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妻色撩人:霍先生,用力愛 > 第448章:大結局

第448章:大結局

作品:妻色撩人:霍先生,用力愛 作者:柒月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3611 更新時間:20-10-12 12:1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妻色撩人:霍先生,用力愛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我是陳紹南,在遇上海棠之前,我從未想過我的這輩子會遇見什麼,經歷什麼,也未想過,自己會死在牢裡。

遇見海棠的那一天,我在醫院看過我的最後一位病人,原本是打算離開的,值班護士來找我,說的來了位特殊的病人。

我當時是懷著好奇與疑惑推開了辦公室的門,海棠就端坐在凳子上,聽到動靜,她回過頭來,面色平靜地問我:“你就是陳醫生嗎。”

“我是。”我點了點頭,走進去:“是哪裡不舒服嗎?”

“心裡不舒服。”

當時海棠就說了這麼一句。

她對我其實是有些防備,每個人來這裡看病,都帶著這樣防備的心理,他們的心裡是很脆弱的,只有死守著心門,才能得到一絲安全感。

那時海棠剛生了可可沒多久,她得了產後抑鬱症,應該說是在孕期就已經有抑鬱症了。

在替她治療的過程中,我知道了她在學校時的經歷,其實像這種在校就未婚先孕的女大學生很多,可敢在男方消失後還堅持生下孩子的,卻十分地少。

我在給她催眠時,探知過她心裡的秘密,她是愛霍厲延的。

或許,準確的說是霍容修吧。

她告訴我,她對霍厲延是一見鍾情。

海棠要定期來我這裡做治療,複查,接觸時間長了,關係也就更近了。

對於海棠,我是欣賞的,覺得她與別的女孩子不一樣,大概也就是這樣淪陷了吧。

時間一晃三年,她遇到了霍容修,她心裡埋藏的感情再也壓制不住。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能追到海棠。

海棠與霍容修鬧過矛盾分開後,我覺得是自己的機會來了,我向她表白了。

我是一名心理醫生,自然能抓住海棠的心理,我故意挑在那樣的情況下向海棠表白,我瞭解海棠,那時正是她心裡最脆弱的時候,加上沈佳妮與霍容修就在旁邊,她肯定會答應。

果然,我成功了,她成為了我的女朋友。

在海棠答應我的那一晚,我興奮的一整夜都睡不著,我媽見我沒睡,推開門進來:“紹南,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呢,今天你一回來就很高興,怎麼,是有什麼好事嗎,還是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我抿著笑說:“媽,你很快就會有兒媳婦了。”

我媽一聽我有女朋友了,笑得合不攏嘴,讓我趕緊帶回家看看。

她為我的終身大事可沒少操心。

那時我真的沒有想到會利用海棠,我真心想帶她回家,想與她結婚。

事實難料,我帶海棠回家的那一天,從她看陳志宏的眼神,還有說的那些話,我大致就已經猜到了一些。

當海棠跟我提出分手,我就更加肯定了。

後來,我親口聽到海棠說陳志宏就是她的父親,我知道,真的完了。

海棠有多恨陳志宏,我心裡很清楚,她從女朋友變成了我異父異母的妹妹,想要在一起,真的就太難了。

更何況,那時候海棠對我的感情還不穩定,說白了,她心裡還有霍容修,只不過我的出現,暫時治療了她心底的傷。

我跟海棠分手後,我接受不了,離開了海城,那段時間,我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每次一想起海棠,我就往胸口上拿煙燙一個傷疤,只有皮肉疼了,心裡就不會疼了。

可沒想到,等我再回到海城,海棠已經嫁給了霍容修,我恨,我嫉妒,那時我想到,如果不是陳志宏,海棠就會嫁給我。

我把這份恨轉移到陳志宏身上,每次看到他在家裡晃來晃去,心裡的恨意就多增一分,後來,陳志宏又對海棠無情無義,根本就沒有做父親的樣子,不配做父親,我心裡滋生出一個計劃,想要教訓陳志宏。

我找人坑了陳志宏,讓他的廠子破產,又攛掇著我媽跟他離婚。

後來,陳志宏欠下鉅債,想要找海棠幫忙還錢,騷擾海棠,我就對他起了殺心。

我使了一點小手段,就將陳志宏從酒店裡騙出去,我親手用手術刀一刀一刀放他的血。

我還記得陳志宏當時嚇得失禁,讓我饒了他,他完全沒想到我會對他下手。

我拿著手術刀,冷笑著抵著他的喉嚨:“如果不是你的存在,海棠就會嫁給我,你有海棠這麼好的女兒,可你卻拋棄她,不認她,陳志宏,你根本就不配為人父親,我告訴你,凡是傷害海棠的,我都不會放過,今天我就讓你死個明白,你的廠子是我找人搞垮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陳志宏嚇得告訴我:“海棠不是我親生女兒,那是當年撿的。”

知道海棠的身世,我很詫異,逼著陳志宏把當年撿到海棠的事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不過我還是沒有放過他,我結束了他的生命。

