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女總裁的護花高手 > 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鬧事

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鬧事

作品:女總裁的護花高手 作者:四旺和尚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5160 更新時間:21-12-27 14: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女總裁的護花高手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自己那老哥她是知道的,死心眼一個,知道自己離家出走,肯定會把自己綁回去!

“領導,我錯了!以後一定服從組織安排!”江霓忍氣吞聲,含淚將一肚子委屈嚥了下去,不得不向王易低頭。

“哎,這個態度就對了嘛!”王易滿意的點點頭,“小同志,思想覺悟要跟得上!”

“是是是!”江霓心中恨得牙癢癢,面上卻還是裝出一副恭順的樣子,“那個……領導,能不能讓我哥別來了……”

“哦,這個你放心!”王易揮揮手,一副有我在,萬事不愁的樣子,“江博那邊,我幫你搞定。”

江霓卻依舊愁眉苦臉,似乎並不太相信王易的保證,“領導……有我在嘛,幹嘛非要我哥呢!我有水天鏡呢!大不了借你用幾天……”

“咦?”王易奇怪地看向江霓,“你幹嘛這麼怕你哥啊!有我在,他不敢對你怎麼樣!”

“不是啊領導!”江霓都快哭出來了,“不不知道我老哥的性格!最服我爹爹了!要是知道我偷了水天鏡,估計得把我吊起來打!況且他的‘水天一色’修為很高,肯定能發現我身上水天鏡的氣息的,我壓根瞞不住啊!”

王易一聽,不由覺得好笑,還以為這丫頭水天鏡都敢偷,已經無法無天了呢!

沒想到還是有個怕的!

這樣也好,有人能管住她,自己這個領導才好制衡嘛!

“好了,別擔心!”王易又拍了怕她肩膀,“他敢把你吊起來打,我就把他吊起來打,怎麼樣?”

江霓哭喪著臉,“那有個屁用啊!就算你把他*開啟花了,我這一頓揍已經捱過了啊!”

“行了行了,別這麼沒出息!”王易笑著罵道,“趕緊回去幹活!時刻監視趙川榮的動向,有任何蛛絲馬跡,立刻向我彙報,聽見沒?”

江霓這才不情願地哼了一聲,走出了會議室。

王易看著小丫頭的背影,心中好笑。

這個姑娘實力也就算還湊合,獨當一面不行,比他哥差遠了。

不過她膽大心細,觀察力也很好,很適合做這類監視性的工作。

趙川榮這邊叫給她盯著,很放心!

王易想著,也起身走出了會議室。

哎……

事情一件一件,沒有一天能安生一會。

想想中午要去見丈母孃,心裡就毛得很!

算了,眯一會吧……

一陣倦意襲來,王易就這麼在會議室裡閉著眼睛,腦中轉著各種心思,直到接近十二點。

正在這事,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一看,卻是水靈。

王易邊快步朝總裁辦公室走去,邊接起了電話。

“王易,你在哪?快回來,清苑地產那邊的合作出問題了!”

清苑地產?

王易聽了不由皺起了眉頭,那邊能出什麼事?

經過上次的迷姦事件,方清苑和自己這邊的關係應該很牢固,不會有問題啊!

“等著,來了!”

王易也不再廢話,直接掛了電話,疾步趕回道總裁辦公室。

此時康馨敏也已經在沙發上坐著了。

王易進門,還沒坐下就問道,“怎麼回事?”

水靈皺著眉頭,臉色很不好看,“剛才清苑地產那邊打電話來,說是業務有變動,合作暫緩。”

王易心中奇怪。

他明白,合作暫緩的意思,基本就是合作取消。

“是方清苑親自打電話過來的?”王易沉吟片刻後問道。

“不是。”水靈搖了搖頭,“是業務部門聯絡,不過卻說是何總親自批示的!”

“嘶……”

王易眉頭緊鎖,這怎麼可能?

