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天價契約:總裁已過期 > 第四百零九章:明年的寶寶(完)

第四百零九章:明年的寶寶(完)

作品:天價契約:總裁已過期 作者:蘇九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213 更新時間:20-10-12 12:1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天價契約:總裁已過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楚光雄再也看不下去了,跑回來跟錢永芳大吵了一架,“這就是你要的,他是你兒子,但他有自己的人生,你不能控制他的一切好嗎!”

“可是我也是為了他好,那個女人她——”

“媽!李然已經回她老家了,文景宣當初是我選的,我也認了,從一開始,你就不喜歡李然,後來你也不喜歡文景宣,我真的不知道我們做兒子的,連喜歡一個女人的自由都沒有。我的婚姻已經是勉強過了,你就放過辰兒,讓他自由的選擇一個他愛的女人好嗎?”因為李然的事,楚黎星也趕了回來。

他竟然不知道,他最喜歡的女人被辰兒善意的謊言騙了這麼久,他能怎麼樣,這輩子註定不能和愛情牽手了。

兩個兒子,一個老公現在都在指責她,錢永芳一臉的驚詫,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她喃喃自語,“我不過是站在我的經驗上,提醒你們,現在反倒一切成了我的錯了。”

接受不了被全家的人不理解的現狀,錢永芳氣得衝上樓,“隨便你們好了,我再也不管誰了!”

兩年後。

清晨的陽光透過新娘潔白的婚紗,挽著親愛的爸爸,一步一步走向站在另一頭的新郎。

“真沒想到,老六居然還真跟雙丫頭結婚了,我記得小時候在院子裡,他們還演過這樣的戲呢,我當時是不是當的主持人來著?”齊祥一邊回憶一邊拉了拉老五的手臂,結果人家都沒看他。

順著老五的視線,齊祥看了過去,“喲,二哥來了,我去接待。”

齊祥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領結,今天他可是標準的伴郎。

“二哥,怎麼來這麼晚,你不是答應了當伴郎的?”看到楚黎辰還沒換衣服,他倒比新郎和新娘更急了。

楚黎辰勾了勾唇角,“下次吧,下次你給我當。”

禮臺上趙恆嘉看到了匆匆趕來的楚黎辰,趕緊給背對著他們的姜雙遞了一個眼色。

姜雙趕緊從手套裡取出一個銀色的物件,回過頭,用力的扔向楚黎辰。

齊祥不明所以,還以為是在扔花球,“什麼啊,這以快就扔花球了?不對,是紅包嗎?喂喂喂,你怎麼就走了?”

拿到東西的楚黎辰衝著趙恆嘉擺了擺手,就像他匆匆的趕來,又匆匆的走掉,令不知情的人皆是一頭霧水。

“不對,剛剛二哥讓我下次給他當伴郎,憑什麼啊,尕尕趕緊的,明天我們就興趣婚禮,我偏要讓二哥給我當伴郞……”

走出婚禮現場,楚黎辰第一次覺得人生步伐可以輕快,他雀躍的心情差一點就要哼歌了。

終於找到她了,確切的說,是她終於願意正視她自己的心,願意回來了。

“如果不是姜雙的婚禮,你也不會回來的,對嗎?如果不是她每天給你轉發我的日記,你也不會回來的,對嗎?如果不是——”一雙纖細的手指捂上了他的嘴,她竟然不讓他多抱怨幾句。

“安淺茉,兩年了,七百多天,我讓姜雙幫我發的信,你一個字也沒有回,你的心是不是鐵打的?你知道我在找你,結果你也不理,我跟著你的行蹤去了四十多個國家,你當我們在環球追蹤嗎?真想不到你是這麼狠心的女人,偏偏我還愛你,你——”

這一次,她沒有用手捂他的嘴,真是可怕,兩年沒見,一個平日裡喜歡賣帥耍酷的大總裁竟然變成了囉囉嗦嗦的男人,她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這可是送上門來的福利,他忍了整整兩年,再怎麼說也要吻個回本,不,外加利息。

綿綿密密的吻從親啄到深嘗,除了想念還有埋怨,除了狂喜還有眷戀。就像是齊祥說的那樣,一定是他功夫沒用到位,所以安淺茉才不會食髓知味。

一切就像夢一樣,安淺茉以為自己至少要再過八年才會回來的,雖然人在國外,但是許湘蘭畢竟是住在葉美雲家裡,她總不好完全不管。

如果當年不是錢永芳讓人把她送到雲南邊境,告誡她不準再回來,不然就要拿許湘蘭和葉美雲一家開刀。

她也許根本連國門都出不了,因為事後從姜雙那裡得知,楚黎辰只差把A市的地皮翻幾轉了,當時就封閉了所有的水陸空出入口,卻還是沒有找到她。

她剛剛消失的前幾個月裡,楚黎辰整個人都瘦得脫形了,如果不是這樣,錢永芳也不會鬆口。

可笑的是,事後錢永芳知道姜雙跟安淺茉有書信聯絡,還親自寫了一封信請她原諒,請她回來。

但是潑出去的水,她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這樣打發了自己的人生,她還沒有看懂自己的心,要不要跟楚黎辰真的走到一起。

只是在不同的國家遊走,也許是因為姜雙每天轉發的楚黎辰的日記,她總是覺得他就在自己的身邊,從不曾走遠。

每晚入睡都會莫名其妙的想到他的容顏,不過這樣一個帥氣的男人想想也沒錯,但是為什麼在接到他說這是他最後一封信的時候,她竟然會發慌了,會藉著趕回來參加姜又的婚禮,跑回來故意被他抓個正著。

也許她心裡是有他的吧。

安樂鎮。

“想不到你還真的說服當地政府把橋搭起了。”站在恢宏的大橋旁,楚黎辰回頭看著熙來攘往的遊人在安樂古鎮玩樂,又轉回頭看著梨花江上停泊的幾艘觀景大船。

想不到這傢伙還真把她之前的設想做出來,還做的這麼好。

“措桑現在快要讀三年級了,她說很想你,希望你早點去看看她,你看看你,你走了,還有這麼多人在想你,結果你鐵石心腸的,拖了兩年才回來。”而且還是因為姜又的婚禮。

安淺茉看著一臉幽怨的楚黎辰,她故意用力的捏了捏他的臉頰,沒想到他竟然會為自己做絕食這麼傻的事。

“楚黎辰,我真的沒想到你會為了我做這麼傻的事。”

“對啊,我就是會。”承認自己會做傻事,在楚黎辰看來,這又不是丟臉的事。

“所以,為了你不再做傻事,你趕緊跟我未婚。”

楚黎辰“……”

哪有人提這樣要求的,“好,我現在就求。”

“等一下,沒有婚戒,你至少也要單腳下跪吧?”

“事急從權,一切從簡。”

“那怎麼行,我不急的,趕緊向我求婚!”

“你不急,寶寶急啊——”

“哪來的寶寶?”

“明年就有啦!”

“……”

一年後,楚樂出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