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繁花陌路 > 第266章 主意

第266章 主意

作品:繁花陌路 作者:葡萄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36 更新時間:20-10-12 14:4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繁花陌路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臺上的歌唱完,很快那叫小美的,就被帶到了金穗心的跟前來。

金穗心只講自己對她剛才唱的那首歌很感興趣,順便談著談著,就問起小美的家鄉在哪裡,家裡又有幾口人,怎麼會到金鳳凰舞臺來工作。這時,金穗心的身旁來了一個個體態豐腴的女子,正是先前金穗心跟堅哥提過的陳公館的七小姐。

這七小姐見著那小美,卻“咦”了一下。

金穗心便笑著跟小美介紹道:“這位是陳公館的陳七小姐。”

那陳七小姐在金穗心邊上坐下,小美跟她問了好,不多時,小美就提到接下來又是她出場,便順勢離開了。

陳七小姐若有所思的看著小美離開的方向,轉過臉來,看向正在喝咖啡的金穗心道:“你怎麼這個時候喝咖啡?晚上要睡不著的。”

金穗心不以為然,將眼皮一抬,看著陳七小姐道:“七小姐認識小美?”

“小美?”

陳七小姐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金穗心說的是誰。她笑了笑:“你說剛才那個歌女?”

她搖了搖頭:“我是不認識什麼陳七小姐,不過覺得她跟我認識的一個人長得很像,所以多看了兩眼。”

一邊說,一邊喊了人過來,點了一杯酒。

金穗心問道:“不知道是跟誰長得相像,居然能讓七小姐側目。”

陳七小姐跟金穗心相交不深,不過她倒是覺得金穗心跟她很談得來,也沒有隱瞞,就道:“還不就是跟我爸剛看上的那個姨太太?模子裡倒是有點兒像,但是仔細一看,也沒有那麼像。”

陳七小姐的父親前頭是做外交方面工作的,她有一個小叔叔,剛剛進法租界的巡捕房當了巡捕房的總隊長。俞故笙是法租界公董局的第一位華人董事,陳七小姐的小叔叔剛剛進巡捕房做總隊長,自然是要拜一拜俞故笙這座碼頭的。金穗心也是因為這個,才跟陳七小姐的往來增多。

家裡但凡有點兒背景的,誰沒有幾個姨太太,金穗心倒沒有注意,只說道:“這個叫小美的是蘇州人士,說是剛剛才過來上海,家裡沒有人了,一個人到上海來討生活的。應當跟你家裡的那個新姨太太沒有什麼關係。”

“誰知道呢!都是一個地方上出來的,也許只是長得想象罷了。”

陳七小姐隨口一句話,倒是給金穗心提了一個醒。她剛才問小美的時候,雖然小美談吐之間都非常的沉重鎮定,看起來倒是沒有什麼可懷疑的地方。可正是因為太沉著鎮定了,反而讓金穗心心裡產生了懷疑。

一般來說,會淪落到金鳳凰來當歌女的,要麼家境不會太好,要麼,必然是經事故的。這兩種人,在自己唱歌唱得好好的時,陡然之間被經理喊到一邊去,說是有富貴的客人要讓她過去問話,自然要受一驚下,驚嚇之下,回答起問題來,便不會那樣流暢。看她的樣子,卻進退有度,完全也不見一絲慌張。很是沉著鎮定。從某個方面說,這樣的人當然好,寵辱不驚,配堅哥,那實在是綽綽有餘。

但正是因為太過沉著鎮定,反而令金穗心生疑。她總覺得,這個小美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然而自己也並沒有證據,只憑著“直覺”這兩個字,未免也太草率了一點兒。不過這會兒聽到陳七小姐講到小美和她父親剛收下的姨太太是來自從一個地方,且長得有些相像。倒是生出了一點兒別的想頭。

金穗心蹙眉,便跟陳七小姐打聽了一點兒有關她家中那個新姨太太的事情來。

陳七小姐笑道:“你怎麼對這些事情感興趣?莫不是那姓方的也打算給俞先生找兩個蘇州過來的漂亮小姑娘?”

“方潤生?!”

陳七小姐一個姓方的,金穗心幾乎是立即就想到了方潤生的名字。陳七小姐很有點兒不屑的撇了撇嘴,並沒有正面回答。

金穗心便大約瞭解到了。原來,竟真是方潤生送的。他想要做什麼?

陳七小姐的父親跟法國人很有往來,他在法國留過學,娶的姨太太之中,也有一位是法國來的。在法租界裡,要說除了俞故笙之外,還有誰能在法國人面前說得上話,那就只有陳七小姐的父親了。

而現在,陳七小姐的叔叔又進入了法租界的巡捕房當總隊長。別看俞故笙是公董局的董事,似乎很了不起的樣子,這巡捕房的總隊長倒可以不放在眼裡。然而,上頭的人再怎麼樣,必定是要底下的人肯配合著合作才能夠成事。

不知道俞故笙知不知道方潤生討好陳家的老頭子,送了姨太太過去。假如不知道的話......方潤生他這是想做什麼?

金穗心猜到了一點兒端倪,心頭陡的一驚,實在是有點兒不敢相信。

她沒有在陳七小姐的面前表露出什麼來。兩個人坐著又聽了幾首歌,陳七小姐還要留下來跳舞,金穗心心裡藏了事情,自然是不能夠再坐下去的。便尋了一個藉口,回去了。

俞故笙還未到家,金穗心問到門房那裡,只說先生回來之後又出去了一趟,還說方先生也過來了,邀了俞故笙去談事情。

金穗心便想等著俞故笙回來之後將這些事情講給她聽,這個時候,偏廳那裡的電話響了,家裡的下人過來說是北平的八姨太打過來的。金穗心擔心敏傑出了什麼事,趕緊過去。

然而水玲瓏在電話裡說敏傑如今很好,雖然還是被唐韶華關著,但是性命方面倒可以不要擔心。卻講了另外一樁事情給金穗心聽。

金穗心當下愕然,問水玲瓏這話當真不當真。

水玲瓏在電話裡笑了笑道:“我也不能給你一個確切的回答,究竟是真是假,只好你自己去判斷了。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假如這件事情是真的,對於你跟俞故笙來說是一個機會。”

金穗心便說:“願聞其詳。”

水玲瓏道:“我看在敏傑的面子上教你一個法子,你可聽過假死?”

金穗心半側著身倚在半人高的櫃子邊上,握著聽筒的手不由的收攏起來,指甲刮蹭到掌心軟肉也不覺得疼,她心“噗通噗通”的亂跳,像是下一秒就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