很快,東窗事發,如果不是沈少航在其中搗亂,他懷疑了我,讓警察調查我,我殺陳志宏的事也不會暴露。

被抓走時,其實我是真沒打算再出來,反正我已經殺了陳志宏,沒有人再威脅了海棠。

沒想到,我媽會幫我頂罪。

我無罪釋放,也就是那時,我媽告訴了我的身世,並讓我去找一個叫莊全龍的人。

這個人是我爸一位老朋友,他是一名退伍老兵,他告訴我,我的親生父親孫建斌是沈家害死的。

他告訴我當年的那些密事,其中多少真假,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是孫建斌的兒子,而我爸,就是捲入了上官家與沈家的恩怨之中,後來出賣了上官家,卻被沈家殺人滅口。

那時,我知道的跟上官巖所知道的還是有很大出入。

不管真相到底是什麼,我只要知道我父親是被沈家害死的就對了。

那時我想到要報仇,可那時的沈家地位顯赫,我不過是一名醫生,根本就撼動不了沈家。

我把自己關在家裡兩天,我想到了海棠,我看到過沈少航對海棠流露出愛意,我很確定,沈少航喜歡海棠。

若要報仇,從海棠這裡下手,是最便捷的。

也就是從那時,我開始佈置了整個復仇計劃。

海棠自從跟霍容修結婚後,日子過得並不好,霍容修給不了海棠幸福,我設計開始拆散他們。

而這最關鍵的就是解決了海棠肚子裡的孩子。

我知道霍建剛不喜歡海棠,也不想留海棠肚子裡的孩子,我曾看到霍建剛找王嬸,想要王嬸害海棠的孩子。

這正是我的機會。

王嬸沒有霍建剛,她怕東窗事發。

這時連上天都在幫我,王嬸的孩子得了病,需要一大筆手術費,我抓住王嬸的弱點,讓她對海棠下手。

我親自找朋友請教,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讓孩子胎死腹中,之後又教王嬸怎麼在飯菜上動手腳。

最後我成功了。

海棠的孩子沒了,霍容修的身份也曝光了,對了,霍容修冒充霍厲延的事,我早就知道,也是我刻意讓沈佳妮知道,讓她在這裡面加了一些料,最後這把火燒起來,才更精彩。

所有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海棠與霍容修感情破裂後,我慫恿海棠離開,不過我那時只是讓海棠離開一會兒,沒想到她跑去出家了。

這是我的計劃裡出現的第一個失誤。

也幸虧沈少航找到了她,兩人在山上培養出了感情,也正好為我將海棠送到沈少航身邊的計劃更提前了一步。

可這些,還是不夠。

必須得讓海棠真正進入沈家。

至於蘭馨,其實最初我並沒有打算要她的命,怪就怪在她太礙事了,而且海棠當初受的罪,多少都是因為蘭馨,她也該死。

陳志宏告訴我海棠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又根據他的描述,我在調查上官家時,忽然發現海棠的身世跟上官家的遺孤吻合,當時我又驚又喜,十分複雜。

海棠跟我有著一樣的仇家,而我呢,是海棠的仇家之子,我們之間也是血仇。

事情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我的計劃不可能半途而廢。

為了將海棠徹底推到沈少航身邊,我綁架了海棠。

我知道沈少航一定會來,我在海棠的身上綁上炸藥。

如果沈少航無法拆掉炸藥,我是不會引爆裝置,我怎麼捨得海棠,而且我的大仇還未得報,也不可能讓沈少航就這麼死了,他也不配讓海棠跟著陪葬。

炸藥量很小,我在暗中觀察到沈少航拆掉了炸彈,我也知道沈少航在乎海棠,不會讓她受到傷害,這才引爆了裝置,算是給沈少航一個教訓,討回一點利息。

海棠與沈少航平安無事離開房子,我在窗簾後看著樓下的他們,我知道計劃已經成功了,剩下的,我該退居幕後了,否則沈少航不會罷休。

我引爆了房裡的炸藥,將一具早就準備好的屍體放在房子裡,在爆炸之後,趁著混亂,我離開了房子。

所有人都以為我死了,我舍下陳家的一切,跑去了香|港,找到上官巖,完成我下一步的計劃。

不過終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原本想著報了仇,我就能與海棠在一起,霍容修與沈少航都不能再跟我爭海棠了,可沒想,最後我卻栽在了白宇的手裡。

梁騰飛已經沒辦法保住我,白宇野心勃勃,他想要拿我討好海棠。

白宇很精明,知道從陳志宏的案子入手,以殺人|罪的名義逮|捕我。

入獄後,白宇更是讓獄|警每天換著花樣折磨我。

我以為真是白宇想要我死,直到海棠出現在我面前,我什麼都明白了。

當海棠跟我說,她活不長了,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讓她活下來。

我做了這麼多,哪怕是把海棠放在絕對零度的房子裡,也沒想過要她死啊,我只是拿她做誘餌,想要霍容修與沈少航的命。

海棠的性子,我太瞭解了。

在牢裡,我從她的眼睛裡看到了對死亡的坦然,她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果然,海棠離開後,沒多久,白宇帶給我訊息,海棠死了,他給我看了當天的看報紙,也看到了沈少航抱著海棠照片,沈少航悲痛欲絕,心如死灰的樣子證明著海棠死了。

我看到了霍容修與沈少航打起來的影片,看到海棠下葬的影片,看到沈少航在墓碑上刻字的照片。

我大笑著,原來,我們誰都沒有贏。

都輸了,都輸了。

報紙,手機,從手中滑落。

牢門再次鎖上時,我想著最初遇見海棠的樣子,閉上眼,用白宇留下的刀片割破了喉嚨。

2018最後一天,願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