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穿普拉達的宅男 > 第#第八十一章 婚禮

第#第八十一章 婚禮

作品:穿普拉達的宅男 作者:童童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3632 更新時間:20-10-12 15:0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穿普拉達的宅男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東子傳媒的CEO,華興遊戲的專案經理,中宇網總裁……每一個人都是數一數二有頭有臉的新銳人物。

“你們在搞什麼?打架了?”蘇可瑩穿著華貴的晚禮服,顧盼生姿,見到張慕揚和許堯,立刻提著裙角走上前,明銳的美眸盯著兩個人,微惱的壓低聲音說道,“快點去休息室裡換衣服,順便把你們臉上的五官歸位!”

“是。”張慕揚很聽話立刻和滿臉無所謂的許堯往洗手間走去。

“這種造型未免太別具匠心了。”肖鈺咯咯笑著,“小揚揚可真是為這個訂婚宴煞費苦心。”

“你少說幾句話會啞巴嗎?”蘇可瑩終於放下心來,雖然張慕揚看上去受傷不輕,但好歹人回來了,沒有落跑。

“嗯,我看張慕揚是還想上明年的新聞頭條,所以整出這樣的造型。”白芳芳靠在牧志剛的身邊,也笑著說道。

“那就祝願明年的螢火蒸蒸日上,早日成為上市公司!”牧志剛搖晃著香檳,突然開啟,香檳水噴射開來,人們紛紛尖叫。

“小牧,主角還沒出來,你怎麼可以搶別人的風頭?”

“想被開除了!”

“壞蛋,弄髒我的香奈兒裙子了……”

蘇可瑩在一片混亂中,往休息室走去。

“你遲到了兩個小時。”蘇可瑩靠在門邊,看著換著衣服的張慕揚,說道。

“對不起,因為我在解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張慕揚正換上長褲,見到門突然被推開,急忙拉好拉鍊,說道。

“就是打架嗎?”蘇可瑩打斷他的話,走到他的身邊,伸手扣住他的下巴,仔細看著他臉上的傷口,“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小堯打成這樣,幼稚!”

“對不起……”張慕揚低下頭,很乖的模樣。

“你現在是螢火傳媒的董事長,不是街頭的小混混!”蘇可瑩鬆開手,還是忍不住想責罵他,但是看見他良好的認錯態度,收住了口,“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不要讓我看見你臉上掛彩,很好看嗎?真是……讓那些媒體笑話……”

“我錯了,以後不會的。”張慕揚勉強彎出一個笑容來,唇邊青腫,讓他一笑就痛。

“我讓華姐去買藥膏了,你還有哪裡受了傷?”蘇可瑩白了他一眼,心裡算是長鬆了口氣,仔細檢查著他身上的傷口。

“腿上、胸口、屁股上都受了傷,出手真重,太過分了。”驀然,許堯的聲音響起,他在休息室的衛生間裡,此刻推開門,委屈的說道,“可瑩,這傢伙表面上溫文爾雅,其實內心是個虐待狂,粗暴的要死,你考慮好要不要換個未婚夫……”

“到底是誰粗暴?我的傷勢比你嚴重好不好?”張慕揚立刻護住蘇可瑩,生怕她會走過去檢視許堯的傷口。

“你們都很無聊!”蘇可瑩推開張慕揚,真想也給兩人一拳,“多大的人了,還做這麼幼稚的事情,也不怕傳出去被人笑話……不,已經傳出了笑話,看看明天的新聞,你們兩個……”

“反正你很偏心,我也受傷了,為什麼不安慰我?”許堯非常吃醋的問道,“還沒結婚,就只關心張慕揚……”

“可瑩,別理他,我這裡好疼。”張慕揚見蘇可瑩的注意力被許堯吸引去,很不滿的握著她的手,走到自己的胸腹下,很虛弱的說道。

“活該。”蘇可瑩咬牙切齒的說道,可是纖柔的手卻輕輕的給他揉著,“好好的訂婚宴,你弄成這樣……”

“喲喲,你們真是猴急啊……還沒開始訂婚呢,就這樣你儂我儂,摸來摸去……來來,先親一個。”突然,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一大群人湧進來,趁著這個的機會,調侃著蘇可瑩和張慕揚。

要知道,平時想欺負聰慧強勢的蘇可瑩實在太難了,而張慕揚現在又是頂頭大BOSS,難得今天有這麼好的機會,眾人哪會放過他們倆。

“可瑩,你臉紅什麼?”

