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帶著空間快穿 > 第 203 章

第 203 章

作品:帶著空間快穿 作者:彎鉤一月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4609 更新時間:21-05-21 00:4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帶著空間快穿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203章

秦剛過去的時候, 沈凌是給了他一些種子的。可是齊磊這邊出去蒐集物資的時候, 曾經發現過一個種子站, 裡面有很多菜種和糧種。所以秦剛便沒用沈凌給的種子, 而是用的齊磊他們收集的種子。

一個星期以後, 秦剛帶著齊磊他們將別墅附近所有的空地都撒上種子以後, 這才回到C大這邊。

C大這邊, 沈凌正在組織眾人開墾荒地。C大的辦公樓東邊有一片佔地不小的桃林。如今因為晝夜溫差大,剛到十一月份,就有一多半桃樹被凍死, 沈凌打算帶人將這片林子清理一下,種植一些比較高產的馬鈴薯和紅薯。

不過為著謹慎起見,萬一小樹林中出現了異植, 也就是植物出現了變異現象, 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她讓徐寬和呂雲龍留下來幫忙。

如今留下來的四十多人, 都已恢復健康, 加上原來的人, 除去生活組的人, 過來開墾荒地的差不多有六十多人。

六十多人一起動手將凍死的桃樹一一連根拔起, 因為這片桃林生長的桃樹年份都不是太久,所以眾人只花了兩天的時間, 就將林子清理出了大半。

沈凌所擔心的植物發生變異現象根本沒有出現,這片桃林和那塊菜地一樣, 只留下一小半桃樹繼續生長, 其他的都已被凍死。

沈凌想看看這些桃樹最後到底能不能抗過夜間的低溫,便留下了這二十多棵桃樹,剩餘的地方則開墾出來種植農作物。

秦剛蹲在地上捻了捻林子裡的土壤,這片桃林的土質比較疏鬆,屬於

沙質土,既可以種植紅薯馬鈴薯之類的薯類,也可以種植花生。

沈凌聽了秦剛的建議以後,便準備多種一些花生。花生可以用來榨油,她在空間記憶體放的食油並不多,而蒐羅來的十幾桶油,遲早也會吃光,與其省著用,還不如多種一些花生。

沈凌這裡帶領眾人將開墾出來的荒地種上紅薯馬鈴薯及花生以後,正想著去哪才能弄到一臺榨油機時,齊磊和聶天過來了。

他們是來詢問之前種下的種子多少天才會發芽這件事的。

沈凌記得自己播撒的豆種,一個禮拜的功夫就已經破土而出,而秦剛回來已有一個星期,沒道理他們種下的種子到現在還沒發芽啊?

她問了一下秦剛才知道,在別墅那邊播撒的種子並不是她從空間裡拿來的種子,而是齊磊他們自己收集的種子。

沈凌不由愣了一下,她好像知道原因了。

怪不得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份,而她種下的豆種卻能發芽還長得很好,不是豆種適應外面的生存環境了,而是豆種本身就具備了抗寒的功能。而豆種能具備這一功能,應該是黑土地的功效。要知道沈凌的這些豆種,都是從黑土地上生長的作物裡挑選出來的種子。

沈凌明白了原因之後,就產生了一個想法。既然自己之前儲存的種子具備在末世生長的條件,而普通種子則沒有這個功效。那自己是否可以利用這一點慢慢發展自己的勢力。

可是這樣一來,自己和C大無疑會被推到險境中,這個訊息一旦流出,那些想從這裡拿到種子的人肯定會想盡方法接近自己,有時候還會採取不一般的手段。

沈凌想了想,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後來為了打消齊磊等人的疑心,她親自到別墅這邊看了看,指出別墅這邊應該是土地貧瘠的緣故,所以之前播撒下的種子才遲遲沒有生芽。

土地貧瘠就是土地裡面的肥料較少,若是有經驗的農民,就會在這樣的土地上先種一年大豆。

等別墅這邊種完豆種以後,沈凌就適時提了一個問題,問齊磊哪裡能弄到榨油機。

齊磊還沒說話,旁邊的聶天插話道:“這個我知道。C市南邊的上莊有一個小型的油坊,因為當地有很多花生地,所以末世來臨之前生意還不錯。我在上莊那邊有一個親戚,前兩年還從油坊那裡買了兩桶現榨出來的花生油給我。”

沈凌便問那油坊的地址。

聶天只知道油坊的大體位置,這個還是根據他親戚的地址距離那油坊不遠推測出來的。

他看沈凌對榨油機勢在必得的樣子,就開口道:“那這樣好了。我本來也打算過一陣要到上莊看一看的,你們若是要去的話,算上我一個。”

