級喪屍看到沈凌沒有明白他的意思,或者是故意違揹他的意思,臉上出現了發怒的神色,飛快的上前去抓沈凌手中的銀鞭。

沈凌見機極快,她自知銀鞭的硬度絕對不能和二級喪屍的力度可比,便揚了個鞭花,鞭頭則直指二級喪屍的右眼。

她現在的內力已經接近練氣期三層,那一鞭力道又準又大,直接刺入了二級喪屍的右眼。

二級喪屍的身體強悍度雖然大大提高,但是不管怎麼說,它也是由人類進化而成,眼睛一直都是最薄弱的部分。那一鞭插入喪屍的眼睛中,過後三分鐘,南門附近一直縈繞著那隻二級喪屍的慘叫聲。

三分鐘以後,沈凌用鞭頭刺入了二級喪屍的喉嚨,這才讓它倒地而亡。

而那邊徐寬和呂雲龍也已經將那些普通的喪屍解決的差不多,於是三人解決完剩下的喪屍,依次退回了C大。

隊長吳鵬正在房間由張亮等人包紮傷口,他們五人在與喪屍對抗的路上,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輕傷,好在五人都沒被喪屍咬傷,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沈凌知道吳鵬是一個金系異能者以後,便動了將他留在C大的心思。C大現在只有徐寬和呂雲龍兩個異能者,加上自己這個偽異能者,也不過只有三個面對喪屍能夠完全自保的人。如果有了吳鵬的加入,C大這邊就有了四個異能者,實力又會提升不少,到時也能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人加入。

吳鵬當然願意留下,他們小隊這次之所以被喪屍襲擊,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們小隊蒐集的糧食快要吃完了,所以他們急需找到活口的糧食。如今沈凌願意收留他們,吳鵬當然沒有意見,尤其是沈凌獨自一個解決了那隻二級喪屍讓吳鵬看到了他們這邊的實力後,吳鵬更願意留下來了。

兩人簡單的交談後,便將吳鵬五人留下來的事定了下來。

沈凌得知吳鵬幾人還沒有吃晚飯以後,便親自下廚做了一鍋豆苗肉絲麵,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她擔心小隊的其他四個普通人會因為夜間低溫感冒發燒所以特地往湯裡放了一些豆苗。

五人已經好久沒有吃過這樣美味的飯菜了,最後將一大鍋面吃的精光,湯也喝的一滴不剩。

沈凌看他們都已經疲憊的很了,便安排他們住進了一間六人宿舍。裡面的床鋪桌椅都是齊全的,還有暖壺水杯等生活用品都是齊備的。

吳鵬當夜睡了一個好覺以後,第二天便帶著隊員跟著眾人去了餐廳。

餐廳位於一樓,原來是宿管放置雜物的地方,後來便被眾人收拾出來做了餐廳。

早飯比較簡單,每人一碗米粥,一個玉米餅子,外加一碟洋蔥拌木耳。

沈凌之前四處蒐羅來的糧食大部分已經吃完,為了不引人懷疑,她只敢拿一些空間的普通大米出來,而且分量還不多。

好在他們去上莊的時候,收了不少玉米回來,省著點吃可以吃上一段時間。

吳鵬他們看到這樣的早飯也沒感到意外,他們也知道昨晚的麵條應該是C大的人看他們第一天過來,所以給的優待。實際上,對吳鵬他們來說,有口熱乎飯吃已經很不錯了。

吳鵬吃飯的時候,沈凌坐在了他的旁邊,問了他外面的一些事情。

吳鵬說,外面的局勢越來越嚴峻,新近出現的二級喪屍智商都比較高,他們中有的帶領比較低階的喪屍有目標性的攻擊C市裡各個小隊建立的基地。

吳鵬他們基地附近的一個小隊,就是這樣被消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