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盛唐風流 > 第969章 東皇出

第969章 東皇出

作品:盛唐風流 作者:狗尾巴狼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112 更新時間:22-05-13 00:13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盛唐風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沒有任何回答。

東瀛武士起身,抖了抖身上塵土。

上下打量上方手持雙劍的男人。

“陰陽劍青衣,大唐赫赫有名的劍客。今日正好看看大唐的劍和東瀛的刀到底孰強孰弱。”

言語之間,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再現只是已經到了青衣面前,武士刀出鞘,劃出一道電光。

青衣雙劍橫檔,真氣加持,反震之力將東瀛武士倒逼飛退幾步。

東瀛武士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大唐劍客在對陣東瀛武士刀時有著如此經驗,居然沒有佔到任何兵器上的便宜。

青衣冷聲說:“東瀛鑄刀術非同一般,大唐的劍很難與東瀛的刀抗衡,但只要讓刀劍不直接碰撞,你們的刀就起不到任何效果。”

“看來大唐劍客對東瀛的認識已不是第一天了。”

“傳聞有一支東瀛的武士組織潛入長安,意圖破壞天下穩定。今日所見,正應了傳言!”

“所以你加入此次計劃是早有預謀?”

“若天下英豪真為了當年之事要找皇帝清算,我陰陽劍青衣身為宗師,自當不負天下使命殺皇帝定天命!而今在東宮之中有東瀛人的出入,此次事件就不是單純地為了當年事清算,而是有人從中作梗,意圖挑撥。我雖甘當棋子,卻不願被東瀛人操縱!今日唯有將爾等除盡,才能除去國之病患。”

青衣手中雙劍伺機而動,一步步朝著東瀛武士逼近。

東瀛武士表情逐漸嚴肅起來,他感覺到了這人的可怕。

一般的宗師都足夠讓人難以對付,加上這人顯然研究過東瀛武士的路數,知道應對方法,就變得更加棘手。

東瀛武士瞥眼看了看牆頭的灰塵,再看看青衣的眼睛。

突然,武士刀刀尖掃過牆頭,捲起一縷灰塵,朝著青衣眼睛飛去。

然後自己緊隨而且,一道快如閃電的直刺。

然而東瀛武士才走過幾步,前路細沙突然倒卷,沒有影響到對手,反而瞬間蒙了自己的眼睛。

青衣冷笑一聲:“大唐宗師豈是你一個普通武士所能抗衡的?”

說完,武士感覺到上下兩道劍影,憑著感覺停步去擋,只見一串火光飛濺,刀劍相撞,似乎是實打實地撞在了一起。

兩人停頓,沒有分開。

武士視線從朦朧之中漸漸恢復,他看到此刻輕易的長劍壓著他的武士刀刀身,短劍凝聚出熾烈的白光當頭砍下。

“破!”

一聲低喝,短刀擊中武士刀。

鐺!

武士刀一分為二,東瀛武士突然脫力,拿著一把斷刀一臉後退十幾步,看著手裡的刀目瞪口呆。

“這便是東瀛人引以為傲的刀?”

青衣傲然反問,再上前一步,手中的雙劍已有了殺意。

而在此時,牆面之中突然伸出一雙手來,一下抓住了青衣的腳。

嗯?

青衣疑惑一聲,低頭去看,發現自己左腳被一根鋼絲纏住。

沒等輕易反應過來,鋼絲收緊,青衣發出一聲慘叫,然後臨空飛退。

可為時已晚,半空中鮮血飛濺,青衣左腳小腿竟是被瞬間砍去!

看著自己突然消失的左腿,青衣瞪紅了眼睛,陰陽雙劍脫手而出,化作兩條游龍,瞬間將剛才自己站著的牆面盤繞。

游龍所過之處,磚土被攪成了粉末,藏在牆體之中的某人也顯露了身形,但卻在游龍的廝殺之中變成了一灘鮮紅的肉糜。

殺了一人,青衣落地半跪,上手捂著自己的斷腿,大汗淋漓,臉色鐵青。

宗師也是肉體凡胎,斷腿之痛,讓他感覺到陣陣眩暈。

他把所有的憤怒都對準了那個武士,現在只恨沒有學劍十三那樣的御劍之術,否則雙劍何需回手?

陰陽雙劍掉落在地,青衣緩緩撿起,強撐著站了起來。

然而,就在青衣起身之後,長街處四面都是東瀛武士,一個個面露寒光,已然將青衣包圍其中。

“大唐劍客,果然有些實力!”

一個特別的東瀛人走了出來。

之所以說他特別,是因為在眾多東瀛武士之中,唯有此人沒有的佩刀,一身黑色披風,上有八頭怪蛇,繡得栩栩如生,十分扎眼。

“你是誰!”

只一眼,青衣便看出此人氣勢與他人截然不同。

即便身為宗師,站在此人面前也隱隱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東瀛東皇。”

“什麼東皇西皇?簡單說,你就是這些東瀛人的頭目是吧?”

青衣吐了口血沫,提振氣勢反問道。

“可以這麼理解。閣下的劍法讓人欽佩,今日特邀閣下加入東皇閣,如有興趣,我希望與閣下一同謀劃大計。”

“呸!什麼東西?大唐劍修,只求縱橫天下,逍遙自在!”

“這麼說,閣下是隻求一死嗎?”

“死?哈哈哈!”青衣大笑,“宗師哪有這麼容易死的?你們有殺我的本事嗎?”

話音剛落,面前東皇把手伸了過來,明明相隔數米,卻像是一瞬間就到了面前。

青衣後退一步,雙劍橫檔,真氣凝聚,劍鋒之上蒼白真氣如太陽一般。

可對方的手伸來,只是輕輕一捏,青衣手中雙劍如紙片一般不堪一擊,瞬間變成了鐵屑。

“什麼?”

青衣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想要後退可剛剛斷腿,身體沒法適應,驚愕之際便朝著旁側摔倒。

那東皇指尖一動,一手抓在青衣肩膀。

青衣這才發現對方手上戴著一副銀質手套。

那手套平平無奇卻似岩漿一般,剛一接觸,青衣就感覺自己的肩膀快要融化似的,鼻尖聞到了一股焦臭味。

但此次青衣有所準備,靠著意志力強撐著沒有出聲,提起真氣借力後退。

青衣搖搖晃晃退出七八米,還沒站穩,後方數人武士刀齊出,從各個方向鎖定了青衣的逃跑路線。

青衣很清楚,要是被武士刀直接命中,宗師肉體是絕對承受不住的。

可他現在行動不便,又是倉促之間,根本轉變不了身形,眼看就要被數刀穿體,突然感覺頭頂十幾道劍氣落下。

“青衣兄,我家公子特意遣我來助你,這份人情當好好想想怎麼還!”

劍十三從天而降,伴隨著無數劍氣將周圍的武士全部震退。