於是第二天,沈凌帶上徐寬和呂雲龍,加上聶天四人,開著那輛奧迪朝上莊出發。

路上,沈凌這四人遇到了不少喪屍,尤其是C大通往市郊的一條路上,他們四人至少遇到了十幾波喪屍。

好在這些喪屍們多數還沒有進化成為一級喪屍,速度比奧迪要慢上很多,而徐寬和呂雲龍這兩人開車已有經驗,今天負責開車的呂雲龍很快就將這些喪屍甩在了後面。

進入到市郊以後,喪屍的數量明顯減少,不過四人卻不敢大意,喪屍數量減少不代表不會有危險,誰知道什麼時候會不會突然冒出一個一級喪屍或是更可怕的二級喪屍。

因為想著未知的危險,四人都沒有多說話,一路都在小心的檢視路況。

快臨近上莊時,沈凌忽然看見路邊有一段移動的藤蔓,她本能的覺出那是異植,馬上開口提醒眾人,呂雲龍馬上打方向盤準備掉頭。哪知那藤蔓速度非常快,幾秒的功夫就纏上了奧迪的車輪。

徐寬見勢不對,馬上往外丟出一個火球。他現在是一級異能者,所發出的火球就連一級喪屍都能燒傷,那藤蔓自然不能被倖免,藤身大半被燒,很快就往路邊的樹林裡縮去。

沈凌這才看清,那段藤蔓長達數十米,應該只是哪個異植的伸出來的某個分枝,就像是一個觸角先出來探路一樣。

有了這個插曲,四人再上路的時候越發小心,雖然喪屍數量在減小,但是他們在異植過後又遇到了一隻變異後的野兔。那野兔變異以後變得如同老虎大小,從道路那邊飛奔過來時,將開車的呂雲龍嚇得不輕。若不是他反應夠快,只怕就要因為這隻野兔將他們所開的奧迪當場報廢。

不過野兔始終是食草動物,就是變異以後攻擊力也不大,因此那隻野兔只看了奧迪一眼,就繼續朝前方飛奔而去。

沈凌看著野兔消失的方向出了會兒神,她應該想到的,村鎮這邊比C大環境質量要好很多,尤其是路邊的林子裡肯定生活著不少小動物,發生變異現象也很正常。

就是不知道這些異植和變異動物是不是如她看過的那些末世小說一樣能給異能者提供能量。至於喪屍腦中的晶核,不知道是不是他們遇到的喪屍太低階的緣故,沈凌倒是還未發現晶核的存在。

一行人好容易找到油坊的位置,徐寬和呂雲龍兩個先下車查看了一下油坊的環境,發現並無喪屍和變異動物出沒的痕跡後,沈凌和聶天這才下車。

油坊裡一共只有一臺榨油機,看上去至少有八成新,應該買回來時間不長。沈凌對此很滿意,齊磊那邊有兩個發電機,她可以在花生成熟的時候借來一用,有花生油做報酬,齊磊不可能不會同意。

除去榨油機,四人在油坊這裡還發現不少大的炒鍋,不過剩餘的花生油一滴都沒有,應該是被附近的倖存者蒐羅走了。

從油坊出來以後,聶天提議要到他親戚家看一下,這才是他肯跟沈凌等人過來的原因。

沈凌和徐寬等人都沒有意見,便開車走上了一條路面比較窄的小道。

這條小道挨著一片玉米地,若是放在往年,玉米會在十一長假後收割完成,可是因為末世,有好些人家的玉米還未掰棒子,該種的小麥也還沒播撒。

幾人看見那些地裡成熟的玉米眼前都是一亮,玉米雖是粗糧,但是也能果腹,何況是在這糧食緊缺的末世。

就連沈凌都往地裡看了好幾眼,準備等聶天探完親後,就和徐寬等人到地裡將那些玉米撿起來放到空間裡。如今C大這邊的人越來越大,而她之前外出收集的糧食差不多快要吃完,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點糧食。

聶天看見那些玉米也有些心熱,不過他心裡更惦記自己的親戚。他這個親戚是他的堂叔,和他的父親是堂兄弟,關係還不錯。而且堂叔唯一的兒子遠在上海,堂嬸也已去世,家裡只有他一人。若是他還活著,自己就將他接到C市,總比在這異植和變異動物四處出沒的鄉鎮好。

聶天正在心裡盤算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沈凌則一直注視著窗外,拜修煉內功所賜,她現在的目力非常好,所以她很快就發現了路邊的玉米地裡出現了一隻正常野兔大小的蟋蟀。