就算生意歸生意,不談上次救她的情分,之前已經談攏的合作意向,怎麼會突然發生變故?

而且事先沒有半點徵兆,方清苑的決定也太出乎意料了!

“這件事肯定有人搞鬼!”

這是,康馨敏臉色凝重地開口了,“簡愛公司這幾年來,終於接了一單大生意,可能自此以後,就會躋身京城人力資源行業的一流陣容,到時候競爭對手們壓力會變得越來越大……”

水靈和王易當然都聽明白了她的意思。

現在的商戰,也許比以前要乾淨得多,但是很多灰色地帶,還是沒有辦法避免的。

“合同還沒簽是嗎?”王易又補充問了一句。

“沒有。”水靈心累地靠在座椅上,無奈地笑了笑,“原本週六我過來加班就是在弄合同的事,這是我們接的第一個大單,一定要慎重。原計劃是今天將合同文字寄出,給清苑地產那邊蓋章的。”

王易點了點頭,時間倒還卡得剛剛好。

“水靈,這單不能丟!”康馨敏眼神中一片堅毅,“這已經不是簡愛能不能發展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存活的問題!”

王易和水靈都明白她的意思。

本來簡愛公司雖然規模小,但還是興興向榮。

接了清苑地產這一單,可以說是質的飛躍。

但是接單之後,又被客戶退單,這事要是傳出去,難保現有的一些合作企業不會多想。

為什麼清苑地產會改變主意?

是不是他們發現了簡愛公司的一些隱患?

這種言論一旦流傳開,簡愛就徹底完了!

看來真的是有人針對簡愛公司,或者,針對水靈!

但是對方的手段,連王易都難以想得明白。

方清苑的關係擺在這,簡愛的聲譽也一向很好,如果是競爭對手惡意搶單,就算打價格戰,成功的機會也小之又小!

關鍵還在於方清苑的態度!

想清楚這一點,王易沉聲開口道,“得去見一面方清苑!所有的問題都集中在她身上。她不點頭,清苑地產不會做這種決定。”

水靈點了點頭,表示知道,旋即又無奈地開口道,“但我們總不能貿然上門去吧,現在預約她,恐怕沒什麼成功的希望。”

王易沉吟了片刻,“這事交給我去……”

他話還沒說完,水靈辦公室的座機忽然響了起來。

水靈輕呼了一口氣,勉強振作精神,拿起電話。

“您好!”

“什麼?!”

接通電話之後,水靈忽然的驚呼聲,讓王易和康馨敏都是心裡一沉。

又出什麼大事了?

“好,我知道,等著,我馬上過去!”

說完,水靈掛了電話,臉色陰沉地能滴出水來,立刻起身,向門外走去。

“有人在接待處鬧事,快走!”

康馨敏和王易對視一眼,立刻跟了上去。

流年不利……

王易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一件一件的打擊,似乎真的有人在故意整簡愛公司。

三人快步走向二十八層的接待處。

遠遠的便看見一幫人圍著接待員發難。

水靈忙快步上前瞭解情況。

對方一行七人,在為首中年男子的帶領下,將小豔和另外一個接待員圍了起來,地上放著一副擔架,上面躺著一個昏迷不醒的年輕男子;

“我侄子無緣無故被你們開除,喝藥自殺!今天你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他媽就砸了你們這個破公司!”

在為首男子的叫囂中,王易等三人來到了小豔的身邊。

“發生什麼事了?”水靈鎮定地問道。

小豔一見林總和沈總,尤其是見到她們身後的王易,不由眼神一亮,飛快說道:“我們派遣到‘亞斯力’的員工吳浩,因為違紀被亞斯力退工,我們依照法律程式進行解除,沒想到他想不開服藥自殺,他叔叔吳良德便帶著人來鬧事!”