“哎哎,董事長,你的手放哪裡呢?”

“張慕揚,你現在會不會親著美人都沒感覺了啊?嘴唇是不是很麻木?來,這邊換一個美女給你……”

訂婚宴還沒正式開始呢,就被一群無法無天的朋友給攪的亂七八糟。

新年的鐘聲響起,原本只是小型宴會的訂婚晚餐變成了盛大的新年party,熱鬧非凡。

許堯一直抱著胳膊在酒店的二樓欄杆上斜靠著,有些疏離的看著熱鬧的人群,還有人群中坐在落地玻璃窗邊,一直沒站起來的藍玥。

也許是因為燈光和溫度的關係,藍玥蒼白的臉色泛著些許的粉色,她的身邊有大群關心她的朋友,還有一個殷勤的男人--秦鵬。

“玥玥,醫生說吃點香蕉沒事的。”剝好了香蕉,遞到藍玥的嘴邊,秦鵬說道。

從他們身上收回視線,許堯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到最後,他還是什麼都沒得到,不過感情真是奇妙,有些人不到最後,永遠不會說出藏在心裡的話,就像秦鵬。

許堯苦笑,他倒是成全了秦鵬,至少讓那個悶葫蘆的傢伙,當著所有朋友的面,向藍玥表白了。

好像留在這裡有些多餘,許堯抬頭看了眼時間,是該走了。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突然,剛換上的西服被潑灑上了紅酒,一個年輕稚嫩的女孩不住的低頭道歉,生怕賠償不起這麼昂貴的衣服。

“你在擦哪裡呢?”帶著磁性的聲音響起,許堯有些好笑的看著這個手忙腳亂的小女孩,她正一臉純真的拿著餐巾紙擦著他的西服下襬,絲毫不覺得那是不該碰觸的地方。

像是揹著媽媽偷偷跑來參加宴會的小女孩,她的臉猛然漲紅了,有些無措的住手,呆呆的看著眼前英俊的男人。

“你是這裡的職員?”許堯發現她有一雙異常漂亮的眼睛,像是烏溜溜的黑玉,像極了小時候蘇可瑩的眼睛。

“許堯,不準碰我的表妹!”肖鈺的聲音橫空出現,她提著裙子,很不雅的三五步跨上樓梯,將那個清秀稚嫩的小女孩拉到自己的身後。

“你什麼時候有表妹了?”許堯看著肖鈺,歪著頭問道。

肖鈺的背景他還能不清楚?這個所謂的表妹,肯定是她某個男友或者同事的親戚。

“他剛才是不是對你動手動腳了?別怕,有表姐在,誰都不會欺負你。”肖鈺不理許堯,轉頭問道臉色煞白的小女孩。

“拜託,姐姐你弄清楚,剛才被非禮的是我好不好?”許堯聳聳肩,冷嗤。

“不要看別的女人!”樓下,白芳芳很不滿的伸手捏住牧志剛的下巴,一雙眼睛散著寒光,“牧志剛,新春佳節,別惹我鬧出什麼流血事件。”

“姑奶奶,我哪有看別的女人,我是在看一個客戶而已。”牧志剛欲哭無淚的解釋,“我們不是約法三章,說好了不要插手我工作上的事情,否則……我找可瑩評理去。”

“哼,早晚把你解決掉,看還有沒有精力去看別的女人。”白芳芳鬆開手,突然柔情款款的抱著牧志剛,“其實人家也是關心你,我們也趕緊結婚吧……”

牧志剛打了個冷戰,為什麼他要被這種喜怒無常還暴躁如雷的女人勾引了?