那蟋蟀不知道啃食了多少玉米,長得肥胖無比,現下正在地裡悠閒的散步。

她正看的出神,就聽到一陣狗吠聲,一個比奧迪還要大還要高的巨型黑狗衝了過來。

有之前老虎大小的野兔做緩衝,呂雲龍反應的不慢,不過那巨型黑狗身形太大,完全堵住了路口,他只能迅速調轉車頭。

“是黑子。”正當呂雲龍要調轉車頭時,聶天忽然認出了那隻黑狗是他堂叔養了好幾年的黑子。

聶天這一聲黑子剛落下,聽到叫聲的巨型黑狗就停下了狗吠聲,頗為興奮的跑到了奧迪的右側。

聶天試著開啟車窗,黑子還試著吐出舌頭,不過因為車窗太小,所以那舌頭最後還是沒擠進去。

既然眼前的黑狗認識聶天,那就好辦了。

聶天跟黑子交涉了半天,黑子便在前面帶路,帶他們去了聶天的堂叔家裡。

聶天的堂叔住的院子本來挺寬敞,但是聶天等人到的時候,就發現院子裡多出了好多簡易的小房子。

半個小時以後,聶天等人才知道原因。

末世以後,上莊這裡自然也發生了病毒感染,村子裡有不少人變成了喪屍,聶天的堂叔聶昆便關緊大門,和養了好幾年的黑子躲在家裡避禍。好在家裡有不少糧食,一人一狗就是熬上半年都餓不死。

哪知沒過多久,黑子就出現了發燒的徵兆,聶昆以為黑子也要變成外面的喪屍,害怕之下便把它扔了出去,自己一個人戰戰兢兢躲在屋子裡。

豈料過了兩天,屋外突然傳來了一陣犬吠聲,聶昆大著膽子一看,原來是黑子回來了,而且還變大了十幾倍。

變異後的黑子和之前沒有兩樣,還是很聽聶昆的話,而且比以前聰明不少。有了它給聶昆作伴,聶昆便敢出去轉轉,救回來了一些倖存的村民。那些村民覺得黑子在的地方比較安全,徵求了聶昆的意見以後,便在這院子裡安家。一來二去,就多了好些簡易的小房子。

聶天聽堂叔聶昆說完以後,就覺得對方應該不大可能跟著他去C市了,他試著提了一下,聶昆果然婉拒了。

聶天心裡早猜到了是這個結果,便沒再勸,只是又問了聶昆不少問題。尤其是鄉鎮這邊出現的異植和變異動物的事還有最近流行的感冒發燒一事。

聶昆說黑子變大以後,外面也多了一些變異後的動物。有老虎大小的野兔,有磨盤大小的蜘蛛,有野兔大小的蟋蟀和螞蝗,還有山羊大小的田鼠等。

要不然地裡的玉米也不會沒人去撿,誰知道會不會有山羊大小的田鼠和磨盤大小的蜘蛛跑出來。

而最近流行的感冒發燒一事,聶昆說本來他們這裡有好幾個人都高燒不退,其中就有他,但是黑子在他發燒以後叼來了一片野生靈芝,他吃下一點靈芝以後,燒就慢慢退了下去。他將剩餘的靈芝餵給其他人,那幾個人後來也都慢慢好了起來。

沈凌在旁聽得心動,那片野生靈芝應該是進化成了異植,而且有治癒疾病的功效,不然聶昆等人不會那麼快好起來。

她試著問聶昆可知道黑子去哪叼來的野生靈芝,聶昆道:“靈芝生長的地方都是深山老林,黑子去的多半是附近的大青山。”

沈凌又問大青山應該怎麼走,聶昆猜出她對那靈芝感興趣,忙勸道:“那山裡可去不得,不光山裡,就是地裡也去不得。地裡的田鼠和蜘蛛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村裡的林才捨不得地裡的玉米,跟他婆娘去了一趟,被幾個山羊大小的田鼠攆得屁滾尿流。”

聶昆雖說的可怕,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比較可怕的田鼠和蜘蛛,對於徐寬和呂雲龍兩個異能者和沈凌這個偽異能者卻沒什麼。

三人為著C大基地那麼多張要吃飯的嘴,不願放棄這麼一個獲得糧食的機會,商議了一番後覺得大青山可以不去,但是玉米地裡不能不去。

聶天也想跟著他們去湊熱鬧,卻被聶昆勸止住了。黑子要留下來守護院子裡的村民,沒有黑子保駕護航,聶昆實在是不放心聶天的安全。

不過聶天不去對沈凌三人反而還有利一些,畢竟聶天不是異能者,去了也幫不了多少忙。

三人到了地裡就發現,聶昆口中變異的田鼠和蜘蛛其實只是少數,林才和他的婆娘大抵運氣不好,才會遇到好幾只田鼠襲擊他們的事情。

像現在,沈凌三人掰了兩個小時的棒子,也只遇到了一隻田鼠,還被徐寬用一個火球就解決了。

沈凌有心要知道這鼠肉到底對異能者有沒有用,便將燒死的田鼠扔到了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