王易不由詫異地朝小豔看了一眼。

這丫頭雖然是個接待員,但對於人事這裡面的道道倒是挺了解的,看來可以提拔一下。

畢竟接待都是吃青春飯的,不能長久。

水靈點頭的同時,王易也大致明白了。

他看了看周圍情況,簡愛公司這邊,除了包括小豔在內的兩個接待員,還有兩名男子,從制服上看和名牌上看,都是安保部門的人,一個叫楊剛,一個周輝。

兩個大男人,此刻竟然躲在兩個弱女子身後一言不發,這讓王易很是看不起。

“你們到底誰是管事的,快給老子站出來!”吳德良再次叫囂著。

水靈來不及多想,上前一步,平靜道:“你好,我是簡愛的總裁水靈。現在當務之急,是將吳浩先生送到醫院,其它的事,隨時可以再談!”

“老子跟你談個屁!”吳良德囂張地吼叫著,唾液橫飛,“你是負責人是吧!說吧,我侄子因為你們的過失自殺了,趕緊給我個說法!”

水靈還沒說話,一直畏畏縮縮的周輝卻開口道:“林總……還是趕緊報警吧……他們不講道理的……”

王易眉頭一皺,這張松是有毛病還是故意的?

一聽說對方要報警,吳良德立即暴走:“什麼?!媽的,你們說誰不講道理!報警是吧!老子讓你們報警!給我上!”說著,手臂一揮,招呼身後六名膀大腰圓的大漢直逼上前,他自己也一步逼近水靈,揚首就要來一巴掌!

吳良德抬起手的瞬間,心裡仍不住可惜,多水嫩的妞兒!要不是來的時候那人交代了,要給她點顏色,自己還真捨不得下手!

“啊!水靈!”康馨敏見吳良德要動粗,一聲驚呼,就要上前;

水靈卻被嚇懵了,從小到大,她何曾遭受過這種待遇?

之前雖然也遇到過幾次危險,但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面對面有人要抽她的耳光!

“啪!”

千鈞一髮之際,王易鬼魅般閃身擋在水靈身前,扣住了吳良德的手臂。

“吳良德先生是吧;”王易微微一笑,“這個名字倒還真沒起錯!”

說著,王易手上微微發力,“咔”的一聲,將吳良德的手腕擰斷。

水靈現在和王易的關係已經不同以往。

在他面前敢抽水靈的耳光,只是斷他一隻手腕,已經算王易脾氣好了!

“啊……”吳良德一聲慘嚎,踉蹌後退,怨毒地看著王易,歇斯底里叫道:“你他媽敢打我!快!給我弄死他!”

六名大漢聞言,目露兇光,一齊逼向王易。

王易表情風輕雲淡,反手拉著水靈,“唰”地一下,半秒不到,便退到康馨敏身邊,隨即又是一個閃身,留下一道殘影,直奔六名大漢而去!

“啪啪啪啪啪啪!”

水靈只覺一個晃神,便來到康馨敏身旁;

接著幾聲悶響,再抬頭時,只見王易站在前方,六名大漢全都捂著肚子痛苦地蜷縮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短短三息,震懾全場!

這已經不是康馨敏第一次見識到王易的神奇本領了!

但不管見多少次,仍舊會被他那種強大的氣勢所攝,芳心大動!

小豔也是滿眼小星星,林總的未婚夫太帥了!

這小丫頭也就在宋天來騷擾的時候,見識過王易一丁點的神奇本領。

當時也就覺得,可能王易會點什麼特殊手法吧,才能把宋天給弄啞了。

但現在……

這麼強悍的身手!

簡直比電視上放的特種兵還要厲害!

面對眼神已經由兇惡轉化成驚恐畏懼的吳良德,王易笑道:“吳先生,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心平氣和地談問題了?”

其實就憑剛才這貨試圖對水靈動手,王易就想徹底廢了他!