銘興則和他的挺著大肚子的老婆坐在角落私語著未來的幸福,孩子還有幾個月才出生,銘興已經忍不住當父親的喜悅,為孩子起著各種各樣的名字。

正在場面一片歡樂和紛亂的時候,張慕揚和蘇可瑩悄悄從人群中溜走,兩個人牽著手,回到那間熟悉之極的屋子。

張慕揚拿回了鑰匙,他並不是白白的接受,而是也給了許堯一次機會,讓他留在螢火,分股份給他。

至於這個機會許堯在不在乎,就和自己無關了。

這個房子,是蘇可瑩最依戀的家,而且,他們的相識是從這裡開始。

所以,一切兜了個圈,應該還是完整的才對。

張慕揚喜歡完整的、完美的結局,就像他寫的小說結局那樣,天下有情人應該成了眷屬。

開啟房門,首先衝出來的是兩條黃金獵犬,銜著毛絨絨的拖鞋,還有一隻懶洋洋的貓,慵懶的蹭著驚訝的女主人的腳背。

蘇可瑩看見滿屋子的玫瑰,馥香的讓人迷醉。

所有的佈置像最初一樣被還原,包括花瓶的位置,瓷器的方向,甚至是書的擺放……

只有牆壁被貼滿了玫瑰花,地上也鋪滿了花瓣,水晶燈下,像是一片花的海洋。

“好浪費……”怔愣之後,蘇可瑩嘆息著說道。

“我也覺得有些浪費,但是,小牧說要照顧他朋友花店的生意,所以我就買下所有的玫瑰花。”張慕揚十分沒情調的附和,“我更喜歡那個巧克力做的心,過來看看。”

蘇可瑩換了鞋子,抱起Linda,往裡面走去。

她感動的並不是這滿牆滿牆的花朵,而是張慕揚清清楚楚的記得這棟房子裡每一個細節的擺設,並且細心的完全還原,沒有一絲的差別。

張慕揚對自己的記憶力也非常的佩服,他去小木屋裡把原本屬於這裡的東西又拖了回來,然後憑藉自己的記憶,一點點的拼湊成完整的家,這可浪費了自己不少的精力和時間。

臥室的門開啟,蘇可瑩看見巨大的用巧克力拼成的“?”形。

“至少這個還可以留著慢慢吃掉。”張慕揚更喜歡巧克力,而不是很快就枯萎了的玫瑰花,他伸手從最上面拿下一塊巧克力,遞到蘇可瑩的唇邊,對她說道:“老婆,新年快樂,這是我的心,請品嚐。”

還沒成為“老婆”吧?蘇可瑩看著他溫暖的眼,咬了一口在嘴裡,放下肥肥的Linda:“很苦。”

“不會吧?”張慕揚將剩下的一半巧克力放在自己的口中,“明明很甜。”

伸手扯住眼前年輕男人的領帶,蘇可瑩笑得比玫瑰還嬌豔,她可能是今天晚上太開心,所以有點醉意,醉的看著滿臉青腫的男人,都無比的英俊。

“很甜嗎?”明眸盯著張慕揚的唇,蘇可瑩笑的不穩,沒有任何預警的吻上他那薄潤的唇。

她不清楚這個男人有多愛自己,她只知道,能夠在許睿離開之後,再遇到張慕揚,是上天賜予的最美好的緣分。

張慕揚腦中一陣空白,好半晌,才在她主動的熱情的吻裡,找到了自己的靈魂。

伸手環著她的纖腰,張慕揚笨拙的找著她禮服後的拉鍊,他好喜歡好喜歡這個女人,喜歡的身體和靈魂都要發瘋了……嗯,尤其喜歡她主動的時候……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