但是現在畢竟是公司行為,對方不管是不是故意鬧事,總歸是有個正經的由頭。

王易正當防衛可以,主動傷人,有損簡愛公司的形象。

故而他現在只能先忍下這口氣,反正自己有一萬種方法神不知鬼不覺地做掉他!

吳良德看著王易人畜無害的樣子,忍不住嚥了咽口水,語氣明顯軟了很多:“你們……你們間接害死了我侄子,現在還動手打人,我……我要告你們!你們就等著關門吧!”

王易絲毫沒將他威脅的話放在心上,依舊平淡道:“我們害死你侄子,有證據嗎?”

“是你們非法解除……”

“非法解除?”王易嘴角一撇,看向康馨敏:“吳浩在亞斯力違紀的行為,有證據的吧!”

康馨敏趕緊點頭:“有的!但凡客戶單位要求退工的,都必須向我們提供違紀的確切證據,留檔存證!”

王易點頭,復又笑著看向吳良德。

吳良德卻仍嘴硬道:“就算是違紀,亞斯力那是退工,把人退回到你們勞務公司!我侄子違反的是亞斯力的規章制度,又沒違反你們的,你們憑什麼因為退工就解除?”

呵!看樣子來之前做足了功課啊!

王易嘲諷地笑了,現在時代進步,學習知識越來越方便,可惜也越來越多的人,將學來的知識用在了訛詐上,也是一種可悲!

“真沒想到,吳先生竟然是精研國家法律法規的‘三好市民’!”王易戲謔地道,“那您是否知道,退工後,勞務公司依法對退工人員做另行派遣安排,且待遇相較之前處於維持或超出的,若員工不願意接受,則公司可以做解除處理呢?”

王易邊說,邊向康馨敏看去。

康馨敏當然心領神會,鄭重地點了點頭,表示這些程式,公司都有履行過,同時心裡一陣歎服,像這種細節的法規,不是做了多年的專業熟手,是不會知道的,王易竟然也能信手拈來!

“你……你……我……”吳良德頓時詞窮。

他這種半吊子,那些法規,也就囫圇吞棗,看了個大概,涉及到很多分支細節,他便狗屁不通!

支吾了半天,吳良德一張老臉憋得通紅,也不知是急的還是疼的。

“反正我侄子因為被你們解除而自殺這是事實!你跟我說這些廢話沒用!要是這件事曝光出去,我倒要看看,媒體會不會聽你們解釋這些!”

吳良德狗急跳牆,開始耍無賴了。

水靈和康馨敏卻變了臉色!

吳良德說得沒錯,媒體只專注於發覺新聞,這種人命官司是他們的最愛,根本不會去深入研究,而對簡愛公司來說,名譽掃地,不亞於九級地震!

如果再加上方才發生的清苑地產退單一事,有心之人聯合起來炒作的話……

水靈和康馨敏不敢再想下去……

這絕對是滅頂之災!

這一刻,水靈心中堅信是有人在對簡愛下手而來!

而且出手如雷霆,又快又狠,根本不給她們半點準備和反抗的機會!

王易卻一點都不擔心。

看著吳良德色厲內荏的神情,心中又是可憐,又是好笑。

他只看了擔架上躺著的人一眼,再看吳良德那是不是閃爍兩下的眼神,心裡一片通明。

這人應該是被人利用的,俗稱炮灰。

既然是炮灰,王易便覺得有些索然無味,實在不願意再跟他玩下去了,沒勁!

“吳先生,您確定您侄子是服藥自殺?現在改口還來得及。”

王易轉首,目光灼灼地盯著擔架上的“屍體”,悠然道。

他這麼一說,簡愛公司這邊的人全都一震!

水靈和康馨敏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疑惑。

她們相信王易不會無的放矢!

難道事情會有轉機?

不過,安保部門的楊剛和周輝二人,不知怎麼的,聽了王易的話,竟然除了震驚外,神情中還透著一絲慌亂!

這一切,都沒逃脫王易的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